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借势
    “国家台停播馅儿的。”钟宜彬嘿嘿笑着,兴高采烈地跟楚钦说着这个好消息,算着这次他能赚多少钱。

    因为盛世的广告是时时变价的,这次从转播变成首播,收视率蹭蹭上涨,广告费肯定节节攀升,而且电视剧后续的活动,也会给盛世带来莫大的好处。

    说完了电视剧的事,钟宜彬又问起楚钦在哪里,听说他在剧组探班,就说中午去接他,吃顿大餐庆祝一下。

    楚钦自然不反对,交代他好好工作便挂了电话。又跟导演闲聊几句,那边喊了一声“卡”,温晴的这场戏结束了。

    “楚钦!”温晴听说楚钦来探班,提着裙子就跑了过来。

    这场戏是站着的,因为受到《景弘盛世》的鼓励,剧组也力图严谨,让女演员站着的时候穿标准的花盆底鞋子。温晴以前就拍过浊朝宫廷戏,穿这种鞋子驾轻就熟,还能提着裙子跑两步。

    她敢跑,别人可是看得胆战心惊。楚钦赶紧伸手去接她,果然,快跑到楚钦面前的时候,就被地上的电线绊了一跟头,惊叫一声往前扑去。

    “小心!”楚钦跑着去接,有人比他还快,一把将温晴抱住。那人穿着一身宝石蓝色的直缀,剃了光头的脑袋上粘着辫子假发,乃是这部剧的男二号,对楚钦来说也不陌生,是上过他节目的莫少阳。

    “谢谢你啊,少阳();。”温晴感激地看他一眼。

    “不用谢,”莫少阳腼腆地笑了笑,转头看向楚钦,“我刚看到钦哥,想来打招呼的。”说起来,他能得到这个男二号的角色,还要谢谢楚钦。上次去大杂烩,楚钦给了他很好的展示机会,人气飙升。加上电影刚刚上映的热度,《后宫淑妃传》剧组选角的时候,就也给他发了邀请函。

    “莫少阳!过来!”导演拿着大喇叭喊着莫少阳的名字。

    莫少阳大声应着,抱歉地跟楚钦打了个招呼,就匆匆跑过去了。楚钦远远看着,见导演敲了莫少阳一个爆栗,那小子傻笑着蹲在导演身边听他说戏,暗自点头。阳光又会说话的男孩子,在娱乐圈这种地方会很吃得开。

    “你可算来了,给我带的吃的呢?”温晴拉着楚钦,往他后面看。

    楚钦把手里的一大兜零食递给她:“还吃,还吃,吃成个胖子我看你怎么演娘娘。”

    “娘娘在宫里好吃好喝,当然要胖一点了。”温晴浑不在意地说,冲不远处的一个小姑娘招招手。

    “姐姐。”那小姑娘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一张小脸粉嫩可爱,跟温晴长得有几分像。

    “这是温雨吧?”楚钦赶紧从温晴手中的袋子里掏出一盒果冻给小姑娘,这应该是温晴的亲妹妹,名叫温雨,以前听温晴提过,这次温晴拍戏,把妹妹也带进来,刚好演小时候的淑妃。

    “钦钦哥哥好。”温雨笑着接过果冻,跟楚钦打招呼。

    “拿我的东西送我妹,你倒是顺手啊。”温晴撇嘴。那天听了楚钦一顿劝,她已经下定决心跟李廷分手,也跟经纪公司沟通过了。公司已经准备好了通稿,也在媒体那边打好招呼,万事俱备,她的心情也平静了很多。

    温雨乖乖坐在他俩身边,拿小勺吃着果冻。

    “以后打算让温雨也走这条路?”楚钦看看面容姣好的温雨,出名要趁早,如果温雨有天赋,自然是越早开始越好。

    “看她自己吧。”温晴抬手揉了揉妹妹的脑袋,这么小的孩子应该在学校好好读书才对,但温雨想来演戏,她也不会拦着。

    闲聊了一会儿,得知温晴已经把分手的准备工作做好,稍稍放下心来,看着那姐妹俩再次走到镜头前。

    《后宫淑妃传》讲的是大浊朝时一位太后的故事,从她小时候的生活,一直讲到老年。从宫斗的角度,讲述这位美丽又优秀的女政治家跌宕起伏的一生。

    女主名叫沈钰,是一位文官之女,自小跟隔壁将军家的儿子徐长青认识,两人青梅竹马地长到十一岁。徐长青要跟着父亲去战场征战,小小的少年说等自己回来就让人上门提亲。

    浊朝的官宦女子,需要先经过大选,被撂了牌子的才能自行婚配,被贵人们选中就必须留在宫中。

    “小钰,你等着我回来哦,我回来就让娘亲找媒人来你家说媒。”扮演小徐长青的演员从墙那边翻过来,抓着小沈钰的手说。

    “夫子说,男女授受不亲。”小徐钰甩开他的手,撅着嘴坐到一边。

    楚钦看着温雨演戏,微微地笑,这孩子的确是个好苗子。等这部剧开播,上大杂烩的时候,该让温晴把妹妹带上。

    “钦哥,你也在啊!”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楚钦微微蹙眉,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太监服的男生脸上堆满笑地凑过来。

