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朋友
    楚钦抽了抽嘴角,他大概知道钟宜彬看的是什么光碟了。钟家大哥也是,知道弟弟现在不靠谱,竟然还跟着他一起胡闹。

    “晚上有时间吗?”钟宜彬给楚钦扣好安全带,这是楚钦反复交代的,上车要扣安全带,他记住了,并且也记得给楚钦扣。

    “怎么了?”楚钦低头看着手中的意外事故证明,上面写着“遭遇绑架,意外受伤”,方框里还仔细填写了案件已经立案,嫌疑人被捕等信息,都是钢笔手写上去的,字迹工整漂亮,就是那个小警员写的,落款是盛世街警局高云龙();。

    这个叫小高的警员一直态度很好,人也热情,今天的反应太明显了,他想忽略都难。不过即便警局的人眼神有些不对,小高也只是有些慌乱,并没有对他态度恶劣。或许,他可以请小高吃顿饭……

    “刚想起来,今天周五,武万约我晚上去欢歌聚会,”钟宜彬把车开上大路,这会儿正中午,他是来找楚钦吃饭的,“你能去吗?”

    昨天他俩都去医院复查了一遍,楚钦的肋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避免剧烈运动和大力撞击就没事。现在,只看他还有没有节目要录。

    楚钦顿了一下,把手中的证明用手机拍了一张备用,再把原件装进资料袋中:“都约了谁?”

    “唔,说是以前经常玩的几个人。”钟宜彬也不知道经常玩的都有谁,所以必须要楚钦跟他一起去,不然见到以前的好哥们儿却不知道人家叫什么,那就丢人了。

    楚钦抿了抿唇,在心中叹了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虽然他不喜欢钟宜彬那几个朋友,但他也不能欺瞒:“去吧,我晚上没事。”就算有事,他也要推掉,让钟宜彬一个人去,他不放心。

    “你是不是,不喜欢他们?”钟宜彬偷偷看了楚钦一眼。

    楚钦一愣,有些惊讶地看向开车的人,以前钟宜彬可从来没发现,现在却仅仅是他些许的迟疑,就让他看出来了?“只是有个别人,没什么大事。”

    钟宜彬蹙眉:“那我们不去了。”要是让楚钦不高兴,就得不偿失了。

    “他们都是你的朋友,总要重新认识的,”楚钦伸手,摸摸那只毛脑袋,“再说,我跟他们也没什么矛盾,以前你也会带我跟他们玩。”

    要让钟宜彬的生活回到正轨,必须要做到一点,就是“不欺瞒”。任何人都无权替他决定,楚钦要把所有的人和事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他,让他自己判断。失忆已经够可怜了,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如果连楚钦也骗他,那就太残忍了。

    钟宜彬以前经常跟那群少爷小姐们出去玩,有时候也会带着楚钦,不过个别人不待见楚钦,楚钦能感觉到。本就对那些人没什么兴趣,加上这些,他也就不怎么跟钟宜彬去了。但是作为一个记性很好的主持人,那些人的名字、出身什么的,他还是记得住的。

    “武万和周子蒙,你都见过了,这个是武芊芊,武万的妹妹……”中午吃饭,楚钦拿着钟宜彬的手机,找出跟那些好朋友的合影,一个一个告诉他名字。

    “五千?哈哈哈,他叫五万,他妹叫五千,那他弟是不是叫五百?”钟宜彬忍不住笑起来,武家不愧是开矿的,给孩子取名都这么简单粗暴。

    “他没有弟弟,不过有个姐姐叫武仪。”楚钦单手握拳抵在唇边,他其实也很想笑。

    两人正笑着,旁边有个姑娘小心翼翼地接近,楚钦抬头看过去,那姑娘约莫十七八岁,手中拿着个小本和一支笔,见他看过去顿时更紧张了:“那,那个,请问,你是钦哥吗?”

    楚钦微微一笑,拿过姑娘手中的东西,在上面签了个名,还给姑娘,并挤了挤眼,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姑娘捂着嘴,幸福地要晕倒的样子,用力点了点头:“我,我会小小声的,嘿嘿嘿,我我我,能跟你抱一下吗?我真的好喜欢你呀!”

