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水军
    肥牛卷、毛肚、午餐肉……两个男人吃火锅,基本上不需要什么素菜。楚钦象征性地买了一盒片好的豆腐,算是有个素菜。菜齐了,还得再买点主食,这家超市的手工绿豆面很好吃,楚钦推着车子去面食区。

    卖绿豆面的师傅,正在用大刀切着面。那刀像过去用的铡刀一样,咔嚓咔擦地将压成薄片的面切成丝细。

    “您这切面简直可以去台上表演了。”楚钦让师傅给称两块钱的面,忍不住跟人家攀谈两句。

    “那年头什么生意都不好做,卖面条也得有个后手();。”戴着厨师帽,系着超市员工围裙的切面师傅得意洋洋地说。因为他有切面的手艺,在超市里算技术工种,比其他同事的工资要高两成。

    楚钦笑着笑着,突然愣了一下,后手……

    微博上那个消息他不在意,是因为这种照片根本不能造成什么影响,网民也没那么傻。作为一个以电视媒体为主要生存地的主持人,微博上的这种言论大可以一笑置之。但是,如果是有人要害他,肯定不会这么白痴地就用一个营销号吹吹,这可能只是个开端,肯定还有后手!

    钟宜彬在家里看工作邮件,关于楚钦的事,网络运营部和公关部都发了邮件过来。因为他还在休假,邮件是同时抄给他和李副总两人的。李副总还没有回复,大概觉得这件事并不重要。

    【密切关注此事,查出昨晚是谁通知的狗仔。】

    钟宜彬冷着脸回复了所有人,并抄送给了媒体关系部,要求他们今天晚上下班前答复。

    “我回来了!”楚钦提着菜进门,高高兴兴地喊了一声。他很喜欢这种家里有人等的感觉,以前他们两个,一星期能在这里呆的时间不超过两天,大多数时候钟宜彬陪他吃了晚饭就回钟家。

    钟宜彬放下手中的电脑,赤着脚跑到门厅去接他。

    “哎呀,把拖鞋穿上!”楚钦顺手扔给他一双拖鞋,“说你多少次了。”

    “这木地板又不凉。”钟宜彬嘟哝了一句,还是乖乖穿上了拖鞋,接过楚钦手里的菜和调料。

    楚钦把电磁炉和锅拿出来,又找出了火锅底料和几罐啤酒。钟宜彬把东西搬到餐厅,菜摆好,然后就坐在椅子上,双眼亮晶晶地等着开饭。

    咕嘟咕嘟冒着泡泡的清汤,漂浮着红枣香葱,热气与空调的冷气相遇,变成氤氲的白雾,让人莫名地生出几分幸福感。

    趁着东西没熟,钟宜彬说起了网络上那件事:“我收到邮件了,你经纪人那边打算怎么办?”

    楚钦把牛肉卷丢进锅里,又放了几片豆腐压汤:“那个营销号的事好解决,雇点水军就没事,就怕有什么后招……”

    如果只是一个营销号哗众取宠,大家关注两天就散了。但楚钦隐隐觉得不妥,还是早些下手解决了好。

    “吃完饭我就给做网络营销的哥们儿打电话。”楚钦抬手揉揉钟宜彬的脑袋,示意他不用担心,这种事他遇到的多了,很好解决。说完,牛肉已经漂了起来,可以吃了。

    蘸料是楚钦自己调的,作为半美食节目的主持人,他做菜还是很有一手的。薄薄的牛肉卷烫一烫就熟,捞出来,在香浓的蘸料中滚一圈,几滴辣油沿着肉片滴落。一口吃掉,肉的滚烫鲜香,蘸料的浓郁*,顿时安抚了空空的胃。

    楚钦没有放辣油,吃着麻酱料。

    “你不是喜欢吃辣吗?”钟宜彬好奇地看看他碗里的蘸料。

    “我今天不能吃……”楚钦含糊地说了一声,低头咬了一口热乎乎的午餐肉。

    钟宜彬歪了歪脑袋,发现楚钦的耳朵有些红,福至心灵,拖着凳子做得更近些,伸手摸了摸楚钦的后腰:“是不是因为屁屁疼?”

