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信任
    钟宜彬跑进厨房抱住楚钦,见他一手虚掩在胸口下方,没敢碰他前面,就让他后背靠着自己:“你怎么了?”见他疼得脸色苍白,十分着急。

    “胸口疼,没事……”楚钦缓了口气,挤了个笑容给他。

    钟宜彬皱眉,打横把人抱起来。刚刚看过一遍房子,他知道卧室在哪里。把人放到床上,钟宜彬也不问,直接去掀楚钦的衣服。

    楚钦今天就穿了个柔软的白色t恤,很容易就被掀起来,露出了里面泛着青紫的皮肤和已经跑偏了的绷带。

    因为楚钦要提前出院,不能卧床静养,医生给他缠了个绷带稍作固定。但胸腔这地方,缠了也很容易滑脱,何况今天楚钦上蹿下跳的忙活了那么久。

    “这是怎么回事!”钟宜彬口气变冷,抬眼严肃地问他。

    楚钦无法,只能实话实说:“之前受了点伤,肋骨骨裂,已经快好了,你帮我拿点止疼片来……”说到止疼片,突然想起来,在医院开的药还在侯川的车上,忘了拿下来。

    “我去买。”钟宜彬站起身。

    “哎……唔……”楚钦赶紧伸手拉住他,又扯到胸口,疼得冒冷汗,“医保卡……在门厅的抽屉里,密码是六个一。”

    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钟宜彬哭笑不得:“我用钱买也一样的。”

    “有医保卡干嘛不用!”楚钦交代了医保卡的用法,又说起药店的所在,“从大门出去,左拐,不用过马路……哎,把手机拿上,找不到给我打电话……”

    钟宜彬不理他,在门厅拿了医保卡就出门了,最后一句也不知道听到没有。

    抬头看看楚钦还在低着头,两根修长的食指绞在一起,不知道在发什么呆。脑袋上的头发蹭乱了,几根呆毛随意地翘着,看起来毛茸茸的。

    记忆里的一切人和事都是模糊的、灰色的,只有楚钦是鲜活的、明艳的,只是看着他,钟宜彬就觉得安心,忍不住慢慢凑过去,用自己秃了一块的头皮,蹭了蹭他脑袋上的呆毛:“楚钦,你真好,只有你不骗我。”

    楚钦抬头看他,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这双眼睛,没有了以前的内敛与沉稳,但看他的目光,却比以前更加专注,带着挥之不去的欢喜。刚才一瞬间的低落,顿时散去,楚钦忍不住抿唇笑,凑过去想亲亲他。

    钟宜彬看着他凑过来,眼睛更亮了。

    “叮咚——”门铃响起,打断了这个小小的吻,钟宜彬很不高兴,继续往前凑,等着楚钦亲他。

    “去开门。”应该是外卖到了,楚钦有些不好意思,推着钟宜彬让他起来,顺道把钱包塞给他。

    门外,是金秘书订的外卖,以及,跟外卖一起到的金秘书。

    钟宜彬对于两个人来送外卖有些疑惑,接过外卖小哥手中的袋子,看看西装革履的金秘书,递了一百块给他。

    金秘书愣愣地接过钱,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家老板又把门关上了。

    “总裁!”金秘书眼疾手快地跟着挤进门,自家老板真是料事如神,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门外已经把外送的钱给付了,直接把钱给他。但明显不想见他,给他一百块是让他打车滚蛋的意思吗?

    楚钦听到金秘书的声音,下床走出来:“怎么了?”

    “楚先生。”金秘书忙跟他打招呼。

    钟宜彬把饭放到餐桌上,过来抱他:“回去躺着。”一边走一边小声问叫他总裁的这人是谁,得知是金秘书之后,也没有回头,而是先把楚钦抱回床上。

    “坐吧,稍等。”钟宜彬出来拿饭,冲金秘书抬抬下巴,转身进去跟楚钦吃饭。

    楚钦吃完饭,有些不放心钟宜彬自己去面对金秘书,那人却很坚持,不许他乱动。他只能半躺在床头,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这几天,母亲不让我接触公司的事,有什么异动吗?”钟宜彬沉声问。

    “公司的事现在是李副总在管,”金秘书心中一惊,钟夫人以养病的名义不让钟宜彬接触公司的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得了的□□,神情也跟着严肃起来,“那三个绑架犯还在审问,明天是周一,应该会有结果。”

    钟宜彬垂下眼,沉默了片刻,忽然问:“你觉得,李副总这个人怎么样?”他现在不记得公司的事,里面的东西太复杂,他需要先熟悉一下再接手。如果这个李副总可以胜任,就让他暂管一段时间。

    金秘书听到这话,额头顿时出了一层细汗,总裁竟然问起了这种事,明显是给他告状的机会。作为老板的秘书,他不能跟老板之外的任何一个公司员工交好,该吐黑泥的时候决不能手软。于是,竹筒倒豆子地把他知道的李副总的缺点说了一遍,又把公司最近在他的管理下出现的几个小问题说了说。

    “这个人野心很大,让他暂管几天还行,时间长了肯定要出问题。”金秘书义正言辞地说。

    钟宜彬缓缓点头。

    楚钦在屋里听得嘴角直抽,这两人,路唇不对马嘴还一副相谈甚欢的样子。金秘书根本不知道,他这看起来运筹帷幄的老板,其实,什么都不知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