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晚餐
    好好的烛光晚餐,就这么被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心理医生搅合了。戴夫是个话特别多的人,见到楚钦就好奇地问东问西。他是一个心理学专家,就喜欢研究这些稀奇古怪的病症。起初他是不愿意来华国的,毕竟米国那边也很忙,但听说了钟宜彬这个状况,非常好奇,就跟着来了。

    “失忆之后只记得一个人,这种案例我还是头一次见呢!”戴夫特别有兴趣,掏出个小本本开始记录,“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钟宜彬翻了个白眼,不想理他,把面前的草莓布丁挪到楚钦面前:“吃草莓。”

    楚钦好气又好笑地瞪他一眼:“我不吃草莓。”这家伙对草莓怎么这么执着。

    “……”钟宜彬脸可疑地红了一下,把黄桃布丁换给他,自己把草莓的那个吃了。

    “草莓,那是什么特别的记忆点吗?”戴夫懂一点点华国语,连蒙带猜能大概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楚钦被黄桃布丁呛住了。

    “戴夫,我男朋友需要好好吃晚餐,他工作一天非常辛苦,有问题我们可以吃完再聊吗?”钟宜彬忍不住了,开口说了戴夫一句。

    “哦,非常抱歉。”戴夫无辜地眨眨眼,听话地收起小本本();。听说东方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这是他看华国电视剧学来的,还以为只是古人的规矩,没想到现在还有,真是失礼。“不过,请允许我仔细观察你们的相处,尽量当我不存在。”

    这顿饭吃的是西餐,楚钦的主菜是波士顿龙虾,钟宜彬的则是雪花牛排。戴夫因为是顺道的,只给了一份意大利面。

    龙虾烤得油光发亮,脊背切开,撒上了小葱粉。白嫩的虾肉配上绿色的小葱粉,看起来特别有食欲。楚钦叉下一块虾肉,尝了尝,鲜美可口,便叉了一块给钟宜彬吃。

    “味道不错。”钟宜彬笑眯眯地嚼了,切了一块牛排喂楚钦,他总是吃五分熟的牛排,而楚钦喜欢七分熟的,所以他特地切了边缘烤得熟一些的给他吃。

    “你还记得我喜欢吃熟一点的牛排?”楚钦有些惊讶,看看送到眼前的牛肉,愣愣地张口咬住。

    “唔,也不是刻意记得,就是给你切的一瞬间,突然想起来的。”钟宜彬笑了笑,自己切了一大块吃。

    戴夫听到“记得”“熟一点”这两个词,赶紧掏出小本本记下来。【病人记得与记忆附着人相关细节,如喜欢熟一点的牛排,但也会记错,比如草莓……】

    等他写完,钟宜彬又拿了块烤得焦黄酥脆的面包,蘸了香浓的培根土豆汤,喂到楚钦嘴边:“这餐厅是那天跟虞棠一起吃的,特别好吃我就记下来了。”

    楚钦张嘴咬了一口,发出清脆的咔嚓声。带着蒜香的面包,配合着土豆汤的浓郁香味,非常好吃。不得不说,这家餐馆的西餐是他近期吃过最好吃的,如果没有对面一直盯着他们的心理医生就好了。

    钟宜彬把楚钦咬了一口的面包片收回来,蘸了一下土豆汤,非常自然地把剩下的半片吃掉。楚钦看了他一眼,偷偷地笑。等楚钦低头去吃东西,钟宜彬就会转头看他,偷瞄一眼他脖子上的红痕,美滋滋地挑挑眉毛。两个人之间,充满了初恋一般的粉红泡泡。

    戴夫觉得有些牙疼,狠狠地吸了一口意大利面。这两个家伙,还真当他不存在啊!

    吃完主菜,餐后甜点上来,戴夫才得以开口说话。

    “对你们之间的记忆,你是全部记得,还是只记得一部分?”戴夫非常认真地提问。今天在盛世已经把大致情况问了一遍,但关于楚钦的部分钟宜彬不愿当着父兄的面多说,只能这会儿问。

    “开始的时候只有一部分,但接触到相关的东西,会想起来一些。”钟宜彬想了想说,比如“草莓味”“怪蜀黍”“七分熟”什么的。起初,他其实只记得楚钦这个人,记得心中的爱意,别的都不记得,但是见到楚钦的时候,能回忆起一些他们在一起的片段。

    “接触,会启动备份记忆,嗯……”戴夫认真地记下来,“两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认识的?”

