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扎莫低头沉声道:“死了!”

    “死了?”良久霍德尔轻声呢喃道,平静的声音听不出来有任何情绪。

    扎莫点头轻声说道:“他应该是被人控制了,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神志不清,对方直接用精神力攻击了他。”

    霍德尔沉默了,良久后沉声问道:“他的后事呢?”

    ****

    冉七七看着手里的营养液,觉得自己最近嘴巴都快淡出鸟来,忍受了这么多天她觉得自己真的要崩溃了,她好想吃东西呀,她再次凝视着眼前的营养液问道旁边的宁月:“这些都是谁制作出来的?”

    “当然是药剂师!”宁月没好气的说道。

    因为他们的营养液都是用晶核去换的,所以冉七七才这么问道,她想没有吃的,起码改变改变这寡淡的营养液吧!

    “那做药剂师要什么异能才行?”冉七七连忙问道。

    宁月上下打量她然后说道:“不是什么异能,但是要精神力达到s级才行!”

    “精神力是什么?”冉七七这是第一次听说精神力于是追问道。

    “一般很少人拥有精神力,精神力可以直接攻击到对方的脑子里,让他顿时崩溃!”宁月解释道。

    “这么厉害!”冉七七惊呼道。

    宁月点头:“所以药剂师很难得,因为拥有精神力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那也是和异能一起觉醒的吗?”冉七七问道。

    宁月摇了摇头:“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冉七七有些失望,看来想改变营养液的口味没那么容易,察觉到身子有些疲倦,她闭眼把手中的营养液一饮而尽,唉,先找到生计再来想口腹之欲吧。

    这些天跟着他们一起出去猎杀变异物种,冉七七觉得自己琢晶核已经越来越熟练了,此时她把手中琢好的晶核递给旁边的瑟亚,然后跃跃欲试的说道:“等会遇到低级点的我来吧!”

    瑟亚接过晶核随意的说道:“好呀!”现在他已经接受她是自己同伴的事实了,所以她努力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话音刚落旁边就窜出来一只差不多半身高的毛皮动物,冉七七也顾不得研究那到底是什么物种了,连忙抽出匕首上前,瑟亚和瑟兰阻止宁月上前。

    “可是那是二级的,她应付的过来吗?”宁月有些犹豫的说道。

    “先看着,等她不行了再上!”瑟兰冷静的说道,只有在面对生死之际人的潜能才能无限激发出来!

    冉七七上前才知道这次自己遇到的这物种有多强,它竟然还会喷小小的火球,冉七七摸了摸自己被烧伤的手臂,眉头皱了皱,拿着匕首试图攻击它最薄弱的腹部,可是第一次却没有成功,刺到了它大腿上,成功引起它的暴怒,一爪子抓在她的手上,很快她的手上就留下了五条血印,冉七七吃痛到匕首掉地,眼看着它的另一只爪子就要朝她眼睛袭来,她忍不住后退,可是那动物的动作也奇快,冉七七眼看它锋利的爪子就要落在她的左脸上,她忍不住往后仰了仰,希望能避开眼睛,这时候旁边的瑟亚出手了,他扔了个大的火球过去,但它很快就接住并把那火球慢慢融进了自己身体里,瑟亚一时懊恼,他都忘记了它也是喷火的,当然不会怕火了,于是直接上前用匕首断了它的前爪,然后在利落的刺入它的腹部。

    冉七七躺在地上还有些惊魂未定,差一点就差一点她的眼睛就没有了,她再次深刻认识到这不是她在二十一世纪时玩的游戏,如果瑟亚再晚一秒出手,那爪子抓到她的左脸和眼睛,那后果,她连忙摇了摇头拒绝自己想下去。

    “七七,你还好吗?”宁月走过去准本扶她起来。

    “不太好!”冉七七白着一张脸冲她虚弱的笑了笑。

    “是哪里受伤了吗?”听她这么说来,宁月赶紧问道。

    冉七七摇了摇头说道:“没有,就是我现在全身都软了,可能起不来!”虽然腿上也被抓伤了,但是此时她感觉不到疼痛。

    宁月看她整张脸煞白,汗珠不断的往下,于是轻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直到瑟亚取出晶核后,冉七七才能勉强站起身来,她走近瑟亚郑重道:“谢谢你,瑟亚!”

