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通知
    钟宜彬愣了一下,突然把脸埋到楚钦胸口,使劲蹭了蹭,故意用湾湾腔喊道:“粑粑……”

    “乖。”楚钦得意洋洋地拍拍胸前的大脑袋。

    “粑粑,我饿了,来喂饱我好不好?”钟宜彬说着,隔着衣服咬着某个地方,其中的暗示意味让楚钦羞窘不已。

    “别闹,粑粑没有奶。”楚钦被他咬得痒痒,扭着身子要躲开,却被牢牢箍住腰身,按倒在沙发上。

    “有奶的,只不过不在这里。”钟宜彬舔舔嘴角,扒掉了楚钦粑粑的裤子。

    两人在沙发上吻成一团,最后,钟宜彬成功挤到了“鲜奶”,也把自己的“鲜奶”挤到了楚钦的手中,黏黏糊糊地去洗澡。

    洗完澡一身干爽,楚钦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用脚趾戳了戳钟宜彬光着的脊背:“把衣服穿上试试,看看号合不合适,先别揪吊牌啊,不合适还能去换。”

    钟宜彬听话地去试衣服,五件衬衫,两个西服套装,一条牛仔裤,两条休闲裤,甚至还有一个棒球帽,两条领带,若干内裤……

    果然杜薇说的是对的,那件类亚麻材料的西装,穿在身上特别好看,将钟宜彬修长的双腿、宽阔的肩膀、劲瘦的腰肢完美地展现出来。

    “真好看!”楚钦抱着靠枕,一眨不眨地盯着钟宜彬,这人实在是太帅了,怎么看都看不够。

    钟宜彬听到这话,试衣服试得越发起劲,如果听到楚钦小声惊呼,就忍不住得意地转一圈,让楚钦给拍张照片,特别臭美。

    衣服基本上都合身,只有那条牛仔裤有些紧。楚钦觉得是因为他屁股太翘,钟宜彬却坚持认为是因为他的鸟太大。

    “你最喜欢哪一件?”楚钦把衣服重新叠好,西装挂起来,牛仔裤装进购物袋明天去换。

    “这个。”钟宜彬扯过一条宝蓝色的领带。

    楚钦转头看那条领带,宝蓝色为底,点缀着均匀的暗纹,是挺好看,不过这只是他买西装的时候顺手买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钟宜彬拿着领带,拉住楚钦的双手,快速打了个结。

    楚钦:“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钟宜彬抱着扔到了床上。双手被柔软的领带捆住,压在头顶,某个家伙邪恶地笑着,骑在他身上。

    “竟然让我叫爸爸嗯?一会儿就让你叫爸爸。”

    “唔……”

    被狠狠修理了一顿,楚钦软绵绵地趴在被窝里,一动也不想动。钟宜彬兴致勃勃地给他擦了身体,涂上包养品,美滋滋地把人抱到怀里刷微博。

    平板电脑上登的是楚钦的小号,可以随便刷。

    “对了,你找找《景弘盛世》剧组的官方微博。”楚钦枕在他胳膊上,抬了抬下巴。

    剧组还没有大规模开始宣传,但已经公布了剧照。白衣翩然的乔苏,拿着一根碧玉箫,笑得温柔谦逊();。旁边站着一人,身着黑色绣金龙广袖衮服,头戴嵌黑曜石金龙冠,目光如炬,霸气天成,竟然是影帝慕辰!

    慕辰成为影帝之后,已经不接电视剧了,每年只接一两部电影,没想到竟然会出现在这个剧组中,还是饰演娶了男皇后的那个景元帝。而乔苏,不用说,演的就是那位男皇后。

    这下乐子大了!楚钦忍不住嘿嘿笑。

    “怎么了?”钟宜彬不知道其中渊源,低头问他。

    “你还记得历史课本上的景弘盛世吗?”楚钦仰头问他。

    钟宜彬低头,在那红肿的唇上亲了一口:“记不清了,你给我讲讲吧。”其实他还是大致记得的,就是想听楚钦说会儿话,两人一天都没见了,就这么睡过去多可惜。

    楚钦觉得屁屁有点疼,把一条腿放到钟宜彬的腿上,斜趴在他身上,觉得舒服些了,便开始缓缓讲起这段历史。标准的播音嗓子,讲出来的故事特别好听。

    “景元帝名叫虞锦棠,大虞第三代皇帝,也是历史上最有名的皇帝。在他之前,治理匈奴主要靠和亲,他却不许,亲自带兵去打匈奴,直把匈奴赶到草原深处再也不敢回来。在位期间还实行了很多变革,促成了历史上第一个盛世,史称景弘盛世。”

