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回忆
    罗裴这人看起来很有风度,像是欧洲中世纪的老绅士,说话做事都有一股独有的节奏。

    “我来找你,是为了罗源的事,”罗裴单手扶着茶杯,迟迟没有拿起来喝,低头看着杯子里的茶水,缓缓道,“说来惭愧,是我教子无方,给你造成伤害真的抱歉。”

    楚钦看看似乎苍老了不少的罗裴,也说不出什么苛责的话来,因为家长太忙没时间管教,同时又有钱供着挥霍,很多明星子女都长歪了。但罗源做的事,真的没法让他说出什么原谅的话,楚钦缓缓喝了口茶:“这种事是我们都不希望发生的。”

    客气的套话,跟外交部说的那种“我们深表遗憾”没什么不同。说出这种话的意思就是,我也很同情你,但接下来该怎么做我还是会怎么做。

    “我知道,现在让你谅解是不可能的,我来只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罗裴毕竟是个老歌唱家,脸面还是要的,“马上就要开庭审判了,是否公开审判,法庭会询问你的意见,我希望不要公开审判。”

    楚钦微微挑眉,不公开审判,就意味着媒体不能报道审判的过程,得到的就是一个结果。这对罗裴来说很重要,毕竟这件事至今还没有宣扬出去,默默地处理了,好歹让他留住一层面子。

    其实,楚钦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毕竟这里面牵扯到周子蒙,到时候周子蒙在法庭上胡说点什么让媒体听了去,对楚钦的演艺事业会很不利。

    “我明白你的意思。”楚钦淡淡地说着,眼睛一直盯着罗裴看他的反应。

    听到楚钦说这话,罗裴明显松了口气,笑了笑道:“你是聪明的孩子,不用我说你也明白,公开审判对大家都不好,尤其是你,毕竟那些事……”

    这话楚钦就不乐意听了,好像他才是那个见不得人的一样:“话可不是这么说,犯罪的又不是我,有什么躲躲藏藏的?”

    罗裴被噎了一下,深吸了口气。作为犯罪分子,显然罗源更加害怕曝光一点。但今天必须镇住楚钦,否则一旦公开审判,罗源的前途和他的前途就都毁了。

    “是,你自己问心无愧,但现在国内的环境你也知道,如果那两个孩子在法庭上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把你和钟总都咬出来,你的事业也会遭受很大的打击();。”罗裴语重心长地说,一副跟楚钦是双赢的架势。

    楚钦最讨厌别人威胁他,特别是在语言上:“您的话我会考虑的。媒体这边您不用担心,如果没有人惹到我头上,我是不会轻易公开说这件事的,但您自己那边,就要小心了。”

    罗裴在文艺界确实很有名气,毕竟混了这么多年,平时还在一家音乐学院担任教授,所以人们会叫他一声罗老师。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罗裴混了这么多年,不可能所有人都跟他交好,等着落井下石的人多了去。

    楚钦先把关系撇清,自己不会去惹事,但别人都不好说了。

    出了茶馆,楚钦还有些不高兴,他作为一个受害者,还要受到威胁,世间哪有这种道理。

    “怎么了宝贝?”钟宜彬戳了戳他气鼓鼓的脸,歪头看他。

    “罗源他爸来找我了。”楚钦实话实说。

    “怎么,给你钱让你写谅解书吗?”钟宜彬冷笑。

    楚钦摇了摇头,忽而愣怔了一下。国内的法律,如果受害者给了谅解书出来,是可以从轻判刑的。作为罗源的爸爸,罗裴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求他谅解,而是关注媒体和自己的名声……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能教出这种是非不分的儿子,他爹人品能好到哪儿去!”钟宜彬拉着他上车,这些人伤害了楚钦,就该付出代价,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上。

    华家月知道丈夫去找了楚钦,很是期待地问他:“怎么样,他要多少钱才肯写谅解书?”

    罗裴一愣,摇了摇头。

    “就知道你没用,除了唱歌你还会什么,话都不会说。”华家月开始数落丈夫。

    “他犯了罪,就该受到惩罚,上次撞人的事已经连累得我一年没有演出了,现在又出这种事!”罗裴愤怒地说,儿子长成这样,也是妻子娇惯得了,把他宠成了无法无天的样子。

    “演出演出,你就知道演出,从小到大有好好陪过儿子吗?就是因为缺乏父爱,他才一直做出格的事!”华家月把桌子拍得砰砰响,夫妻俩互相指责,都说对方没有教育好孩子。

    最后,罗裴表示自己不再管了,丢不起这个人,华家月哭着跑出家门找父亲帮忙。

    华家现在也是焦头烂额,在收购项目上的亏损让董事会对华家星非常不满。华家星正忙着启动一个新项目,赶紧赚钱,没功夫理会总是惹事的姐姐。华中原也有些怨气,如果不是外孙的事在里面搅合,他也不会失了平常心,连那两个毛头小子的计策都看不出来。

