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曝光
    站在当年停车的地方,楚钦很是感慨。现在想想,当年的钟宜彬确实是在有意无意地耍帅,展示自己的雄性魅力。不然,只是接个员工,为什么要开那么风骚的跑车,还穿得那般隆重,就差捧束花了。

    “你那时候是不是已经看上我了?”楚钦凑过去跟钟宜彬咬耳朵。

    钟宜彬干咳一声:“我不记得了。”转头看看白皙粉嫩的楚钦,当年只有十几岁的他,一定嫩的出水,如果回到那时的情形,自己大概真的会把持不住。

    刚刚拍了照片的女生,立时上传到朋友圈,配字是【校园内惊现两只超级帅哥】。她的同学们纷纷跑来围观,有人忽然说了一句:“这俩人长得好像钦哥和钟总啊!”

    这话一出,大家静默了片刻,然后开始疯狂转发刷屏。什么叫像,那根本就是!楚钦是这个学校毕业的名人,他的照片常年在礼堂挂着,他会出现在学校里也并不难理解();。

    “钦哥,给我签个名吧!”

    “啊啊啊啊,求合影!”

    “天哪,楚钦啊,钟总啊,啊啊啊!”

    周围的气氛突然热烈起来,很多女生奔过来把两人团团围住,强烈要求签名。

    楚钦见自己被认出来,就知道要遭,拉着钟宜彬跑已经来不及,只能留在原地保持微笑。好脾气地给她们签名,要求合影的也配合地照了几张:“好了,同学们,我就是进来散个步,没有什么活动,替我保密哦,不要引来狗仔。”说着,冲大家眨眨眼,俏皮可爱的表情配上那清越动人的嗓音,顿时迷倒了无数少女。

    女孩子们捧着脸,傻乎乎地点头答应。

    楚钦冲他们挥挥手,然后一把抓住钟宜彬的手,快速冲了出去。

    大家还没反应过来,两人就从面前消失了,追着看过去,就见楚钦拉着状况外的钟总一路狂奔。纷纷举起相机,赶紧拍下这难得的一幕。

    “牵手了,牵手了,啊啊啊啊!”大家似乎更激动了。

    很快,“钟钦校园牵手漫步”的话题,在微博上散布开来,学校里的迷妹们纷纷上传拍到的照片。有两人没被人发现时平静走路的,有被粉丝拥挤时好脾气微笑的,有冲出包围时撒丫子狂奔的,不管是什么场景,两人都离得很近。甚至最后跑的时候,还拉着手!

    “钟钦”的cp粉们成立了一个名为“钟钦不悔”的后援会,把拍的好的照片一一转发,有非常有才的妹子把照片画成了漫画,还编了四个小条漫,自己玩得不亦乐乎。

    路人拍到的东西往往更可信,钟宜彬和楚钦的暧昧热度,竟然一下超越了官方正大力炒的“木桥”,可见人民群众的力量多么大。

    好好的回忆过去,就被这么打断了。楚钦不甘心地开始采购设备,大墨镜,大口罩,统统准备起来,打算过两天再去。

    刚回到电视台,得知华家月找上门来,已经在会客室等他很久。

    楚钦揉了揉眉头,让助理去打发她走。这件事是刑事犯罪,而且性质太过恶劣,他楚钦不是圣父,不可能放过害他的人。

    “可是钦哥,她说价钱随你开。”小助理侯川有些不舍,那可是华家大小姐,伸出一条腿给你割呢!华家有多有钱他们都是知道的,让她那一个亿来买儿子的自由,她肯定愿意。

    “给我十个亿我也不稀罕,要是我跑得慢一点,命都没了,要十个亿有什么用?”楚钦冷笑。

    侯川只能垂头丧气地去打发华家月走。华家月是个大家小姐,从没受过这种冷遇,在会客厅等了快两个小时,只得到一句冷冰冰的“不方便见面”,当场就想发脾气。但顾及还在蹲号子的儿子,生生忍住了。

    “今天不方便,那我明天再来,麻烦你转告楚钦。”华家月笑着,塞给侯川一块男士手表,当做谢礼。

    这手表是有名的奢侈品牌子,至少值七八万。要巴结楚钦的人很多,平时给侯川送东西的也不在少数,不过都是些吃的、用的,最贵的也就是一个几千块的钱包,还是楚钦给他的。这种手表还是第一次收,顿时有些忐忑。

    楚钦录了节目,下台看到侯川愁眉苦脸的样子,忍不住抬手敲他脑袋:“发什么呆呢!”

