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交友
    钟家大哥有些无奈地挂了电话,看向坐在一边的父亲。

    “不回来?”钟父微微蹙眉,坐在一边的金发外国人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只是保持微笑。

    “戴夫先生,请喝茶。”钟母笑着将一杯茶端给那位外国人,用流利的英文跟他对话。

    这人名叫戴夫,是钟父在米国带过来的心理医生,对于治疗创伤性失忆非常有经验。钟父在国外耽搁了这么久,也是为了劝说这位医生跟着自己回国。

    “哦,谢谢夫人,”戴夫露出米国人标准的热情笑容,向钟母道谢,“唔,华国的茶味道很美妙。”

    “他这失忆,是撞到脑袋了,心理医生也能治吗?”在钟宜彬住院期间,钟母把能看的医生都拉来看了个遍,唯独没有找心理医生,毕竟医院的诊断说这是外力导致的。

    “是这样的,人出了表层意识,还有潜意识,潜意识其实也是一种记忆储备,如果能激发出这部分储备的记忆,也是一种恢复的办法();。”戴夫温和地解答道。

    钟母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想了想道:“那,明天那孩子回来,你顺道给他治治同性恋的问题,他以前是喜欢女孩子的。”

    戴夫有些惊讶地看向钟母:“哦,夫人,这我可帮不上忙,同性恋并不是心理疾病,只是个人偏好而已。就好比你喜欢吃蔬菜,而钟先生喜欢吃肉一样,并不是心理医生可以解决的。”

    被钟母认为有心理疾病的四个人,此刻正在摩天大楼的旋转餐厅上大眼瞪小眼。

    钟宜彬带着楚钦到的时候,虞棠夫夫两人已经到了一段时间。

    漂亮的水晶高脚杯中,盛放着暗色液体,乍一看好像是红酒,仔细看还冒着气泡。虞棠端着一杯,慢慢摇晃,跟坐在他身边的英俊青年碰杯。

    那青年长得很是漂亮,白皙干净,气质出众,手中同样拿着一杯冒着气泡的饮料,跟虞棠碰杯。

    “宋总。”楚钦点头打了个招呼,这位是星海娱乐的年轻总裁——宋箫。

    宋箫微微地笑,起身跟楚钦握手,被虞棠一把抓走,不许握。

    楚钦的手顿在空中,脸上的表情却丝毫未变,非常自然地收回手:“虞总家教可真是严。”

    “哼。”虞棠哼了一声,抿了口饮料。

    钟宜彬瞪了虞棠一眼,不过没握成手倒是合他心意,也就没有多说什么,揽着楚钦坐下。侍者过来倒酒,楚钦瞪大了眼睛,眼睁睁地看着穿着高级的侍者,端着一个玻璃瓶缓缓倾倒,虽然玻璃瓶很高级,但也掩盖不了上面印着“可口可乐”的实事!

    “可乐的水晶瓶限量版。”虞棠抬抬下巴,示意他俩尝尝。

    放了冰块的高脚水晶杯,缓缓倒入浅褐色的可乐,气泡的滋滋声在杯中蔓延。用水晶杯喝可乐,这种感觉特别神奇。

    钟宜彬端起高脚杯,晃了晃:“都多大了,还喝可乐,嗯?”

    虞棠挑眉:“总比有人这么大了还看《圣斗士》强。”

    两人开始互瞪片刻,同时哼了一声。

    楚钦有些无奈地笑笑,抬头看到宋箫也在默默摇头,忍不住抬手,跟宋箫碰杯:“上次在娱乐盛典见到宋总,还没好好说过话。”

    宋箫年少有为,在米国留学期间参与了大片的制作,回国之后就接手了家里的娱乐公司。前几个月有娱乐盛典,关系到星海娱乐的艺人,宋箫因为刚刚回国要熟悉人脉,也跟着去了。当时楚钦就是主持人,还跟宋箫说了两句话。

