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义绝
    这个项目,裕华对于拿下来的预估,在60亿左右,超过这个数目,就不能做,容易赔钱。这次收了旧浪的项目,本来对于这块地已经准备放弃,只是来碰碰运气。如果撞大运能在45亿以下拿到,找其他金融集团拆借一下就行。但如果超过50亿,就不能要。

    现在,刚好卡在53.8亿这个地方。这个价钱不算便宜,但如果拿下就能赚大钱。华家星一时间陷入了无比纠结之中。

    “恭喜。”钟宜彬笑着过去跟华家少爷握手。

    华家星抬眼看他:“你怎么突然收手了?”

    “哎呀,我媳妇突然发了个微信过来,就低头回句话的功夫,锤子已经落下来了,”钟宜彬一脸肉疼的样子,“回去我哥肯定要打死我了。”

    华家星可不信他这套说辞,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个价钱拿下来,可有得赚。”

    “听说裕华正在收购旧浪呢,不知道资金够不够?”钟宜彬笑眯眯地凑近,用只有两人能挺清楚的声音说,“如果当了裤子还买不起,记得告诉我一声,我很乐意接手。”

    拍卖地皮的规矩,如果一个月内不能付清款项,项目自动转交给竞价第二高的企业。也就是说,如果这53.8亿交不出来,盛世就可以用最后一次喊出的51.8亿得到这个项目。

    华家星眯起眼,顿时明白钟家兄弟在打什么主意。如果一直竞价下去,盛世就算得到了项目也赚不了多少钱,他们知道裕华在旧浪项目上耽搁了资金,出不起这个价。于是,就假惺惺地让给他,等他付不出钱的时候跳出来捡现成的。

    当真是好算计!

    回到裕华总部,华家星敲响了董事长办公室的大门。

    “告诉他,再查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华家的当家人,华家星的父亲——华中原,正在跟人打电话,口气也不怎么好。说完,挂了电话,眉目间还带着怒气。

    “还是为了罗源的事吗?”华家星走过去,坐到父亲对面。

    “这小子,捅下这么大的篓子!现在压不住了,叫我怎么收场?”华中原气得摔了手中的金笔,捂着胸口喘气。

    华家星赶紧在抽屉里掏了个药瓶子来,给父亲吃了一粒救心丸。华中原有一儿一女,华家星是老来子,大姐比他大很多,儿子已经二十多岁了,名叫罗源。

    华小姐年轻的时候,一意孤行要嫁给一个唱歌的,华中原生气了,就把家族企业的管理权传给了小儿子,只给女儿一部分资产和股份();。

    “他有父有母,您何苦操这份闲心。”华家星垂眼,遮住眼中的不耐。对那个外甥,他真是一点都看上。

    “哎,不说他了,今天的竞拍怎么样?”华中原喝了口水,顺了顺气问道。

    华家星把情况说了一遍,末了想起钟宜彬那张着嘴等馅饼吃的嘴脸就来气:“爸,这个价钱拿下来,稳赚不赔,这么放弃太可惜了。”

    现在帝都的地产业正兴旺,这种黄金地段,买下来盖成什么东西都好卖,基本上没有风险。

    “但是现在资金不足,去哪里挪这部分空缺?”华中原也有些犹豫,这块地他真的很想要,原本计划着先买地,等地到手了立时抵出去,资金就回笼了,再去买旧浪两不耽误。

    可谁知虞家那小子横插一脚,搅和得他不得不提前入手,现在弄得地也耽搁了。原本能在别的项目再调一部分资金来,现在却是没法。

    华家一时陷入两难的境地。

    钟家也不太平,钟嘉彬黑着脸回到家,把一份文件放到钟母面前。

    “妈妈,关键证物找到了,您能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绑匪的手机里有您的短信吗?”钟嘉彬今天得到消息的时候,简直眼前一黑。

    那部手机,是有人花钱想要毁掉的。警署的人收了钱,却只敢扣下来,没敢毁掉也没敢动。毕竟这是个大案,万一闹出去,耽搁证据可能会丢工作,但毁灭证据就要坐牢了。

    手机保存完好,是刚到警署就封存起来的,没有任何人动过。检方直接接手了这部分证物,将里面的联系人、通话记录、短息记录统统写在了证物资料中。

    钟母拿起那份文件,仔细看了看,脸色渐渐发白。证据栏中,第一条就是短信记录。

    【宜彬已经在路上,你们可以去了。】

    这条的意思很明白,钟宜彬不会去接楚钦下班了,现在楚钦是一个人,你们可以去绑架他了!

    “怎么可能?你确定这是绑匪的手机?不是周家保镖的手机吗?”钟母有些慌张。

    这话一出,钟嘉彬脸色骤变,一瞬不瞬地盯着母亲:“这跟周家又有什么关系?”

