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知道
    楚钦默默喝饮料,不说话。像魏彦这样的毛头小子,还自带傲慢属性,在娱乐圈很容易得罪人。如果不学乖,就算家里给他找再好的资源,也走不长。要知道,在任何剧组,即便是一个小小的场务杂工,也有可能给你带来预想不到的麻烦。

    “哦,那是够笨的。”钟宜彬瞥了魏彦一眼,顺着武万的话道。

    武万顿时被噎住了,他就是自谦一下说表弟笨,这人倒好,顺杆子就上。武芊芊看着哥哥的窘相,不厚道地捂嘴笑。她一点都不喜欢这个表弟,要不是哥哥坚持,她都不想让魏彦来。

    魏彦再次涨红了脸,他很想跟表哥说算了,别求人家了,但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放暑假之前,他已经在同学面前把牛吹出去了,说家里能给他找很好的实习机会,还答应了班花,等自己找到实习就拉她进组呢……

    “就是心眼实,还得靠钟总多提携不是?”武万干咳一声,嘿嘿笑着,用手肘扛了扛钟宜彬,冲自家表弟使了个眼色,“小彦,来给你饼哥倒个酒。”

    魏彦捧着扎啤壶,用钟宜彬的玻璃杯倒了一杯。

    “哎,你这就不对了,给哥哥敬酒,那得先自己喝三个。”白城笑嘻嘻地说。

    季瑶嗤笑一声,这边没他什么事,他就起身走到白城身边去,拿起话筒,准备唱一曲。身边的嫩模很有眼色地去点歌。

    “瑶哥唱什么?”姑娘笑着问。

    “《你好毒》,”季瑶还没说,白城就给他点了,“我们幺鸡最喜欢这首。”

    欢快的音乐响起,季瑶用手肘捅了白城一下,两人对眼偷笑,白城也拿起话筒跟他一起唱。

    ……

    卯上你只好自认倒霉活该

    拽拽的样子你真的心太坏

    ……

    先自己喝三个,再敬酒,魏彦攥了攥手中的酒壶,这是在学校里想讨好他的学弟们才会做的事,现在轮到他自己了。耳边响起的音乐,特别符合他现在的心境,充满了悲凉屈辱。

    钟宜彬不说话,倚在沙发靠背上,两指在楚钦腿上打着节奏。

    不知道以前自己是怎么跟这些人相处的,这群发小,看起来都是吃喝玩乐的能手,跟自家大哥的那群朋友完全是两类人。也难怪自己没有大哥有出息,在别人看来,自己也不过是个纨绔子弟吧?

    魏彦吭哧了半晌,仰头灌了三杯酒。

    钟宜彬缓缓把自己这杯喝了:“刚好有个宫斗剧要开拍,让他去试试吧。”这话是对武万说的();。

    “哈哈,好啊。”武万顿时喜笑颜开。

    ……

    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

    你越说越离谱

    我越听越糊涂

    ……

    白城拿着话筒突然蹿到了他们面前,对着钟宜彬嗷呜嗷呜地唱,被钟宜彬踹了一脚也不嫌疼,拉着楚钦要一起唱。

    楚钦也不是那扫兴的人,接过话筒跟他们玩。主持人的声音是很好听的,唱歌也不例外,这首唱完,大家起哄要他再唱一首。

    “我要听《逍遥叹》,好多年没听钦哥唱了!”武芊芊嚷嚷着,跑去点了这首。这歌是很早的一部电视剧插曲,当年参加国家台那个支持人比赛的时候,楚钦就唱过这首歌,当年也不知道迷倒了多少少男少女。

    古典而舒缓的音乐响起,楚钦坐在唱歌台上,看着屏幕上的歌词缓缓起唱。

    ……

    岁月难得沉默秋风厌倦漂泊

    夕阳赖着不走挂在墙头舍不得我

    ……

    当年在国家台的演播厅里,灯光明亮,穿着简单长袖衫的楚钦,一手拿着话筒,一手拿着长剑。稚嫩的眉眼,在烟雾缭绕中宛如水墨描画。

    清越悠扬的声音,带着几分痴缠几分叹息,那一瞬间,仿佛他已经变成了曲中的侠客。挥剑的手臂,也似乎穿着广袖云裳。

    ……

    笑叹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恩断义绝梦方破

    ……

    坐在第一排的钟宜彬,静静地看着台上的少年,心中莫名地一阵悸动。那么一瞬间,他下定决心,即便这人得不到冠军,他也一定要把人签到手。就算做不好主持人,做个歌手也好。

    过去的场景与现实重合,坐在高脚椅上的楚钦,一脚蹬着脚蹬,一脚自然地伸出去,越发显得双腿修长。他只是那么随意地坐着,就让人难以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不管他说什么,唱什么,都忍不住去认真听。

