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发糖
    盛世作为一个合资电视台,在做节目的时候尺度会相对宽松一些,有些事情也可以拿出来讨论。比如最近正在热炒的“木桥cp”,楚钦拿出来开玩笑毫无压力。

    “帝后的行礼非常标准,跟拜堂时候一模一样,”楚钦一脸认真地说着,拿出一个红绸挽的花球,放到两人中间,“来来,一人牵一端,恩恩爱爱到天边。”

    乔苏忍不住笑起来,也不知是红绸子映的还是羞涩,脸有些发红,但还是很配合地拿起了红绸的一端。

    “这个在古代婚礼上比较常见的,叫喜绸,也叫手牵,因为新娘子盖着盖头看不清路,需要有人牵着走。但刚刚过门,两个新人可能都没有见过,所以要用红绸搁在中间。”楚钦详细介绍着,让两人坐回去。

    乔苏想把红绸放回去,但慕辰似乎是忘了,一直捏着,等两人下,才发现似的,非常自然地放到两人中间。在镜头中看,特别喜庆,倒真像是喜结连理的新人。

    播出的时候,电视机前的迷妹们忍不住尖叫起来,截了图发到网上。两人穿着得体的西装,中间放着大红花,要是再配上囍字,就完美了。

    【官方发糖了啊啊啊啊】

    【这糖来得猝不及防,稍等片刻,让我再吞口狗粮】

    “演示一下就行了,还真打算拜堂啊!”楚钦没好气地指着慕辰身边的大红花说,“想假戏真做是咋地?”

    后期效果师,就在这时候定格画面,把两人和大红花定进去,加上红框框,写了个大大的囍字,给两人加上红脸蛋,同时还配了几声唢呐();。

    乔苏上娱乐节目经验不足,对这种突发状况不知道怎么处理,接不上楚钦的话。慕辰却很是淡定:“哎呀,被你发现了,本来想带回家装饰房子的……”

    带着棒球帽的工作人员迅速上台,面无表情地把大红花拿走,只留给镜头一个带帽子的背影,深藏功与名。

    “你拿这个装饰房间?”楚钦瞪大了眼睛看他,“你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我有吉吉呀!”慕辰乐呵呵地说,吉吉是他家的一只金毛犬,经常会出现在慕辰的微博上,也算个网络红狗。

    后期把吉吉的名字打出来,配上一个猥琐笑的表情。又把慕辰刚才的话重复放了三遍:“我有吉吉呀……有吉吉呀……吉吉……”

    让后,在众人想歪的时候,把吉吉金毛犬的照片贴上去,跟慕辰放在一起,中间摆个大红花。力图证明,想歪了肯定是你们自己思想太不纯洁。

    “大虞朝也用这个,不过可以不盖盖头的。”等大红花被拿下去,乔苏按照台本,开始说起了大虞风俗。

    大虞在历史上是一个非常开明的朝代,不然也不会出现男皇后这样惊世骇俗的存在。女子在大虞朝时候的地位,比其他朝代都要高。女子可以上街套头露面,可以出门做生意,甚至可以在宫中做女官。在迎娶新娘的时候,如果新娘子不想盖盖头,可以昂首挺胸地跟新郎拜堂。

    屏幕上放出了《景弘盛世》里帝后大婚的场景,因为投资巨大,里面的道具、服装都是非常考究的,礼仪也完全按照大虞的风俗。穿着大红洒金宽袖喜服的乔苏,头戴金凤展翅冠,面色清冷地看着一步一步走下玉阶,前来迎接他的帝王。

    然后,三人开始探讨这个婚礼的过程。

    “听说拍摄的时候,剧组专门请了礼仪老师来教你们是吗?”楚钦适时开始宣传电视剧。

    “有三个礼仪老师,都是对大虞历史特别懂行的学者。拍戏的时候会有礼仪老师盯着,动作不标准就要重来。没有戏份的时候,还得去礼仪教师上课。”乔苏苦哈哈地说,那些动作做得太多,以至于拍完戏很长一段时间,他见人打招呼还想拱手作揖。

    “但仅拜礼,就分好多种,吉拜、凶拜、肃拜、空手拜等等,每个都不一样,刚开始老弄错,礼仪老师都跟我急眼了。”慕辰笑着说。

    “主要是辰哥左右不分,老师说左手在外,右手在内,辰哥就一愣,然后说,哪个是左手。”乔苏跟着嘲笑他。

    慕辰佯装生气地瞪他:“这可是录节目,别老说实话,我还有形象呢。”然后,把还想说的乔苏抓过来,使劲揉他脑袋。

    乔苏被慕辰抓过去的时候就蒙了,被揉了脑袋才后知后觉地抬头:“辰哥,你……把我的发型弄乱了。”

