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早上起床,林西还有几分困意,顶着鸟窝一样的自然卷发型往外走,一脚踢到了房间里的行李箱,那是林妈给她收拾好的行李。

    翻了翻日历,时间还停留在2006年8月31日。如果林西没有记错,c大在这一年是9月1日返校,9月4日开学。

    还能在家玩一天,林西心里一万个舍不得。

    车祸醒来,在镜子里看到20岁的自己,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林西用了一段时间适应,不长,大约一分钟吧,20秒震惊,20秒兴奋,20秒感恩。

    刷完牙随便换了身衣服,时间已经到中午了。

    在奶奶家里吃完饭,林西还得给老妈送。端着装得满满的瓷碗,林西熟门熟路地到了老妈的麻将馆。

    林妈苏红女士一见林西来了,立刻喜笑颜开地对牌友说:“我先吃个饭,我女儿代我两把。”

    见老妈拿走饭碗到一边去了,林西立刻心领神会地上了桌。

    林西一上桌,一桌的三个阿姨都抱怨了起来:“苏红你又作弊,次次都找女儿翻本。”

    林妈笑嘻嘻地扒饭:“这不是饭吃得晚么?再说了,小丫头你们都打不赢,怪我啊?”

    “!#¥%……&*”

    和以往一样的剧情,林西一上桌就大杀四方,不仅给老妈回本,还赢了不少。几个阿姨输了钱脸色有点不好,一圈打完就各自找理由回家了。

    林妈高兴地数着钱,赢钱的喜悦让她看林西都顺眼了几分。

    林西赶紧趁机提要求:“妈,我每天给你赢钱,能给我打赏点吗?”

    “要钱干嘛?”林妈一脸警惕。

    林西扯了扯自己乱七八糟的自然卷:“发型太土,我想去烫一个。”

    林妈看了看林西的发型,数了两张票子给她:“是有点影响市容,去整整吧,都20了,得有点形象。”

    林西接过钱,一脸谄媚:“老妈你真美!”

    好不容易重回20岁,不趁着胶原蛋满满的时候谈恋爱,更待何时?她可不想像上一次一样,到死都是个处!既然上天让她重来一次,她就要好好改变人生。

    奈何老妈的基因太强大,林西从小到大就和金毛狮王似的。顶着这破发型去学校能勾引得上谁?

    好歹做了几年跟妆造型师,林西返校前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改变外在。

    林西只想做个柔顺的内扣,要求比较简单,就近去了社区的理发店。

    做头发的过程太漫长,林西一直犯困。等她醒来,发型已经做好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觉得这模样,比她从30岁回到20岁还荒诞。

    给她做头的是林妈的牌友,真是能耐,做了个和林妈完全一样的发型——包租婆。

    林西欲哭无泪,只能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爆炸卷都给剪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看着被林西折腾得不男不女的头发,老妈忍不住问:“你这破发型还需要去理发店吗?骗我钱了吧?”

    林西低头扒饭。

    老爸看林西的样子,也忍不住评价了几句:“怎么剪这么短?又不是高中,没有耳上规定了吧?”

    林西心痛地低头扒饭。

    睡了一觉,返校日到了,出门前,林西鼓起勇气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成功被自己丑哭,顶着这发型,她真的不想回学校啊啊啊啊!

    出门前林妈难得有几分母爱,又给她整理衣领,又是给她塞钱。

    “到学校了好好吃饭、睡觉。缺钱了给妈打电话。”老妈唠唠叨叨地念着:“别和别人到处疯,别夜不归宿,要听话,最关键是别学人家谈恋爱。”

    林西正把老妈给的钱放进钱包,听见这句话,突然噗嗤一笑。

    “你以后会后悔的。”

    老妈被林西一句话弄得一头雾水:“啥?”

    “不让我谈恋爱。”

    老妈皱了皱眉,不屑啐道:“我才不会后悔。小小年纪谈什么恋爱?你们这代人呐,动不动就网恋,没多久呢就开房堕胎,对男女之间的事太随便了,不自重。”

    说完,又不放心地恶狠狠补了一句:“我警告你林西,你千万别给我学坏,不然我打断你狗腿!”

    看着老妈现在那斩钉截铁的样子,再联想后来的几年,她每天着急上火林西嫁不出去的场景,林西只觉得好笑。

    大学里不准谈恋爱,一毕业就恨不得女婿从天上掉下来,可能吗?

