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巧遇
    当周一到来,华家星接到消息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在国家银行系统中徘徊的大鱼款项到账,股份完全转交给了虞棠,后续的手续大鱼会督促完成;同时,土地资源管理局那边也收到了盛世的51.8亿土地购买金。

    裕华忙活了一个月,什么也没捞着,还在旧浪的股权收购中赔了一大笔钱,华家人有些猛,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两家联手给坑了。

    当初负责办理过户手续的工作人员,已经被华家星辞退。只是一个工作失误,在企业中是非常常见的疏漏,并不是盗窃商业机密或是侵吞公款,如果不是因为涉及的项目重大,甚至只是一顿批评就能揭过去的。裕华能做的最高限度也只是把人辞退而已。

    “听说,他已经在盛世旗下的公司任职了。”秘书硬着头皮向华家星报告,参与大鱼项目的人去了盛世,这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该死的!”华家星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得眼珠发红,万万没想到,自己被两个比自己小的后辈坑了。

    这个项目的重大亏损,引起了董事会的不满,紧急召开董事会,要求华家星做出解释。华家陷入了麻烦,一时无暇顾及罗源那边。案件就有条不紊地正常审理,周父花了很大一笔钱,把周子蒙保释出来,但开庭的时候她还是要戴着手铐接受审判。

    武万忍不住去周家探望她,并试图叫上白城和季瑶。

    “我在国外做项目,回不去。”季瑶冷淡地回了一句,就挂掉了电话。

    白城正在游艇上跟新认识的小明星玩乐,接到电话请嗤一声:“绑架楚钦那天,她叫咱们几个去喝酒,装的跟没事人一样。现在想想,真鸡|巴吓人,哪天惹她不高兴,找人把你也奸喽。”

    武万被噎得没话说,但是从小一起长大,他始终不相信周子蒙会做出这种事。武芊芊拦不住哥哥,很是生气:“你就去吧,你去了,看宜彬哥以后还理不理你!”

    “丁是丁,卯是卯,我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能让这群人就这么散了。”武万还是一意孤行地去了周家。他是几个人中最活跃的,一直充当和事老的角色,从小到大他们闹过无数别扭,都是武万在中间调和。

    武芊芊恨铁不成钢地跺脚,决定不管他了。

    “二饼,你出来一趟,我有话跟你说。”武万站在周家别墅区门前,又犹豫了,给钟宜彬打了个电话,想先问问他的想法。

    “我在外地,改天吧。”钟宜彬淡淡地说,把手机扔到一边,翻动手中的烤串。

    “鸡翅记得刷蜂蜜!”楚钦趴在泳池中漂浮的气垫床上,对钟宜彬说。

    “知道了。”钟宜彬笑笑,拿起刷子蘸了蜂蜜往上刷。

    “你怎么这么爱操心?”游泳游了一圈的宋箫,扒着楚钦的气垫床冒出头,甩甩脑袋,笑着说();。

    因为华家那个项目,钟宜彬跟虞棠联手,干得非常圆满,就想办个庆功宴。然而这种暗搓搓的手段,又不好公之于众,只能四个人聚在一起开个小派对。

    “估计上辈子是个史官。”虞棠突然从水里冒出来,一把抱住宋箫。

    “史官有这么操心吗?”宋箫抿唇轻笑,史官在他看来是最不用操心的,有什么记什么,又不需要刻意打听。

    虞棠咬着宋箫耳朵,小声道:“写《帝后起居注》的史官。”

    宋箫听了,耳朵迅速蹿红,拿手肘给了他一肘子。帝后起居注,在大虞朝的时候,是记录帝后同寝状况的。帝王几时入凤仪宫,两人几时歇下,闹腾到几时,第二天皇后身体状况如何,都要记录在册。《景弘盛世》里有讲到,因为景元帝娶的是男皇后,并不用在意“皇后怀上的子嗣是不是皇帝的”这个奇葩的问题,景元帝就大手一挥,不许史官在殿外旁听,让他自己瞎编去。

    那时候写这本书的史官,还真是很操心,毕竟要跟宫女打听状况,还要充分发挥想象,写得有模有样。

    钟宜彬烤好了两串鸡翅膀,举着送到楚钦手中,自己也爬到那个气垫床上,跟他挤在一起吃。

    “喂,你就烤了两串呀!”虞棠抬脚踹了踹钟宜彬,这家伙也太自私了。

    “我只伺候我媳妇,想吃自己烤去。”钟宜彬冲他挑眉,继续啃鸡翅。

    岸边穿着管家服的人,笑着将一大盘烤好的肉和蔬菜放在岸边:“几位少爷,可以来吃了。”

    那是虞棠带来的管家,姓曹,据说在管家学院读到了博士,做事当真是完美至极,让人挑不出一丝一毫的错处。

    四人欢呼一声爬上岸,曹管家细心地给每人披一条浴巾,等大家围着那色香味俱全的大盘烧烤坐好,再倒上四杯加冰的可乐。趁他们吃东西的时候,让工人去收拾刚刚被他们弄脏的游泳池,保证用完餐的主人可以享受到干净的泳池。

    “虞小棠,你这管家哪里请的,真不错。”钟宜彬频频看向曹管家,觉得等自己跟楚钦结婚了,也需要这么个管家。钟家的那个管家虽然也不错,但跟曹管家相比就差得太远了。

    “我爷爷的管家,抢过来的。”虞棠喝了一口冰可乐,非常不负责任地答道。

    宋箫看看钟宜彬气鼓鼓的脸,抿唇轻笑:“曹管家是欧洲管家学院毕业的,你们想要,可以等毕业季的时候去那边挑一个华裔的。”

    楚钦哈哈笑:“我俩就住个小公寓,用不着管家。”

    “谁说用不着,等咱俩结婚了,就要换个大房子。”钟宜彬一脸认真地说,跟曹管家咨询毕业季雇人的事宜。

    听到结婚两字,楚钦的脸忍不住红了红,抬头看看对面俩人,似乎对于这件事并不惊讶,也就放松下来。

    这栋别墅,是钟家在郊区山上的别墅,离市区很远,但是带游泳池,价钱也不是特别高。帝都的有钱人不少都在这里买一套,节假日的时候过来玩耍。别墅前门那边没有墙,是白色的木制栅栏,上面爬满了蔷薇花。

    外面传来一阵汽车的声音,楚钦抬头看了一眼,瞧见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隔壁门前。车门打开,从里面下来两个保镖,和一个年轻人。那人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装,身材修长,阳光映照着那张精致的脸,却无法给他镀上金黄,只显得越发苍白。

    “乔苏?”楚钦微微蹙眉,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