    正笑着的钟宜彬,顿时笑不出来了,怎么到哪里都能遇到迷妹。

    楚钦对粉丝向来好脾气,站起来就要跟她抱抱,却被钟宜彬圈着腰拽回来。

    “小姐,你这一抱,别人不就看到了();。”钟宜彬搂着楚钦的腰不放手,目光不善地瞪着那姑娘。

    小姑娘愣了半晌,突然兴奋地红了脸:“好,好的!”然后抱着自己的本子和笔飞快地跑了,冲进另一个卡座中,几个闺蜜抢着要看签名,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跟几个姑娘凑一起嘀嘀咕咕。

    楚钦有些尴尬,看了一眼小气吧啦的钟宜彬,这人以前可不是这样,有粉丝过来要抱抱,他都很大方的不管不问,还会自觉地走到一边去免得被人看出什么。

    “我不喜欢你跟别人太亲密,”钟宜彬义正言辞地说,“粉丝抱抱不算什么,但别当着我的面。”

    楚钦看着他半晌,突然笑了:“好。”现在的钟宜彬不喜欢,以前的他一定也不喜欢,只是矜持地不肯说出来而已,总要装出潇洒的总裁样。突然意识到,这次失忆,或许是给了他一个重新了解钟宜彬的机会。

    晚上,盛世欢歌的外墙灯照亮了整条街,各色漂亮的跑车停在门前,衣着光鲜的人们下车,钥匙扔个泊车小弟,便潇洒地踏上了铺着红毯的台阶。

    欢歌是个娱乐会所,比较受年轻人喜欢,但消费很高,普通的上班族或是学生党,肯定是不会来的。经常来的,也就是武万这种有钱又有闲的二世祖们。

    一楼大堂,二楼酒吧,三楼歌房,四楼酒店。玩累的人们如果半夜不想回家,就可以在四楼开个房睡一晚。

    整体的装潢风格充满了奢靡气息,楚钦踏进这个地方,就觉得有些窒息。拉着钟宜彬的手,找到武万他们所在的房间,推门。

    沉重的隔音木门一打开,屋里吵闹的歌声便灌进了耳朵里。一个穿着紧身裙的女孩子正坐在歌台上唱歌,长得很是漂亮,楚钦没见过,可能是哪个少爷新找的嫩模或者小演员。

    沙发摆成圆圈,上面坐了四男三女,男的大都是钟宜彬的个哥们儿,只有一个没见过;女的一个是武芊芊,一个是周子蒙,另一个不认识,打扮得很鲜亮,估计跟台上唱歌的姑娘是一起的。

    武万正跟人喝酒,看到钟宜彬进来,顿时跳起来:“二饼,你可来了!”

    屋中玩闹的人们齐齐地看过来,见到楚钦也在,似乎安静了一瞬间,复又热闹起来。

    “楚钦也来了,”武万有些惊讶,而后迅速恢复正常,笑眯眯地拉他俩入座,“来的真巧,刚好有个人要介绍给你。”

    两人在中间坐下,一个瘦高个的男生伸手过来,给钟宜彬倒了杯啤酒:“你这几天去哪儿乐呵了?”

    钟宜彬接过啤酒,回忆了一下,这人应该叫季瑶,家里是做餐饮酒店的,外号叫幺鸡。楚钦怕他不记得,悄声在他耳边说:“幺鸡……”

    “钦哥!”坐在一边的武芊芊凑过来,扒着楚钦的肩膀把他从钟宜彬耳朵边拉过来,她脸有些婴儿肥,很是可爱,“我好久没见你了!”

    楚钦笑了笑,给武芊芊倒了杯饮料:“你不是天天在电视上见我吗?”武芊芊是他的小粉丝,也是这群人里对他最友好的。

    “电视跟真人哪能一样呀!”武芊芊娇憨的说着,拿饮料跟他碰杯。

    “小彦,这个你认识吧?”武万拍了拍那个陌生的男孩子,指着楚钦说,“大杂烩的台柱子,楚钦。”

    然后武万给大家介绍那个男孩子,名叫魏彦,是武万的表弟,正在帝都电影大学读表演系。

    “这是钟宜彬,”武万笑嘻嘻地指着钟宜彬说,“别说我爹起名没文化,他们家也没好到哪儿去,他哥叫甲彬,他叫乙彬,要是有个弟弟,肯定叫丙彬,哈哈哈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