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游园
    战神的怒火,不是那么好承受的。很快,有大批的网友出来反驳。

    【我们钦钦是靠真本事上位的,当年是盛世求着楚钦去的好吗?】

    楚钦主持人生涯的经历,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没有人系统地整理过。有人整理了这七八年来的经过,剪辑成视频放出来。

    在国家台比赛中意气风发的小伙,过关斩将夺得全国总冠军,而且还不是科班出身的,这一切只能归结于天分。而后,是刚刚到盛世,开创了那一档美食节目。当年有很多人替他惋惜,毕竟他是有机会留在国家台的,比在没上星的私人电视台蹉跎岁月要好得多,然而楚钦没有走,以一人之力撑起了盛世tv的综艺。

    一路陪着盛世上星,成为综艺第一,楚钦是当之无愧的台柱子。盛世tv但凡大型晚会,必然会让他主持,其他电视台的娱乐类盛会,也会邀请他去镇场。

    陈纪明录完节目,拿起手机看网上的消息,就看到了情况的翻转,脸顿时拉了下来。盛世官方都站出来替楚钦说话了,还说不是靠老板?敲了敲水军团队的负责人,问问这些人是干什么吃的。

    “对方请的水军比我们多了三倍,肯定是吵不赢的,想赢的话需要再加十万。”对方冷冰冰地回复,反正他们收这么多钱,就干这么多活。

    陈纪明气得牙痒痒,他刚刚上班,台里给的节目补贴跟楚钦那种台柱子根本没法比,十万块是他两个月的收入了。但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加钱的话,之前的钱就打水漂了,只能咬牙给对方再转十万块。

    【呦呦,官方开始雇水军了,是不是心虚?】

    【再怎么宣传,也就是块遮羞布】

    水军再次活跃开来,到处蹦跶着黑楚钦。但只要他们一出现,就会涌入更大批的水军来压制他们。

    【钦哥好棒,这么优秀的人才不需要什么潜规则呢!】

    【楼里这些水军,是哪个嫉妒得发疯的疯狗雇来的?】

    【再嫉妒也比不过我们钦哥,我们钦哥最棒了。】

    【圈地自萌,萌个cp而已,碍着谁了又();!】

    楚钦看着网络上的言论,这么尽职尽责地夸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水军,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这些家伙不仅在各大插架场很明夸他,还疯狂制作各种视频、贴图,简直像是公司在捧新人时的架势,铺天盖地却是他的消息。

    “……这些不是水军,是你的粉丝。”钟宜彬闷笑,水军可没有这么智能。

    “我竟然这么有号召力啊。”楚钦摸摸下巴。

    “这不挺好,回去你可以提提涨节目补贴。”钟宜彬笑嘻嘻地说,拉着他去游乐场。

    网络上的骂战,对于混电视的主持人来说只是小问题,自从解决了绑架案,楚钦心里的大石头就消失了,这种事根本不会让他生气。依旧按照原计划去跟钟宜彬约会,回忆过去。

    楚钦以前生活在一个三线小城,那边没有大型游乐场,上大学之后特别想去游乐场玩。但大学的男孩子都很爱面子,纷纷表示又没有女朋友,几个单身狗去游乐场傻兮兮地玩,太丢人。倒是偶然被钟宜彬听到了,有一天拿着两张大鱼游乐场的门票跑来找他。

    “朋友给的,你拿着跟女朋友去玩吧。”年轻的钟宜彬,还不怎么会隐藏自己的情绪,直勾勾地盯着楚钦,露出了些许紧张。他很怕从楚钦口中听到肯定的回答,楚钦有女朋友的话,他……他就不能去玩了。

    楚钦眨眨眼,看看眼中明晃晃写着“好想玩好想玩”的总裁大人,抿唇轻笑:“我没有女朋友。”

    “这样啊,”钟宜彬松了口气,故作矜持地说,“那你自己去有些无聊呢。”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楚钦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钟宜彬脸上纠结的表情,闷笑着轻咳了一声,“钟总这周有时间吗?”

    钟宜彬的眼睛亮了一下,认真地看了一下行程表:“这周五有空。”

    于是,在那个晴朗的周五,楚钦逃课跑出了学校,钟宜彬推掉了会议,两人在大鱼游乐场的鱼形喷泉旁边见面。

    “给你。”楚钦把刚买的棉花糖,塞给钟宜彬,两个大男孩就一边吃着棉花糖,一边去过山车前排队。

    ……

    想起这些,楚钦去买了只棉花糖。

    “怎么不买两个?”钟宜彬看着那孤零零的棉花糖,当初不是一人一个的吗?

    “你又吃不完。”楚钦把糖举到他面前,看着他张嘴咬掉一块,自己也凑过去咬。这么甜的东西,当初怎么没觉得腻呢?

