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看着江续越走越远,林西忍不住皱眉。

    像江续这么嚣张的人,林西真是从小到大,只遇到了这么一个。

    腹诽着拖着行李往寝室走,一转身,就看到一身土怂睡衣的付小方。

    “怎么这么快就到寝室了?”付小方诧异。

    “你舍得来接了?”林西气不打一处来。

    “来接吃的,不是接你。”付小方接过一个行李箱,笑嘻嘻地说:“早知道你力气这么大,我下都不下来了。”

    林西白了她一眼:“林明宇把江续喊来了,不然你以为我一个弱质女流搞得定?”

    “靠!”付小方一听到江续的名字就激动,行李一丢,回过头来指着林西义愤填膺地说:“你就这么让江续走了?啊?怎么没有邀请他上楼去睡个午觉!”

    林西:“……去死。”

    吭哧吭哧上了楼,歇了几个小时,圈圈和莉莉才回了寝室。

    大家看到林西,是一个暑假没见。林西看到室友们,是隔着近十年的时光。

    虽然她们都毫不客气地嘲笑了林西的新发型,但林西还是觉得她们很可爱。

    下午四点半,开学前的第一次班会正式开始。

    林西和付小方赶到的时候,前面已经坐满了,只剩最后一排还有两个座位。

    林西一看,吊儿郎当坐在最后一排的几个人,可不就是韩森那一伙儿。

    此刻韩森正以葛优瘫的姿势坐着,完全没有一点学生样。再看看他那染得黄不拉几的头发,满身金属装饰的杀马特造型,林西自己都忍不住吐槽了一下当年的重口味。

    不等林西说话,付小方已经“心领神会”地把林西往韩森身边挤。林西不想坐在韩森身边,回头拼命瞪着付小方,而付小方还是一副“我了我了”的眼神,更拼命把她挤到了韩森旁边的位置。

    见林西过来,韩森收回了一条腿,往里边靠了靠。

    林西认命地叹了口气,坐下了。

    和去年的情况差不多,辅导员主要交待了两件事,第一件是九月有艺术节,第二件是月底有运动会,诸多事情需要大家准备。

    辅导员讲到一半,校文艺部的老师来了,发了个传单,招拉拉队的队员。

    林西正低头看着传单上的内容,韩森突然凑了过来,问道:“听说你学过舞蹈?”

    林西有些诧异地看了韩森一眼,讷讷回答:“是学过。”

    “那你可以去报名了。”

    “嗯?”

    “练一学期可以加两个学分,正好可以补你上学期挂掉的选修。”

    虽然挂科被人提起有点不爽,但是林西也确实需要补上那门选修,听韩森这么一说,也有了几分兴趣,遂问他:“拉拉队是干什么的?”

    “练拉拉操的舞,校际比赛就去加油。”

    林西一听,这么简单,立刻来了精神:“我明天去院里问问。”

    韩森嘿嘿笑了一声,不正经地凑到林西耳边:“拉拉队都穿那种露脐短裙,低胸上衣,你能行吗?你有b吗?”

    说完,低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林西的前胸。

    那个年纪的男生都是如此,把猥琐当有趣。现在回想,韩森老这么闹女生,不过是因为对女生没兴趣才这么肆无忌惮。

    想到被韩森耽误的那么多年的青春,林西就觉得和他有算不完的账。

    对付这种臭流氓,也就只有“以贱制贱”这一招了。林西冷漠地看了韩森一眼,突然对着他的方向,猛得拉低胸口,露出自己胸前的乳/沟。

    “靠——”韩森大约是没想到一贯乖乖牌的林西,会突然举止那么豪放,被吓了一跳,差点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林西目的已达,松开了手,又一本正经地看回传单。

    韩森的一声低呵惊动了旁边的两个男生,他们堪堪睡醒,见韩森大惊小怪的,赶紧问:“老韩,怎么了?”

    韩森满脸通红,挥了挥手:“没……没事……”

    演,接着演。

    林西不屑地瞥了他一眼,懒得再理他。

    死gay,明明对女人不敢兴趣,还装什么装!

    班会开完就散了。一贯吊儿郎当爱撩来撩去的韩森,一见林西就赶紧夹着尾巴跑了。

    付小方挽着林西的胳膊,看着两人奇怪的磁场,好奇地问:“你这是怎么韩森了?怎么他见了你跟见鬼似的。”

    林西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付小方一脸错愕:“这什么表情啊,满不在乎啦?怎么,你不喜欢韩森了?”

    “别提这事了。”林西一脸重新做人的认真表情:“我已经重回大海,不再留恋那个湾仔码头。”

    “什么玩意儿?”

    “以后有合适的,都给我介绍。”林西士气昂扬,紧握着拳头:“姐!要!谈!恋!爱!”

    ***

    大约是早上重色轻妹,只接了女朋友没接妹妹,厚颜如林明宇也有些不好意思,主动打给林西,说要带女朋友请她吃饭。

    2006年,林西用的手机还是诺基亚,打人那真是可疼可疼了。挂断电话,林西狠狠把手机揣进了兜里,心想,这“板砖”要拍在它该拍的脑袋上。

    走出校门,穿进小吃街,不一会儿就找到了林明宇。

    190的傻大个,到哪儿都跟电线杆似的。

    本来林西已经快习惯了自己的发型,也一直安慰着自己“剪头三日丑”,熬过去就好了。

    谁知那个不开眼的东西,一见面就笑个不停。

    “老妹儿,你受什么刺激了把头剃成这样,决定和谁拜把子吗?”