    “咳咳咳……”楚钦被呛住了。

    钟宜彬赶紧给他拍背。楚钦呛出了眼泪,转头瞪他,带着水光的眼睛没有丝毫的威慑力,反倒换来钟宜彬一个呲牙坏笑。

    这家伙,竟然还在兴奋!楚钦无奈望天,想起来他俩第一次做的时候,这家伙也是这样,还兴致勃勃地查了好多资料();。要清洁,少吃辣,涂抹保养品……

    只是这两年工作压力大,钟宜彬已经很少对这种小细节兴奋了。

    “啊,对啦,我刚查了好多资料,发现还要涂保养品,昨晚给你洗澡的时候没弄,我们吃完饭弄吧?”钟宜彬笑眯眯地给楚钦夹了一颗虾仁,催促他快吃。

    楚钦无奈地摇头,狠狠地咬了一口虾。

    没有吃早饭的两人战斗力惊人,吃掉了三盒牛肉、一盒羊肉、一盒毛肚、一盒午餐肉、两盒虾、一盒豆腐,还有那两块钱的绿豆手工面。

    吃完饭,楚钦摊在躺椅上揉肚子,钟宜彬去收拾碗碟。

    楚钦趁着这会儿,打了个电话出去。

    “呦钦哥,咋想起我来了?”那边传出来一道贱兮兮的声音。

    “当然是有事找你,没事才想不起你呢。”楚钦也换了贱兮兮的调调跟他贫嘴。

    “切,我知道是啥事,就那个‘扒手’的微博是吧?”电话那头的人,原名叫张迟,是盛世的布景做图美工,做图的技术还不错。但盛世会做图的人很多,他的技术不是最好的,赚不到什么钱,在帝都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不起房、娶不到媳妇。偶然被爱操心的楚钦发现,就建议他去做网络营销。

    他开了个微博号,叫“惊天大pp”,主要发些搞笑的p图、拼图。因为算是半个混娱乐圈的,时常能接点明星软推广之类的活,假装是圈内人发的“惊天大秘密”,收入很可观。因为感激楚钦给他出这个主意,一直跟楚钦玩得很好。

    “嗯,其实不管他也没事,但我怕背后的人有后手,还是早解决早安心。”楚钦把自己的想法跟张迟说了说,对方拍胸脯保证没问题,顺手就把方案写出来,给楚钦看。

    楚钦点头同意,当即把钱转了过去,那边也没有推拒。亲兄弟明算账,有来有往才能长久。

    名为“楚钦夜会老板”的话题已经被水军刷到了热门。当天下午,拥有百万粉丝的“惊天大pp”,也发了个带这个话题的微博。

    惊天大pp:#楚钦夜会老板#竟然有人爆料这么惊人的大秘密,我也不能落后,这些大腕也曾夜会老板呢!

    配图是足足的九张图,都是些男明星跟其他男人有身体接触的照片。当红小鲜肉在台上被投资商搂着的照片,影帝跟公司总裁拥抱的照片,男演员跟男导演手拉手的合照,最绝的是,第八张,乃是两个国家领导人在晚上观景时的亲密照片。最后一张,则用了一张嘲讽表情,配了个气泡“妈的智障”。

    这些事,交给张迟本就可以放心了,但楚钦又操心不已地给经纪人打电话,告诉他买水军把张迟那条微博刷上去。放下手机,楚钦算算自己的几项安排,还有什么遗漏,一个娇艳欲滴的苹果出现在眼前。

    之前因为肋骨的伤,不能干活,钟宜彬在打碎了家里五个盘子三个碗之后,成功学会了洗刷餐具。收拾习惯了,吃完饭他就把碗筷、剩菜往锅里一扔,连锅带电磁炉一起端进了厨房。

    洗刷完,还顺道洗了个苹果拿给楚钦。

    楚钦抱着苹果啃了一口,转头看看正熟练地在擦手布上擦爪子的钟宜彬,有点心疼。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为了照顾他学了这么多。自己已经好了,以后家务还是不让他做了吧。

    “宝贝,我们去床上涂药膏吧?”钟宜彬擦完手,蹲到楚钦身边,双手扒着躺椅的扶手,露出半个脑袋,两眼亮晶晶地看着他。

    “……”楚钦默默把心疼又咽了下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