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婚礼结束,林西又遇到了江续。彬彬有礼的司机,开着昂贵的汽车,他高高在上地坐在后座。

    路过林西,他降下车窗,问了一句:“送你回家?”

    “不……”林西“用”字还没发出来,他的车窗已经升上去了。

    真是深刻向林西展示了什么叫“只是客套一下”。

    拎着小行李箱到家,一开门,就看见两个铁青脸色的中年人,坐在玄关处,一副要大义灭亲的样子。他们分别是林西的亲爹亲妈。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林妈双眼冒火:“你这死丫头,真给人当小三了?”

    林西没想到一句玩笑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低头扶额。随手把箱子丢在玄关,进屋给自己倒了杯水。

    “问你话呢?”林妈一脸不满:“你现在越来越能耐了是不是?”

    林西咽下一口水,眉头微皱:“我倒是想啊,可惜连个公的都搞不上。”放下水杯,半瘫在沙发上:“开个玩笑你们也信。”

    “你这孩子……这种玩笑能乱开吗?”林妈一边放下心,一边又怒从中来,一巴掌拍在林西肩膀上,林西哎呦叫唤半天。

    “那你们好歹也动动脑子,我要是有人要,至于单到现在吗?”

    林爸挠了挠头,说道:“没道理啊,我闺女这么漂亮。”

    “全世界只有你这么觉得。”

    林妈见林西这么消极,赶紧安慰了一句:“别这么想,总有人瞎的。”

    林西:“……”

    林爸也要坐沙发,林妈屁股挤了挤,林西不情不愿挪到最角落。

    林妈伸着脖子,凑到林西旁边,认真问她:“你们学校要校庆了你知道吗?”

    “嗯,收到邀请了。”林西摸到遥控器,随手打开了电视:“不过我没打算去啊。”

    “为什么不去啊?”林妈对她这个决定非常不解:“万一还有没结婚的同学呢?”

    ……哎。

    爸妈没有在本城待太久。临走前把林西的衣服都给打包了,留了张纸条,说是怕林西一个人单身久了会想不开,叫她校庆以后回家生活。

    除了内衣和林西前一天穿得白棉袄,家里就只剩一条不属于林西的新裙子——一条六层纱的白色一字肩公主裙。一看就是老妈的手笔。

    头疼地躺在沙发上,没一会儿手机就响了,是林西的闺蜜——付小方。

    “喂,小方啊……”林西一叫出这个付小方最讨厌称呼,就换来付小方一顿脏话。这游戏这么多年了,真是玩不腻。

    骂完人,付小方才想起了正事:“校庆,你去不去啊?”

    林西翻了个身,仔细想了想,回答:“去吧,看看有没有和我一样还没结婚的。你呢?”

    “也去吧,看看有没有和我一样离婚的。”

    林西咯咯笑了起来:“我们俩可真是物以类聚。”

    这么多年,很多人不理解,觉得林西恐婚、恐男、眼高手低等等,其实她真的没有那么多毛病。她还是很想结婚的,只是她实在不愿逼自己,和一个不喜欢的人一起生活。仅此而已。

    ****

    周五,c大百年校庆如期举行,赶上了全民狂欢的平安夜,到处人挤人。

    林西本来想去买新裙子,后来想想也不可能找得到对象,还是别浪费钱了,直接穿了妈妈准备的那条公主裙,外面套件白棉袄,可谓不伦不类。

    付小方还是和学生时代一样,体内解酒酶太少,喝点香槟都能红脸。她一脸嫌弃看着林西的装扮:“你这穿得什么杰宝玩意儿?要去演儿童剧《白雪公主》吗?”

    “这叫仙范儿,正时髦。”林西辩解。

    “时髦个毛毛。”付小方吐槽完,赶紧说起她的发现:“我给你看好了,我们系里还有几个万年单身汉,适合你这种单纯的处/女。”

    林西抿了一口香槟问:“谁啊?”