    这太监服不是特别精致,一看就是给跑龙套的穿的,只有个外套,袍角开叉的地方,露出了下面的牛仔裤。一些龙套演员见这人走过来,纷纷不着痕迹地往这边看();。

    “魏彦?”楚钦记人向来很准,况且是魏彦这种印象深刻的家伙。当时武万求着钟宜彬,把他这个表弟塞到剧组,这事他是记得的,但还记得,之后武万跟钟宜彬闹了点不愉快,这事就不了了之了,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钦哥,您这记性真好。”魏彦脸上的笑越发大了,冲不远处一个跑龙套的女孩子扬了扬眉毛。虽然武万又给他找了别的机会,但盛世这个剧据说投资很大,一定会火,他不想放弃,就自己厚着脸皮蹭来了。

    好在钟宜彬之前确实交代过这事,工作人员还有点印象,反正就是个跑龙套的,也不大紧,就收下他了。踏足到这个圈里,魏彦才真真切切感受到楚钦在圈里的地位有多高,人缘有多好,想想自己上次面对他时那个态度,真是悔不当初。

    楚钦不大喜欢魏彦这个人,淡淡地应了一声,就转身去找男一号说话了。

    看着魏彦满脸得意地回来,几个老龙套演员有些羡慕。这人既然认识楚钦,那以后机会就多了,不像他们,混了这么多年,依旧是个龙套。

    “魏彦,你以后发达了,可别忘记兄弟几个。”跟他比较熟的几个人上来打趣他,魏彦带来的系花看他的眼神也变了变。

    魏彦不由得有几分飘飘然,大手一挥表示“以后少不了兄弟们的好处。”

    “魏彦,你能不能带我去跟钦哥说两句话?”系花凑到魏彦身边,小声跟他说。

    “呃……”魏彦脸上的笑僵了一下,他跟楚钦一点都不熟,还有点过节,今天不过是狐假虎威,要是真把系花带过去引荐,到时候楚钦不给面子就难堪了,“钦哥时间很紧,这会儿跟他说话他会不高兴,下回他来了你记得跟紧我。”

    系花看看他,再看看那边闲闲地跟男一号聊天的楚钦,撇撇嘴。装得这么像,还当他跟人家多熟呢,原来也就是个点头交。

    几个龙套演员却没注意他俩的对话,接下来的几天,对魏彦很是殷勤。在剧组中,咖位大小、有无后台,都是非常重要的。魏彦有楚钦这样的后台,那必然是前途无量的。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魏彦在剧组的待遇没有提高一星半点,还是侍卫、太监、路人、死尸地乱演。几个龙套演员见魏彦没有得到优待,看他眼神不由得渐渐变了。

    “看来,那小子跟楚钦也没什么关系。”一个龙套大叔抽了根烟,恶狠狠地看向那边跟喜欢聊天聊得火热的魏彦。

    “装的跟个大瓣蒜一样,能跟名人说上几句话算什么呀,我也能跟温晴聊半天。”另一个龙套啐了一口,他们竟然被这么装逼的小子给骗了,真是气人。

    “魏彦被人打了?”楚钦在钟宜彬办公室里喝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些诧异。

    “那张臭嘴,看他不顺眼的多了去。”钟宜彬冷哼一声,这人真是脸皮厚,他家表哥都不敢来找了,他还大摇大摆地跑来。

    楚钦摇了摇头,对魏彦的消息一笑置之:“钟老板叫我来有什么吩咐吗?”

    “听说陈纪明抢了你国庆晚会的位置。”钟宜彬单指点了点桌上的晚会策划书。

    “没,我扔给他的。”楚钦眯起眼,台里的领导想培养新的主持人他可以理解,但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取代他的位置,就有些好笑,索性让他们折腾去,等他们栽跟头就知道来求他了。

    看着眼前眯着眼睛的男人,漂亮的眼中波光流转,闪过狡黠的光芒,像一只偷偷做坏事的小狐狸。钟宜彬看得心尖痒痒,伸手抓住楚钦放在桌上的一只手把玩:“作为补偿,总裁大人请你去棒国旅游,好不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