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套路
    伪君子也好,真小人也罢,楚钦是受害人,在公众面前的形象又一直很好,跟五毒俱全的罗源作对比,根本没有人说他不好。

    舆论就偏向了楚钦,认为周子蒙是个疯狂的迷妹,爱而不得。周子蒙听到这个消息气愤不已:“说我迷恋楚钦?他的脸可真大!”

    “你闭嘴吧。”周父出声呵斥,现在舆论这样,他非但不能出来澄清,还要帮着楚钦这么讲。毕竟因爱生恨听起来像是无知少女会做的事,把真相公之于众,只会让群众和法官对周子蒙的印象更差。毕竟,利用自己的仰慕者去伤害楚钦,目的竟然是喜欢楚钦的男朋友,实在是丢人。

    “现在的状况是,周小姐必须要申明,自己不知道罗源准备怎么对付楚钦,”周父请的律师从容淡定地解释,“因为有钟夫人那条短信,她一定会指认这是周小姐指使的,那么我们就不能把责任推卸得太干净。”

    罗源也不是什么特别有脑子的人,但也算有心计,当初决定绑架楚钦的时候,就想把钟母牵扯进来,到时候出事,楚钦碍着自己男朋友的面子会不愿意声张。

    本来他们的计划是,让周子蒙去钟母面前挑唆,惹得钟母大怒,自己出手教训楚钦。这时候他们好从中插一手,买通钟母指使的那几个人,对楚钦下狠手。奈何钟母虽然不喜欢楚钦,却没有出手教训他的意思,他们只能退而求其次,自己动手,骗钟母掺和进来。

    律师听了周子蒙的计划,叹了口气,要不是他们画蛇添足这一笔,完全可以把周子蒙摘出来,说她毫不知情。

    华家月为了儿子到处奔走,自然也找到周父商量。周父摆出一副同病相怜的架势,跟华家月好好商量。

    “孩子小,不懂事,总该给孩子机会。”周父颇为同情地说。

    华家月快恨死周子蒙了,但自己儿子才是动手的那个,她还得靠周子蒙替自己儿子说话,只能强捺下心中的怒火,温声细语地跟周父说话();。

    初步商量的方案是,把罪责都推到那三个嫌犯身上,说这两个孩子只是雇佣他们打楚钦一顿,没想到他们把人绑架了,还意图不轨。

    “我们罗源,根本就不认识楚钦,要不是为了蒙蒙,怎么可能做出这种荒唐事,说到底,主要责任还是在你们家,”华家月说着说着,还是忍不住抱怨了几句,见周父脸色不好看,便又改口,“但事情已经出了,再说这些也没用,重要的是把孩子们捞出来。”

    周父应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等华家月走后,嗤笑一声。自己儿子没脑子,又怪谁。

    开庭当日,钟母作为证人要出庭,钟家一家人就陪着去了现场。周父见到钟家人,有些没脸,不敢跟他们对视。

    原本还做着把女儿嫁到钟家的美梦,现在是彻底泡汤了。不仅是钟家,如果今天的官司打不好,进去蹲两年牢再出来,京城里任何豪门大家,都不会要他的女儿了。

    楚钦作为受害人是一定要出庭的,钟宜彬坐在他身边,握住他冰冷的手:“过了今天,他们就要去蹲大牢了,别怕。”

    “我没怕。”楚钦转头瞪他,却没把手抽走。其实还是有点怕的,绑架的心理阴影一时半刻难以克服,好在钟宜彬一直陪着他,如果钟宜彬失忆了不记得他,他现在估计已经疯了。

    钟母看到离自己两排远的两人,就气不打一处来,大庭广众还拉着手,真是不知廉耻,一会儿被记者看到了怎么办?

    “今天没有记者来。”钟家大哥知道妈妈又在担心什么,好心提醒了一句。

    “没记者也不行,两个男人拉拉扯扯……”钟母依旧心里不平衡。

    “好了,别吵了。”钟父开口阻止了钟母的聒噪,工作人员已经就位,庭审马上开始,要保持肃静。

    罗源和周子蒙都戴着手铐,被法警带着,安置在带有铁栏杆的固定座位上。三个绑架犯也被带到现场,因为是暴力犯罪的重刑犯,手脚都戴着沉重的镣铐。

    光头看了一眼被告席上的罗源和周子蒙,怨毒地狠狠瞪视他们。这两个幕后指使的人,说是给一半定金,事成之后再给另一半。结果他们被抓了,另一半定金到现在也没有给。他们以后要坐十几年的牢,家中老小还要吃饭,只靠那一半定金肯定不行。

    华家月看着干着急,拿着手帕不停抹眼泪,之前她试图去贿赂这三个犯人,让他们把罪责扛下来。但怎么也见不到他们,连他们的亲属也不能进去说话。心知是有人插手,故意严防,却又毫无办法。

