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告状
    “这是怎么了?”回到家里,钟宜彬依旧情绪不高,粘着楚钦不撒手。楚钦拖着背上的大膏药去洗手洗脸,又拖着他进厨房,一边切菜一边问他。

    今天下小雨,没那么热,反而有些湿气。楚钦想着炖个杂烩汤来喝,坐在下雨的窗边喝着热乎乎的汤,一定很舒服。

    钟宜彬把鼻子埋在楚钦的肩膀上,闷声闷气地说,“我以前,是不是,在外面拈花惹草了?”

    楚钦把切好的莲藕、土豆堆到大玻璃碗里,微微侧头,跟肩膀上的大家伙蹭蹭脸,“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来烦你了?”

    听到这种说法,钟宜彬更紧张了,难道他的“其他情人”还会到公司去纠缠吗?“没有,只是……通知狗仔的,是个年轻的女人……”

    虽然后来媒体公关部的经理指天画地地说他是瞎说的,总裁一直是个洁身自好的人,但他觉得不可信();。下属只是看他不高兴,才会这么说的。

    楚钦沉默了片刻,嗤笑一声:“我知道是谁了。”

    “谁?”钟宜彬扒着他的肩膀紧张兮兮地问。

    楚钦不说话,低着头切肉。冻得硬邦邦的五花肉,切成薄片,丢进热锅里,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炼油声。

    “楚钦!”钟宜彬握住他切菜的手,把刀抽走,让他转过来看着自己,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过去真的有难以面对的东西,他也必须知道,不能让楚钦粉饰太平地糊弄过去。

    楚钦看到他泛起痛苦的眼睛,顿时心疼了,提起某些人,他就生气,一时忘记了,这是个失忆的二饼。微微踮起脚,在那紧抿的唇上亲了一口:“傻瓜,你要是敢拈花惹草,我早把你扫地出门了。”

    听了这话,钟宜彬蓦然松了口气,提了一天的心终于放回了肚子里,委委屈屈地撅起嘴:“以后不许吓我。”

    楚钦咧嘴笑,伸手捏他的脸,把撅得高高的小猪嘴捏成了小鸡嘴:“我们二饼长得太帅了,有些人总是不死心。”

    “肉浮惹!”钟小鸡冲油锅抬抬下巴,锅里已经冒出了焦糊味。

    楚钦连忙放开他,去炒肉。钟宜彬就自动自觉地再次贴到了楚钦后背上。楚钦有些无奈,但也由着他贴,把炸得焦黄的油渣捞出来,撒上一点盐,捻起一片递给肩膀上的大脑袋。

    钟宜彬高兴地张嘴,把炸得焦黄的油渣吃掉,顺道舔了一下那修长的指尖:“好香!”有钱人家的孩子,没吃过这种炼猪油剩下的渣渣,觉得很是新鲜。

    “以前我做饭你也喜欢凑过来,就为了吃这个。”楚钦微微地笑,把材料都过油炒一遍,丢进锅里加上水和调料,盖上锅盖小火焖煮,拖着背上的大膏药去客厅休息。

    外面还在淅淅沥沥地下雨,而且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整个城市笼罩在铅灰色的苍穹下,显得孤独又清冷,只有身边温暖的体温,能让人感到安心。

    “究竟是谁?就算是我妈妈,你也该告诉我。”钟宜彬不依不饶地问着,把楚钦的一条腿拉过来,放在自己腿上慢慢捏,录节目一站就是一下午,腿时常会酸疼,有时候还会浮肿。

    “我猜,是周子蒙。”楚钦抿了抿唇,终究把这个名字说了出来。他们去盛世欢歌玩,只有那几个人知道,其余人都在,只有周子蒙提前离开。况且,这种事,她以前也不是没有做过。

    打从第一天见那群人,楚钦就看出来了,周子蒙是喜欢钟宜彬的,对他则充满了敌意。以前他觉得是小女孩的嫉妒心,也没当回事。时候实在有些生气,就跟钟宜彬提起来,这人还不信,觉得是他多心了。久而久之,楚钦就不喜欢在钟宜彬面前说他那群朋友了。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钟宜彬微微蹙眉,因为不记得这些朋友,他从心底里对这些人产生了戒备,也就在第一时间看出了他们对楚钦的不友好。那几个朋友中,周子蒙是对楚钦敌意最重的一个。

