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林西在撒谎之前,完全没想到江续的球衣是校队订做的。不仅有号码,还有名字拼音。作为一个不擅长撒谎的人,林西不由在心里感叹了一把,自己这如同狗屎一样的运气。

    林西咽了口口水,回过头来,对付小方诚恳一笑:“小方,你听我解释。”

    付小方:“……”

    林西见付小方还没愤怒,赶紧解释:“就是上次他给我搬行李,我说请他吃饭,他说不吃饭,就让我给他洗球衣”

    付小方鄙视地瞪了林西一眼:“你还能再扯一点吗?这么贴身的东西,他会因为这点事就让你洗?”

    “那你说他是为什么?”林西改了思路,放下球衣,认真思索起来:“难道是因为喜欢我?”

    这话一出,付小方更愤怒了。她指着林西的鼻尖,气急败坏地说:“你你你……你想得美!”

    林西计谋得逞,笑嘻嘻耸耸肩,说道:“所以啊,他就是想奴役奴役我而已。”

    “哼。”付小方一把推开了林西,手直接进了水盆:“我来洗!你走开!”

    有人愿意代劳,林西乐得清闲,哼着歌去看电视剧去了。

    寝室里有江粉,简直完美,嘿嘿。

    ***

    学校艺术节的活动如火如荼的开始了。去年,林西所在的系练了半个月的节目被刷了,在艺术节上打了光蛋。今年系里主任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得上一个节目。为了能保证上表演,系里决定让每个专业都准备一个,先系里筛选。

    班主任考虑再三,决定让人缘好号召力很强的韩森和有点舞蹈背景的林西共同负责。两个人也算是冤家路窄了。

    韩森请来了跳街舞的朋友,为他们班编了一支很酷炫的舞蹈,两人每天忙着组织男生女生们排练,倒是一直都相安无事。

    周末,韩森喊了林西一起去采购表演时要穿的衣服。大约是对林西有点发憷,韩森也叫来了教舞的朋友一起。韩森和林西从头到尾意见都不能统一,最后是人家选的款式。林西懒得和韩森吵,拿了衣服就进去试了。

    班费购买,自然是买不了什么大品牌。那店不大,一共就两个对门的试衣间,没有门板,也就帘子隔一隔。

    林西衣服穿到一半,身后的试衣间门帘,突然被“唰”一声给拉开了。

    林西有一秒有点混沌,动作一滞,回头看见韩森瞪得如同铜铃一般的眼睛,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我靠——”韩森的脸瞬间就胀得通红:“你他妈怎么回事,男女不分吗你!”

    见来人是韩森,林西一点不自在都没有,脸不红心不跳的默默穿好了衣服。

    走出试衣间看了一眼,才发现这家店虽然只有两个试衣间,但是确实分了男女,进门的时候,上面有贴,只是林西冲进来的时候没注意。

    “不好意思。”林西拿上自己的衣服要走:“我走错了。”

    “你给我站住。”

    林西定住脚步,扯了扯身上的t恤,几分不耐烦:“又怎么了?”

    韩森被她的态度激得嘴角直抽抽,他叉着腰踱来踱去。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居高临下指着她道:“我说林西,你给我说清楚,你最近什么意思?”

    林西有些莫名其妙,抬起头反问:“什么什么意思?”

    韩森见她理直气壮的,更加生气了:“你老在我面前露胸露背的,你是有暴露癖还是他妈的喜欢老子?你是不是故意想勾引老子?”

    林西觉得荒谬极了,无奈地问:“我疯了吗?”

    “那你干嘛老这样!”

    “不就是*吗?有什么好在意的?”林西心想,韩森一个老gay,不是应该无所畏惧吗?

    韩森被林西的不以为然气得够呛,他原地转了好几个圈,最后大声吼道:“我告诉你林西,我是男的,你是女的,男女有别,你懂吗?!”

    “……噢。”

    “老子才二十岁,看到女人的身体,也会……妈的,我操!”韩森说着说着,脏话就停不下来了。

    林西看他那么激烈的反应,突然想起来,有些gay对女人的身体,会有生理厌恶,韩森大约就是这一类。

    想想这事儿也确实是她不对,诚恳说道:“好吧,对不起,我不该用我肮脏的*,污染你的眼睛,亵渎你的信仰。”

    虽然林西真诚道歉,但是韩森似乎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狠狠瞪了她一眼,最后只凶巴巴地啐了一句:“靠!”

    ***

    韩森和林西负责的舞蹈节目得了系里老师的青睐,之后也顺利通过学校的选拔,在艺术节汇演里亮眼登台。

    虽然两人的配合还算有默契,但是这种默契主要来自“能发短信不打电话,能打电话不当面沟通”的原则。

    林西也搞不清楚是哪里得罪了韩森,反正他之后都对她挺排斥的。

    上一世好好的少女情怀都被这老gay给毁了,现在这老gay有什么想法,林西也不在意就是了。

    时间过得很快,进入九月下旬,运动会临近,各院系开始了篮球友谊赛。

    林西所在的系被抽到和江续所在的系打比赛,这可让系里的众多姑娘激动坏了。

    比赛之前,系里好多姑娘还去订做了横幅什么的,非常用心,只是清一色都是给江续加油的。

    友谊赛当天,林西被付小方拉着一起去了体育馆,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上了观众席。

    看着身边的同学同窗倒戈,一门心思只等着江续出场,林西真的很心痛。

    “你说她们是人吗?怎么能这样?不给自己系加油,都给敌人加油去了!”林西想想就有些义愤填膺:“我们可不能这样。”

    付小方把自己的手从林西的臂弯里抽了出来,满不在乎地说:“我们系篮球队一贯垃圾,没几个会打的,也就韩森一个人勉强可以对抗,完全没有给他们加油的必要啊!”

