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状况
    ……

    大漠风沙起,天高地远无音信;

    江南杏花雨,万里复万里。

    ……

    这首歌,是根据景元帝写的《祭词》改编的,祭奠他那个被迫和亲客死北漠的妹妹。因为据说,祭词的后半段乃是端慧皇后续作的,所以让扮演皇后的乔苏来唱,十分合适。

    电视剧里只有乔苏一人唱,但为了晚会效果,这次是安排慕辰来合唱的。乔苏先唱一段,等到第二部分的时候,慕辰会上来接。

    乔苏的声音本就是那种清冷淡漠的,配上轻灵的丝竹声,特别好听。坐在观众席上,等着追光过来的慕辰,静静地看着台上的那人。舞台是玻璃制的,当唱到“杏花雨”的时候,一道水幕从上面坠落,将人隔绝在朦胧烟雨中。

    “效果还不错呢。”楚钦趴在床上,看着台上光芒万丈的乔苏,眉头却微微皱起。这个舞台是去年刚修好的,虽然先进,但也有个问题,就是雨幕附近的玻璃没有防滑设施,不能靠近。

    通常楚钦用这个舞台的时候,会交代演员不要靠雨幕太近。现在看着乔苏的走位,就知道梁老师把这茬给忘了。

    ……

    吾妹,吾妹,长眠矣;

    吾妹,吾妹,且安息。

    ……

    唱到了副歌部分,乔苏按照原定的走位,向前走了一步。脚下的玻璃面上满是水珠,皮鞋底触到有水的玻璃,顿时失去了摩擦力。

    “唔……”乔苏在一个优雅的转身之后,嘭地一声摔倒在地。

    “啊——”观众席上发出了一阵沉闷的惊呼声,慕辰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抬脚就往台上走。

    “哥诶,你现在不能上去!”慕辰身边的工作人员赶紧拉住他,现在出现了意外状况,工作人员会迅速去处理,现在慕辰上去算怎么回事。

    乔苏明显摔得有点重,趴在地上半天没有动。

    在主持位站着的陈纪明有些傻眼,追光打到了他身上,耳麦里传来导演的声音:“快点,说两句暖暖场,这边工作人员会迅速去处理。”

    “啊,出了点状况,大家不要着急。”陈纪明干巴巴地说了这么一句,气氛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发糟糕。音乐因为一号麦说话而停了下来,整个场面都冷了。

    这是现场直播,出现冷场是非常严重的失误,导演气得在导播室里跳脚:“这个白痴,说这种话是要丢死人吗?音乐不许停,插播广告,快点();!”

    这时候,一通电话打了进来,导演本来不耐烦接,看到上面显示“楚钦”的名字,立时接了起来。

    “老王,现在赶紧让笑笑叫慕辰上场,来个英雄救美,要是乔苏伤得不重,就让他俩在台上唱完。”楚钦冷静快速的声音,成功安抚了暴躁不已的导演,根本没有仔细考虑,就直接切换到林笑笑的频道下达指令。

    林笑笑提着裙子跑上去,见乔苏只是脚扭了,摔得有点蒙,倒是没有太大的问题,转身对观众席的某处说,“皇上,你媳妇摔了,赶紧上来看看!”

    这话一出,观众顿时沸腾了,虽然慕辰来了大家都知道,但不知道会在这个环节上场。一道追光立时打在了慕辰所在的地方,慕辰保持着影帝的优雅姿态,快步走下台阶,单手撑着舞台一跃而上。

    音乐又响了起来,从出事到慕辰上台,其实只过去了半分钟,中间插了一个小小的冠名广告,就又切回现场。

    电视机前的人就看到慕辰冲上台,单腿跪在地上,把乔苏抱进了怀里。

    “啊啊啊啊!”观众疯狂地尖叫起来。

    音乐恰好演奏到了副歌部分,慕辰接过话筒,用拿低沉悠扬的声音唱:“吾妹,吾妹,长眠矣;吾妹,吾妹,且安息……”说着,用手盖住了乔苏的双眼。

    乔苏就配合地软在他怀里,做出战死沙场的模样。

    一切衔接得恰到好处,把原本的意外,演绎成了一出动人的舞台剧。

    “慕辰真不愧是影帝。”楚钦笑眯眯地看着电视上的这一幕,咬了一口钟宜彬递过来的水果。

    “切,我也会!”钟宜彬放下手中的水果,一把将楚钦抱紧怀里,低声唱,“吾妹,吾妹,陪哥哥睡……”

    “去你的。”楚钦抬脚蹬他。

    台上的两人总算把歌给唱完了,灯光黑了下来,慕辰把乔苏打横抱起来,步履沉稳地朝台下走去。

    “辰哥,我没事,还能走。”乔苏从耳朵红到了脖子,挣扎着要下去。

    “别动。”慕辰小声说着,丝毫不打算放手,抱着乔苏直接去了后台休息室。两方的助理都赶了过来。盛世的工作人员立时拿来了急救箱,慕辰把乔苏放到沙发上,自己蹲着去卷他的裤腿。

