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冉七七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现桌上摆着的赫然是个西瓜,她一时有些激动:“怎么想到送这个了?”

    霍德尔是翻祖母的手札时才知道这个绿色的是西瓜,以前送她的那个绿色的是冬瓜,怪不得她一直不喜欢,他看她一脸的喜悦忍不住问道:“喜欢吗?”

    冉七七点头:“喜欢,你要一起试试吗?”

    霍德尔想到她每次吃东西满足的表情于是点点头欣然答应。

    冉七七先把匕首清洗干净然后才来切开西瓜,一刀下去,红色的汁水就流了出来,冉七七觉得自己甚至闻道西瓜的清甜味,久违的味道呀,她甚至都有些迫不及待了,她先是分给了霍德尔一块,然后自己才拿起一块往嘴边送去,她咽下第一口忍不住热泪盈眶,太好吃了!

    霍德尔看着桌上还剩一半的西瓜偏头看了看坐在一旁的冉七七:“不要了吗?”

    冉七七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冲他摇了摇头:“不要了,太饱了!”

    霍德尔看着她的动作忍不住轻笑了一声:“那给你留在这里明天继续吃?”

    冉七七想了想西瓜其实都是水,估计明天早上起来她都可以解决剩下的,于是点头说道:“嗯,留下来吧!”

    霍德尔把桌上的西瓜替她收好然后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走之前是不是该收点报酬?”

    冉七七眨了眨眼装傻:“报酬,什么报酬?”

    霍德尔低头抵在她额角:“既然你拿不出什么报酬来,就只有肉偿了!”说完霍德尔还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肉偿这词他还是从祖母以前留下的手札上看到的。

    冉七七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他:“你知道肉偿是什么意思吗?”

    霍德尔低头啄了下她的唇:“这不就是吗?”

    “你是从哪里知道这个词的?”冉七七有些不解的问道。

    霍德尔沉默片刻后开口道:“从我祖母的手札那里看到的!”

    祖母?冉七七其实有很多疑问想问,她想了想随后问道:“我和其他人有这么多不同的地方你就不问问我吗?”

    霍德尔低头认真看着她道:“我上次就说过了,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我都相信你,等你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了再告诉我!”

    冉七七犹豫一会后道:“那我告诉你我的秘密,你也告诉我你的秘密好吗?”

    霍德尔猜她大概是想知道关于空间的事,其实只要她问他就愿意告诉她,不过她既然这么说了他还是点了点头。

    *****

    冉七七说完见霍德尔并没有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不由问道:“你都不觉得惊讶吗?”

    霍德尔轻轻摇了摇头:“果然和我的猜测一样,你和我祖母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

    “你祖母?”冉七七诧异的看着他。

    霍德尔点了点头:“你肯定也一直好奇那些东西我是从哪里来的吧?”

    冉七七老实的点了点头她确实挺好奇的。

    霍德尔起身对着她脸上带着对祖母的怀念:“其实这些东西都是出自祖母送我的随身空间里种的!”

    “随身空间还能送人?”冉七七惊讶道。

    “祖母在的时候就一直说道营养液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人们迟早都还是需要这些吃食,所以实验基地的实验一直没有断过,那个时候我和父亲还不以为然,虽然实验在进行,但我们却一直进行的漫不经心,也并没有把祖母的话放在心上,现在想来她老人家果然是有先见之明!”霍德尔感概道。

    冉七七不由得跟着点了点头,随后又回到刚才的问题:“你说你祖母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

    “是呀,小时候祖母最爱和我讲的就是她原来的事,和她们那里的一些事!”

    “所以你知道我和你们不一样时也没有太惊讶?”冉七七看着他道。

    霍德尔的嘴角不由得轻轻上扬:“对,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把你和祖母以前说的话来对比看看有什么不同?”

    “好呀,原来你一直当我是动物园的猴子呀!”冉七七娇嗔道。

    “那是什么?”霍德尔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冉七七见他这样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见他更加疑惑起来,冉七七笑得更欢了。

    等到冉七七终于笑够了才继续问出心中的疑问:“你说你的随身空间是你祖母给你的?”

    霍德尔点头:“嗯,祖母临终前给了我!”

