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雨夹雪突然就下了起来,又冷又潮湿,这一定是冬天里最难忍的天气。

    没带伞,身上的棉袄没有帽子,围巾也忘了戴,雨中的冰凌子掉入衣领,冷得林西后背一僵,忍不住就是一个哆嗦。

    圣诞节快到了,街上到处张灯结彩,每走十几米,就能看到一个穿着圣诞老人服装的人在发传单、送礼物。

    就近拿了只路边派发的劣质红袜子,随手擦掉了手上吃过烤面筋留下的油渍。

    哎,吃完才发现纸巾也用完了,今天真的有点出师不利。

    狼狈地回到家,洗完澡换了干净的衣服,进房前发现,那只擦过手的红袜子被她带回了家。油渍在袜子前端留下了几个深红色的印记,看上去脏兮兮又皱巴巴的。

    在西方的传说里,每年的12月24日晚上,圣诞老人会驾着九只驯鹿拉的雪橇,自烟囱进入屋内,将礼物塞进床头的红袜子里。

    林西轻轻一笑,随手把袜子放在床头柜上,心想:如果真的有圣诞老人,麻烦先赐她一个男朋友交差吧。

    林西临走看了一眼袜子的size,又想:要是真的能送来,就直接放床上吧,这袜子太小了,怕是塞不下。

    披着毛毯,用电脑看电视剧。这是她最近一直在追的一个推理悬疑剧,全程案件,气氛紧张,林西整个人缩成一团,眼看着凶手就要呼之欲出,突然,屏幕里飞过一条毫无关系的弹幕。

    【张大华,提前祝你圣诞节快乐,我爱你。】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个人开始表白,后面突然没完没了跟了近百条,硬生生把屏幕给刷白了,林西最关注的、凶手的脸也被挡住了。

    “靠——”她只是想安安静静看个剧,要不要这样?看个推理破案的剧都要发狗粮?

    林西愤怒地关掉了电脑。

    爬上床准备睡觉,睡觉刷了刷手机,发现一条通知。

    某乎被人邀请去回答问题。

    林西点进去一看,标题赫然是“30岁,没有谈过恋爱,没有做过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林西把触屏的手机都打出了噼里啪啦的声音。

    【体验个球。滚。】

    30岁如果还嫁不出去怎么办?那她宁可去死。20岁的她是这样回答的。

    那时候完全没想过自己会成为困难户。毕竟30岁是那么遥远的数字。

    如今的林西,无病无痛到了当年觉得遥远的年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每年过节都在送红包,伴娘做了n次。最怕去医院做妇科检查,医生在检查之前会问她有没有男朋友,有没有性/生活,一听说她都快30了还没有性/生活,眼神就瞬间充满了同情。

    供上了房,买好了车,给自己买了各种保险,有点屁症状都要上医院,默默存了不少钱,一边说着真爱一定会来的,不愿将就,一边一副要孤独终老的样子。

    林西愤愤地想,如果这辈子还能有孩子,一定逼ta高中就早恋,不,初中就特么得早恋!

    好不容易有了点睡意,手机吱吱吱就震了起来。

    爹妈在电话那头苦口婆心地说:“西子啊,你大姨的高中的同学的邻居的舅妈的儿子有个同事,我瞅着和你挺合适,你回来见见呗?”

    林西顿了顿声,问:“不结婚不行吗?”

    “西子啊!你听妈说,你这不还有几天才到三十?还有希望。最近多相相,说不定下个月就能结婚了,一结婚就生孩子,妈还年轻,还能帮你们带……”

    “妈——”林西打断老妈:“我有男朋友了。”

    “真的?!”父母异口同声的惊讶声音,几乎要把林西耳膜震破:“带回来啊!!西子!”

    “还得过一阵儿。”

    二老困惑:“为什么啊?”

    林西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等他离婚了,我一定带他回来,放心哈。”

    话音刚落,林西就听见听筒里传来父母激动的捶桌声:“……吾儿啊!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不结婚也没事爸妈养你啊!”

    “……”

    一觉睡到闹钟响,快速穿戴,拉着8公斤重的工作用行李箱就出门了。

    天还没亮,路上只有环卫工人的忙碌身影。

    这就是林西,一名婚礼跟妆造型师。和她大学学得专业八竿子打不着,误打误撞进入这一行,一干就是六年。虽然感情生活不顺利,事业倒是有点成就。在这个圈子里也算小有名气。

    今天跟的新娘不是别人,是林西大学的同学,校花苏悦雯。

    得知她这么晚才结婚,林西倒是有些意外,毕竟她那么美,在校的时候追她的人就能从学校南门排到北门。

    一整天都在忙,到了酒店,举行完仪式,苏悦雯换上了敬酒服,林西麻利地给她换着造型。

    五星级酒店的休息房间宽敞而安静。苏悦雯坐在妆镜前,挺直的背脊和脖颈,让她看上去如同一只将要舞蹈的白天鹅。

    她微微勾唇,自镜子里看向林西。

    “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苏悦雯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酥软好听,林西手口并用掰着发卡,扯着嘴角自嘲一笑:“总不会是想老同学了吧?”

    “想看看三十岁没谈过恋爱的女人,有什么不同。”

    苏悦雯说完,见林西脸色有转黑趋势,又道:“开玩笑的,其实,我就是想问问你。”

    “……嗯?”

    “既然当年都那么臭不要脸地追他了,为什么没有追到最后?”

    林西手上微顿,下一秒,她毫不客气地拿发卡扎了苏悦雯一下,低垂着眸子,仿佛不是故意一样,继续挽着手上的秀发。

    “反正我说是误会,也不会有人信了。”

    “每个追求失败的,都这么说。”苏悦雯抬头:“你知道吗?他今天也在。”

    林西耸了耸肩:“so?关我什么事?”

