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生病
    在游乐场玩了一整天,回去的时候楚钦路都走不动了,钟宜彬还一脸的意犹未尽。

    把车子停在车库里,钟宜彬下车,发现楚钦已经睡着了,便伸手给他解了安全带,把人抱出来,抬脚合上车门。

    “唔……”楚钦迷迷糊糊地,感觉到是熟悉的怀抱,眼都没睁,抱住钟宜彬的脖子,兀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借着睡。

    钟宜彬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抱着去坐电梯。

    玩激流勇进弄湿了衣裳,好在初秋的天气还很暖和,爱操心的楚钦出门的时候特地放了浴巾在他的车上,两人都没有冻着。但还是要洗个热水澡去去寒气。

    钟宜彬把人放到床上,自己脱了黏在身上的衬衫,就去浴室放水。满满一池热水,将浴室熏蒸得烟雾缭绕。

    楚钦睡在床上,忽而觉得一阵窒息,猛地惊醒过来,难受得蜷起身子。

    “怎么了?”钟宜彬出来,见他脸色发白,连忙跑过去。

    “没事,刚睡着睡着突然喘不上气了。”楚钦甩甩脑袋爬起来,拉着钟宜彬进去泡澡。

    浴缸足够大,容下两个大男人也不成问题。楚钦大方地脱了衣服,跨进浴缸,慢慢坐下去。

    白皙的身体,就这么当着他的面显露无疑,钟宜彬看得眼睛有些直,这具漂亮的身体,对他来说,存在着致命的诱惑力。今天从玩激流勇进,水花大湿了楚钦的衣裳,露出比当年还要好看的肉色,让他当场就可耻地起了反应。

    “过来泡澡啊。”楚钦抬头看看钟宜彬,见他盯着自己发呆,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顿时红了脸。怎么忘了,这家伙失忆,像是刚进入热恋期的人,容易激动。

    钟宜彬应了一声,三两下脱了裤子,跨进浴缸。

    楚钦有些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伸手拿香皂,却被一双大手拉了过去,牢牢地嵌在某个结实的怀抱里();。

    “别闹。”楚钦扭了扭身子,有些不自在。

    “我给你洗头。”钟宜彬兴致勃勃地伸手,拿了洗发露过来,抓过挂在墙上的喷头,仔细给楚钦洗脑袋。

    楚钦想拒绝,却被牢牢圈在怀里,动弹不得,只能由他去。这种事楚钦很少让他做,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少爷,没让别人伺候就已经很不错了。楚钦从来不舍得这么支使他干活,但自从失忆之后,倒是干得越来越顺手。

    “你不必做这些的……”楚钦靠在钟宜彬身上,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在水中划拉出一道道水纹。

    “我想给你洗嘛。”钟宜彬嘿嘿笑着,双手揉搓楚钦的脑袋,在他脑袋上搓出许多泡沫,活像扣了个大帽子。泡泡从额前滑下来,掉到楚钦的脸上。

    楚钦伸手,把泡泡捏掉,抿在钟宜彬的胳膊上。

    “干什么呢?”钟宜彬抓住那只干坏事的手,“竟敢往你老公身上抹泡泡?”

    楚钦呲牙,丝毫不知悔过。

    钟宜彬哼哼两声,突然伸手,刮了一下楚钦的鼻子,把泡泡挂到了他的鼻尖上。楚钦垂目去看泡泡,两只眼睛顿时变成了斗鸡眼。本来温馨地给爱人洗头时间,很快变成了泡泡大战。

    洗完澡暖乎乎睡在被窝里,楚钦打了个哈欠很快睡过去,钟宜彬就搂着他刷微博。他今天发的那条,已经被转发了十几万条,人民群众纷纷表示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然而,某人的十万块也不是白花的,那些水军还在不遗余力地黑楚钦。

    【呦,这么快就出来给姘头洗地了,真不愧是盛世老板的第一宠妃】

    【此地无银三百两,要是问心无愧,何必出来解释】

    然而,这些言论,很快就被真正的粉丝和钟宜彬雇的水军们给淹没了。公关部请了视频制作公司,把楚钦这些年的经典录像剪辑成短片,用一个粉丝号发出来。

    “这一届的冠军是——楚钦!”