    钟母心慌意乱,把那天发生的事,竹筒倒豆子地告诉了大儿子。

    那时候,钟宜彬刚跟家里坦白。钟父气得要把他赶出家门,追问他对方是谁。钟宜彬却死活不肯说,只说等他们同意了,再把人领家里来,怕他们吓到人家。

    钟母气得哭了两天,恰好周子蒙来看她。周子蒙告诉她,钟宜彬跟家里出柜的那个对象,就是楚钦。楚钦为了在台里混得更好,才勾搭上了钟宜彬,把他教坏了,开始喜欢男人。他们几个作为钟宜彬的朋友,想去单独劝劝楚钦,但又不好把钟宜彬支开。

    “所以那天爸爸回来,你才早早地催着宜彬回家?”钟嘉彬揉了揉眉心,“那这条短信是怎么回事?”

    “那个……周子蒙说,这是她家保镖的手机,让我发到这上面。”钟母嗫嚅道。其实她隐隐知道,周子蒙他们一群年轻人,可能是想吓唬一下楚钦。钟母正在气头上,也就顺势帮他们一把……

    钟嘉彬抿紧了唇,半晌才缓缓道:“妈妈,您要做好准备。现在宜彬只记得楚钦一个人,如果他知道,您参与到了绑架案里,以后,要怎么面对他。”

    “我没有参与绑架案!”钟母一把抓住长子的胳膊,“你得跟你弟弟说说。”

    “妈妈,现在已经不是弟弟的问题了,是法律的问题,如果周子蒙一口咬定不知道这件事,您可能就会成为案件的主使();!”钟嘉彬无奈地叹气。今天有人跟告诉他,不要再查下去,因为对大家都没好处……

    钟宜彬失忆了,除了楚钦,对其他人的认知都是从零开始的,包括对妈妈。钟母从一开始就犯了重要的错误——企图欺骗失忆的儿子,导致钟宜彬对她失去了信任。现在,如果再让他知道,绑架楚钦的事,有母亲的手笔,她会彻底失去这个儿子。

    “不行,你赶紧去把宜彬接回来。现在宜彬只听那个公狐狸精的,过几天审理起来,楚钦说什么抹黑我的话,他肯定全都信!”钟母忍不住哭起来,推着大儿子让他去接人。

    “干什么呢这是?”一道威严低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两人转头看去,就见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面色冷肃,看起来就像长着皱纹的钟嘉彬。

    “父亲。”钟嘉彬站起来。

    钟宜彬出事之后,钟父在医院看顾了一周,见他除了失忆没什么大毛病,就出国谈生意去了,今天刚回来。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

    因为另外接手了跟裕华竞争的项目,钟宜彬的工作顿时忙了起来,跟人谈完事情,天已经黑透了。

    “宝贝,别着急啊,我一会儿就到。”钟宜彬开着车去接楚钦下班。

    “嗯,不着急,你开车慢点。”楚钦好听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过来,能扫去工作一天的疲惫。

    钟宜彬美滋滋地挂了电话,手机就又响了起来。

    “爸爸回来了,你现在回家一趟吧。”那边是钟家大哥的声音。

    钟宜彬的车正开到岔路上,向左是去盛世tv的,向右是去钟家的。色彩鲜艳的跑车,毫不犹豫地站上了左转道:“今晚不方便,我约了虞棠吃饭,明天吧。”

    爸爸在家里不会跑,楚钦现在可不安全。就算要回钟家,也要先把楚钦安全送回公寓再说。

    车到了电视台门前,楚钦一如往昔地站在路边等他。

    “你约虞总吃饭,带着我做什么?”楚钦坐上车,笑着问他。

    “今天他请客,有好吃的,”钟宜彬一脸认真地说,“再说了,他带着媳妇呢,我也得带着。”自己一个人去看人家秀恩爱,哪里吃得下去饭!

    楚钦忍不住笑出声。这时候钟宜彬的手机又响了,楚钦拿起来,看了一眼显示,是武万打来的。

    “你接。”钟宜彬两手用来开车,抬抬下巴让楚钦接。

    “喂?”楚钦接起来,打开免提,应了一声。

    “二饼啊,今晚在龙泉,你可一定要来啊。”武万的声音里面传过来。

    楚钦看看钟宜彬,见那人示意他继续说,便开口道:“他晚上还有应酬,不能去了,你们好好玩吧。”

    “是楚钦啊……”武万噎了一下,“那什么,你让二饼接一下。”

    “我听着呢!”钟宜彬说了一句。

    “……”武万无法,沉默了片刻说,“子蒙有话跟你说,你应酬完了来一趟也成。”

    “我跟她没什么好说的。”钟宜彬抬手,挂了电话。从周子蒙通知了狗仔来伤害楚钦开始,他们就不可能再继续做朋友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