    “钦哥,我收受贿赂了。”侯川哭丧着脸,把手表交了出来。

    楚钦看着那价值不菲的表,缓缓皱起了眉头:“别人的东西,你收了也就收了,华家的东西一点都不能碰,给我吧,她明天再来,我就见见她();。”

    侯川听了这话,顿时更惭愧了,要不是自己一时贪心,没有及时还回去,钦哥也不至于这么为难。

    楚钦看小助理快哭的样子,有些好笑,抬手揉了揉他脑袋:“不关你的事,我想想还是得跟她说清楚,免得她总来找也不是个事。”

    第二天,华家月没有来,因为被别的事绊住了手脚。

    绑架案的事,因为曝光出来对楚钦不好,一直都没有向媒体透露消息,却不知是谁向媒体爆料,一则关于“星二代为情绑架人”的新闻突然蹿了出来,一夜之间,关于罗源雇凶绑架被抓的消息传遍了大江南北。

    现在媒体和公众对司法会产生影响,有些案子往重了判和往轻了判差别很大。前两年有个富二代飙车撞死人,态度恶劣,激起了民愤,本来可以判三四年的,法院顾及民众情绪,重判了十几年。

    这边还没搞定楚钦,那边媒体竟然把罗源报道出来,弄到最后减刑不成说不得还要重判。华家月顿时慌了神,连忙去求助父亲,让他压下媒体的报道。华家在娱乐行业并没有什么人脉,只能花钱找人,行动上就有些慢。

    罗裴立时给楚钦打电话,大声质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楚钦被莫名其妙吼一顿,立时黑了脸:“罗老师,报道掀出来对我也没什么好处,我为什么要怎么做?世界上可不止我一个跟罗源有仇,您在文艺圈这么多年,就没有的罪过一个人吗?”说完,挂了电话,撇嘴小声嘀咕,这家人真是拎不清。

    钟宜彬安抚地摸了摸他的后腰:“我已经交代了媒体,不许提到你。”

    楚钦转头,捏了捏钟宜彬的下巴:“不提我,那怎么说受害人,楚某吗?”

    没了记忆,钟宜彬也不清楚这其中要怎么运作,只是交代下去不许涉及楚钦,想来那些媒体人知道该怎么做。

    楚钦微微地笑,没再多说什么,给几个媒体朋友打了电话,又约见了几个媒体大佬。这件事是有人要整罗家,不一定是针对谁。每个人的人脉都是有限的,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最后肯定会扒到他身上,不如早做防范。

    先前的报道只是简单说了罗源雇人绑架的事,引起了民众的强烈好奇,大家纷纷猜测其中原因。

    【肯定是因为抢女人,富二代之间为了这事没少打破头】

    【罗源算什么富二代,也就是个星二代吧】

    【咦,说是案发在七月,那时候楚钦因为受伤请了一期假呢!】

    很快,就有火眼金睛的群中联想到了这里,楚钦看着这些言论,默默擦汗。人民群众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

    很快,各大媒体登出了后续报道,大致说了是因为感情纠葛而做出的事,其中提到了周姓女子和受害人。大意是周姓女子喜欢受害人,而受害人对她置之不理,因爱生恨,就把事情告知了自己的仰慕者罗源,罗源便说要教训那人一顿,雇了凶手把人绑架了。

    只因为爱而不得,就要毁了人家,世间竟有如此狠毒的女子。当然,更可恨的是罗源,这种没有是非观念的人,说绑架就绑架,如果受害人不及时逃出来,他是不是还要把人杀了?