    钟宜彬想了想,茫然地摇了摇头。

    “八年前,”楚钦伸手,在桌子下面握住钟宜彬的一只手,“确定恋人关系大概只有三年。”

    “前五年为什么没有在一起?”戴夫像个情感访谈节目的主持人一样,目光灼灼地看着他俩。

    “这跟他的治疗有关系吗?”楚钦反问,这个心理医生,越看越不靠谱。

    “哦,当然有关,必须了解花园摆放的东西和战斗时间,疯狂的戴夫才能提供合适的打僵尸工具。”戴夫眉飞色舞地说着,比划了个豌豆射手吐豆豆的动作。

    楚钦抽了抽嘴角。

    前两年只是刚刚认识,接触很少,后来的三年则是吸引与被吸引,追逐与反追逐的过程。这样的爱情,毕竟不被世人祝福();。两个以前从没想过会喜欢男人的人,要承认自己的内心,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

    ……

    “楚钦,周末有空跟我一起游泳吗?”西装革履的总裁,笑着问刚刚下台的主持人。

    “好啊,周末有空的。”年轻的楚钦笑得毫无防备。

    夏日的阳光如此美好,原以为钟宜彬请了一群人来玩耍,没想到,装潢精致的别墅中,只有一个女佣和他们两个。

    穿着泳装的钟宜彬,将结实又漂亮的身材显露无疑,略微长的发型被水打湿,一把抹上去,露出光洁的额头和无可挑剔的俊颜。

    “我游泳技术不太好。”楚钦站在岸上有些迟疑,这些日子,跟钟宜彬离得近了,他心跳会变快,单独相处总有些手足无措。

    钟宜彬站在水里,展开双臂:“没事,溺水了我救你。”

    清凉的水,舒缓了夏日的炎热,楚钦舒服地叹了口气,被身后突然冒出的人一把抱住。吓了一跳的他连忙转身,鼻尖蹭到了钟宜彬那结实的胸膛。

    “吓我一跳……”楚钦伸手,抵住那触感极佳的胸膛,似乎有吸力一般,摸上就有些放不开手。

    钟宜彬低头,用拇指轻轻摸着他沾了水珠的唇,“楚钦,我想吻你。”

    “啊?什么?”楚钦愣愣地抬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双微凉的薄唇紧紧贴住,顿时瞪大了眼睛,等回过神来,已经是三秒钟之后了,一把推开钟宜彬,捂着嘴巴往后退,“你……你亲我做什么……”

    “我喜欢你。”低沉悠扬的声音,在泳池中回荡,坚定又充满了阳光。楚钦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接的下一句,只记得,那天的钟宜彬,笑得跟夏阳一样灿烂。

    ……

    “我也喜欢你……”楚钦嘟哝了一声,抱紧了身边温热的身体。

    睡梦中的钟宜彬,眼睛都没睁,下意识地收紧双臂,把人往怀里抱了抱。

    那天晚上,戴夫问了一大堆问题,就皱着眉头回钟家了,接连消失了几天都没踪影。钟宜彬就把那不靠谱的老外甩到了脑后。他现在非常忙碌,《景弘盛世》和《后宫淑妃传》项目马上启动,跟虞棠的合作还得时时紧跟,父亲给的人手也已经到位。

    “就目前的状况来看,以周子蒙的能力,并不能做到这么完美。大少前几天还收到了恐吓电话……”说话的人是钟父给的助手,名叫钟楼,说起来跟钟家还有点血缘关系,但已经出了五服了。

    钟宜彬神色冷肃地垂目思索半晌:“阻止警署交出手机的人,查到了吗?”

    “上面调取了那两个警察和那位警司的银行往来,并没有发现可疑款项,应该是现金交易。”钟楼有些抱歉地说。

    及时湮灭证据,大量现金交易,只有沉着冷静的老手才能做得这么稳准狠。要么是周父出手了,要么是周子蒙的合伙人很厉害。

    “按计划行事。”钟宜彬眼中隐隐泛着怒火,表面上说是朋友,暗地里却害他的宝贝,这些人必须付出代价。

    这天,正在姐姐的监督下到公司上班的武万,接到了钟宜彬的电话:“晚上八点,山顶烟火台,去不去?”

    “去,当然去。”武万激动地叫了一声,偷瞄一眼旁边的姐姐。

    “叫上他们几个,我有事要说。”钟宜彬说完,就挂了电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