    “大家好,欢迎来到亲亲大杂烩,我是楚钦,今天是开播的第一期,好紧张啊,紧张得我刚刚吃了两份盒饭……”

    “小学时候做过语文题,主持人不小心在台上摔倒要说被大家的热情倾倒了,但这实在太假了,我从上台到现在你们除了偷笑就没发声……”

    “哈哈哈……”

    楚钦在台上说话,总是听起来实诚又好笑,给人一种特别真诚的感觉。钟宜彬看着视频里的景象,一幕幕在脑海中过一遍,眼前快速闪现出许多场景,让他一时有些晕眩。

    把平板放到一边,钟宜彬靠在床头闭了闭眼。

    “啊——”怀中正熟睡的楚钦,忽然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伴着一声压抑的惊呼,瞬间睁开了眼。

    “怎么了,宝贝?”钟宜彬立时睁开眼,把人抱到自己胸前拍了拍。

    “梦见坐过山车,就突然喘不过气来。”楚钦喘了两口,抬头冲他笑了笑。

    钟宜彬松了口气,拍拍他,让他趴在自己身上睡。趴着睡果然好了很多,楚钦觉得舒服些了,在他胸口蹭蹭脸,合上眼睛。

    但这种状况只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楚钦再次惊醒,额头还出了一层虚汗。

    “你这是怎么了?”钟宜彬担心不已,把人往上抱了抱,跟他抵抵头();。

    “坐过山车后遗症,没事。”楚钦声音有些虚弱,他一直有这个毛病,每次坐过山车坐多了,晚上就会总是惊醒。今天坐得尤其多,基本就没有停下来过。

    钟宜彬狠狠皱起眉头:“你怎么不说呢!”早说他有这个问题,今天就不会拉着他坐那么多了。

    “不要紧的。”楚钦拍拍他的脑袋,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是人体过度刺激之后的应激反应。钟宜彬可能是平时开跑车开多了,对那种速度的冲击并不敏感。

    说是不要紧,半夜,楚钦还是发烧了。

    钟宜彬懊悔不已,给他仔细擦身体,又跑到楼下药店去买药。药店老板坐在柜台后面昏昏欲睡,他这药店是二十四小时药店,晚上也有人值班,今天刚好轮到秃头老板自己。

    “老板,老板!”钟宜彬着急地敲着柜台。

    秃头大叔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钟宜彬,从柜台里拿出一盒避孕套,打了个哈欠:“三十。”

    “我不要这个!”钟宜彬抽了抽嘴角,“我要买退烧药。”

    “退烧?”秃头大叔突然睁大了眼睛,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他,慢吞吞地起身去拿药,嘴里小声嘟哝,“怎么都折腾得发烧了……”

    钟宜彬没在意他说的什么,拿起退烧药就走。回家给楚钦吃了药,又给他喝了一大杯热水,抱着他捂在被子里发汗。

    “你热的话,再拿个被子。”楚钦推了推比他先出汗的钟宜彬。

    “别动。”钟宜彬有些生气,给他掖好被角,紧紧箍着不让动。他也说不上来在气什么,气楚钦不舒服也没告诉他,气自己贪玩把楚钦弄生病了……

    第二天倒是不烧了,楚钦挣扎着要去上班,今天是录制棒棒糖的日子,邀请了慕辰跟乔苏,他得早点去跟策划再对一遍台本。

    “今天别去了,在家休息。”钟宜彬把吃完早餐的楚钦又捉回床上,扒了衣服重新塞进被窝。

    “不行!”楚钦推开他,今天的节目很重要,慕辰的档期可不好约,不能因为他有点小病就不去。

    “慕辰今天临时有活动,不来了。”钟宜彬皱眉,把他按回枕头上。

    “啊?”楚钦狐疑地看向钟宜彬,“真的吗?”慕辰向来守时,约好的事很少有临时推的。

    “嗯,你乖乖睡觉,别的事我来处理,中午回来陪你吃饭。”钟宜彬亲了亲楚钦的额头,转身出门,抬手给慕辰打了个电话,“楚钦生病了,非要去录节目,你跟他说你有事,换时间。”

    “……”那边的慕辰被噎了一下,“怎么回事,严重吗?”

    “昨天晚上一直烧,早上还在发抖,”钟宜彬声音冷冰冰地说,“耽误你的时间,会按照相应的约定陪你钱的。”

    话说道这份上,再坚持要录节目就太不近人情了,而且有耍大牌之嫌,何况慕辰还是楚钦的朋友,“钟总太客气了,赔钱就不用了,本来也是在迁就我的时间,那就约后天吧。”

    楚钦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对,早上钟宜彬压根没接电话,从哪里知道慕辰活动取消的?抬手准备给台里打电话,手机就响了起来,竟然是慕辰打来的。

    “小钦钦,真是对不住,我今天有个紧急的活动要参加,节目改到后天成吗?”影帝的声音里充满了真诚的歉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