    “大概是初恋的味道有点酸,吃口糖中和了也不觉得甜。”钟宜彬一本正经地说。

    “就你知道。”楚钦没好气地瞪他,把糖给他自己吃。

    “唔,我们去坐那个!”钟宜彬吃了两口,看到那高高的红色过山车,顿时兴奋起来,吵着要去坐。

    果然,就算失忆了,喜欢的东西还是不会忘。楚钦抿唇笑,任由钟宜彬拉着他过去排队。这个“烈焰飞车”是整个游乐场最高、最快的过山车,当年他俩第一次来,钟宜彬也是先奔向了这里。

    咔咔咔,安全杠自动落下,将人固定住,楚钦深吸一口气,也没开始就有些紧张,回头看看一脸兴奋的钟宜彬,担心不已:“安全带扣好了吗?别乱动,一会儿甩起来的时候记得把头贴在靠背上。脚放好,抓住这个扶杆啊……”

    钟宜彬听话地点点头,检查了两人的安全带,伸手握住楚钦的手:“没事,我会保护你的();。”

    楚钦愣了一下,当年,看出他紧张的钟总,也是这么说的。没事,我会保护你的。然后,等过山车启动……

    “啊——”钟宜彬叫得比他还大声。

    红色的过山车如同一道闪电,在长长的轨道上起伏翻滚。冲上一个陡坡,然后,瞬间冲下一个接近九十度的下坡,毫不停滞地又冲上一个圆环,翻滚着下落。

    “啊啊啊啊啊!”钟宜彬兴奋地大叫,眼前突然变化的景物,跟五年前重叠,那股熟悉的感觉冲击着脑袋,让他有一瞬间的晕眩。

    过山车停下来,楚钦转头看看还在发呆的钟宜彬,摸摸他有些冰凉的脸:“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钟宜彬缓缓转头,看着他:“没有,就是刚才觉得有点眼熟。”

    楚钦有些高兴:“你想起来点什么了?”

    “一点片段,”钟宜彬解开安全带,走下过山车,站在高台上,用一种略带沧桑的目光环视整个游乐场,缓缓抬手,指着一座人造山峰说,“我们去玩那个吧!”

    “……”还指望着他说点什么的楚钦,发现这家伙只是在寻找下一个玩的目标,无力地垮下肩膀。

    因为不记得,这一切对钟宜彬来说都非常新鲜,拉着楚钦把所有项目都坐了个遍。在楚钦实在累得走不动的时候,背着他跑到游乐园中央的就餐区,点了一份巫山烤鱼。

    大多数游乐场在吃的方面非常凑活,能找到一个像样的盒饭就谢天谢地。但大鱼游乐场的服务向来以“高端”为主,每天的票是限量的,不会出现拥堵的现象,内里的餐饮也都是大鱼旗下的。

    恍惚记起,楚钦在游乐场中最喜欢吃的,就是这家的烤鱼。

    “我点的味道对不对?”钟宜彬推了推趴在桌子上的楚钦,双眼亮晶晶地像个等着主人夸奖的大狗。

    坐过山车的时候,人会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非常消耗体力,楚钦累得动也不想动,被钟宜彬放下之后,就趴在桌子上不想动。听到钟宜彬说话,懒洋洋地转头看他,缓缓伸手,摸摸钟小鸡的狗头:“完全正确。”

    “嘿嘿。”对于能想起过去的事,钟宜彬也很高兴,多一份记忆就多一份安全感。

    “这么大了还来游乐场。”一道低沉威严的声音从侧面飘过来,楚钦转头,就看到面无表情的虞棠正坐在他们旁边的桌上,身边坐了个五六岁的小男孩,粉雕玉琢的十分可爱。

    “咦,你在这里啊,正好正好,这顿饭记你账上。”钟宜彬看到虞棠,立时准备占便宜。大鱼游乐场是大鱼集团旗下的产业,包括这家烤鱼店。

    宋箫从洗手间出来,看到楚钦他们,笑着过来打招呼:“你们也在。”

    “那个孩子是……”楚钦询问地看向宋箫,那个小男孩长得跟虞棠有五分像,难道虞棠已经有儿子了?瞬间脑补了若干豪门恩怨大戏……

    “那是虞棠的弟弟,叫虞麟。”宋箫弯起眼睛,招手叫虞麟过来打招呼。虞棠的家人刚刚搬到帝都来,趁着虞麟还没上课,带着他来游乐场玩。“哄孩子”这个理由冠冕堂,虽然虞麟小朋友一脸生无可恋并不想玩的样子。

    “你俩干什么来了?”虞棠挑眉问。

    “我们来寻找回忆。”钟宜彬理直气壮地说。

    “噗——”虞麟小朋友刚喝下去的汽水,瞬间喷了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