    别好发饰,为苏悦雯搭配敬酒服的发型就完成了。林西往后站了站,拿起镜子对着苏悦脑勺,让她能从前后两面镜子里看到发型的全貌。

    苏悦雯扶着右鬓,左右偏了偏头,对林西做得造型很是满意。

    “谢谢你把我打扮得这么美。我想,他看到应该会很后悔,怎么没有把我娶回家。”

    林西举着镜子,一针见血地说:“恕我直言,你想太多了吧?”

    ……

    婚礼正式开席,新郎新娘循着婚俗的传统,开始挨桌敬酒。

    不管新人在哪里,焦点始终围绕着他们。

    作为跟妆师的林西被安排在了同学桌,开席以后才钻了过来。

    苏悦雯说的桌号,一整桌都坐满了,林西只能猫着腰向唯一的空位走去。刚落座,林西一抬头,就看见了苏悦雯嘴里反复提到的那个人——江续。

    还是一直以来的样子,一丝不苟的大背头,一身熨帖的白西装,没什么表情和所有的宾客一样,看向新郎新娘的方向。气质却又和旁人完全不同,坐在哪里,就自成风景。不管怎么看,都完美得如同童话里的王子。

    但是,这些又和她林西有什么关系呢?

    宴会厅的光影柔和,一阵起哄,新郎干掉了别人的敬酒,掌声如雷。江续终于回过头来,一眼看到林西,愣了一下。

    他居高临下看着林西,脸上带着惯常的轻蔑,林西有些不悦,刚要说话,新郎新娘已经在众人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林西赶紧站了起来,随后,江续也不紧不慢地站了起来。

    苏悦雯脸上有些绯红,在俏丽的脸庞上更添几分妩媚。她举着酒杯,手指轻轻翘起,每一个细节都美得刚刚好。

    她亲昵地为自己的老公介绍着:“江续,我们学校最聪明,也是有史以来最帅的一届校草。”

    她那长相平凡的老公淡淡地笑着,凝视着苏悦雯的眼神充满宠溺。

    多深的爱,才能让一个男人坦荡荡地听自己的老婆夸别的男人?苏悦雯真的很幸运。

    苏悦雯敬了江续一杯,嘴角噙着笑意:“江续,去喜欢男人吧,你要是喜欢女人,我们这些暗恋失败的,得多难受?”

    江续听她如是说,没什么太大反应,只是笑笑喝下了她敬的酒。

    林西没想到苏悦雯会当着自己老公的面说这么直接的话,一时有些愕然。她正怔忡,苏悦雯的酒杯已经碰上了她的。

    “林西,今天谢谢你,手真巧,把我打扮得很漂亮。”她抿抿唇,突然语重心长:“你啊,早点谈恋爱吧,都多大了。”

    “行了行了。”防止苏悦雯再说下去,林西将酒一饮而尽。

    “好!”围观的众人又是一顿喝彩。

    苏悦雯和老公离开,林西才得以坐下。酒喝得太急,一时有点晕。她侧头看了江续一眼,见他正一脸轻蔑地看向自己,有些不爽:“没看过女中豪杰喝酒吗?”

    江续瞥了她一眼:“我只怕女中豪杰一会儿吐桌上。”

    他的声音辨识度很高,带着丝丝薄荷的通透感。

    林西最讨厌江续这副“全世界老子第一牛逼”的样子,不想和他打嘴仗,直接举起了酒杯:“江续,这大喜的日子,我敬你一杯。”她想了想,又道:“和你也没什么好说的,在这给你拜个早年了!”

    不管江续接不接受,林西还是将那杯酒一饮而尽了。红酒略微苦涩的味道,让林西皱了眉头。

    看她一杯下肚,江续晃了晃手上的酒杯,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淡淡说道:“你一直这么灌,是不是想故意醉倒,让我送你回家?”

    ……这江续,真是,够臭不要脸啊!

    和一般的故事不一样,他们没有多年的别离,甚至经常会见碰面。

    他是这家五星级酒店的老板,她是经常来这里工作的跟妆造型师。

    大学的同学,曾经的校友,还一不小心传过一段时间的绯闻。

    这事说起来也巧了。

    当年没心没肺的林西帮朋友传了一封情书给他,结果那姑娘太紧张了,名字都没写。后来这事给揭了出来,姑娘脸子薄,在寝室里哭得不要不要的,林西没办法,为了保护那个内向的姑娘,就硬着头皮把事儿给认了。

    那时候江续是学校里的科研骨干,据说正在和团队研发什么机器人,研发出来要代表学校去日本参赛,为校争光。

    研发最关键的时期,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学校带队的老师有点担心,怕林西影响了江续的状态,分别找他们俩谈话,让他们专注于该专注的事。

    他是多么特立独行的人,自然对老师的忠告不屑一顾。

    也不怪他倨傲,以第一名的成绩进校,什么比赛都所向披靡。据说他常年考试都得满分,唯一一次离满分差了十分,还是因为考试的时候太马虎了,没把试卷最后一页翻过来,做掉了一题,而那题正好十分。

    后来他和整个团队,带着他们研发的机器人去了日本,经过一轮pk,不负众望地得到了金奖。

    学校的光荣榜上,别人都选最好看的照片,写上天道酬勤巴拉巴拉,感谢谁谁,不负期望什么的。

    只有他,提供了一张蓝底的臭脸证件照。

    那么挫的照片,依旧挡不住他俊朗的面容,和那双深沉的眸子。

    照片下嚣张地写着一行大字:

    【我要是想得奖,谈十次恋爱也不影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