    网络上开始扒罗源的过往,发现他前年刚因为撞人被拘留过,平时也没有正经工作,就花家里的钱吃喝玩乐,打人、玩小姑娘、吸毒,就没有他不干的坏事,简直五毒俱全。

    人们把罗源和周子蒙骂了个遍,又转而去骂罗裴。平时看着道貌岸然的艺术家,竟然教出这种儿子();。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看来罗裴也不是什么好鸟。

    罗裴正跟另一个歌唱家竞争音乐学院校长的位置,这报道一出来,校方立时敲定了另一位,把罗裴晾到了一边。迫于巨大的压力,罗裴只得公开道歉。

    “教子无方,是我的过错,孩子做错了事,就该受到应有的惩罚,我不会出一分钱给他疏通关系,也不会为他说一句话,错了就是错了。惭愧,惭愧!”罗裴红着眼睛,当着媒体的面深鞠躬,弯腰足有三分钟才站起来。

    原本骂他的公众,好歹消停了下来。人家自己都说教子无方了,他们还能说什么,这么大年纪了还要看着独子进监狱,也够可怜的了。

    楚钦看着罗裴的发布会视频,有些佩服这人。能在如此危机的时候做出最正确的反应,不愧是老艺术家。

    然而,罗裴的妻子华家月,却说出了跟他截然相反的话。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救我的儿子,只是年轻人一时冲动,也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华家月声泪俱下地说。

    “你有什么依据说受害人没有收到伤害?”台下的记者十分犀利地问。

    “是呀,你怎么能替受害人说话呢?”有年轻的记者忍不住愤慨地说道。

    华家月被逼得有些急了:“楚钦现在不就好好的站在台上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受害人竟然是楚钦!受害人果然是楚钦!等楚钦从电视台出来,顿时被记者围住了。

    “好吧,我承认,那个倒霉的受害者就是我,不过案件的进展我也不是很清楚,等到开庭的时候才会有进一步的消息。”楚钦身边,两个钟家的保镖帮他挡开人群。

    “钦哥,请问他们绑架你之后对你做了什么?”

    “钦哥,这个案子会公开审理吗?”

    “钦哥,方便开一个记者发布会吗?”

    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因为楚钦在媒体这边风评向来好,大家对他也比较友好,只有一个例外……

    “请问,传说匪徒把你抓去实施强|暴并录了视频,这是真的吗?”一只话筒递过来,差点戳到楚钦的眼睛。楚钦偏了偏脑袋,仔细看了一眼那家媒体的标识,名为“香蕉日报”。

    “感谢大家的关心,案件的审理要交给法院,有些东西还在调查中,需要暂时保密,等法院判决出来,我会统一给大家答复,”楚钦微微地笑,避开了所有犀利的问题,“是否公开审理,法庭也有询问我的意见,我想还是不要公开了。毕竟里面牵扯到一个女孩子,对于不能让大家第一时间看到庭审,只能说声抱歉。”

    这些画面,通过镜头直播到了全国观众面前,对于楚钦的沉稳大气、绅士有礼,观众们又有了新的认知。而对于不顾受害人感受,胡乱提问的“香蕉日报”,给予了强烈谴责。

    “不愧是我的钦哥,都被人害成这样了,还顾及着女孩子以后的人生,呜呜……”以前不喜欢楚钦的人,通过这件事也对他大为改观,一夜之间圈粉无数。

    钟宜彬看了看身边四仰八叉吃水果的楚钦,撇了撇嘴:“伪君子。”

    楚钦用脚戳了戳钟宜彬腰间的痒痒肉:“起码我还是个君子,再说了,说几句场面话的我都算伪君子,那买水军去砸香蕉日报场子的钟老板又算什么?”

    钟宜彬抓住那只脚,把人拖到自己面前,将那只白皙的脚扛到自己肩膀上,顺手扯开楚钦的四角底裤,笑着压上去:“我当然是……保护媳妇的钟小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