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扑朔
    楚钦今天受了点刺激,现在说到“强|暴”二字的时候,还忍不住发抖,急需一场酣畅淋漓的亲热,让他忘记这件事,

    “啥?”钟宜彬身体僵硬了一下,有点蒙。

    屋子里安静了一秒钟,楚钦干咳一声,这个游戏他俩以前玩过,但钟宜彬显然已经忘了,气氛顿时很尴尬。

    钟宜彬翻身坐起来,看着楚钦瞬间红透了的耳朵,突然福至心灵,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地问:“强……暴……怎,怎么弄?”

    “就……就是……”楚钦被问得手脚无措,面对这么一双清澈的眼睛,讲解这种羞耻的游戏,实在是难为情,“哎呀,我瞎说的,不玩了!”

    楚钦把脸埋进枕头里,没脸见人了。

    钟宜彬歪头看看他,转身走了出去。

    听到远去的脚步声,楚钦松了口气,面对着失忆的恋人,真是压力好大,一时嘴快想玩个刺激的,却有一种教坏小孩子的错觉。搞得自己真的像个公狐狸精一样,丢死人了。

    “钦钦,你过来一下!”钟宜彬的声音从客厅传过来,似乎有些着急。

    楚钦蹭地一下爬起来,穿上拖鞋往客厅跑,刚跑到拐角处,一个黑影突然从身后窜出来,一把将他抱住,手里还拿了个毛巾,捂住他的嘴。

    “唔!”楚钦吓了一跳,剧烈地挣扎,奈何身后的人力气很大,轻易把他制服。

    “老实点!”低沉悦耳的声音,带着几分故意装出来的凶狠,不是钟宜彬是谁?

    这下是楚钦蒙了,傻愣愣地被钟宜彬用绳子捆了手脚,扛着进了卧室,咚地一声摔到床上。

    “哼哼哼!别怕,蜀黍疼你,嗯?”钟宜彬脸上竟然还绑了个布条,黑色的布条只有五厘米宽,就遮住个鼻梁,别的什么也没遮住,就是看起来有点邪恶。

    楚钦手脚都被绑住,只能像个蚕宝宝一样拱动几下。

    “哼哼哼……”钟宜彬邪恶地笑着,在那圆润的屁屁上拍了一巴掌,“老实点就能少吃点苦,不然,有你受的。”

    这话听起来邪恶,却让楚钦的身体止不住地起了反应,红着脸没什么底气地说:“不……不要……”

    钟宜彬不理他,做出一副变态大叔的猥琐表情,扑上去亲他();。

    屋里顿时充满了各种羞耻的台词:

    “叫啊,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呜呜……”

    “把老子伺候好了,就考虑放了你,老实点,小婊砸!”

    这游戏果真玩得酣畅淋漓,楚钦最后真的哭了出来,红着眼求饶,然而某人因为记忆中第一次玩这个,兴奋得不得了。楚钦倒是成功克服了对这两个字的心理阴影,因为实在累得没有时间思考阴影了,等身上的人停下来,喘平了呼吸就瞬间睡了过去。

    钟嘉彬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钟母自己坐在客厅里,看着八点档肥皂剧。

    “给你一百万,马上离开我的儿子!”电视剧里的豪门婆婆,把一张支票甩到女主脸上。

    “阿姨,我不要钱,就算你给我一千万,也买不来我的爱情!爱情是无价的!”女主一脸悲愤地撕了支票,转身就走。

    “回来了?”钟母瞥了一眼长子,又继续沉浸在肥皂剧的世界里。

    “啾——”电视画面突然变成一道光束,在漆黑的屏幕上闪现,然后消失不见。

    “你做什么!”钟母正看到要紧时刻,恼怒地瞪着手拿遥控器的大儿子。

    钟嘉彬把手中的文件放到茶几上,推给母亲,面色冷肃地说:“妈妈,您看看这个。”说罢,缓缓抬手,正在干活的女佣立时离开了客厅。

    钟母拿起那份文件夹,又拿了桌上的复古长柄老花镜,架在眼睛上不紧不慢地看,看着看着,越看眉头皱得越深。

    “指使绑匪的人,要求绑匪强|暴他,检方认为是想要楚钦身败名裂,但我认为,这是要宜彬厌恶他。”钟嘉彬说话的时候,自始至终盯着母亲的表情。

    “你看我做什么?我可没有找人强|暴他,我又不是变态!”钟母这才回过味来,惊讶地看着大儿子。自己再怎么讨厌楚钦,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来。

    钟家大哥缓缓把唇抿成一条直线,静静地看了母亲一会儿:“您没有参与就好,不然,以后怎么面对宜彬……”说完这句话,拿起那份文件就起身上楼。

    大儿子走后,钟母坐在原地愣怔了半晌,突然有些心慌,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蒙蒙,你跟我说实话,楚钦被绑架那天,你在做什么?”

