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章 大鱼
    推杯换盏地一顿饭吃完,钟宜彬已经跟卓远达到了互称“远哥”和“二饼”的地步。对于查那个营销号的事,卓远表示包在他身上,但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是他查的。

    卓远自己开了车过来,喝了酒不能开,钟嘉彬表示让司机先把他送回去。卓远摆手拒绝,叫了个代驾过来,跟他们挥手告别。

    恰好虞棠也出来送人,那位黄董自己带的有司机,不必虞棠费心,自顾自地离开了。

    两拨人在停车坪上相遇,钟宜彬看向眸色深沉的虞棠,抬手打了个招呼:“虞总,好巧。”

    虞棠转头看向他:“两位钟总也喝了不少吧,不如来喝杯解酒茶。”

    “那我们就不客气了。”钟嘉彬在弟弟说话之前,率先应了下来。

    钟宜彬愣愣地被哥哥带着又回了大堂,大堂一侧有个茶厅,提供有解酒功效的茶水,按位收费。

    “钟总刻意等着我,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虞棠没有丝毫的醉意,大马金刀地坐在欧式的沙发椅上,淡淡地望着钟嘉彬。

    钟宜彬一愣,他是感觉的今晚吃饭的时间有些略长,但并没看出大哥刻意拖延什么时间……转头看到站在大哥身后的助理,顿时了然,当时这助理是被派出去盯着虞棠那边的动静了吧。

    “我就是一时好奇,虞总怎么会对旧浪的股份感兴趣。”钟嘉彬端起解酒茶抿了一口,苦苦涩涩的并不好喝。盛世本也有收购一点旧浪股份的意向,但太贵了,预计上升空间也不大,就被搁置。

    “呵,你倒是机灵,仅凭我跟黄董见面,就猜出了这么多。”虞棠明明比钟宜彬还要小,说话的口气却比钟嘉彬还要成熟,好似自己才是个前辈一样。

    “没别的意思,只是给虞总提个醒,旧浪的股份裕华也在盯着。”钟嘉彬又喝了口解酒茶,起身告辞。裕华跟盛世正在抢一个项目,如果因为跟虞棠抢股份而耽搁了资金,对盛世来说,再好不过。

    虞棠将杯中的解酒茶一饮而尽,似笑非笑地看着钟嘉彬:“钟总好手段,不过,想要得到好处,总得有点诚意。”

    钟嘉彬离开的脚步顿了一下,转头看向虞棠:“那是自然();。”

    虞棠又给自己倒了杯解酒茶,冲兄弟俩举了举杯:“小钟总不多喝两杯?不怕回去被媳妇嫌弃吗?”

    钟宜彬歪了歪头,觉得这位虞总好有趣,拐回去又倒了一杯。虞棠眯眼,跟他碰杯,两人一起咕嘟咕嘟灌了下去。

    坐在车里,看着虞棠的车离开,钟宜彬好奇:“虞棠他结婚了?”那么年轻,看起来才二十出头的样子,竟然已经有媳妇了吗?

    “没有,”钟嘉彬靠在椅背上,捏了捏眉心,“他有个同居的男朋友,就是星海娱乐的总裁。”

    钟宜彬眼前一亮,竟然也有个男媳妇,怪不得劝他多喝一杯解酒茶,完全是过来人的经验嘛!

    回去的路上又下起了雨,帝都的夏天跟小孩子的脸一样,说变就变。钟宜彬忍不住给楚钦打了个电话:“你到家了吗?外面下雨了。”

    楚钦就跟林笑笑吃顿小龙虾,就算两人吃上三盆,这时候也该吃完了。“我在家呢,你到哪里了?”

    “刚过三环,估计还要半个小时,”钟宜彬看了看前面司机的导航地标,老实说着。

    钟嘉彬看着窗外的雨,听着弟弟黏黏糊糊地打电话。

    “喝了点酒……”

    “唔,没有,没有开车,我坐哥哥的车回去……”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呢,嘿嘿……”

    憨憨傻傻的语调,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钟嘉彬轻哼了一声,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撒娇,失忆之后的弟弟,真是越活越倒回去了。

    正想着,身边的弟弟突然凑过来:“哥……”

    讨好的语气,跟刚才与楚钦说话如出一辙。钟嘉彬转头,就看到弟弟的大脑袋已经快枕到他肩膀上了,抬手把他推开些:“做什么?”

    “那个《后宫淑妃传》,我想拍成制作精良的电视剧,能不能多拨点钱给我?”钟宜彬可怜兮兮地说。

    “……递上来的企划案,那个雷剧的更赚钱。”钟嘉彬还是第一次被弟弟这么看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让他倍感压力,说话都没有以前那么斩钉截铁了。

    “那是他们没做好,我明天就做个完整的带去给你看!”钟宜彬信誓旦旦地说着,伸手拉住哥哥的衣袖,耍赖地扯拽。

    钟嘉彬任由他拽着衣袖,将一身昂贵的定制西装扯皱了,面无表情地说:“明天开会的时候一起带过来。”

    “耶!”钟宜彬欢呼一声,果然冲哥哥撒娇是有用的!恰好这时候已经到了地方,车子停在了楚钦的小区门口,钟宜彬用脑袋在大哥肩膀上撞了一下,“哥,我走了,明天见!”