    看着林明宇前仰后合,笑得快要死过去的样子,林西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林明宇,林西的堂哥,住在c大所在的省会,每年寒暑假才回老家。

    两人从小打到大,林西至今都记忆犹新,小时候的一个暑假,奶奶买了7个苹果,他为了拿多出来的一个,就把那苹果全舔了一遍,把林西给恶心坏了。

    因为他,林西一直觉得,那些想要有哥哥的女同学,完全是疯了。

    林西看了一眼林明宇旁边那个,腼腼腆腆站着的小姑娘,忍着没有发作,只是斜乜了一眼:“笑够了吗?”

    林明宇捂着笑疼的肚子,咳咳两声清了清嗓,认真介绍道:“这是小可,我女朋友。”

    又向小可介绍道:“这是我妹,林西。”

    两人互相颔首,算是认识了。

    林明宇笑嘻嘻对林西说:“以后放假我都和你一起回家。”

    林西狐疑地看了林明宇一眼:“你不是一贯讨厌回老家么?说我们那儿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林西故意学着林明宇说这些话的样子,林明宇偷瞟了小可一眼,一脸尴尬,赶紧说道:“哪能啊,咱老家人杰地灵。”

    “你吃/屎了吧?这是你说出来的话吗?”

    “你懂个屁,只有咱老家这好山好水的,才能把你嫂子养得那么好看。”林明宇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几分辣眼睛的娇羞。

    林明宇一语提醒了林西。林西突然想起,老哥人生第一个女朋友,好像确实是他们的老乡。

    林西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对面站着的长发姑娘。

    她依稀想起,当年老哥的初恋,嫌他不浪漫没情趣只知道打球打游戏,没多久就劈腿了。老哥一腔少男情怀就被糟践了,伤心得要命,哭着剃了个光头。

    林西意味深长地一笑,决定不提醒他了。

    毕竟,她还想再看一次他那滑稽的光头。

    喝喝。

    看了眼时间,林西不耐地问:“吃饭吗?”她还准备大开杀戒,把林明宇吃得喊妈呢!

    “还有个人没到呢。”

    林西皱眉:“谁啊?”

    “就是……”林明宇正说着,眼前突然一亮,一垫脚,冲马路对面挥了挥手:“这儿!江续!这边!”

    林西顺着林明宇挥手的方向看去,江续正缓缓从马路对面踱步过来。

    还是上午的那身衣服,表情也还是和上午差不多,远远瞥了林西一眼,林西不知道为啥,竟然缩了缩脖子。

    四个人坐在一张桌上,对面坐着林明宇和他女朋友,旁边,江续。

    这阵容,林西什么都不想说了,埋头苦吃。

    谁知林明宇个贱人,还不肯放过她,全程以她为话题。

    “……林西跟个智障一样,经常考试不及格。”林明宇说起林西的糗事就停不下来:“她语文特差,尤其不会写作文,小时候有次老师要写‘我的爷爷’,她从作文书上抄了一篇‘我的姐姐’,然后老师当着全班的面儿念她的作文,‘我的爷爷长长的头发,扎两条小辫,最爱穿花裙子……’”

    “哈哈哈……”林明宇笑得前仰后合,他女朋友也忍不住掩嘴轻笑。

    林西期待地看向江续,只见他也微微低头,最后,“噗嗤”一声,没忍住……

    林西终于绝望。

    “江续是我们寝室最出名的扑克脸,连他都笑了,可见你真的就是个小品演员。”林明宇大笑着拍了拍林西的肩。

    林西气鼓鼓瞪他,心想,等你剃了光头,你看我会不会饶你一只腿。

    一直没说话的江续清了清嗓,敲了敲林明宇的碟子:“吃饭少说话。”

    林西看了在场的人一眼,最后不屑地乜着林明宇:“喝喝,既然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你的故事我也知道不少,要说吗?”

    林明宇的女朋友一听有爆料,立刻来了兴趣:“说!说!”

    “……”

    大约是后来糗了林明宇一晚上,林西吃完饭心情大好。

    饭后,林明宇和女朋友去散步,剩下江续和林西,大眼瞪小眼。

    9月入秋,但天气仍旧炎热。夜风带着温柔的温度,吹拂着青春气息盎然的校园。月近满盈,挂在幕空之中,莹白皎洁,为江续的侧脸镀上了一圈淡淡光晕。

    “回寝室?”江续微微低头,低沉的声音好像大提琴音起,醇厚却能沁入心魂。

    林西“嗯”了一声,有些恍惚。

    并肩走在学校的绿荫小路上,来往的情侣都只顾着你侬我侬,倒是没人注意到林西和江续。

    林西怕和他再有什么绯闻,下意识往旁边走了一步,和他保持着距离。

    江续没察觉到林西的小动作,他走得不快,脚下始终迁就着林西的步长。

    两人就这么走着,一句话都不说,林西也觉得有些尴尬。

    虽说因为以前的经历对江续没有什么旖旎幻想,但是这么干也不太行啊。

    “你平时都这么闷吗?”想到江续也是到30岁没结婚,和恋爱绝缘,完全一副工作魔鬼的样子,林西也忍不住好奇了起来。

    江续慢慢走着,口吻寻常:“并不。”

    “那你为什么老不说话?多尴尬。”

    “不喜欢没话找话。”

    “……”摊上这么个话题终结者,林西能怎么办呢?

    和江续一起,绝对是一种煎熬。好不容易熬到女生寝室,林西兔子一样,高兴地就要蹦回寝室。

    “早上多谢你了,改天我请你吃饭。那我先走了啊!”

    “喂。”江续突然叫住她。

    林西停步回头:“还有什么事儿吗?”

    江续表情平静:“不用请吃饭。”

    “嗯?”

    “换成洗球衣。”

    看着江续潇洒离开的背影,林西仍在消化着江续说的话。

    ?他到底懂不懂啥叫客套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