    但毕竟是自己的外孙,也不能扔着不管,华中原叹了口气:“去请个金牌律师来,再准备点钱,去跟楚钦谈谈。另外,周家那边你也联系一下,他们两个算是合谋,两方律师串好说辞才能更有利。”

    华家月对于教唆罗源犯罪的周子蒙恨之入骨,但这件事又得跟周家联手,让她非常不舒服。但也不得不联系周父,好声好气地商量。

    “两个孩子都不是故意的,这件事还有转圜的余地,我也问了律师,只要楚钦写下谅解书就能减刑。”周父乐观地劝慰华家月,告诉她不要着急,先去稳住楚钦。

    周子蒙也要坐在被告席上等候审判,周父花重金聘请了大律师来辩护。律师看了案底表示,这件事完全可以按照无罪辩护来做,毕竟周子蒙只是提了这么一句,只要咬死了没有参与其中,完全可以把罪名都推到罗源头上。

    “让华家去招惹楚钦,我们只要把蒙蒙摘出来。”挂了华家月的电话,周父冷冷一笑。

    这边的风起云涌,并不能影响夫夫俩的小生活();。为了“忆往昔”,楚钦把钟宜彬带到了他以前上的大学。

    全国重点大学,校园里非常安静,充满了人文气息。两人穿上了普通的t恤衫和牛仔裤,走在大学校园里,丝毫没有违和感。

    “哇,那两个男生好帅!”有路过的女生发现了两人的英俊,偷偷拿起手机偷拍。

    “以前我要上课,偶尔有紧急节目,你会开车来接我,就在这个地方。”楚钦拉着他走上那条林荫大道,指了指拐角处,那里可以停靠车辆。

    那时候的钟宜彬,刚刚接手盛世娱乐,干劲十足,对于能拉动收视率的楚钦非常重视,遇到重大活动,会亲自来接他。

    漂亮的宝石蓝色跑车,就停在林荫道旁,路过的学生们都用无比艳羡的目光看着那辆车。

    “一看就是高富帅的车啊,里面肯定坐着一个帅哥。”那辆车不是敞篷的,人们看不清开车人的长相,只隐约知道是个年轻的男孩子。

    “哇,是哪个女生钓到的金龟婿?”人们窃窃私语,确定这人不是本校的学生,那就只能是谁的男朋友。

    “估计是外语系的吧,那边美女多,经常有人开豪车来接。”有女生不屑地撇嘴。

    “咔哒”一声轻响,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人,修长高大的身材,昂贵得体的打扮,最重要的是,那张足以迷倒万千少女的脸。

    “天哪,他的脸好小,只有易拉罐那么长吧。”有女生忍不住尖叫。

    楚钦下课出来,身边也围了不少女生,叽叽喳喳地跟他说话。他对女生向来好脾气,微微笑着跟她们边说边走。

    “前面怎么那么多人呀!”楚钦的同学好奇地张望。

    “哇,前面有个大帅哥,还开了一辆特别酷的跑车。”有腿快的女生跑过去又跑回来,兴奋不已地说道。

    “切,能有我们楚钦帅吗?”仰慕楚钦的女生不屑撇嘴。

    “还真有,”那女生不留情面地说,毕竟那人穿着昂贵的奢侈品衣裳,气质也摆在那里,而楚钦只是个穷学生,男人没了气势就会减分不少,然后对挽着楚钦胳膊的系花说,“菁菁,是不是来接你的呀?”

    叫菁菁的女生顿时红了脸:“别胡说,我可不认识什么富二代。”

    “呦,我怎么听说,有个富二代在追求你。”那女生酸酸地说,意在提醒楚钦,这个菁菁有可能脚踏两只船。

    楚钦对于女孩子的这点争吵没放在心上,只是笑笑。

    菁菁却悄悄放开了楚钦的胳膊,如果那个富二代真的开着跑车来接她,给她这么充足的面子,答应了也无妨。

    一行人靠近,看清了跑车与帅哥。钟宜彬单手插在裤兜里,靠着跑车,淡淡地望过来,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漏下来,照在那张英俊的脸上,当真像童话故事中的王子一般。

    神情淡漠的王子,看到这群人,缓缓直起身,女孩子们纷纷朝楚钦一行人望过来,艳羡地看着楚钦身边的菁菁。毕竟菁菁是这些人中最漂亮的,要追也是追她。

    “下课了?走吧。”钟宜彬微微地笑,抬脚上前,越过菁菁,拉住了楚钦的手。时间很赶,要快点去台里才行。

    楚钦干咳一声,任由他把自己拉到副驾驶上,扣好安全带,踩下油门绝尘而去,留下一群女生惊掉了下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