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绝交
    乔苏紧紧抓着楚钦的手,被他带到钟家别墅里,还在微微发抖。楚钦小声安慰道:“这里是钟家别墅,有宜彬在,邹波不敢过来。”

    “楚钦,谢谢你……”乔苏跨进别墅大门之后,哑着嗓子说了这么一句。刚刚近乎绝望的时候,骤然看到楚钦,简直像看到了天神();。其实乔苏跟楚钦的交情也没有多深,只是最近才亲密起来的,但这件事以后,楚钦就是他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院子里,宋箫正跟虞棠说话,看到他们进来,站起身迎过去:“没事吧?”

    “宋总,虞总……”乔苏看到这两人也在,很是意外,白着脸点头打招呼,不自在地扯了扯自己有些皱褶的上衣。

    宋箫笑着回礼,示意乔苏过去坐。曹管家适时出现,递给乔苏一杯热水。人在受惊的时候会觉得冷,尽管现在是盛夏,一杯热水会让乔苏觉得舒服一些。

    “你也不是新人了,怎么这种当也会上?”楚钦看他冷静下来只后,忍不住开口数落。乔苏这家公司,作风不是很正道,这些年乔苏没听他们的去应酬,才会一直得不到好资源。躲避了那么多次,不该在

    “公司那边催着续约,经纪人说今天有人来跟我谈这个事情,”乔苏捧着热茶,冰凉的手渐渐恢复的了温度,“我在半路上,才知道要见的人是邹波。”

    三言两语,宋箫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转头跟虞棠对视。然而虞棠对于这些事并不关心,正拿着平板打俄罗斯方块,顿时被自家老婆踢了一脚,只得把平板放到一边。

    “这种经纪人,留着过年吗?”宋箫叹了口气,在他的星海娱乐,是决不允许这种事发生的,艺人就是艺人,如果还要卖身,那就是古代的伶人,连带着公司老板都降低了档次。

    钟宜彬很快回来,手里还拿着邹波的回礼,乃是一大筐葡萄,那边别墅院子里自己种的。虽然他不记得邹波,但楚钦记得,几句话就把这人的经历和势力说了个透彻,钟宜彬准确拿捏住了相处的分寸。

    “已经走了。”钟宜彬指指外面,隔壁传来了大门关闭的声音,两辆黑色商务车绝尘而去。邹波今天来打野食的,美人跑了,再留在这里白惹钟宜彬笑话,只能灰溜溜地离开,只是临走的时候,愤恨不甘地往那开满蔷薇花的院落看了一眼。

    “谢谢钟总。”乔苏起身,跟钟宜彬道谢。

    “他临走时往这边瞪了一眼。”跳墙回来的独孤暗如实汇报。

    楚钦抽了抽嘴角,这种事也需要汇报?然而那两口子习以为常,宋箫还笑眯眯地递了三串烤大虾过去。

    乔苏低头,双手捧着水杯渐渐握紧。邹波说,当初《景弘盛世》还是他牵线搭桥的,他能把乔苏捧红,就能把他打回原形。今天拒绝了邹波,他以后在娱乐圈就更难混了。好不容易有了出头的机会,却又要这样被打落尘埃,他真的不甘心。

    宋箫听到这话,不由得轻嗤一声,“人是我直接选的,跟他邹波有什么关系?”这只娱乐圈癞□□,还真能吹。

    乔苏眼睛一亮,刚刚被吓懵了,这会儿才反应过来,院子里的四个人,有两个都是娱乐公司老总,而且人品过硬,自己不如……

    “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不然以后还会有这种事发生,”楚钦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这个经纪人必须换,而且要闹到你们老板那里,让他知道再不换经纪人就要彻底失去你。”

    “可你不是让我……”换公司吗?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乔苏有些惊讶地看着楚钦,都要走了,换经纪人有什么意义。