    庭审开始,公诉人先陈述了几人的罪责,将楚钦被绑架的前因后果都详细地说了一边。

    罗源不想认罪,陈述的时候,只说自己雇了这三个人教训楚钦,至于怎么教训他却是不知道的。

    公诉人看着他耷拉着眼睛说谎话的样子就来气,要求法庭出示了几件证物,高级身影一期、润滑剂、保险套,这些都是绑匪准备好来对付楚钦的工具。如果没有明确的指使,三个绑匪怎么会想到这么具体的“教训”方式。

    华家月给儿子请的律师起来辩护:“对于公诉人所说,我的委托人交代了几个绑架者侵犯受害者,我方不能认同……”律师坚持认为,这些证据不足以表明是罗源指使他们做的,肯定是几个绑匪自作主张。

    钟母听得心惊肉跳,这些日子因为频繁被警局传唤,案情她是很清楚的,但她只知道罗源和周子蒙策划绑架楚钦,要教训他,还伤到了钟宜彬,从没听过要劫匪虐待、强|暴楚钦这一茬。

    光头他们听着罗源的律师把罪名都推到他们头上,很是不满,开口分辨:“这都是他交代给我们的,说是录下视频报酬翻倍,到现在也只给了我们一半定金();。”

    为了争取宽大处理,三个绑匪把罗源怎么指挥他们、怎么给钱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当问到周子蒙的时候,周子蒙避开了罗源满是希冀的眼,沉默半晌说:“我当时只是跟罗源抱怨两句,他就说要教训楚钦,让我找个钟宜彬不在的时候通知他。我也不是总知道钟宜彬的行踪,就像问钟宜彬的母亲。罗源告诉我,让伯母把消息发到他找的人手的手机上,等出了事,也能因为是钟宜彬的妈妈掺和,而不了了之。”

    三言两语,把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净。周家的律师也及时出来说话,言说周子蒙根本不知道情况,只是提供了些许便利,根本算不上犯罪,应该是跟钟母一样的知情证人才对。

    罗源不可置信地看向周子蒙。华家月忍不住尖声喝问:“周子蒙,你别昧着良心说话,前两天你是怎么跟我说的!”

    楚钦看着他们狗咬狗,觉得十分可笑。

    钟母越听眉头皱得越深,等宣她作证的时候,不由得深深看了一眼周子蒙:“周子蒙告诉我,她和几个朋友要找楚钦谈谈,让我把宜彬到家的情况发到她家保镖的手机上,也就是182那个号。”

    有了钟母的证词,周子蒙的“无辜”形象瞬间崩塌。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再无知也知道罗源是要对楚钦不利,帮凶的罪名怎么也逃不了,辩解也没有用。

    最后,三个绑匪因为绑架罪被判了十二年。罗源作为主谋,也要重判,但考虑到他没有直接参与到暴力行动中,且认错态度良好,判了八年。而周子蒙,作为帮凶,情节较轻,判了三年。

    本以为儿子这算是雇凶绑架罪,结果律师告诉他,没有“雇凶”这个罪名,罗源犯的就是绑架罪。而且因为周子蒙把罪责都推到他身上,一下子判了八年。华家月当场昏了过去,等缓过一口气来,疯了一般地扑向周父,把手机狠狠砸向周父的脑袋。

    周家和华家,从此结了仇。

    案子尘埃落地,钟母好几天才缓过劲来。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大错事,觉得有些对不起钟宜彬。想了又想,约了楚钦出来见面。

    楚钦接到钟母电话的时候有些蒙,不知道这尊大佛怎么想起来见他。就在电视台附近的茶馆,他又不好推拒,只能匆匆换了一套衣服,对着镜子仔细看了看,没什么不妥,这才大步去了茶馆。

    钟母坐在位置上,优雅地喝茶,见到楚钦来了,抬抬下巴示意他坐。

    “听说戴夫已经找到让宜彬恢复记忆的方法了,进展怎么样?”提起这个,钟母就有些不舒服,说是要由钟宜彬最信任的人来引到,这混小子最信任的人不是妈妈,竟然是这个公狐狸精,真是糟心!

    “暂时还没看出来什么效果,我正打算今晚带他去以前约会的地方看看。”楚钦笑着说道,声音温和有礼,让人挑不出一点错。

    听到“约会”这个词,钟母皱了皱眉,放下茶杯:“你是在示威吗?”

    楚钦愣了一下:“您怎么会这么想?”

    “哼!”钟母冷哼一声,拿出一叠空白支票,刷刷签了一张一百万的,撕给楚钦,“这些钱给你,等宜彬恢复记忆之后,就离开他。”

    楚钦看看扔到面前的支票,哭笑不得:“伯母,这一百万,我一个月就能挣到。”他不仅有工资,还有节目补贴,商演,以及广告收入,单这两年他在钟宜彬身上花的钱就近千万了。

    “你这是在坐地起价?”钟母皱眉,这时候的反应不应该是哭着说“钱是买不到爱情的”这种经典句式吗?这小子,不按套路出牌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