    “我只是猜测,你自己去查吧,毕竟她是你的朋友……”楚钦不喜欢当有一天钟宜彬恢复记忆的时候对他产生怨怼,让他自己去看清楚比较好。起身准备去看看锅,却被钟宜彬一把扯进怀里抱住。

    “你不喜欢谁,就直接告诉我,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钟宜彬的声音有些低哑,那些没有记忆的人和事,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

    楚钦愣怔了片刻,缓缓伸手回抱住他,“嗯();。”是自己狭隘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钟宜彬是他的男朋友,就该跟他站在一起,一味地客气,反倒会把人推出去。

    杂烩酸汤煮好了,浓稠的糊汤里面放了炒莲藕、炸土豆、粉条、五花肉、青菜叶,盛出两碗来,滴上几滴香醋,再点一点香油,美味无比。钟宜彬吃得头也不抬,吃完自己跑到厨房把锅端过来,给楚钦也添一碗。

    配着炸得焦黄的馒头片,钟宜彬吃了三碗汤才堪堪放下。吃完,就端着锅和碗开心地洗刷去了。楚钦拿到餐后水果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又忘了阻止他做家务了。

    有了大致方向,就好查了。钟宜彬让人调了盛世欢歌外面的监控,看到周子蒙出了门没有直接坐车,而是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往东边去了。东边两百米左右的地方,就有一个公用电话亭。

    “查查那个微博营销号的操控人,约他出来谈谈。”钟宜彬眯起眼,周子蒙要收拾,这个营销号也不能放过。网络上关于娱乐圈八卦的几个营销号,都是圈内人,基本都在各大娱乐公司的掌控之中。因而从来都只会报道一些边角料,但这个“娱乐圈扒手”却跟盛世没有联系。

    “这个,要找旧浪的高层才能查,要不,您跟那位打个招呼?”金秘书看看面露难色的公关部经理,替他解围道。

    旧浪就是微博的运营公司,钟宜彬有人脉在里面,查人资料这种事,以前都是钟宜彬出面的。但问题是,他现在不记得那个人脉是谁了,踌躇了半晌,只能给自家大哥打电话。

    无所不知的钟嘉彬,竟然连这个都知道。钟宜彬那个朋友,在旧浪也算说得上话,但遇到大事就有点力不从心。

    “我有同学在旧浪高层,你……要不要认识一下?”钟嘉彬似乎有些迟疑。

    “好啊!”钟宜彬欣然答应,多个人脉多条路,自家大哥认识的人,肯定比自己认识的那些靠谱。对于自己的人际关系有了新认知的钟宜彬,对自己的那些人脉持怀疑态度。

    挂了弟弟的电话,钟家大哥还有点愣怔。以前弟弟最烦他介绍人脉,觉得他是在炫耀,现在竟然答应得这么利索。

    “总裁,这是项目预算。”金秘书拿着一摞文件过来给钟宜彬签字,这其中包括那部浊朝宫斗剧的资金,总部把钱批下来了,但非常少,只能按照低成本雷剧的方向拍摄,李副总已经签字同意了。

    钟宜彬看着那份预算表,皱了皱眉,雷剧这种东西,轻易不能拍,一拍就停不下来,整个公司的口碑也会跟着便得廉价,“叫李副总过来一下。”

    “总部不给钱,我们有什么办法?”李副总年近四十,身材适中,带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说出来的话却十分强硬。

    “钱的问题我去跟总部商量,这个预算先等一下。”钟宜彬冷着脸,把预算单驳了回去。

    “演员的档期很紧,您最好快些做决定。”李副总有些不高兴,这是钟宜彬休假的时候他督促着做出来的策划,在他看来,只要能赚钱就行,管那么多做什么。

    这时候前台打来内线电话,“总裁,周小姐来找您,已经上去了。”

    “哪个周小姐?”钟宜彬冷声问道。

    “当然是我!”话音未落,周子蒙就推门进来了,“逛街逛到这里,上来喝杯茶。”

    李副总看到周子蒙,拿起预算单,叹了口气:“总裁有事,我先过去了。”

    事情还没谈完,钟宜彬抬手阻止李副总离开,对着电话里的前台冷声说:“你明天不用来上班了。”说完,咔嚓一下放下电话,示意金秘书把周子蒙清出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