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阴谋
    楚钦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慢慢地喝茶,听着台长啰嗦,并不打岔,只是垂着眼睛看着杯子中的茶叶。卷卷曲曲的碧螺春,在茶水中慢慢舒展。

    这位年近五十的台长,早年是留过洋的,十分喜欢跟人炫耀他的留学经历。那些年代,能出国留学是很厉害的,为了表示自己的留洋身份,办公室里每天泡的都是红茶。西方红茶会放糖,对嗓子不好。楚钦从来不喝,每次过来,秘书都给他泡一杯碧螺春。

    “那我录节目的时候,让他在一边看着吧,我有时间的话会去看他的节目。”楚钦放下茶杯,笑着对台长说。

    张台长是从地方卫视挖过来的,骨子里带着些电视媒体的优越感,并不怎么瞧得上网络媒体。对于网上的事他这么说,楚钦倒是觉得可以接受,但要说让他带陈纪明这种事,就是越界了。

    这里不是娱乐公司而是电视台,楚钦也不是什么中高层,并没有教导后辈的义务。让他做这种事,无非是张台长要卖陈总监人情,就卖到他这里来了。

    张台长噎了一下,等楚钦看陈纪明的节目,黄花菜都凉了。马上就要上一档新的节目,还是楚钦挑大梁,哪有时间去别处晃悠。但这话里又挑不出什么错,只能点头应了:“那辛苦你了。”

    楚钦笑笑不说话,起身离开了台长办公室。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正是上次警察局给开的证明,他还没有交给人事部。照着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是警局的办公电话。“您好,我找小高。”

    高云龙小警官,就是上次给他写证明材料那个。

    “啊,是这样,还有几分资料要警局证明人签字,警局那边……”楚钦语气为难地说着,沉默了两秒钟。

    小警官顿时自己脑补出了楚钦的为难,警局这边上次对他的态度实在不友好,自己也觉得同事们有点过分,便抢着说:“那我出去给你签吧。”

    楚钦的语调立时欢快起来:“啊,太谢谢你了,中午我在渔香园一楼等你,顺道请你吃个便饭();。”渔香园就在警局附近,离电视台有点距离,但也不远。

    “吃饭就不用了……”小高连忙推拒。

    “我就中午吃饭的时候有空,下午还要录节目,你就当陪社区人民吃饭做好事了。”楚钦语调轻松地这么说着,就挂了电话。

    中午十二点,楚钦准时在渔香园饭店一楼出现,坐在最后一个临窗卡座上,冲慌里慌张进来的小警官招手。

    小高怕引起什么麻烦,特意换了便装过来。

    楚钦把菜单递给小高让他选,对方连连摆手,他便笑着拿回来,问了小高的口味,点了四个菜一个汤。这里楚钦常来,同事们受不了台里的盒饭时,就会来这里一起吃个工作餐。都是些家常菜,也不贵,这样才好把正直的小警察约过来。

    “高警官……”楚钦笑得一脸和善,小警察立时阻止,说自己算不得警官,让他叫小高就行,“那行,你应该是刚毕业吧,我比你大几岁……”抬手给对方倒了杯茶。

    “你怎么知道我刚毕业?”小高有些不高兴,所有人一眼都能看出他刚毕业,这让他怀疑自己表现得很不成熟。

    “去年我就听你们局里人念叨,马上就要分来一个刚毕业的了。”楚钦不以为意,继续笑眯眯地跟他聊天,这话果然让小高心情好了些。便又跟他聊起了警校的生活,自己认识一些军艺出身的艺人,说起军校警校的苦来,小高很有兴趣,主动打开了话匣子。

    等菜上来,楚钦便不再说话,招呼他赶紧吃饭。要在人嘴里套话,首先要让对方放松警惕,也就是高兴起来。而套话的最佳时机,是吃饱饭的时候,所以吃饱之前,楚钦是不会乱问的。

    红烧狮子头,干煸鸡翅中,蒜蓉西兰花,凉拌海蜇头,另配一碗清凉解暑的冰糖银耳雪梨汤。都是常见的菜色,吃着也很顺口。冒着太阳执勤一上午的小警官,早就饿了,端着米饭配着狮子头吃得香甜。

    楚钦吃得差不多,停筷会让对方觉得尴尬,就捏着一根鸡翅慢慢啃:“大学的生活虽然苦,但是最轻松了,我就没享受过,大二的时候就开始在盛世做节目了……”

