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偷拍
    知道?知道!

    楚钦刚感动出的眼泪顿时收了回去,翻了个白眼:“你竟然……唔……”话没说完,就被堵住了嘴。带着柠檬香味的薄唇,在唇上碾磨,灼热的手掌在身体上游走,将他挣扎的双手按在了枕头上。

    将近一个月没有亲热,楚钦也想了,扭了两下就放弃了挣扎。

    因为怕压着楚钦的肋骨,钟宜彬尽量撑着身子,伸手在床头抽屉里摸索,摸出了一盒套套。

    “草莓味的。”钟宜彬笑嘻嘻地叼着一只,在楚钦面前晃晃。

    楚钦单手捂住脸,总觉得这家伙失忆之后变坏了。

    一段时间没做,身体恢复了紧致,刚刚进去的时候有些疼,楚钦咬着唇攥紧了枕头,得到了一个安抚的亲吻。

    因为顾及楚钦的身体,没敢用什么高难度的动作。但就是这最原始的做法,对失忆的钟宜彬来说都非常新鲜有趣,像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事一样,兴致勃勃地折腾到了后半夜。

    次日,到快中午的时候,楚钦才被一通电话吵醒。钟宜彬早就醒了,靠在他身边看电视。

    电话是经纪人赵柏打来的,刚接起来就是一阵吼。“你昨天晚上是不是跟钟总在一起?”

    楚钦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心虚地看了一眼身边的钟宜彬,被窝里一条修长的腿还夹在自己的两腿中间,轻咳一声道:“怎么了?”

    “今天飓风打电话给我,说昨天拍到你跟钟总的照片,问我买不买?”赵柏咬牙,飓风是业内一个非常厉害的狗仔团队,他们总能挖到一些猛料,如果跟这个艺人没什么深仇大恨,通常都会先行通知经纪人,让他们出价买。

    楚钦想了想,昨天从中午开始就跟钟宜彬在一起,但两人在外面并没有什么亲密的举动,也就半夜喝酒出来,因为钟宜彬有点醉,自己半拖半抱地把人塞车里了();。

    把昨天的情况说了一遍,赵柏沉默了片刻,说:“那他们可能拍到的是你们俩上车然后到了小区的全过程。”

    飓风不会拿一张半张照片来卖,肯定是拍了一连串。喝醉了扶老板上车没什么,但把老板带到自己家里就说不过去了。

    “行吧,不管拍到了什么,我先买下来……”赵柏肉疼地看了一眼预算,“你俩今天别一起出门,千万别让钟总在小区门口露面,估计有狗仔蹲点。”

    楚钦挂了电话,咂咂嘴,最近是有些大意了。以前跟钟宜彬出去,走在路上都会刻意保持距离,也绝不会出现这种喝醉了把人抱回自己窝里的事情。

    钟宜彬见他醒了,就把电视声音调大,里面传来了非常耳熟的背景音乐。

    “为了雅典娜,燃烧吧小宇宙!”带着几分沙哑与挣扎的少年嗓音,在激昂的配乐中觉醒,“天马流星拳——”

    楚钦撑起脑袋看向墙上的壁挂电视,穿着白色铠甲的圣斗士星矢正在朝邪恶的敌人挥拳。

    这家伙,竟然,在看,圣斗士!

    钟家大哥送来的那箱影碟里,有《圣斗士》的全套,还有很多别的动画片,也不知道在哪里翻出来的。圣斗士是早期的月本国热血动漫,讲一群年轻人为了保护雅典娜女神,一路打怪升级的故事。

    这动画片也没什么不好的东西,就是……看着自己公司的老板,在自己床上一脸认真地看圣斗士,怎么看怎么怪异。

    钟宜彬见他撑着难受,伸手把人抱到怀里,让他枕着自己的胸口看,被窝里的手,不老实地往某个紧实又富有弹力的地方摸去:“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昨天被狗仔拍到了,赵柏会处理的。”楚钦红着脸去捉那只手。

    “屁屁疼不疼?”钟宜彬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好像孩子发现了一件新玩具,总忍不住跟小伙伴谈论。

    楚钦的脸更红了,小声嘟哝:“流氓!”