    楚钦就站在小区门口,手里撑着一把大彩虹伞。彩虹伞很宽,有十六根伞骨,非常结实,就算站在暴风雨里,也不会被吹翻,足够遮住两个人的身形。

    “宝贝!”钟宜彬看到他,立时扑过去。

    楚钦迎上来,赶紧用伞把人遮住,转头冲车里的钟家大哥挥了挥手。

    钟嘉彬见弟弟有人接,便不再多说,示意司机开车。等再也看不到那两人的时候,才慢条斯理地将皱褶的西服拉好,单手握拳,抵在唇边,压住不停上弯、快要咧开的嘴角。

    下雨的天气,最适合睡觉();。兴奋的钟宜彬把窗户打开,让哗啦啦的雨声传进来,也不用开空调,呼吸着带着雨水气息的空气,能睡个好觉。

    楚钦怕他晚上热,把凉席拿出来铺上。竹片做的凉席,让钟宜彬觉得很新鲜,在上面滚了一圈,滚到楚钦身边。

    “嗯,没事,最近挺好的。”楚钦正在跟妈妈通电话,见钟宜彬滚过来,伸手抵住那试图舔他腰窝的大脑袋。

    他家不在帝都,父母在老家住习惯了,不乐意过来,只有逢年过节能回去看看。楚妈妈刚才看新闻,说帝都突降暴雨,连忙打电话问儿子有没有在加班。问了一堆日常生活,话题就忍不住偏到了找对象的问题上。

    “对象啊……”楚钦抿了抿唇,看看眼睛睁得圆圆的钟宜彬,“倒是有一个,就是,比我大两岁。”

    “大两岁怕什么,大点知道疼人呐!”楚妈妈开心不已,自己的蠢儿子,终于会找媳妇了,“过年把人带回家看看呀。”

    “嗯,再说吧。”楚钦含糊地应了一声,又说了几句家常,就挂了电话。

    他出身普通,家里跟娱乐圈没有半毛钱关系。爸爸是个老师,妈妈是个国企职工,后来企业倒闭,自己去做小生意,因为人很泼辣,生意做得还不错。他还没有跟家里坦白过,毕竟爸爸是个传统知识分子,肯定不能接受,只能慢慢来。

    “妈妈让你带我回家呢!”钟宜彬很是兴奋,“我这么帅又有钱,妈妈肯定会喜欢的。”

    “那要先把*切掉,妈妈才喜欢。”楚钦斜瞥他。

    钟宜彬苦了脸,装模作样地认真思考了一下,翻身躺成了大字型:“来吧,为了雅典娜,我可以献出我的*!”

    “你要向雅典娜献出*?”楚钦骑到他身上,伸出指头戳了戳,“你这叫亵渎神明,知道么?”

    钟宜彬被他戳得有了反应,伸手揽住楚钦的腰,把那柔软的臀肉往下按了按:“你就是我的雅典娜呀!女神,可否允许你忠诚的战士,看看你今天的四角裤是什么颜色?”

    “噗哈哈……”楚钦被逗得笑倒在他身上,被伺机而动的家伙咬住了耳朵。

    最终,在竹片凉席之上,神圣的楚·雅典娜·钦,接受了他虔诚信徒钟小鸡,献上的大*。

    第二天早上,钟宜彬早早就起来了,把那版费钱的策划案找出来。在资料夹里,发现了一个文本文档,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了关于这个项目的想法。

    【现在市场上充斥着各种雷剧,但观众并不是傻子,没什么可看的情况下才会去看雷剧。然而只能看一遍,也就是说,那种雷死人不偿命的电视剧,只能红一下,就不会得到二次播放的机会。更何况,现在网络的播放权,也是利润中不可忽视的一块,如果拍雷剧,就必须放弃这一部分的利益,且会使盛世的名声遭到损害。必须拍出精良的电视剧……】

    钟宜彬摸摸下巴,这应该是自己失忆之前,准备的演说稿,旁边还有一个制作好的幻灯片文件。这还是很有用的,之前就忙着看邮件和资料了,没有仔细研究自己电脑中的东西。这样想着,随手点开几个硬盘翻找。

    d盘里是工作资料,e盘里是各种软件,f盘则放了很多图片和视频。好奇地点开一个视频,好像是个校园剧,穿着校服的少年在林荫道上走,突然冲出来一个彪形大汉,捂着嘴把他绑架了。

    咦,竟然是个破案剧?钟宜彬挑眉,再往下看,彪形大汉把少年用绳子捆住双手,然后开始脱他衣服,嘴里嘟嘟囔囔地说着月本国的话。

    楚钦打着哈欠走出来,倒了杯水喝,瞥见了钟宜彬的屏幕,一口水喷了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