    楚钦在座位上笑得打跌,任由那两人闹腾,自己接过来说慕辰的糗事。因为慕辰是个天生的左撇子,小时候家里又偏要他用右手,大家说会用筷子的是右手,他两只手都会用,导致小时候没分清左右。

    这期节目依旧录制地很顺利,因为是探讨古今风俗,期间还让乔苏展示了一下吹箫的技能。因为历史上,端慧皇后擅长吹箫,传说他吹的箫声能引来凤凰,这才使得景元帝认定他就是天命所归的皇后,非要娶他不可。

    当然那只是传说而已,不过要演绎端慧皇后这个人物,自然也得吹箫。

    通常电视剧里表演乐器,都是瞎糊弄的,许多古筝、古琴都反着放,演员演奏出来的声音跟杀鸡差不多();。

    “来来,乔苏来吹一段小星星。”楚钦把一只玉箫递给他。

    乔苏笑了笑,把箫放在嘴边,当真吹了一段小星星。音调流畅婉转,没有杀鸡的声音,反倒很好听。

    这部剧要求严格,制作人宋箫不能忍受演员表演乐器时的错误动作,要求乔苏跟着乐师学吹箫。学了一个星期,总算学会了这首曲子。至少在表演的时候,不会太难看了。

    “所以在现场的时候,你真的是吹的小星星吗?”楚钦闷笑不已,让他俩表演《景弘盛世》里经典片段——“海棠花下忆吹箫。”

    乔苏一本正经地吹小星星,慕辰就拿着一把纸扇,坐在旁边做陶醉状。伴随着“一闪一闪亮晶晶”的调子,用低沉悠扬的声音说:“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哈哈哈哈哈……”电视机前的观众笑得快流泪。

    这期的收视率,破了棒棒糖有史以来的记录。因为木桥cp发糖,迷妹们早早地就盼着这期,不仅直播看,重播也反复看,网络点击也空前的高。

    陈纪明嫉妒地看着台里出的收视率报告,他的脱口秀节目本身收视率很低,在他来了之后才有了起色,如果把大杂烩或是棒棒糖交给他做,肯定不会输给楚钦。

    楚钦听着台长在前面说话,眼睛却看向会议桌对面的陈纪明,看到了他来不及掩盖的表情,微微勾唇。年轻人有上进心是好的,但眼高手低,只知道嫉妒别人,就不好了。

    开完会,张台长单独留了楚钦谈话,说这次的国庆晚会,想让陈纪明也上去主持,希望楚钦带带他。

    “国庆晚会不是春节晚会,规模那么小,两个男主持两个女主持的配置太高了,会很难看。”楚钦垂目,似乎在思考。

    张台长有些紧张,最近钟宜彬对楚钦基本上已经是公开的好,还特地敲打过他,这事楚钦不松口他也不能硬把陈纪明塞上去。

    “这样吧,让纪明上,我就不上了,”楚钦看着张台长想说什么,抬手制止,“晚会我主持了这么多年,也该让新人锻炼锻炼了。”

    话说得句句在理,而且楚钦态度坚决,这事就这么定了。但是张台长却更惆怅了,陈纪明没有经验,突然主持这么大型的晚会肯定会出问题,只能把林笑笑叫来,交代她在台上看顾着些。

    走出电视台,楚钦就看到来接他的钟宜彬。钟宜彬的表情有些奇异,正低着头看手机。

    “看什么呢?”楚钦扒着他肩膀伸头看。

    “虞棠那家伙,竟然发了个这个。”钟宜彬把手机递给他看,就见虞棠那个认证为大鱼集团大中华区总裁的微博上,放了一张照片,里面虞棠穿着古装,站在一座拱桥上,手伸过去,拉着另一只手,那只手上,戴着跟宋箫手上一模一样的戒指。

    网友们已经发现那戒指的玄妙所在,毕竟以前宋箫用这只戴戒指的手展示过新剧本。

    虞棠和宋箫两人,长得像历史上的景元帝和端慧皇后,本来因为《景弘盛世》的热播,这俩人就受到了高度关注,现在竟然还发这种照片。更奇异的事,网友们一致都是“啊啊啊”的激动,没有一个人跳出来说不好。

    “虞棠买下旧浪的目的,就是这个。”钟宜彬很是感慨。

    楚钦非常惊讶,这俩人是要出柜吗?为了出柜把旧浪都买下来,就为了不让宋箫看到一句不好听的话。

    “宝贝,我们也公开吧!”钟宜彬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突然执起楚钦的双手,神色坚定地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