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战车
    楚钦并不是喜欢吃草莓味的东西,而是某些小用品上比较偏好草莓味的。以前钟宜彬没失忆的时候,就喜欢拿这个逗他。

    两人去超市买东西,钟宜彬就会贱兮兮地拿着一把套套跑到他面前,装作河神的样子:“年轻的樵夫呦,你要的是这个香蕉味的还是柠檬味的?”

    楚钦吓得连忙左右看看,没人注意,从里面挑出草莓味的塞进购物车。

    “诚实的樵夫呦,你选择了你原本想要的草莓味,河神决定晚上奖励你,把这一盒都用完。”钟宜彬一边拿着酱油挑选,一边一本正经地说。

    所以,当失忆的钟宜彬一本正经地说“我记得你喜欢草莓味”的时候,楚钦的内心真是百感交集。抬手,把好奇他为什么脸红而凑过来的大脑袋推走,耳边突然传来王姐的声音。

    “小楚啊,你要是有事你先忙?”

    “咳咳……”楚钦顿时脸红得要冒烟了,“不好意思王姐,刚在卖蛋糕……那什么,这么晚打扰您真对不住,我就是突然想起来,咱台里是不是给员工买的有商业保险……”

    钟宜彬抱着蛋糕坐在一边,好奇地盯着楚钦看();。看看楚钦,再看看手里的蛋糕,楚钦的反应很不一般,似乎是在……害羞?

    这样的认知让钟宜彬觉得新奇,这里面肯定有他不记得的事,一会儿得让楚钦好好说说。

    其实钟宜彬也没吃饭,就是在晚宴上吃了几块点心。楚钦起来煮了两碗清汤挂面,两人就着蛋糕吃了面,胃里暖乎乎的,坐在客厅消食。

    客厅的落地窗前放着两张躺椅,躺椅周围有装饰的假草,后面还撑着一个帆布的大伞,躺在上面可以假装在海边晒太阳。

    夜晚的城市灯火通明,纵横交错的马路,宛如一条条彩色的光带,将高高低低的楼房网罗。这个城市那么大,人行走在其中,就像丛林中的蝼蚁,一个不小心,心爱的人就会再也找不到踪影。

    楚钦侧头看着身边的人,对于这个角度观景,钟宜彬觉得很新鲜,高兴地伸直了腿,悠闲地晃着穿着人字拖的脚。缓缓伸腿过去,用脚趾勾勾那人的脚面。正在晃动的脚顿时停了下来,把脚上的人字拖蹬了,反过来用脚趾夹住楚钦的脚。

    “哈哈,抓住一只偷袭的小贼!”钟宜彬兴高采烈地说,用灵活的脚趾揉搓对方,自己还给配上音效,“咕叽咕叽,下次还敢不敢偷袭了?”

    楚钦忍笑,想把脚抽回来,却被钟宜彬手脚并用的捉住,拉到腿上。

    “哼哼,还想逃跑,这是要逼我用刑了!”钟宜彬嘿嘿笑着,开始挠楚钦的脚底板。

    “哈哈哈哈,别……”楚钦怕痒,被他一挠就开始笑,好在肋骨好得差不多了,再笑已经不会疼。

    钟宜彬顺着脚捉住不停扭动的人,把两只脚都拉到自己腿上。

    “大王饶命!”楚钦看到情形不对,赶紧求饶,要是两只脚一起挠,他肯定要笑到地上去的。

    钟宜彬得意洋洋地抬了抬下巴:“那我问你问题,你要如实回答,不然大刑伺候。”

    “你问吧。”楚钦抿唇笑,露出两个小梨涡。

    “草莓味的,到底是什么?”钟宜彬睁着一双好奇的眼睛看他。

    “……”面对这样一个好奇宝宝,楚钦觉得压力很大。

    第二天上班,楚钦得到一个好消息,就是盛世真的有给员工买商业保险,像楚钦这样住院一星期,可以赔偿一万块的医药和误工费,另外还给几个主持人买了防意外的保险,可以再给补偿五万。