    不仅钟宜彬是这样,其他几人也忍不住地去看楚钦。长久以来,他们其实是有些排斥楚钦的,任谁好好的哥们儿突然开始喜欢男人,都有点难以接受。嘴贱的就喜欢刺楚钦两句,时间久了,楚钦也不乐意跟他们玩。

    今天重新审视楚钦,不得不承认,他真的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一行人闹到凌晨,白城拉着两个嫩模去楼上开房,季瑶拒绝了白城“一起去”的邀请,说是后半夜还有别的场。

    武万为了给钟宜彬赔不是,抢着去买单,钟宜彬也没有拦。事实上,就算让钟宜彬买单,他也没钱。哥哥给的信用卡,还在楚钦手里。

    盛世欢歌是钟家的产业,钟宜彬交代:“不用给武少打折,不差钱。”

    武万在表弟崇拜的目光中,呲牙咧嘴地刷了卡,这个月的零用钱顿时见底了。武芊芊幸灾乐祸地看着哥哥:“哎呀,哥,你答应我的那个包,还能买吗?”

    “买什么买,没看你哥都要吃土了吗?”武万没好气地说();。

    “那我只能让姐姐买了,顺道告诉姐姐你的零用钱都去哪儿了!”武芊芊扬着下巴笑眯眯地说。

    “买买买,我妹想要的,吃土也给买。”武万立时换了副表情,讨好地拉着妹妹上车回家。

    魏彦暂时住在武家,也跟着那兄妹俩走了,临走回头看了一眼楚钦和钟宜彬,忍不住有些兴奋。今天他算是真的踏进娱乐圈了,一晚上就知道了这么多秘密。盛世的金话筒,竟然喜欢男人,还是老板的情人,真是有意思。

    忍不住拿起手机想拍一张,被武芊芊一把夺了过去。

    “魏彦,给你一句忠告,有些事看到要当没看到,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武芊芊拎着手机,在他面前晃晃,冷冷地说。

    钟宜彬喝的有点多,晕晕乎乎地洗了个澡,躺在床上发呆。楚钦擦着头发出来,给他盖上被子。

    “钦钦。”钟宜彬拉着他的手,把人拽到怀里来。带着湿气的头发,将他的丝绸睡衣染湿了。

    “别闹,我去把头发吹干。”楚钦笑着在他怀里扭了扭,挣扎着要起来。

    “宝贝,我问你个问题。”钟宜彬不让他走,摸着他的脸让他抬头看自己。

    “嗯?”楚钦把下巴搁到钟宜彬的掌心,笑着望过去,今天他很高兴,各种意义上的……

    “我以前,是不是对你不好?”这个问题,困惑了钟宜彬一晚上,那群人敢这么对楚钦,一定是自己以前没有阻止过。

    楚钦愣了一下,伸手揉揉钟宜彬的脑袋:“如果你对我不好,又怎么会替我挨一棍子呢?”那块被医生削去的头发,已经长出来了,扎手的板寸也变得毛茸茸软乎乎。

    “那是作为一个男人的血性!”钟宜彬在空中挥了挥拳头,酒精的劲头上来了,让他有些亢奋,末了又蔫了下来,“我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你可一定要告诉我。”

    楚钦看着傻乎乎的醉鬼二饼,忍不住往上爬了爬,在那微凉的薄唇上落下一个柠檬味道的吻。刚刚刷过牙的两人,都带着一模一样的香味。

    钟宜彬搂住他,加深了这个吻。幸好,幸好,他还记得楚钦,如果他记得的是别人,他一定得不到正确的信息,那楚钦该有多难过。

    喝了酒的人,容易兴奋,刚吻了一会儿,钟宜彬就起了反应,呼吸变得粗重起来,搂在背上的手,也忍不住往下滑去。

    眼看就要*,钟宜彬喘息着分开:“我们以前,谁在上面?”

    楚钦心中一动,看着身下俊脸绯红、衣扣凌乱的钟宜彬,心中的恶魔嘭地一声冒了出来,长着红色犄角的小人拿着钢叉挥舞:“上了他,上了他!”

    另一个长着白色翅膀头带神光的小人一脸悲悯:“他那么信任你,你怎么能趁人之危呢?”

    “你还是不是男人!”恶魔小人拿叉子使劲戳他脑袋。

    楚钦吞了吞口水:“当然是我在上面了!”

    “真的吗?”钟宜彬看着他,缓缓伸手,摸了摸他的脸,“你说什么我都会信的,我只信你。”低沉悦耳的声音,带着情动的沙哑,听起来无比的深情。

    楚钦差点落下泪来,吸了吸鼻子:“骗你的,你在上面……”

    钟宜彬一个翻身,把人压在了下面,咬住他的耳朵低笑:“嗯,我知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