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竞拍
    以前钟宜彬想的是,为了楚钦的事业,他俩的关系说什么也不能让公众知道。从没想过要在全国人民面前出柜,这位虞总还真有魄力。

    这样新奇的想法,让钟宜彬心脏砰砰直跳,如果能够控制舆论,让全国人都知道楚钦是他一个人的,还不敢说一句不好,那实在是太爽了。

    “我也参一股。”钟宜彬眼睛发亮。

    虞棠笑笑,跟他碰杯:“欢迎。”

    钟嘉彬找人去查那个手机的下落,既然林笑笑把手机交给了警方,这个证物就不可能丢。让上一级机关施压,一级一级督促下去,发现线索是在区警署那里断掉的。当时来医院取证物的,正是警署的人,其他证物在警局那里保存之后又移交,那两件衣服和手机是警署直接取的。

    现在警署的人拒不承认见过这个手机。检方派人跟楚钦一起来警署寻找证物,查遍了交接资料,偏偏没有这个手机。

    警署的人一脸冷漠,一副楚钦要栽赃陷害他们的样子。

    这件事,是有人插手了,就是不知道,背后的人有多大的能耐,竟然能扣押证据,拒不承认。而先前在林笑笑手中接过证据的那两个警官,也坚称没有见过什么手机。

    “当时我们只取了两件外套过来,并没有其他的东西。”其中一个姓郝的警官大声说道,口气异常地笃定,跟他一起的路警官也跟着点头。

    郝警官长得膀大腰圆,路警官则有些瘦小,两人对楚钦的纠缠非常不耐。

    “刑事案件的证据,非常重要,我相信两位,不会拿自己的前途和名誉开玩笑。”楚钦一脸温和地对两人说。

    郝警官冷哼一声,转身离开,那位路警官眼神则有些飘忽,匆匆转身跟着走了。警署的警司态度一直很好,检方和楚钦想要看什么,都给看,想要问什么话也都好好回答。

    所有人的口径出奇一致,楚钦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林笑笑记错了。检方的人脸色也不好看,浪费一上午,什么也没查出来。

    “楚先生,我们理解你急于抓住犯罪分子的心情,调查案件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我们会好好完成的,您作为受害人,只需要等待消息就好,有什么问题及时告诉我们。”检方的工作人员皱着眉头,在他看来,楚钦完全是瞎操心。

    楚钦向工作人员表达歉意,这的确是自己的毛病,总忍不住操心。不能亲自盯着每个环节,总觉得会出错。

    警署的人也在旁边站着,露出不屑的表情。他们都有着多年的办案经验,楚钦的那些担心在他们看来完全是笑话。流程这么严格,怎么可能出现到手的证物丢失的情况。

    楚钦抿了抿唇,转身回了台里();。

    “怎么可能!我还拍了照呢!”听了那边的情况,林笑笑顿时跳起来,拿出手机,把当时拍的照片给他看。当时觉得那两个警察来得有些突兀,林笑笑便偷偷拍了张照片。

    幸好她拍了照片,不然她也要怀疑是自己记忆混乱了。

    楚钦很是惊讶,如此粗神经的林笑笑,竟然也有细心的时候。如果照片里拍到两个警察接过手机的场景,那就是铁证,他们想抵赖都不行。

    然而,让人失望的是,林笑笑并没有拍下清晰完整的证物交接。一共三张照片,一张里面是一只手拿着那个手机,手显然不是楚钦的手,应该是某个警官的;第二张是两个警官离开病房时的背影;第三张就更没用,还因为手晃动而花了,只拍到郝警官的半张脸。

    楚钦沉默了片刻,突然眼前一亮。

    当天下午,楚钦带着林笑笑、钱粮,并一个摄像师,两个钟宜彬给的保镖,再次来到了警署。

    “您好,我们是盛世tv的记者,有些问题想要采访一下。”楚钦拿着话筒,露出职业的微笑。

    众人看到是楚钦,就开始头疼,警卫本想把他们轰出去,但看到闪着灯的摄像机,又有些犹豫。

    “这里是警署,不能拍摄。”警卫上前试图捂住镜头盖。

    “这是我们台里的法制栏目组,关于我的案子,准备做个专访,实在抱歉打扰你们,”钱粮笑着说,“如果不能进去,能不能请郝警官、路警官和警司出来一下?”

    钱粮是法制栏目的主播,他本是国家台出身,做这个驾轻就熟,这档午间栏目就一直由他在做。偶尔,他也会客串一下外景记者,自己来采访。

    盛世的法制栏目一直很受欢迎,但对于公务机关来说,是最怕他们的。他们无孔不入,总能把你掀个底儿掉。但凡被他们问出什么问题的,负责人的乌纱帽肯定不保。

    警司慌慌张张地出来了,笑着接待他们:“有什么问题吗?”