    “辰哥,让我助理来吧。”乔苏脸上的热度还没下去,赶紧拦住慕辰的手。

    慕辰看了看周围的人,一言不发地继续卷裤腿。脚腕有些红肿,因为是侧着摔倒的,从小腿到膝盖以上,侧面都泛着深红色,不出意外的话,明天这些地方都变青。

    “摔倒的地方都得涂上,不然明天你就走不了路了,”慕辰经常演打戏,对这种伤最是熟悉,看着那红红的伤蔓延到了大腿以上,被裤子牢牢遮住,微微皱眉,“你们都出去。”

    慕辰发话,众人也不敢不听,看情况慕辰是涂药遇到了障碍,需要乔苏脱点衣服。工作人员纷纷走了出去。乔苏那位金牌经纪人,站在一边揣着手,冷眼看着慕辰照顾乔苏,等人都出去了,亲手把门关上,交代助理看好乔苏,不要让任何镜头拍到这里,转身去找盛世的负责人理论。

    “把裤子脱了。”等人们都出去,慕辰就对乔苏说了这么一句。

    “……啊?”乔苏愣愣地看着他,有些傻眼。

    虽然慕辰的完美表现,将那个节目圆了过去,而且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但并不能掩盖陈纪明临场反应僵化的问题,整场晚会也有许多瑕疵。很多林笑笑说的笑话,陈纪明没有接住,有些难堪。

    “笑笑姐,刚才你说的那个,不在台本里啊!”陈纪明下台来,有些生气地说林笑笑。

    “这是现场直播,现场出现什么状况要临场发挥的,光照着台本念根本没法看。”林笑笑撇嘴,她就是欺负新人了怎么着,作为一个新人就要有新人的自觉,想抢风头,也的看自己接不接得住。

    这边两人别别扭扭,那边晚会总策划焦头烂额。因为乔苏的经纪人趁着中间换场的时候,看了一下乔苏摔倒的地方,直接找到他要求赔偿。

    金牌经纪人,可不是个虚名,在圈里也是凤毛麟角。他们不仅仅有上好的资源,广阔的人脉,更有一双挖钱的好手。第二天,钟宜彬去上班,就接到了乔苏经济公司出具的,要求赔偿的公函。

    舞台布置不妥,事故处理不及时,是盛世的责任。乔苏因为受伤,需要卧床三天,的确影响了工作。好在盛世买了保险,该赔的钱一分不少地赔给乔苏。

    公司方面友好协商,粉丝们却是不干了。

    【我家苏苏竟然摔得那么严重,盛世的人却不管,把一个伤着晾在台上那么久!】

    【那个舞台有为题,玻璃地板还放水,没有轻功根本站不稳好吗?】

    【那个陈纪明好傻缺,暖场暖成那样,好尴尬呀!】

    一时间,“盛世史上最糟糕的晚会”这一话题,被刷上了热门。人们纷纷截取了陈纪明冷场的片段,还有林笑笑说笑话没人接的场景,以及节目中间衔接不畅的种种问题。

    “这是怎么回事?”钟宜彬把资料拍在桌子上,冷眼看着盛世tv的几个高层,“盛世上星这么久,还是第一次遭到这么多的批评。”

    张台长一头冷汗:“这个,我一定查清楚,严肃处理。”

    被总裁骂了一顿,张台长回到台里就开会,把晚会制作组的成员骂了个狗血临头:“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以前做的好好的,这次没做好,那就是没用心!”

    导演惭愧地低着头,跟梁老师对视。梁老师撇嘴,暗想还不是因为那个爱操心又龟毛的楚钦没在,这群人就偷懒了。制作组其他的人也心有戚戚焉,以前总觉得楚钦事儿多,现在才发现,楚钦说的都是对的。

    作为一个爱操心的家伙,楚钦每次安排直播晚会,都会跟各部门确认一遍,一些会影响到现场的小细节会反复确认,就比如那个会滑的舞台。

    “安排专人提醒演员了吗?”

    “在那个地方画个黄线吧。”

    有任何让他不满意的地方,楚钦都会要求改,再麻烦都要改。所以,他主持的现场直播,从来没有出现过大问题,任何小状况也都能从容处理。

    “楚钦是个主持人,你们各部门都靠着他,还要你们做什么?”张台长头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有些吃惊,没想到楚钦已经重要到这种程度了。这样一想,又有些生气,楚钦明知道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为什么不提出来,而是甩手出去旅游了,明显是想玩陈纪明难看。

    开完会,张台长把楚钦叫到办公室单独谈话。

    楚钦听着台长说他不能这么自私的话,冷笑一声:“台长,这话我可不爱听。我只是个主持人,提醒各部门也只是为了我自己的节目效果,至于其他人的节目,我没有义务也没有权力指手画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