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草莓
    “楚钦身体还没好,正常节目我都没舍得让他去录。”钟宜彬冷冷地说,言语中的维护之意非常明显。

    这说的是实话,本来除了大杂烩,楚钦在台里还担了其他节目,钟宜彬坚决不让去,都让别人代班了。这话听到别人耳朵里就不一样了,显然是老板在维护台柱子。

    周子蒙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以前钟宜彬虽然也不乐意别人说楚钦不好,但也不至于这么直接地反驳长辈。在她印象里,钟宜彬一直是个温和有礼的贵公子。

    周父本来就是找个话聊,没想到惹得钟宜彬不高兴,有些讪讪,转而跟钟嘉彬说起这次的项目。“资金需求太大,我们都吃不下,还是得靠大鱼资本出大头。”

    钟嘉彬垂目,晃了晃手中的红酒。要说这次的资金量,盛世也出得起,只是没那个必要,这个项目并不赚钱,大家想要的,都是项目延伸出来的其他利益。姓周的想让大鱼当冤大头,就是觉得大鱼的总裁年轻好骗。

    想当初自己刚刚入主盛世的时候,这些“叔叔伯伯”们也是这么一副和蔼亲切地来骗钱的样子。他还有爸爸在一旁指点,大鱼的这位总裁不一样,父亲刚刚空难去世,一群叔伯盯着那个位置。

    正说着,人群中出现一阵骚动,钟宜彬转头,就看到有人姗姗来迟地推开了大门,逆光中走来一人,身着银灰色西装,上衣口袋里搭着一条明黄色龙纹装饰巾,身形修长,气质出众。正是大鱼集团的新任总裁虞棠。

    “虞总();!”

    “小虞来啦!”

    人们热情地涌上去,周子蒙也被她爸爸拉走,去见贵客。钟宜彬周围终于清静了,晃到点心桌上找东西吃。

    宴会上的女士都穿着纤细的晚礼服,男士都穿着笔挺的西装,大家为了保持形象,基本都不会动桌上的食物,只是那一杯酒轻抿。

    钟宜彬却无所谓,不管以前认不认识,现在所有的人他都不认识,也就没有什么顾及,拿着一只叉子,把看起来好吃的都尝了一遍。

    钟家哥哥拿弟弟没办法,也就由他去了,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跟人交谈。

    看到那个放满鲜草莓的蛋糕,钟宜彬眼前一亮。记忆里,楚钦喜欢吃草莓味的东西,今天自己不在家,那家伙也不知道有没有乖乖吃饭。这样想着,他就把手伸向了那个蛋糕,跟另一只伸过来的手在空中撞了个正着。

    钟宜彬转头,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衬衫、黑西装,带着黑墨镜的家伙,那人也剃了一头板寸,隔着墨镜好奇地看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新奇事物。毕竟在主人参加晚宴的时候偷吃蛋糕的保镖,还是很少见的,找到个这样的同好不容易。

    “……”钟宜彬有些无语,这谁家的保镖,不好好站在角落里,过来跟他抢蛋糕。

    “宜彬!”那边传来哥哥叫他的声音,钟宜彬朝一边的服务生打了个手势,示意对方把一块草莓蛋糕包起来他一会儿带走,这才转身去找自家大哥。

    那个黑衣保镖看看他,觉得这方法好,让服务生也给他打包一份。服务生翻了个大白眼,这些人到底知不知道,这是高端商务晚宴不是自助餐!

    钟宜彬过去,就见大鱼的那位年轻总裁虞棠正站在哥哥身边,优雅地碰杯。其他人想过来搭讪又不敢,想来这位是扔下了一众人直接走过来的。

    “这就是令弟?”虞棠长得很是英俊,眼神非常有侵|略性。

    钟宜彬与他对视,觉得这人有些眼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虞总……”对于记忆里有印象的脸,他都会格外关注。

    “历史课本吗?”虞棠挑眉。

    钟宜彬一愣,这才想起来,前两天在邮箱里看到的纪录片。盛世要做一个大虞朝的纪录片,其中有一张皇帝的画像跟眼前的这位非常像,难怪觉得眼熟。不由得笑了笑,能让他觉得熟悉的东西,都会让他感到亲切,哪怕只是个意外:“是纪录片,盛世tv正准备出一个大虞朝的纪录片。”