    “就那几个,陆仁珈,薛笙逸,龙涛炳,裴珏町,哦,还有费南逐。”说完,她拍了拍林西的肩膀:“抓紧了。”

    “切。”

    林西正要说话,校庆就正式开始了,付小方赶紧放下香槟,拉着林西落座。

    毕业多年,回忆最后一次来c大礼堂,还是当年毕业典礼。

    百年校庆相较平时更隆重些,开场更冗长,各种致辞层出不穷。林西没有看台上,只是下意识地四处搜寻。

    “啊,对了,还有一个人呐!”付小方突然恍悟,一巴掌拍在林西大腿上:“江续啊!我们学校的传奇,真正的钻石王老五啊!”

    付小方正说着曹操,曹操就出现了。林西一抬头,就看见江续一步一步走上台,作为知名校友代表致辞。

    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没有系领带或者领结,除了袖扣能看出几分价值,没有任何张扬的缀饰。整体看上去不会过分严肃,也不会太过轻浮,一切都处理得刚刚好。

    江续刚一上台,台下的掌声就如同雷动一样响了起来。仿佛时光回溯,还是当年江续在校的样子。

    “切。”这次林西是真的不感冒。

    “说起来你和江续还真挺合适的,你不是老上他酒店工作吗?”

    “怎么说话呢?”林西皱眉:“我上他酒店,是因为我是婚礼跟妆造型师,正经工作好吗!”

    “工作正经,思想倒是挺不正经的,我就随口一句,你都脑补到西伯利亚了。”

    “你懂什么?”林西撇嘴:“我和江续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啊?”

    “江续那种人群的焦点,女人的梦想。和他在一块,活着的时候天天得盯着,死了以后,合葬的那点地方,都得防着被人给刨了,你想想这种生活,多可怕。”

    付小方想想,这八字没一撇的事,林西能脑补这么多也是服了,不耐烦摆手:“得了得了,知道你心里只有韩森。”

    被说到软肋,林西尴尬挠了挠头:“哪有。”

    校庆整整开了一天,直到晚上才结束。赶上平安夜,自然还有第二摊。

    本来林西是不想去晚上那一摊,但是付小方刚来报信,说韩森刚出差回城,也在往酒店赶,林西便临时改了主意。

    要说这么多年林西为谁心动过,大约也就韩森一个。

    韩森,她们班的班草,学校里也算小有名气,当然,比江续那还是低调多了。

    大家都喝上了,韩森才风尘仆仆地赶到。一身谈判桌上的正式装扮,拎着一个公文包,比在学校里的时候看上去成熟了许多。

    韩森在校的时候人缘就好,刚一进来就被围了起来。

    “韩森!老子约你几次你重色轻友,今天校庆你个狗/日的不来,晚上混饭混酒才死过来!”

    韩森脱了外套放下,笑嘻嘻地去倒酒:“别提那不懂事的娘儿们了,早踹了!”

    “你好意思说!”

    “我不管!喝!自己喝!”

    ……

    在众人的劝酒声中,韩森豪爽地自罚了三杯,几句话就和大家打成一片。

    韩森又恢复单身了,林西可不使劲儿蠢蠢欲动?一整晚,有好几次林西想找机会到韩森身边去,都被别的小婊砸占了先机。看来和她抱着一样想法的人可不少。

    “我看你今晚是没戏了。”付小方一脸遗憾:“这么多年就没见韩森停过,你看,他这刚一分手,那些个女的,都要扑上去了。”

    “你就不能说几句鼓励我的话吗?”

    “也是,朋友一场,是得正能量一点。”付小方拍拍她的肩:“早点死心吧。”

    林西终于忍无可忍:“去你的!”

    等了一晚上,终于等到韩森身边没人了。

    抬头看了一眼男厕所的标志,这地点,确实有点尴尬。

    “韩森。”林西捏着嗓子,很温柔地喊着他的名字。

    刚从厕所出来的韩森一身酒气,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四处张望,最后才低下头看见林西。

    “林……西……”韩森虽然喝得有点多,人倒是还能勉强认清。

    林西担心地看着他:“你喝得有点多啊。”

    韩森笑:“不多,还……能喝。”

    林西见韩森还清醒着,想着错过这次机会也许就没有下一次了,决定要好好把握。

    林西绞着手指,有些紧张:“听说你现在单身了。”

    “嗯。”韩森眸子暗了暗:“分了。”

    林西咽了咽口水,有些忸怩地站在墙角:“其实,我也是单身。”

    “哦。”

    林西被他这反应一哽,心理建设了几秒,才又鼓起勇气说:“我妈要我去相亲,我大姨的高中同学的邻居的舅妈的儿子有个同学,听说还不错。”她一脸期待地抬起头看着韩森:“你说,我应该去相亲吗?”

