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事发
    第二天,周子蒙就被警方带走了。因为昨天被吓得不轻,白天她不敢一个人在家,就个跟着周父去了公司,结果警察就直接找到公司来。

    周氏公司的员工都出来围观,好事的还去阻拦警察,做出一副忠于老板的样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她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能犯什么事啊?”

    周子蒙尖叫着不肯跟警方走,一直往周父身后躲。“你们凭什么抓我女儿?”周父很生气,把女儿护在身后。

    “她涉及一起绑架伤人案,我们需要调查一下。”几个警察面无表情地说。

    公司的员工们听到,顿时哗然,绑架伤人案!看周子蒙的反应,显然她不是那个被绑架的人,而是犯罪嫌疑人。

    “是不是搞错了?”周氏的员工底气不足地说。

    办案人员渐渐失去耐心,直接上手把周子蒙抓住,两个小警察一点也不懂怜香惜玉,给周子蒙戴上手铐,扭送上警车。尖锐的警笛声和闪亮的警灯,惹得路人频频回头。

    周子蒙从小娇生惯养,哪里遇到过这种阵仗,上车就哭起来:“这事不是我做的,你们凭什么抓我!”

    楚钦听说周子蒙被抓的时候,颇感意外。其实他也怀疑过这事跟周子蒙有关,但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把她抓了。

    “她以前在你面前表现的都挺好,也没有做过妨碍你的事,听说你小时候跟人打架打破了头,还是周子蒙哭着叫老师来送你去医院的,而且你跟别家挣项目的时候,周家也帮过忙

    ……”钟宜彬来接楚钦下班的时候,听到了这么一番话。

    钟宜彬转头看他,不明白这人为什么突然说这个,那个女人做出这种事,难道楚钦还打算原谅她吗?听着楚钦说着周子蒙种种的好,钟宜彬的眉头越皱越紧。

    “所以,你想说什么?”钟宜彬渐渐攥紧了拳头,自己做了这么多,等着受表扬的,结果却等来这么一堆话。

    楚钦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低着头,也没看到钟宜彬的神情,缓缓伸手,握住那只拳头,温声说:“所以,跟她成为朋友并不是你的错。”

    钟宜彬愣住了,这人没有对周子蒙落井下石,也没有数落他交友不慎,而是安慰他不要因为朋友的背叛而难过。张口,声音却有些哑:“楚钦……”

    “嗯?”楚钦抬头,还没看清钟宜彬的表情,就被一把拽过去,跌进一个结实温暖的怀抱。

    “那些人,我都不记得了。”所以,一点都不难过……钟宜彬把脸埋在楚钦颈窝里,深深吸了口气,只是心疼得快喘不上气了。就是因为这些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跟他有那么多的牵绊,才会让楚钦为难。

    楚钦眨眨眼,明白了钟宜彬的意思,伸手回抱。其实,钟宜彬能远离那些朋友,他是很开心的,只是觉得有点对不起钟宜彬,自己终究,占了他失忆的便宜。

    周子蒙从小没有受过苦,警局那坚硬的凳子和冰冷的手铐,都让她难以忍受。没等警方多问,她自己就招认了个干净。

    “这不关我的事,是罗源策划的。”周子蒙怨恨不已,都是罗源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她也是最近才知道,当时罗源所谓的帮她教训楚钦,是把他绑架了强|暴。

    罗源是她的一个爱慕者,对她向来是有求必应,那天她刚被楚钦收拾一顿,气不顺,就去找罗源诉苦();。

    她因为看楚钦不顺眼,忍不住背着钟宜彬刺他两句,结果被他毫不留情地嘲讽回来。

    “钟家不会承认你的,伯母前两天刚给宜宾哥物色了一个对象,已经要去相亲了,等他们结婚,你就只能在暗处当个情人。啧啧,真是可怜。”

    楚钦只是微微的笑,用知心哥哥的语气,充满了同情地说:“我猜猜,钟家找的那个对象,一定不是你吧?你一直在钟家面前装钟宜彬的妹妹,连一点点暧昧的苗头都没有……演技太好,反倒掉坑里了呢。”

    这话说完,钟宜彬上厕所出来了,把手上的水珠子往楚钦脸上弹。被楚钦锤了一拳之后,便哈哈笑着把人搂到怀里,根本没有注意到她脸上的委屈。

    “他一个卖屁股的,拽什么拽!”周子蒙一边喝酒一边哭。

    罗源讨好地给她倒酒:“多大点事,不值当你哭一场。他欺负你,我去好好收拾他一顿,保管他以后见你就怕。”

    “见我怕有什么用,他还是缠着我宜彬哥。”周子蒙撇嘴。

    “嘿嘿,我有办法。”罗源笑嘻嘻地凑到周子蒙耳边,笑声说了一阵。

    周子蒙顿时咯咯咯地笑起来,“能行吗?钟宜彬每天晚上都去接他下班的。”

    “总有他不在的时候,你不是跟钟夫人关系好吗?”罗源挑挑眉。

    罗源他妈妈是裕华集团的大小姐,他爸爸是个唱歌的。在当年,唱歌表演的只是一份工作,赚不了太多钱,因为跟华家小姐结婚,才得到了现在的荣华富贵,事业上也顺风顺水。只是因为要跟他爸结婚,妈妈华家月跟家里闹翻,失去了在华家企业中的地位,只得到了一些不动产和股份。

    华家月即便结婚了,还是个大小姐,不懂教育孩子,只知道给钱。孩子出事,也没有办法,只能去求自己父亲。

    “爸爸,你答应过不会让人查到罗源的,这才几天呀,就把人抓进去了!”华家月坐在裕华董事长办公室中擦眼泪。先前儿子把策划了绑架案的事告诉她,差点把她吓死,得知受害人被完整地救回,还牵扯到了盛世的二少爷,只能慌里慌张地求到父亲这里。

    华父也头疼不已,当时他已经让人截住了关键证据,防止别人查到罗源头上来,结果倒好,那手机里根本没有罗源的手机号,但有钟夫人的短信。钟夫人的手机是实名的,一看就不是真的幕后主使,不然谁会这么傻。罗源的这个计划漏洞百出,自己帮着扫尾,也没处理干净。

    “钟家人真是有魄力,”华家星走进来,瞥了一眼姐姐,“他们直接把这件事跟钟宜彬坦白了,为了洗清钟夫人的嫌疑,他们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查出真凶。”

    “能不能给钟家些好处,让他们抬抬手?”华家月哭道,自己就这一个儿子,而且老公在演艺界也很有威望,如果儿子因为这种罪名被判刑,那以后的名声就毁了。

    “哎……”华父叹气,这事传出去,他们也没脸,而且阻碍证据的事如果翻出来,也够他喝一壶了,但是他们跟钟家关系一直不好,这次还正在抢地皮,“家星,你去找钟家大儿子谈谈,我们把这块地让给他们,让他们适可而止。”

    如果钟家不插手,他总有办法把罗源摘出来,但钟家插手,就很麻烦。

    钟嘉彬看着面前满脸不甘愿的华家星,缓缓喝了口茶:“这个项目,是宜彬在负责,我不插手。”

    言下之意,弟弟能干成什么样都是他的事,我可不会帮他。一个看不得弟弟有出息的恶毒大哥形象,迅速在华家星眼中生成。华家星顿时噎住了,不是说最近钟家兄弟感情很好吗?看来,跟表面上不一样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