    “回去记得再联系联系反应能力,打不过连逃都不会吗?”瑟亚板着脸说道。

    瑟兰这时上前道:“以后再出手时记住要快狠准,这是搏命的事,不需要什么花架子招式,尽量做到一刀毙命。”

    冉七七知道他们这是在传授经验给她,所以听得格外认真,既然不想死,就必须要掌握技能才是。

    冉七七看着旁边的瑟亚清点今天的收获,想到那颗较大的晶核自己也出了力,她嘴角不由得扬了扬,以后她一个人就可以搞定的,一定,她握了握拳对自己说道。

    “今天收获还不错,明天去换了营养液在出发吧!”瑟亚收好晶核说道。

    “我能和你一起去吗?”冉七七轻声问道,平时都是瑟兰和他一起,可是她想去看看药剂师到底是怎样的,于是出声问道。

    “可以,明天一早我们就去!”瑟亚说道。

    “好!”冉七七开心应到。

    然而半夜冉七七却突然发起高烧来,宁月看了看浑身发烫一直在嘟嚷着的冉七七终于去隔壁叫了瑟兰过来。

    冉七七觉得浑身都好热,自己好像被人放到锅里在蒸一样,耳边不时有人在说着什么,她手胡乱的挥了挥,嘴里叫着妈妈,希望她妈把人赶出去,没看到她难受吗?这些人怎么这么没眼色,还在这里叽叽喳喳,对了,瑶瑶呢?怎么没来,不是说好要和她一起去吃杏仁佛手的吗?

    瑟兰探了探她的额头,看了看她涨红的脸转头问道旁边的宁月:“什么时候开始的?”

    宁月摇了摇头:“我是被热醒的!”本来两人挨着睡得,直到她感觉到热才转醒过来。

    “我刚给她喂了药丸!”宁月说道。

    瑟兰摇了摇头说道:“她这个情况药丸恐怕不行,还是得找医生!你们在这里好好看着她,我出去找医生!”

    宁月看躺在地上的冉七七嘴巴都开始起皮了,于是指尖上渗出一点点水落在她嘴皮上,冉七七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在她燥热的唇上,她一把拉住宁月的手嘟嚷道:“瑶瑶,我好难受阿!”说着伸手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宁月这时才发现她的衣服居然都被汗水打湿了,她转头对瑟亚说道:“你先出去,我帮她换下衣服!”说着翻了翻旁边放衣服的地方,幸好之前已经替她置办过两身衣服。

    冉七七察觉到有人在脱她的衣服,以为是闺密或是她妈,连忙伸手一副等人宽衣的模样,看的宁月忍不住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这防备心真是没谁了。

    看着她满身的汗迹,宁月顺带用热水帮她冲了冲,然后再替她换好衣服,等弄完这些她再次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天,比刚才烧的更甚,她忍不住问旁边的瑟亚:“怎么办,怎么办?她一直这样会死的!”说着又赶紧给她喂了水。

    “会不会和今天的抓伤有关?”瑟亚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冷静的开口道。

    “你是说今天的那只火系兽?”宁月问道。

    “嗯!”瑟亚点了点头。

    宁月赶紧撕开冉七七的裤腿,刚才随意帮她清洗的时候都没注意道,大腿上有五个长长的血迹,此时红的发亮,宁月伸手去摸了摸,果然烫的吓人,她倒吸一口气,转头一脸担忧的看着瑟亚:“怎么办?”

    “你先照顾好她,给她多喂点水,我去看看大哥找到医生没!”瑟亚说道。

    “嗯,好!”宁月应到。

    “痒,好痒!”冉七七一边嘟嚷道一边伸手去抓,宁月还来不及阻止,就见她在那红红的抓痕那里一抓,鲜红色的血一涌而出,宁月站在旁边都感受到了那血的热度。眼看她的手继续朝另一边抓去,宁月赶紧抓住她的手阻止她的动作。

    手被人紧紧的攥住,冉七七小声的嘤咛一声,然后又伸出另一只手去,还好宁月眼疾手快,可是刚刚被她抓的地方血一直不停的流。

    许是太难受,冉七七使劲挣脱开宁月的手又忍不住要去抓,这时宁月才看到她手上也有这样的抓痕,是了,那火兽也抓破过她的手,不过此时手上的抓痕好像没什么变化。

    宁月从旁边拿过自己之前的发带把她的手捆了起来,然后从收纳袋里拿出干净的绷带替她止血,不然医生还没来她就已经失血过多而亡了。

    等宁月刚把伤口的血止住,瑟兰瑟亚就带了医生回来,宁月赶紧让了地方让医生来诊断。

    医生先是伸手探了探她的头问道:“吃过葯了吗?”

    宁月点了点头,医生摇了摇头,嘴里说着既然是吃了药那不应该呀!

    瑟亚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医生然后让他看了看伤口,谁知道看了后他脸色一变,然后冲他们摇了摇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