    “不应该。”

    韩森的脸色十分严峻,微蹙的眉头让他看上去男人味十足。

    “嗯。”林西被他的眼神勾得怦然心动:“我也觉得,还是应该再争取一下喜欢的人。”

    韩森看了林西一眼,认真说:“确实不应该这样害人,人家怎么得罪你了?”

    “……”屮艸芔茻。

    在厕所里待了许久,林西洗脸的时候眼眶有点红。

    不得不承认,她确实非常失落。

    走出厕所。韩森居然还在那里。双眼朦胧靠着墙,看上去好像在睡觉一样。

    林西低着头,刚准备离开,就看见一个男人默默走到韩森身边。还不等林西撇开视线,那个男人已经一把勾住了韩森的脖子,毫不犹豫地把韩森抱进了怀里。

    嗯??抱进了怀里?!

    林西怎么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韩森双眼通红,已经越醉越迷糊了,林西忍无可忍,走上去粗鲁地推开那个男人,一把抓住了韩森的领带。

    “你居然是个gay?!靠——”林西气急败坏地不断骂着脏话:“你特么,你特么把我的少女心还我!你知道我为你纠结了多少年吗!”

    “gay!你!居!然!是!gay!”

    林西情绪激动,用力拽了一把韩森的领带:“你怎么能是gay啊啊啊啊!”

    “呕——”回答林西的,是韩森的呕吐声。

    ……

    平安夜来临了。说好了下雪,却下起了让人无法狂欢的雨夹雪。

    又冷又湿,寒风刮在脸上,像刀割一般。

    林西也不记得那一晚到底喝了多少酒,身上还沾染着韩森的呕吐物味道,整个人臭不可闻。

    林西又醉又困,一个人在路上晃荡,左脚踩到右脚,一不小心跌了一跤。

    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手上衣服上都是污泥。

    狼狈至极,想拿纸巾擦手,在包里掏了半天,最后只掏出了一只脏兮兮的红袜子。出门太急,一时糊涂,把这玩意儿当纸巾了。

    “呸!”林西把那破袜子丢得老远:“什么平安夜,什么圣诞老人!狗屎!有本事给我一个男朋友啊!”越想越气,林西指天大骂:“什么最好的都要等比较久!等到最后只有gay好吗!”

    月光被乌云遮蔽,路灯昏黄,光源中可以清晰可见,雨夹雪那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落势。

    一把黑伞挡住林西视线。

    举着伞的男人将伞微倾,为林西挡住了不断落下的雨夹雪。

    许久,他微蹙着眉头问她:“你怎么在这儿坐着?不冷?”

    林西傻傻抬头,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正好看见江续那张万年如一日的冰山脸。

    林西委屈地嘟囔着说:“是你啊?”

    江续没有回应,只是轻轻皱眉。

    “……你知道吗江续?还有两天我就要30岁了。”林西微微歪着头,越想越难受,忍不住鼻子一酸:“30岁的人生,真的好艰难啊,为什么我不能永远20岁?”

    “喂。”江续脚踢了踢林西的脚尖:“林西?”

    林西双眼朦胧:“为什么别人谈了一个又一个,就我没有男朋友?”

    江续见她眼眶红红说着胡话,皱眉道:“想要我送你回家,不用喝成这样”。说完,将伞塞到林西手里,嘱咐道:“在这别动,我去开车。”

    雨夹雪渐渐下成了小雪,白白的雪籽从天空中落下,将江续卓绝挺拔的背影掩映其中。

    林西有些恍惚地站了起来,眼前有一道刺眼的光闪了闪,不知是那个傻/逼在城市里开远光灯,刺得林西眼睛都睁不开了。

    一辆高速行驶的摩托车,碾过林西扔掉的红色圣诞袜,撞上了旁边不及闪躲的大货车。

    等林西再睁开眼睛,就看见那辆被撞飞的摩托车,正以每秒不知道多少的速度,向她的方向砸过来……

    林西死之前,只有一个想法。

    ——各位司机旁友,不要瞎他/妈开远光灯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