    清越动人的声音,娓娓道来,将尘封已久的历史画卷,铺展在眼前。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他出名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他娶了一个男人做皇后,且没有纳妃,皇位最后都传给了弟弟。”

    说起这位伟大的帝王,楚钦禁不住有些唏嘘,这样能干的人,三十二岁就死了,也算英年早逝。而他那位男皇后,也在他驾崩的当天拔剑自刎,殉情而去。上学的时候不理解这种感情,等他喜欢上钟宜彬,才明白坚持娶个男人,在那个年代有多不容易。

    钟宜彬听完这个故事,沉默了许久,突然道:“我觉得史书的顺序有些不对。”

    “怎么不对?”楚钦伸手在平板电脑上滑动,翻找剧照看,这剧组请的演员颜值都很高,服装道具也非常精致,看来是没少花钱。

    “景元帝是为了娶那个男人,才努力变成千古一帝的。”钟宜彬认真地说。

    “啊?”楚钦不解地看他,他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钟宜彬笑笑,没再多说,而是转头仔细看这部电视剧的信息,微博上写明,出品方是“星海娱乐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星海娱乐……有点眼熟。钟宜彬微微蹙眉,忽然想起来,这不就是虞棠他男朋友的公司吗?也就是说,当时虞棠跟他提起的,大鱼投资拍摄的关于虞朝的电视剧,就是这个《景弘盛世》。

    “这部剧肯定能火的,要是我们能播就好了。”楚钦爱不释手地看着剧照,他真的很喜欢这本书,也很喜欢这两个历史人物。如果能让剧组的人上自己的节目,那就太圆满了,就这一会儿,他就已经想好了这个剧组到大杂烩要怎么玩。

    现在卖腐的剧都好卖,况且这个剧本来就是天然腐,在节目里,就可以尽情地玩这个梗,让慕辰和乔苏做出各种暧昧的小互动,观众一定尖叫连连。而慕辰那张憋着不能生气的脸,一定很好玩。

    钟宜彬亲了亲他的额头:“你喜欢,我就把它买下来。”

    “别呀,这话听着像要烽火戏诸侯一样。”楚钦赶紧摆手,电视台每一季要播的电视剧都是提前定好的,盛世tv很少购买电视剧播放权,是因为盛世娱乐自己拍的电视剧都播不完,根本没有档期留给别的电视剧。

    钟宜彬笑了笑,没说话();。

    第二天到公司,钟宜彬就过问了电视剧的问题。星海娱乐确实发了样片过来,这是例行的规矩,有新电视剧在制作的时候,都会发样片给各电视台,让他们提前选定。

    这部《景弘盛世》确实拍得好,已经被盛世tv列在了备选名单里,但因为档期的问题,又被搁置了,就没有拿到钟宜彬面前来。

    钟宜彬看了样片,沉吟片刻:“下一季的黄金档是什么剧?”

    “是青春偶像剧《一起去摘油菜花》。”负责人看着播放计划表说道。

    钟宜彬抽了抽嘴角:“什么鬼东西,哪里出的?”

    “我们自己出的……”负责人擦了擦额头的汗。这是企划部的人出的馊主意,当时别的台出了个《一起去看暴风雨》,是仿照湾湾那边的经典偶像剧《流星暴风雨》拍的。为了蹭热度,就出了这么一部《一起去摘油菜花》。

    “档期空出来,把首播权卖出去。”钟宜彬听着这名字都觉得牙疼。

    “那黄金档要播什么?”卖出去倒是好办,这个剧已经宣传了一段时间,应该有不少台愿意买,但要是换上来的剧没有这个收视率高,那可就丢人了。

    当然是《景弘盛世》,钟宜彬这么想着,却没有说出来。大哥说,作为一个领导者,即便你已经有了成熟的想法,在确定实施之前也不要说,给自己留个余地。

    调出企划部转过来的样片,点击播放。伴随着一阵恢弘大气的音乐,屏幕如同滴水入湖,一圈一圈漾开涟漪。

    “皇上,前行五十里,便是匈奴王庭!”穿着铠甲的将军,脸上带着血污,大漠的狂风卷起黄沙,吹拂过身后的百战之师。将士们沉默地扛着长矛,整齐划一地向前走,背景音乐,是苍凉的大漠民谣。

    穿着黄金铠甲的慕辰,骑在高头大马之上,眺望远方,形状好看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杀进去,一个不留。”

    匈奴的皇族,折磨死了景元帝和亲的妹妹,他要他们血债血偿。

    战火,狼烟,滚滚黄沙,厮杀声震耳欲聋。将千年前的战场,清晰再现。

    ……

    “这制作真精致!”还没走的黄金档负责人,不知何时把脑袋伸到了屏幕旁边,看得津津有味。

    钟宜彬啪地一声合上电脑,面无表情地瞪他一眼。

    负责人干笑两声,转身溜了。如果总裁是要买这样的电视剧,风险应该不大吧……应该。

    钟宜彬看了看邮件里星海娱乐的联系方式,顿了一下,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虞棠。“上次你说的那个古装剧,还卖吗?”