    小高一边吃着,一边听楚钦讲自己的奋斗史,也不长,三言两语将他如何赢得冠军、如何来到盛世、如何为节目奋斗,说了个大概。

    作为职场新人的小警官,听得入迷。

    “我自认待人很好的,但……你也看到了……”楚钦连连叹气,露出个苦笑,似乎对于现在的处境非常困惑又无奈。

    “我就知道,你那同事是乱说的。”听了这位金牌主持人的奋斗史,原本就替他抱不平,听到这话,顿时愤慨不已。

    楚钦不动声色地啃了一口鸡翅。

    一顿饭吃完,楚钦将想知道的东西都问了出来。警局找人调查案件,主要是询问他的人际关系状况以及是否有仇人,某些人就把他和钟宜彬的关系说了出去,还信誓旦旦地说他是被包养的。被警局问话的只有那么几个人,排除一下就知道是谁。

    楚钦站在远处看着电视台的大楼,冷冷地勾唇,在圈里混了七八年,他可不是个站着被欺负的。

    “钦哥,你的西瓜我吃了啊。”回到演播大厅,爱吃水果的小田向他挥了挥手中的西瓜皮。

    “一块都没给我留吗?”楚钦走过去,笑着敲他脑袋,“对了,前两天我不在,警局都叫了谁去问话,你记得吗?”

    小田虽然是个底层场务,但为人踏实肯干,梁老师给了他一个任务,就是记录一号演播厅人员的出勤状况();。

    “叫了梁老师、笑笑姐……哦,那天隔壁的陈纪明也在,还叫了他。”小田把手中瓜皮上剩下的红壤啃掉,认真想了想,把记得的都说了出来,末了还从屁股兜里掏出记考勤的小本,核对了一下。

    楚钦微微地笑,拍了拍小田的肩膀,转身去录节目了。

    盛世娱乐总裁办公室里,媒体关系部的经理有些尴尬地站在桌子前:“电话确实是公用电话,我核实过了,几家杂志社也不知道报料人是谁,那人不要酬金。”

    钟宜彬坐在老板椅上,看着手中的资料,并不理会被罚站着汇报的人。

    媒体关系部的经理悄悄擦了擦汗:“总裁,其实这事也不必太在意,毕竟楚钦是个主持人不是艺人,公众并不在乎这个。宝岛那边的名嘴还公开出柜了呢,照样是最红的主持人……”

    “啪!”钟宜彬把手中的资料扔到桌子上,靠在椅背上抬眼看他,“你还没弄明白问题在哪里。”两指敲了敲桌上的资料,那是从飓风卖照片到微博爆料楚钦被人捅的全部内容。

    经理转了转眼珠,豁然开朗:“您是说,有人在针对楚钦?”

    钟宜彬挑眉,其实他是想说,这事关我的宝贝,再小的事也是大事,没想到这人倒是说出了更有用的话来。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钟宜彬把资料推过去。

    经理拿到手里又细看了一遍,突然说道:“总裁,是不是你其他的情人在报复楚钦?”据媒体里的线人说,给他们打电话的是个年轻的女孩子。

    钟宜彬吓了一跳,立马克制住,才没有从椅子上摔下去:“什么其他的情人?”

    “我,我就是猜测……”经理心虚地说,一时嘴快,把想的东西给说了出来。

    楚钦录制节目,陈纪明果真在一边看得认真,还拿了个小本低头认真记。这一期因为状况比较多,耽搁了时间,录完之后,天都已经黑了。

    “钦哥,晚上有空吗?能不能赏脸吃个饭?”陈纪明热情地邀请楚钦一起吃饭,并且暗示他,台里有领导也会去。

    卸完妆的楚钦,接过热毛巾擦了擦脸,抬头看看陈纪明,温和道:“今天不巧,晚上我约了人,改天吧。”

    陈纪明抿了抿嘴角,没想到楚钦拒绝的这么利索,便笑着跟他一起出门,恰好在电视台大门口遇到了陈总监。

    陈锋笑着招呼:“小楚,一起吃饭吧?”

    原来约的领导就是他爸爸呀!楚钦忍住发白眼的冲动,把推辞的话又说了一遍,陈总监显得有些不高兴。

    “我的面子都不给,那我得看看是哪个大人物约的?”陈锋拉着楚钦说道,话音刚落,一辆酷炫的跑车轰鸣着奔来,精准地刹车,停在了几人的面前。

    自动车门像鸟翅一样升起,穿着西装梳着精英头的钟宜彬走下来,瞥了一眼陈锋拉着楚钦的手。

    “原来是钟总啊!”陈锋有些讪讪。

    楚钦走上前去:“不是让你在大门口等吗?怎么开上来了?”

    “外面下小雨了,怕你淋着。”钟宜彬脸色有些不好,仿佛是受了什么委屈,揽着楚钦上车,就走三步的距离,也忍不住把下巴放到楚钦的肩膀上哼唧了一声。

    没见过这阵仗的陈纪明,觉得眼睛有点疼;而见识过两人以前是怎么相处的陈锋,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