    “你听我的。”楚钦冲他挤挤眼。想要提高身价,就不能当着宋箫、钟宜彬这些老板的面表现出自己混不下去的样子,在旧公司抬高身价,在新公司才能得到更好的待遇。

    乔苏把疑问生生咽了下去,缓缓点了点头。

    邹波这人,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还好色,圈里很多当红小生都被他尝过滋味。以前也有人拒绝过他,都被他用各种手段报复,好几个都被逼得退出娱乐圈();。

    “《景弘盛世》开播在即,别让他耍手段影响了电视剧就好。”楚钦有心想帮帮乔苏,便开口提醒了众人一句。

    “就他,还没那个胆子,”钟宜彬轻笑,安抚地捏了捏楚钦的手,“我会去警告他的。”

    听到可能会波及自家的电视剧,虞棠眯了眯眼:“警告,不过是饮鸩止渴,斩草除根才能永绝后患。”

    钟宜彬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这人做事,果然比自己狠辣许多,但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两人对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气氛一时有些凝重,楚钦适时开口:“好了好了,今天是出来玩的,阴谋诡计都先放一边,来来,打牌打牌。”

    乔苏抽了抽嘴角,还这是拽他来斗地主的啊?

    回去的路上,乔苏搭钟宜彬的车,听着楚钦说了一路。怕乔苏那直性子搞不定他们老板,楚钦把要说的话、应该有的表情都给他计划好:“剧本都给你写好了,你演技那么好,只要不怯场准能成。”

    乔苏吞了吞口水:“钦哥,你平时就是这么对付你老板的吗?”

    钟宜彬挑眉,老板就是他,难道楚钦以前就是这么撒泼打滚跟他要涨薪、要合同、要场地的?

    楚钦干咳一声:“我老板不吃这一套。”

    晚上回家,钟宜彬把洗干净的楚钦扛到床上,压在身下盘问:“你老板我吃哪套啊?”

    楚钦红着脸,一脸正气地嘴硬:“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早就混成副总了。”

    钟宜彬俯身,咬住他的耳朵:“你肯定知道,我就吃这套。”说着,摸出一片草莓味的套套。

    “你……唔……”

    武万最终还是去了周家,听着周子蒙哭哭啼啼地把事情念叨一遍,表示自己并不知情,都是罗源自作主张。

    听到罗源这个名字,武万有些不是滋味:“你有什么事,大可来找我,找罗源做什么?”罗家这个外孙,才是个彻彻底底的纨绔,他们几个好歹都有个营生,那罗源可是完完全全靠家里养的,去年还因为飙车撞伤了人。

    “找你,你能帮我教训楚钦吗?”周子蒙不甘地瞪他,这个武万,每次都只会和稀泥。

    “好好的,你为什么要教训楚钦?”武万看着周子蒙,突然觉得她很陌生。

    “我被楚钦欺负了,你们谁都不信,我只能说给他听了……”周子蒙捂着脸哭起来,她知道罗源喜欢他,就利用了这点喜欢,让他为自己赴汤蹈火。结果汤倒是赴了,火却烧到了她身上。

    从周家出来,武万有些茫然,第一次意识到,发小们都长大了,也变了。在家里闷了几天,钟宜彬也没有再打电话来,反倒是他的表弟魏彦,怒气冲冲地敲响了他的门。

    魏彦正在读电影学院,暑假必须有实习。之前带着魏彦去认识钟宜彬,钟宜彬也答应让魏彦去即将开拍的剧组串个角色,可眼看着暑假就要过去了,他连剧组的影子都没看到。

    “唱歌那天之后,就有盛世的人通知我了,让我等八月中旬,可现在都八月底了,还没有个消息。二表哥,你是不是把钟宜彬给得罪了呀?”魏彦非常不安,今天他给盛世打电话,那边接待他非常冷淡,跟之前完全不同。

    武万愣怔地从床上爬起来,二饼那人,答应过的事肯定会办,现在撂挑子,是要跟他绝交的意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