    他买这个版权,并不仅仅是为了哄楚钦高兴,也是为了,交虞棠这个朋友。

    《景弘盛世》虽然制作精良,名气也很大,但里面的某些东西太敏感,很多电视台想买有不敢买,拖拖拉拉到现在,只有国家台谈拢了。但国家台向来是不讲理的,给的钱很少不说,还不保证能持续播放。也就是说,播放到一半,也有随时下架的风险。

    虞棠正在为找电视台的事烦恼,就接到了钟宜彬的电话。

    两个小时之后,钟宜彬出现在了大鱼集体总部所在的银鱼大厦中。

    因为虞棠上午还在开会,就约了钟宜彬中午一起吃饭。银鱼大厦二层有个高级餐厅,是大鱼集团自己开的,基本算作总裁和高层的食堂();。

    “怎么突然对这个剧感兴趣了?”虽然急着帮老婆卖电视剧,虞棠依旧可以保持不徐不疾的态度。

    “昨天听我媳妇说起来的,乔苏到他那里演节目,给他看了个剧照,就迷上了。”钟宜彬语气无奈地说,脸上的表情却一点也不无奈,分明乐在其中。

    虞棠挑了挑眉,“要买也该去找我媳妇买,为什么找我?”

    钟宜彬撇嘴,真是个一点亏都不吃的人:“我去找宋总,你该不高兴了。”

    这句话成功搔到了虞总的痒处,两人碰了个杯,相视一笑。一个想卖,一个想买,这生意很好谈。因为不是首播权,要便宜很多,虞棠也明白,这人肯在这个时候买,也是为了给他帮忙,交个朋友,索性给了个优惠价。

    两人还没怎么喝酒,就把事情谈妥了,便聊起了别的。

    “旧浪的股份,并不是大鱼资本喜欢的类型,”虞棠晃了晃手中的酒,“我买它,也不是要靠它赚钱。”

    “那是为了什么?”钟宜彬好奇不已。

    虞棠笑着看了看他,轻抿了口酒:“你去找你哥,把他先前答应我的那件事要过来你做,我就告诉你。”

    钟家大哥答应虞棠的,就是跟大鱼联合,坑裕华一笔的事。因为裕华也想买旧浪的股份,又要跟盛世竞争一块地皮。

    钟宜彬没说行,也没说不行,笑着跟他碰了个杯:“我去试试。”

    “等你的好消息。”虞棠垂目把杯中酒饮尽。

    两个老板初步谈拢,接下来的合同和流程问题,交给手下去做便是。钟宜彬离开银鱼大厦,开车回公司,刚走到一半,接到了楚钦的电话。

    “你在哪儿?”楚钦的声音有些着急。

    钟宜彬心中一紧:“我在二环上,怎么了?”

    “下午,有事吗?”楚钦有些犹豫。

    “没事,有事也没你重要。”钟宜彬催着他赶紧说。

    楚钦抿了抿唇,看看手中的通知单:“检方要求我下午去看证物和犯罪嫌疑人,你能不能……跟我一起……”

    说来有些丢人,上午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楚钦是有些害怕的。想起那个逼仄的旧仓库,满口黄牙的绑架犯,还有那个永远跑不到头的玉米地,他就忍不住发抖。

    “当然,等着,我去接你。”钟宜彬二话不说掉头去了盛世tv,在电视台大门口,找到了孤零零站在路边的楚钦。

    “怎么站在太阳地里!”钟宜彬赶紧把人拉上车,摸摸他晒红的脸。

    “刚出来一会儿,”楚钦舒服地在他微凉的手心蹭了蹭脸,随即有些低落地说,“其实我自己去也可以去的……”只是一听到钟宜彬的声音,就忍不住软弱了一下。

    “傻瓜,我也是受害者,他们也通知我了呢!”钟宜彬晃了晃手机。

    听到这话,楚钦脸上顿时露出笑来,慢慢握住了摸在脸上的那只手。

    两人到检察院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宾利也开了过来。穿着黑色短袖的保镖下车开门,熟悉的高级定制皮鞋落地,走出了面无表情的钟家大哥。

    “哥?你怎么来了?”钟宜彬看到大哥出现在这里,微微皱起眉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