    说着,从书包里拿出了一面小旗子,旗子上也赫然写着江续的名字。

    眼看着付小方也加入倒戈的队伍,林西忍不住对她翻了白眼:“叛徒。”

    虽然群情激动,但是比赛都打了半场了,江续还没来。

    中场休息,很多人见江续不来了,都退场了。付小方也是非常失望,但碍于是自己系里的比赛,不好走,只得趁着中场休息去蹲大号了。

    付小方不在,林西只能一个人坐那玩手机。

    大家都在往外走的时候,林明宇急匆匆进了体育馆,林西正准备假装看不见,结果他已经看见林西,并且大喇喇走过来了。

    “你也来看球了?”林明宇一屁股坐在林西身旁:“你不是对球类都不感兴趣吗?”

    林西无语地看着他:“今天是我们系和别人的友谊赛。”

    “啊?原来今天江续是要打你们啊?”林明宇再一看身后清一色都是江续的支持者,啧啧摇头:“怪不得。”

    “怪不得啥?”

    林明宇低头一笑:“江续下午还有汇报会,本来可以换时间,他都没要求换,说只打半场就够了。”他看了一眼时间:“估计还有十几分钟才能来,这不,让我给他送球衣和球鞋。”

    “靠。”林西一听江续这么不把他们系放在眼里,也默默有点受辱的感觉了:“他也太瞧不起人了。”

    林明宇粗鲁地揉了揉林西的头发:“你们系一贯差,别说江续了,我都能单手虐。”

    “切,校队了不起。”

    “哈哈,本来就了不起啊!”

    林明宇正得意着,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见他换上一副标准的奴才相,林西就知道是女朋友的电话来了。

    林明宇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要往外走,“再见”都没说一声,林西也是服了。

    他刚走出两步,突然又折了回来,把肩上的单肩包“啪”一声扔林西身上。

    林西一脸懵逼看着他:“干什么啊这是?”

    林明宇边走边回头嘱咐:“我先走了,那包帮我给他啊。”

    “喂!林明宇!喂!”

    任凭林西在他背后喊着,但他始终充耳不闻,不一会儿就从林西视线里消失了。

    抱着装着江续球衣球鞋的包,林西觉得简直如同一个炸弹。如果一会儿江续来了,他们该怎么“交易”?

    纠结了几分钟,她正寻思着要不要偷偷出去毁尸灭迹,身边的位置已经坐了人。

    ——江续。

    林西真的不得不再次感叹自己的坏运气。

    江续刚从汇报会过来,身上还穿着正装,白衬衫扣子都扣上了,配上一条深蓝色领带,让人觉得多了几分禁欲高冷之感。从江续坐在林西身边开始,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到了他们身上。林西简直如芒在背。

    江续来得有些赶,头发稍微有些乱,他随手往后一捋,露出了好看的额头和浓密的眉毛。正装有些憋,他那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扯,就把领带扯开来。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明明也没做什么,却让人觉得充满了勾引的意味。

    这祸害,就会用美色勾人,妖妃妲己似的。

    周围看向他们的人越来越多,林西只能捏紧了他的包。

    “你早来两分钟会死吗?林明宇刚走!”

    “有区别吗?”

    “区别就是你从我手里拿包,还是从林明宇手里拿!”

    江续微微侧头看向她,嘴唇轻轻一勾,笑了笑,眼眸中仿佛有星光,璀璨得林西都有些恍惚。

    “对我来说没区别。”江续说。

    林西不自然地撇开头去,沉默了两秒,实在受不了被人盯着,林西赶紧把包丢到他身上:“你的,赶紧拿走吧,别一直坐我这儿。”

    江续接住那个单肩包,随手放在一旁。他放松地坐着,双肘撑在大腿上,手上不紧不慢地解开衬衫最上面的两颗纽扣,露出了他线条分明的脖颈和凸起的喉结。

    他微微侧头,眼神一冽:“我坐这儿怎么了?”

    林西白眼:“你坐了付小方的位置。”

    江续淡淡一笑:“她来了我就走。”

    “你……你没看别人一直盯着我们吗?”

    “我在哪都被人盯,习惯了。”

    “……”林西也懒得和他纠结下去,他这人最擅长故意装不懂,和他打字眼仗,打不赢的。

    林西看了看场上的比分,两队咬得倒是紧,韩森表现相当不错,林西他们系队还稍微高了几分。再看看对手队里的骨干——江续,姗姗来迟的,林西都忍不住吐槽:“拿了东西就赶紧走吧。球都打一半了才来,真不知道你来干嘛的?”

    江续看了看时间,不慌不忙地起身,随手勾起装着他的球衣球鞋的包,自然地背到自己肩上。

    半晌,他淡淡回答:

    “赢球。”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