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章
    扎莫看着瑟兰的眉头越来越紧皱,连忙出声道:“嗯,我家将军平时不这样的,可能…可能是因为那个冉小姐救过将军的原因吧!”

    瑟兰轻轻撇了一眼急着解释的扎莫,再看了看那头已经安静下来的两人没有说话。

    霍德尔双手枕在脑下,望了眼看不见光的天空,听着身边传来的呼吸声,不由的轻笑出声,这是在装睡?他试着使出最温和的精神力包裹住她周身让她轻轻放松,果不其然,不一会就传来她绵长的呼吸。

    原本装睡的冉七七不知道自己何时睡着的,再睁眼的时候已是天明,看着旁边不见身影的霍德尔和正在起身的宁月,她连忙从睡袋里爬了出来。

    宁月见她有些匆忙的动作不由轻声说道:“不用着急,大家都刚起来!”

    “嗯嗯!”话虽这么说道,但冉七七还是加快了手里的动作。

    等到再次上路的时候走在前面的扎莫突然停了下来不断的朝四周看去,霍德尔不由问道:“怎么了?”

    “有血腥味!”扎莫说道。

    话音刚落瑟兰和瑟亚也往附近探查,却一无所获,然后随口说道:“没看见什么,你是不是搞错了!”

    “不会,我的嗅觉很准的,昨天都没有!”扎莫肯定的说道。

    冉七七想到早上宁月单独离开了一刻钟,连忙关心道:“阿月,你该不会受伤了吧?”

    宁月摇了摇头,看了下四周没发现什么,于是出声道:“应该是我,我来了月事!”

    扎莫从小在基地长大,后来又跟着霍德尔在军营,周围都是男性,所以完全没想到这回事,于是有些结巴的说道:“噢…是吗?那既然没事咱们就走吧!”

    “阿月,你没事吧?”冉七七想着自己早上还看到她用冷水洗脸呢!

    “能有什么事?不就少点血的事吗?”宁月一脸不解的看着她说道。

    好吧,冉七七心想她肯定不知道何为痛经吧!她偏头看了看宁月的神色,嗯,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等到下午的时候,冉七七一直盯着宁月看,都大半天了,她都不用换姨妈巾的吗?宁月注意到她的神色问道:“怎么了?”

    冉七七期期艾艾的开口后反倒换来宁月同情的眼神,她摸了摸冉七七的头:“以前你辛苦了!”

    冉七七一脸蒙逼的看着她,不懂她那看小白菜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宁月看了看前面的东西然后说道:“晚上给你看个东西!”

    *****

    等到大家找好过夜的地方,冉七七连睡袋都顾不得铺,连忙走到宁月身边问道:“阿月,你要给我看什么?”

    宁月看她心急的模样不由得轻笑道,然后从收纳袋里拿出一袋东西来,然后递给冉七七说道:“下次月事来了就换上这个!”

    冉七七接了过来,打开看里面是一条内裤似的东西,但是摸不出什么面料来,但是看起来薄薄的,她有些不解的问道:“换上这个就行了?”

    “嗯,到时候完了过一遍水就可以了!”宁月柔声说道。

    “还能继续用?”冉七七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说道。

    “放心,到时候都看不出什么来的,这里面加了清洁粉的!除了闻得到血腥味外全然看不出什么来!”宁月解释道。

    “这么神奇?”冉七七问道。

    “嗯,它会让经期的血随着尿液一起排出!”宁月解释道。她想以前圈养冉七七的人大概舍不得用晶核为她们兑换这些,还让她们用最原始的卫生巾吧!

    冉七七是彻底震惊了,真棒,麻麻再也不用担心她侧漏了,所以这算是来到这里的好处之一?

    冉七七再次精疲力尽的瘫在星辰间时,嘴角扬起的笑怎么也止不住,她终于突破第一层了,看着眼前墙上一颗颗规则的五角星时,冉七七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来。

    第二天一早霍德尔就察觉到冉七七的进步,他低头看了看正在收拾睡袋的冉七七,他勾了勾唇角。

    ****

    先前几天的路上都风平浪静,到了第六天的时候,他们在找歇脚的地方时碰到一只三级的变异兽,冉七七还来不及看清那变异兽到底涨啥样就被扎莫和瑟亚解决了,她站在原地忍不住想要是她遇上这样的变异兽她该怎么攻击胜算才比较大。霍德尔不知何时走到她身边轻声说道:“精神力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直接攻击敌人的脑部,扰乱他的心神!然后再攻击他最弱的地方!”

    冉七七单独实战的机会并不多,之前也试过这样的办法,可是她的精神力都不直接让对方崩溃,总的来说还是她太弱了,想到这她不由得低了低头。

    “你现在几级了?”霍德尔似是随意的问道。

    “才刚刚突破两级级!”冉七七老实说道,星辰间的一级就是这外面的两级。

    “刚突破还不高兴?”霍德尔察觉到她低落的情绪笑着问道。

    “才两级有什么开心的?”冉七七反问道,真正有什么事她还不是拖后腿的那个。

    “不是才刚刚觉醒异能吗?天天加紧练习就是了!”霍德尔不擅长安慰人,只得干巴巴的说道。

    冉七七突然想起她上次说的话于是抬头盯着他的脸问道:“你上次说的话还算数吗?”

    霍德尔第一次发现原来她的眼睛这么大,他朝她靠了靠,发现她睫毛根部有条黑黑的线,和他们都不一样,他忍不住上前。

    冉七七见他突然靠近自己,马上就要碰到自己的脸时她忍不住伸手推了推他一脸警惕的看着他说道:“你干嘛?”

    霍德尔看她警觉的模样才发现自己的动作唐突了,他不由得往后退正了正身子指着自己睫毛的地方:“你这里是什么?”

    “什么?”冉七七不解。

    “就是这里,怎么和我们不同?”霍德尔这次直接指着她睫毛的地方说道。

    冉七七蒙逼了,原以为他发现了什么,结果…所以她要怎么给他解释这叫美瞳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