    得知钟宜彬现在管着盛世tv和盛世娱乐,虞棠似乎很有兴趣,跟钟宜彬聊起了大虞的纪录片。钟宜彬这两天工作刚上手,对这个项目也比较关注,很有话聊。

    “我最近投资了一个电视剧,就是关于大虞的,你有没有兴趣?”虞棠缓缓喝了口红酒。

    电视剧还在拍摄阶段,就要开始谈播放的电视台了,电视台购买播放权,是电视剧主要的盈利渠道。钟宜彬没立即接话,把手中的香槟喝完,抬手换了杯红酒来,跟虞棠碰杯,“虞总投的肯定是好项目,只是我哥哥总不给我钱,我得看看能不能买得起。”

    “哈哈哈……”虞棠笑了笑,接过钟宜彬递过来的名片看了看,装进上衣口袋里,没再多说。

    谈生意点到即止,给彼此留个回转的余地。

    “小棠,你怎么突然走了?”周父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三人转头,就见周父带着周子蒙又走了过来。

    虞棠跟周父碰了个杯,就继续跟钟嘉彬聊天:“我也有个弟弟,只是还小();。”

    “小时候最有趣,你得珍惜。”钟嘉彬瞥了一眼越来越不省心的弟弟,语气中有些微不可查的羡慕。

    钟宜彬抽了抽嘴角,看到服务生把他要的蛋糕打包好了,就想回去。

    “是呀,孩子小的时候最好玩,蒙蒙才到我膝盖的时候特别可爱,只要她睁着大眼睛说‘爸爸我想要这个’,就算是天上的月亮我都愿意给她摘呢。”周叔叔强行插话进来,衔接得还很顺畅。

    “二饼!”武万不知从什么地方冲出来,一把抓住了钟宜彬,“找你半天!”

    这声音在电话里听过,钟宜彬知道他是武万,这人比较聒噪,怕吵到大哥他们谈正事,就把人拉到了一边去:“找我干嘛?”

    “咱都两个星期没见面了,诶,这周五去欢歌,你请客。”武万直接拍板决定。

    欢歌就是盛世欢歌娱乐会所,也是盛世旗下的产业,不过不归钟宜彬管。钟宜彬也想早些知道以前的人脉关系,但还是顿了一下:“到时候看吧,看看楚钦有没有时间。”楚钦跟着去,他才能认人。

    武万听了这话,惊讶地张大了嘴巴,活像见了鬼一样:“钟二饼,不是吧你!你出来玩,看得看楚钦脸色,你怎么混到这地步了?”

    钟宜彬微微皱眉,难道自己以前出来玩都不用给楚钦交代的吗?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想想还在家里躺着的楚钦,他就呆不住了,挥开武万,回到哥哥身边。

    “楚钦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钟宜彬小声说着,提着手里的蛋糕就准备走。

    正喝酒的钟家大哥,顿时被红酒呛了一下,转头瞪了弟弟一眼。

    被周家父女缠得烦躁的虞棠,见钟嘉彬不再说话,放下酒杯告辞:“天色不早了,家里还有人等着。”说完,看也不看周父惊讶的脸,转身就走。

    刚才那个吃蛋糕的黑衣保镖,立时窜过来,跟在虞棠身后,就这么潇洒地走了。留下一众骗钱未成功的叔叔伯伯,和高兴着终于可以回家了的钟宜彬。

    回到家里,楚钦果然没有吃饭,躺在床上玩手机。

    这周末大杂烩放的是他之前录的,没什么问题,倒是另一档节目因为是直播,换了人。盛世给主持人的报酬是按期数给的,除了固定的三十六万年薪,楚钦录一期节目给一万五,月底结账。点开手机上的计算器,算算这两星期错过的节目,一期大杂烩,两期棒棒糖,一个晚会……好多钱……

    想想就肉疼不已,之前跟朋友合伙开饭店,投了很多钱进去,现在还在创业阶段,用钱像流水一样。楚钦躺在床上叹气,该给自己买个保险才对,这样即便出了意外也不至于干赔钱。

    忽然想起来,盛世好像给员工买了商业保险,他这种意外事故伤害,应该是有赔偿的。兴奋不已的楚钦坐起来,准备给人事部打电话,抬头就看到钟宜彬回来了。

    “吃东西了吗?我给你带了蛋糕回来。”钟宜彬打开卧室的灯,坐到床头来,摸摸他的脸,没有虚汗,看来骨头没再疼。

    楚钦捏着手机,已经给人事部的王姐打了过去,那边在振铃,便随口问了一句:“什么味的?”

    钟宜彬把包装打开,一脸认真地说:“草莓味的,我记得你喜欢草莓味的。”

    带着磁性的悦耳男音,就这么毫无防备地扑进了楚钦的耳朵里,楚钦愣了一下,慢慢从耳朵红到脖子根。

    接通了电话的王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