    “嘿嘿嘿……”钟宜彬傻乎乎地笑,低头亲他的额角。

    这一个月也没有健身,卧床养病本来就体虚,又被折腾一夜,楚钦觉得浑身的骨头都是酥的,没什么力气。错过了早饭。只能直接吃午饭了。

    “出去吃点好吃的吧。”钟宜彬搂着他哄道,想着让楚钦吃点好的有力气。

    “唔,不行,今天咱俩不能一起出去……”楚钦趴在钟宜彬胸口,懒洋洋地把手机放到他脖子上刷。

    钟宜彬老实地用下巴夹住手机给他当支架。

    微博上每天都有无数的消息,楚钦点开一个随意看看,突然瞪大了眼睛。微博上,有一个以八卦著称的营销号,名叫“娱乐圈扒手”的,发了一条微博《劲爆!某著名主持人与老板夜店私会》。配图,正是昨天晚上楚钦扶着钟宜彬上车的照片。

    因为已经说了是“某著名主持人”,结合背影,人们瞬间就猜到是楚钦,无数人圈楚钦向他求证。

    【这年头,男的想上位也能靠潜规则了?】

    【又是一个死基佬!】

    【以前就觉得楚钦上位得太快了,原来是靠卖屁股上的呀!】

    楚钦微微蹙眉,下面的评论不像是路人会说出来的话,口径十分一致,且没有推理的过程,一看就是水军();。然而水军的可怕之处在于,不明所以的路人很容易被这些评论给带偏了。

    飓风的消息已经被赵柏拦下了,这些不入流的网络媒体手中竟然也有资料。一家狗仔偶然拍到不足为奇,好几家狗仔都在同一时间拍到,那就不正常了。

    “怎么了?”钟宜彬看一会儿圣斗士,看一会儿楚钦,见他皱眉就开口问他。

    “不止一家狗仔拍到了我们……”楚钦随口说了一句,把微博关掉,打电话给赵柏,“微博上的消息你看到了吗?”

    “我刚看到……”赵柏的语气有些冷,“这群瘪犊子,前脚要卖给我,后脚就卖给别人了!”

    楚钦叹了口气:“我觉得不是飓风卖的,你先问问吧。”

    挂了电话,楚钦抿着唇沉默了良久。

    “不止一家拍,那就是有人通知了狗仔过来。”钟宜彬抬手摸了摸楚钦的脑袋,语调平静地说。

    楚钦有些惊讶地抬头看他,这家伙,虽然失忆了,对于事件的敏感性却丝毫不减。这是个好现象,复查的时候医生让他观察钟宜彬思考问题会不会变迟钝,现在可以放心了。

    亲了亲他冒出胡茬的下巴,楚钦决定奖励一下聪明的二饼:“中午想吃什么?”

    “吃火锅吧。”钟宜彬早就饿了,看圣斗士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上次吃的大鱼火锅。

    “唔,那我去买菜。”今天有狗仔在下面,叫火锅外卖太扎眼,更重要的是,家里还有两袋火锅底料,再不吃就过期了。

    “我去买。”钟宜彬心疼他腰疼屁屁疼。

    “那可不行!”楚钦立时阻止,开玩笑,底下那群人等的就是钟宜彬。伸个懒腰洗个澡,身体的疲乏得到了缓解,楚钦拿着钱包和手机,雄赳赳气昂昂地去了超市。

    门口的狗仔看到他出来,立时远远地跟上,看到他进了超市,派了一个激灵的跟进去。

    带着口罩和棒球帽,楚钦低调地跨进超市大门,就被几个扛着摄像机、话筒的人拦下了。

    楚钦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要退出去,拿着话筒的姑娘立时拦住他,把带着花哨标签的话筒递过来:“请问你对人们把七夕过成情人节这种事怎么看?”

    愣怔了片刻,楚钦注意到摄像机上顶着一个可笑的“大嘴呱呱呱”牌子,话筒上也是个红色的大嘴巴,缓缓松了口气。这应该是那种在街上随意采访路人的娱乐节目,并不是来挤兑他的媒体,轻咳一声说:“用眼看呗。”

    “你有女朋友吗?”采访的姑娘问出下一个问题。

    “没有。”楚钦老实答道。

    “那你怎么过七夕?”姑娘笑眯眯地问。

    楚钦叹了口气:“七夕那天……应该还在工作……”然后,留给众人一个孤独的背影,寂寞地去买菜了。

    “看来不仅是单身狗,还是加班狗呢。”拿着话筒的姑娘对着镜头同情地说。

    跟进来的狗仔刚好看到这一幕,低着头准备跟进去,被话筒姑娘捉了个正着:“请问你对人们把七夕过成情人节这种事怎么看?”

    狗仔不想接受采访,却被姑娘拉着不许走,转头寻找楚钦的身影,那人已经消失在超市的人潮人海中,顿时一脸的生无可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