    “是这样,关于楚钦的案子,因为观众很好奇,我们就想做个专题,等案件结束的时候播出去。”钱粮笑得一脸正派。

    “有几个问题想要询问,”林笑笑手中拿着一张做成板子的照片,正是他拍下的郝警官的手和手机,“当时我在医院里交给两个警官的这部手机,为什么没有出现在证据列表里?”

    说着,楚钦拿出一张a4纸,上面印着那份证据确认函:“这是检方的证据确认函,我确定那里面没有这个手机,但我的同事在我昏迷的时候,拍下了将证据手机交给警署两位警官的照片,这只是其中一张。”

    警司顿时慌了神,额上冒出一层冷汗:“竟然有这种情况,我马上让人调查清楚,可否把那张照片留给我。”

    林笑笑把那个照片板交给警司,那两个警官面色发白,当时他们没有注意到林笑笑拍照的状况,更何况当时他们是真的正大光明去取证,并不在乎别人拍照与否……

    丢下这个重磅炸弹之后,三人装模作样地询问了一番状况,约好过几天再来采访案情进展之后,就奕奕然离开了。

    没过多久,警署向检方递交了封存在真空袋中的老式手机,并写明,是郝警官和路警官不小心弄丢了,为了防止被处罚而隐瞒不报。后来在办公室的桌缝里找到,立即上交。已经对两人进行了处罚。

    关键证物找到,各方开始紧锣密鼓地继续查案,某些躲在暗处的人,顿时慌了。

    钟嘉彬拿着手中的一份消息,深深皱起眉头();。

    因为虞棠放风出去,要收购旧浪的股份,股价隐隐有了上涨的趋势。裕华早就定好了要购买旧浪的股份,看着趋势,赶紧敲定下来要买。

    裕华购买旧浪,是为了在国际市场上操控赚钱,他们要买,就要买到控制权;而虞棠买的比例太多,他们两家是不能共存的。

    虞棠跟裕华抢这部分,不停往上加价。旧浪高层乐开了花,两方都接触,作壁上观看他们鹬蚌相争。但在裕华出价到一个高度的时候,虞棠突然不买了。

    “这东西对我可有可无,这么贵的价钱不划算。”虞棠突然甩手不要了,弄得裕华和旧浪都有点蒙。

    已经到这个地步,裕华只能咬牙交付了先期定金。

    这时候,盛世想要的那块地皮也要开始拍卖了。

    那块地皮是二环内的珍稀地皮,非常贵,不过位置真的太好。一旦拍下来,不管做住宅还是商业建筑,都能狠赚一笔。

    不少大财团都盯着这个,最有实力拿下的就是盛世和裕华。盛世在地产方面一直是帝都的佼佼者,裕华也毫不逊色,两者一直是水火不容的竞争关系。

    竞拍那天,钟宜彬亲自带着人到现场,盯着竞拍。裕华犹豫购买旧浪,资金有些不足,竞拍的时候就有些没底气。

    裕华集团,也是个家族企业,这家人姓华。今天过来现场的,是华家下一代继承人,华家星。

    华家星年纪跟钟家大哥差不多,转头看到来人是钟宜彬,忍不住微微皱眉:“怎么,你大哥不敢来,派了你来吗?”

    钟宜彬笑笑:“我哥说,这种小事,不用他亲自来。”

    华家星被噎了一下,抿唇冷笑。

    竞拍开始,价格一路飙升,飙到最后,就只剩下盛世和裕华还在坚持。

    钟宜彬抬手,示意秘书举牌。

    “总裁,已经超过我们的预算了,地皮的钱在竞拍到一个月内必须付清,我们资金还有一部分在旧浪压着,不能再高了。”裕华的秘书紧张地抹汗,拿着数据分析在华家星的面前劝说。

    “没钱就不要拍了,别为了买地把裤子当了。”钟宜彬翘着二郎腿,贱兮兮地冲华家星抬抬下巴。

    钟家二少说话忒气人!华家星咬牙,再次跟价。

    “总裁!”秘书忍不住哀嚎,这个价钱已经超过了预估,这样一来,如果不把旧浪刚到手的股份抛售,他们还真要当裤子了!

    “53.8亿第一次!”台上拍卖师惯例喊价。

    华家星微微抬起下巴,等着钟宜彬加价。

    “53.8亿第二次!”拍卖师提高了嗓门,这个价钱并没有预期中的那么高,不由得抬眼看向钟家二少,这块地钟家是势在必得的,怎么不竞价了?

    华家星转头看向钟宜彬:“怎么,你哥哥没给你那么多钱吗?”眼中尽是嘲讽。

    钟宜彬好似没听到一般,掏掏耳朵,给楚钦发了条微信。【宝贝儿,下班想吃什么?】

    “53.8亿第三次,成交!”拍卖师不甘心地砸下了成交锤,“恭喜裕华集团!”

    华家星顿时蒙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