    “这种怎么给?”冉七七疑问道,她第一次知道随身空间还能转给别人。

    “是一块玉!”霍德尔说着拿了玉出来。

    冉七七看着摊在他手上莹白温润的玉块,看不出是个什么形状,她有些好奇的抬头:“我可以摸一下吗?”

    霍德尔笑着颔首:“当然可以!”

    冉七七慢慢伸手碰了下他手中的玉,摸起来暖暖的,一点都不像她以前的那些玉的触感。

    “你有没有想过要回去呢?”冉七七正观察着玉的时候冷不丁的听到霍德尔的声音传来。

    冉七七有些愣住,她有多久没有想以前的事了,除了刚来的时候还天天在想或许这就是一场梦,说不定哪天就醒来了,可是渐渐的她已经很少想起以前了。

    霍德尔见她一时愣住,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一时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感觉,那时候祖母讲她刚来的时候也很想念原来的地方,一直希望能够回到那里,后来就遇到了祖父,他记得他曾经问过祖母要是那时候有回去的机会她会怎样选择,祖母笑着告诉他要看遇到那个机会的时候她是处于什么阶段,她一个人或者她和祖父在一起的时候也许会选择回去,但是如果是有了他父亲的时候她可能就不会选择回去,他看了看那头呆愣的冉七七,不禁想如果现在有回去的机会的话她会为了他留在这里吗?这样想着他就不由得问出声来:“如果现在有回去的机会你会怎么选择?”

    “难道你有办法?”冉七七的声音有些激动。

    “我只是假设,不过你的反应告诉我你好像很想回去?”霍德尔眉头轻锁,淡淡的语气让人能清晰的感受到他不悦的情绪。

    “其实我也不知道!”冉七七的声音有些迷茫。老实说她其实想念以前的很多东西,可是同样的,这里也有很多东西让她割舍不下。她一抬头才发现霍德尔好像有些不高兴,她不禁觉得好笑:“你这是在为假设的问题而生气?”

    “你就没有想过我们以后的生活吗?”霍德尔心情有些复杂的问道。

    以后的生活?老实说冉七七还真没想过,她之前的想法不过就是实验快点成功,现在很多东西霍德尔都能带给她,她好像就真的没有什么想的了,要真说起来她希望这里能一直这样太平下去。

    “那你就没有想过结婚的事吗?”霍德尔继续不死心的问道。

    冉七七听到结婚的话就脱口而出:“不是说好实验成功再提的吗?”

    *****

    等到霍德尔离去,冉七七看着被他放好的半边西瓜,总觉得他离开的时候好像不太开心,可是她没觉得自己哪里说错了呀?不管是他问的关于回去的问题还是结婚的事,她都是很诚实的回答,而且关于他们结婚的事她其实好像也不是很抗拒,可是她也说不清为什么就是不想那么快。

    冉七七再次躺在床上时她不由得想到差点忘了个重要的问题,霍德尔好像真的以为她是十八岁?嗯,要不要告诉他自己其实已经二十四岁了呢?

    霍德尔回到自己的住处才冷静下来,其实他并没有生气的理由,她说的都是实话而已,可是他看到她迟疑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生气,这么久的相处还是让她放不下以前吗?可是想到那是生她养她的地方他就觉得她的迟疑才是正常的。至于结婚的事,她一直的说法不都是等实验成功后吗?以前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今天再次听到时他为什么情绪起伏那么大?

    冉七七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桌上的西瓜解决掉,吃的饱饱的,什么坏心情都不见了,犹记得以前的微博上的段子,没什么什么事是一只口红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两支,可是对于她来说,没什么事是西瓜汁解决不了的,既然这里没有西瓜汁那西瓜也行!

    霍德尔在去实验基地的时候还在想昨天自己离去的时候情绪似乎有些不好,七七会不会生气?正这样想着就见那头的冉七七正一脸笑容的朝这边走来,他还在原地踌躇,那头的冉七七已经欢快的过来:“你来啦?”

    霍德尔清晰的感受到她愉悦的心情,于是也扯出一抹笑来:“嗯,过来看看你!”

    冉七七想到昨晚自己睡前想到的事,抓住他的衣袖:“我们去那边吧,我有话跟你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