    那边沉默了一下,传来周子蒙的声音:“伯母,您别胡思乱想,那天我们也没等到楚钦,不信您去问武万他们。”

    钟嘉彬站在楼上,看着母亲打电话,眸色深沉。

    有关幕后指使人的关键证物缺失,只能先审理绑架的问题。光头听说找出幕后指使的人,可以轻判他们,把知道的消息都说了出来,但对方是什么人他却不知道,给定金也是现金,还不是主谋的人给的。只有那个手机上,记录着与幕后人联络的手机号码。

    楚钦在休息的间隙,盯着手机发呆,手机屏幕显示的,是那张证据确认函。

    “看什么呢?”林笑笑喝着水凑过来,看到了手机上的照片,“这是啥?”

    某些证据有些见不得人,楚钦锁上屏幕:“证据确认函,机密文件。”

    “切,什么机密,有些证据还是我交给警察的呢。”林笑笑不屑地撇嘴。

    “你交什么了?”楚钦笑着问();。

    林笑笑邀功一般地说起来,那天楚钦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昏迷,她就帮着警察把楚钦的外套之类的脱掉,“你那件染血的衣服,蹭脏的裤子,还有个破手机……”

    “等等!”楚钦脸上的笑瞬间消失,一把抓住林笑笑的手,“什么手机?”

    “是个老式的手机,脏兮兮的,警察说是证物,要拿走,我瞧着不是你的手机,就给他们了。”林笑笑神经大条地说。

    楚钦呼吸一滞,自己当时太紧张,记不清手机是丢在了玉米地还是拿在手里。现在看来,他手里是一直攥着那个手机的,警方也拿到了,那么,现在手机在哪里?

    钟嘉彬接到楚钦的电话之后,沉默了片刻:“我知道了。”刚挂了电话,钟宜彬就推门进来。

    “哥,楚钦给你打电话没?”钟宜彬奔到总裁桌前,端起哥哥的茶咕嘟咕嘟给喝了。

    “刚打过来,这事不简单,有人插手,”钟嘉彬抿唇,“我来想办法。”

    钟宜彬叹了口气,虽然自己很想帮忙,但失忆了,什么人脉都不记得,况且就算记得,也肯定没有哥哥认识的人有用:“哥,给我两个保镖吧。”

    在找到主使者之前,楚钦都是不安全的,他不能时时刻刻在楚钦身边,得有人看顾着他。钟家大哥无奈,只能拨给他两个。

    “还有,裕华跟大鱼那个事,交给我吧。”钟宜彬很想知道虞棠收购旧浪的目的,肯定不是为了钱,总觉得是个对他也很有用的事。

    钟嘉彬对于弟弟肯做事非常欣慰,“这件事不好操控,你有什么不明白的随时问我。”说完,就把手边一套资料扔给他,那是跟裕华竞争的地皮资料和裕华的财务分析,底下有一份旧浪的股权分析以及大鱼的部分资料。

    然后,一个长着路人脸、穿着西装的男青年走了进来。

    “我把陆秘书派给你,这个项目是他在跟进。”钟家大哥介绍这位其貌不扬的秘书,名叫陆鹏。

    “好啊。”钟宜彬正缺个靠谱的秘书,金秘书虽然贴心,但之前会议上放小电影的事,足以看出这人做事不够缜密,让他有些不放心。

    带着陆秘书和大哥的授权书去见虞棠,虞棠颇有兴味地看了看他:“你最近很有干劲啊。”他跟人合作,定然先把对手查个底儿掉,钟宜彬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

    “是呀,”钟宜彬笑了笑,“有了想要守护的人之后,就会忍不住想要变强。”这话说出来,豪情万丈,仿佛背景都带着热血动漫的音效。

    陆秘书站在一边,抽了抽嘴角。

    虞棠竟然没觉得有什么怪的,还颇为赞同地点点头:“知道我为什么收购旧浪吗?”

    “肯定不是为了钱,是为了宋总?”钟宜彬猜测,宋总就是星海娱乐的总裁宋箫,也就是虞棠的男朋友。

    “是,也不是,”虞棠抿了一口红酒,“我要控制舆论。”

    他要在全国面前宣布结婚的消息,还不许别人说他媳妇一句不好,就必须控制舆论。

    “知道为什么魏晋的时候南风盛行吗?就是因为文人控制了舆论,让百姓觉得,这是一件高雅的事。”虞棠缓缓地笑,而他要做的,就是让人们觉得,他跟宋箫在一起,是最合适不过的,但凡反对的、说不好的都是异端!

    钟宜彬缓缓瞪大了眼睛,竟然还能这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