    平白得到六万块的楚钦特别高兴,去人事部把公司给他买的保险赔偿范围抄了一遍,以后台里有谁出事,就能用得上了。

    不过意外保险索赔需要到警察局出一份证明,楚钦下班就去了警局,却在那里意外地遇到了台里的领导,张台长和陈总监。

    陈总监名叫陈锋,是盛世娱乐各大娱乐栏目的总监制,当然还有个身份,就是陈纪明的爸爸。

    “盛世又被举报了?”楚钦上去打招呼,因为盛世tv是国家和企业合资的,节目形式多,因此也经常被各种老学究或无聊人士举报。这个警察局离电视台最近,一有人举报,台长就得过来作解释。因此每次开会,台长强调的最多的就是尺度与和谐。

    张台长嘴角抽了抽:“没有,别瞎说();。”最近在他的努力下,盛世被举报的次数已经少了很多了。

    “那是怎么了?”楚钦有些好奇。

    张台长欲言又止地看了看楚钦,摸摸光秃秃的脑袋顶,笑了笑道:“没什么大事,你忙吧,我得先回台里了。”

    “啊?”楚钦一头雾水地看着台长离去,转而看向陈锋。

    “还不是因为你的事,今早警局去台里调查,台长怕影响不好,才说我俩来局里的。”陈锋一脸高深莫测地说,仿佛是在替他遮掩什么丑事。

    楚钦微微蹙眉,这话让他有些不舒服:“瞧您说的,好像我犯了什么罪似的。”

    陈锋被噎了一下,说不下去了,含糊两句就转身去追台长了。

    警局的小警员告诉楚钦,因为上面有人施压,要求把他的绑架案调查清楚,这才走访他的同事、领导的。

    “你们是怀疑,这是有人指使的?”楚钦微微眯起眼,之前他就跟警方说过,怀疑这是有人指使的,但想不起来自己跟谁有这么大的仇,警方却不理他,只想快点结案移交给下一个办事机关。

    现在突然有开始查,估计是钟家大哥插手了。

    “这我不能说。”小警员摇了摇头,这属于机密,他不能乱讲。

    案件重新铺开了调查,楚钦的好几个同事都被叫去询问。因为办保险的事,楚钦又跑了趟警局,到小警员那里拿证明的时候,感觉有几个警察一直在看他。

    “给……给你……”小警员把证明递给他的时候,一直低着头,像是怕烫到一样,没有直接递到他手里,而是把那一张薄薄的证明放到桌上,让他自己拿。

    “咻——”有人突然吹了个口哨,楚钦回头,却没看到是谁在吹。警局里的气氛,跟之前很不一样了。

    楚钦心中一沉,没再多待,出了警局。

    “钦钦!”不远处,钟宜彬单手插在裤兜里,戴着墨镜,倚着一辆漂亮的跑车。在夏日热烈的阳光下,周身似乎都泛起了金光。路边的小姑娘看到他,都忍不住驻足拍一张,简直就是偶像剧里男一号追女主的时候常用的造型……如果钟宜彬不傻兮兮地不停挥手的话。

    “这里!”钟宜彬使劲挥动大长胳膊,怕楚钦看不到他,还蹦了两下,惹得本来痴迷不已的小女生们噗嗤一下笑出来。

    “唉呀妈呀,这帅哥有点虎啊!”妹子操着一口东北腔,撇着嘴走了。

    楚钦默默捂脸,在警局的不愉快瞬间抛到了脑后,快速走过去,钻进了车里:“你怎么把它开来了?”这是钟宜彬出去玩的时候开的那辆跑车。

    “我看咱俩的合影里有这个,就让哥哥给我送来了,”钟宜彬笑眯眯地坐在驾驶座上,“出去玩,总得有个像样的战车。”

    “战车?”楚钦嘴角抽搐,这是什么称谓。

    “嗯哼,”钟宜彬对这个称谓很是满意,“我哥把我小时候的一箱子宝贝也拉过来了,我看了一上午的光碟,这是新学的词。”

    楚钦扶额,他大概知道钟宜彬看的什么光碟了。昨天带他去医院复查,医生说看看以前喜欢的东西,或许能想起来。钟宜彬就给自家大哥打电话:“哥,我以前除了喜欢楚钦,还喜欢什么?”

    “……”正在开会的钟嘉彬没理他,直接挂了电话。今天,就把他的“战车”和一箱子光碟扔了过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