    上一次都听了你的,这一次,不行。

    林西在心里偷偷地说。

    林西家离c大所在的省会开车就一小时,一家人很快收拾好上路。车载音响里一直在播放着那种非主流网络歌曲。什么《q/q爱》《两只蝴蝶》那些,林西简直无力吐槽。

    听就算了,林爸还要跟着唱,他唱《香水有毒》唱到那句“擦掉一切陪你睡”的时候,林西嘴角抽了抽,后来他开始唱“酸酸甜甜就是我”的时候,林西终于彻底阵亡……

    总算熬到学校,保安不让私家车进校。林西只得自行把行李箱拿了下来。

    “爸妈,你们先走吧,我喊林明宇来接。”

    校门口送孩子的家长太多了,私家车不让久停,保安凶巴巴地催着,林西爸妈不得不依依不舍地离开。

    “一定叫林明宇来接啊。”林妈临走前嘱咐。

    “好。”

    推着两个重如沉石的行李箱,林西走了几步就累了。拿了手机出来,给自家堂哥林明宇打了电话。

    “喂,你在哪儿呢?”

    林明宇嗓门极大:“我正送你嫂子回寝室呢!”

    “什么嫂子?”林西一脸震惊:“你什么时候谈恋爱了?”

    “下次和你详说。”林明宇说:“我拖着行李呢。”

    “……”林西看着自己的两个大箱子,赶紧说:“我箱子特沉,你来校门口一趟,顺便把我的捎到女寝啊!”

    “不行不行,你嫂子俩箱子呢。我找个人去接你,就这样,挂了。”

    “喂!喂!”林明宇……居然就这样挂了!

    林西对着两个重得要死的大箱子无可奈何,坐在箱子上,林西拿出了手机,开始给室友挨个打电话。

    林西的寝室一共住着四个姑娘,莉莉是学霸,言情小说控;圈圈,是个酷爱粉红色的嗲精小公举;付小方么,就是隔壁床的二傻子。

    前两个打过去都在忙,只能寄希望给付小方了。

    ……

    “喂,小方?我带了好多我奶奶的拿手菜,快来校门口接驾。什么?你要看韩剧?先来接我啊,回头我们一起边吃边看,喂……喂……付小方我警告你你挂电话你就死定了……付!小!方!”

    “……”

    林西气极败坏地收起手机,正要骂脏话,她的大件行李前面,突然就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她眼前的燠热阳光。

    林西循着那人的卡其色休闲裤一顺往上看,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江续。

    差点忘了,江续可不就是林西的大学校友,林明宇的室友么?

    回来以后,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江续,林西竟然还有几分小激动。

    抬起头仔细打量着江续,心底不由产生了几分羡慕嫉妒恨。看看20岁的他,想想之后的他,竟然十年都没有怎么变。时光只是在他身上烙下成熟的风采和沉稳的气质,一点都没有破坏他的肤质和英俊的五官。

    现在的他还留着几绺碎发,是2006年比较常见的清秀发型,以林西2016年的眼光,明明有点过时,可是在他身上却完全不觉得。

    从他出现在林西周围,沿途所有女生的目光就全部聚集到了这里,这让林西有些不知所措,瞬间紧张了起来。

    “你……你想干吗?”林西警惕地看向江续。

    “刚碰到你哥,他要我来的。”

    江续还是一贯的低音炮,女生们议论他的音色容易让人受孕,林西对此一贯嗤之以鼻。

    江续低头,看了一眼林西的两个巨型行李箱:“回寝室?”

    林西点了点头。

    “要帮忙?”

    他的手刚要触上林西的行李箱,林西立刻客气了两声:“不要吧……要不,还是我自己来吧……”

    林西话音刚落,就见江续抿着唇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林西,盯得林西一阵不自在。

    “噢。”江续说完,冷漠地转身就要走。

    林西没想到他就真的走了,赶紧追了上去:“诶,你真走啊!”

    江续闻声停住脚步,林西一个没刹住,差点撞上他的背。

    江续他个子高,以林西一米六五的个头,脸堪堪到他胳肢窝,这身高差也是让林西倍感尴尬。

    江续的神情带着几分理所当然:“你不是说不要?”

    林西看着那俩大箱子,什么过往,什么麻烦都抛诸脑后了,现在最关键的,是把行李弄回寝室。

    她神情尴尬,嘟囔了一句:“你难道没有听过,女人说不要,就是要的意思吗?”

    江续听她这么说,又折了回来。

    “我只在你哥放的日本片里听过。”

    “……”脑补了下他们寝室平时的状况,林西不由感慨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林明宇者猥琐。果然,这是真理。”

    “嗯。”江续点头:“从你身上能看出来。”

    林西:“……”

    好不容易熬到女寝楼下,不想再和江续一块接受路人目光的洗礼,林西说:“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我们楼管阿姨不让男生上去,那个,我喊我室友下来帮我拿。”

    江续“噢”了一声,将林西的行李箱放下。

    林西移过自己的行李箱,看了江续一眼。

    寻思着赶紧道个谢,搓了搓手,组织了一下语言:“那个,今天……”

    不等林西说下去,江续已经一挥手,打断了她。

    “不用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