    “怪不得圈里人都说,楚钦记性好。”宋箫笑着跟他碰杯。他天生长了一双笑眼,笑起来弯弯的,平添了几分可爱。

    今天见面,主要是要聊一聊即将播出的《景弘盛世》。虽然国家台首播,但主要的收视率还是要靠盛世这边。毕竟国家台的宣传向来比较克制。

    “你觉不觉得他俩看着有些眼熟?”钟宜彬小声跟楚钦咬耳朵。

    “嗯?”楚钦眨眨眼,是有点眼熟。

    钟宜彬在手机上翻出两个图给他看,那是两幅古代画像,工笔描画的方法将人画得栩栩如生,正是历史上大虞朝的景元帝与他的男皇后。景元帝丰神俊朗,端慧皇后温润如玉,跟眼前的这对有情人,非常相像。

    “你们,不会是帝后的转世吧?”楚钦开玩笑说。

    虞棠挑眉不说话,宋箫笑笑:“谁知道呢();。”

    楚钦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虞棠收购旧浪的目的,竟然是为了跟全国人出柜,这种勇气也是没谁了。现在看到这个场景,突然想出了个绝妙的主意:“不如,就按帝后转世的思路炒作一下,既能宣传电视剧,又能给以后出柜打个伏笔。如果电视剧火了,人们对于帝后的接受程度就会提高,那么对于二位的关系,就乐见其成了。”

    两人沉默了片刻,虞棠两指点了点桌面:“钟二饼,你媳妇比你聪明啊。”

    钟宜彬撇嘴,拿着菜单开始点菜.

    这家看着这么高档,还用水晶高脚杯盛放饮料,实际上却是个中餐馆。菜很快上来,宋箫夹起一块烤鸡翅,放到虞棠的碗里。虞棠非常自然地加起来就吃。两人虽然比楚钦他们俩都小,看起来却像是一起生活了很多年。

    楚钦觉得有趣,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钟宜彬有些不高兴,用手肘戳了戳自家媳妇:“老看人家干什么?你应该看你英俊的老公!”

    楚钦把剥好的蟹腿肉塞到他嘴里,堵住他的嘴。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没有喝酒,只喝了限量版的可乐,不影响开车,钟宜彬高高兴兴地载着楚钦回家。

    “今天这种应酬,你不讨厌吧?”钟宜彬给楚钦扣上安全带,趁机在他还在上弯的嘴角亲了一口。

    “嗯,宋总人很有趣,上次在盛典就像认识他来着,可惜没有机会,虞总人也很好,跟你聊得来。”楚钦笑眯眯地说。其实,主要是他看到钟宜彬跟虞棠在一起玩,头脑变得清晰起来,人也上进了不少,觉得非常欣慰。

    虞棠跟钟宜彬那些狐朋狗友比起来,简直是三十三重天上的宝塔尖与十八层地狱的下水道,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那我以后,就交虞棠这种朋友。”钟宜彬美滋滋地听着楚钦夸奖他的朋友,觉得像是在夸奖他一样。上次跟武万那些人玩,虽然那些人也很热情,却让他心塞了好几天。

    楚钦愣怔了一下,抬头看向眼睛亮晶晶的钟宜彬,就像一只捡到球冲他摇尾巴的大狗狗,忍不住抿嘴笑,伸手揉了揉那毛茸茸的板寸脑袋:“好啊。”

    钟宜彬被摸了脑袋,果然更高兴了,得意洋洋地在他手心蹭蹭,哼着小曲踩油门出发。叽里咕噜的音乐有些耳熟,只是听起来像是月本国的语言。

    “这是什么歌?”楚钦好奇地问他。

    “我给你唱中文版,你猜猜哦!”钟宜彬笑眯眯地唱起来,“快看天空,快看星星,快看宇宙!从那个地方赶来的红日……”

    楚钦听得一头雾水,从来没有听过这歌词,但是曲子又很耳熟。

    “哎呀,你怎么这么笨!”钟宜彬撇嘴,丢开方向盘,双手做了个十字交叉的动作,大喊一声,“泰罗,奥特曼!”

    “妈的,还走不走啊!”后面的车猛按喇叭,开车的中年大叔伸出一颗头出来,大声骂他。

    钟宜彬回头,看到前方的红灯已经转为绿灯,早就可以走了,赶紧踩油门。

    “噗——”楚钦忍不住喷笑出来,“奥特曼,你也要遵守红绿灯吗?”

    “那是当然,”钟宜彬骄傲地挺了挺胸,一手向前伸展,“正义的战士是遵纪守法的好少年!”

    然后,因为车速太慢,被后面的大叔赶超,大叔伸头瞥他一眼:“妈的智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