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付小方回来的时候,正赶上江续换好球衣上场。她一见江续来了,瞬间就从提不起劲儿的死狗变成了喜出望外的窜天猴。

    “天呐,江续什么时候来的?”付小方一屁股坐下,赶紧拿出了自己的小旗子激动地挥舞起来。

    林西无语,鄙视地瞥了她一眼说道:“刚刚来的,还坐了一下你这个位置。”

    “啊——真的假的?”付小方刚准备兴奋,突然有发现其中的不对劲:“他为什么会坐过来?找你的?”

    “找他的球衣球鞋。”林西无可奈何地说:“刚林明宇过来了,把江续的球衣球鞋给我了。”

    付小方环顾自周,看大家一直投来探究眼神,了悟地点了点头,“难怪大家一直看我们这一区”,她有点害羞地摸了摸头发:“我还以为是我今天这条裙子特别好看。”

    林西忍不住摇头:“没人恋你,你倒是可以自恋。”

    付小方不理她,自顾自感慨道:“不过,是林明宇的妹妹可真好,近水楼台接近江续的机会啊!”

    林西对这个“机会”深恶痛绝:“我不稀罕,谢谢。”

    “你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说完,她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座位,用十分虔诚的表情:“这可是江续刚坐过的,还有江续的余温,我何德何能……”

    对于她这种脑残的举动,林西选择无视。

    下半场比赛正式开始,两边队伍站在中线位置,一声哨响,江续已经拿到了开球先机,和队友配合默契,没几下就到了篮下,轻松上篮,两分。

    看台上的少女们见江续上来就得分,简直打了鸡血一样开始高呼着江续的名字。

    江续他们队明显士气高了很多,反观韩森和队友,虽然还是跟着球跑着,脸上却不自觉带了几分丧气。

    见没几个人给自己系里加油,林西完全放下了韩森的“私仇”,激动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扯着嗓门大喊着:“韩森!加油!”说完还觉得不够给力,又巨大声说了一句:“本场最佳球员就是你了!加油!”

    见林西这么喊着,付小方忍不住把她捉了回来:“瞎喊什么,你这不是让韩森难堪么?”

    “我怎么让韩森难堪了?”

    “有江续在,韩森怎么可能最佳球员?”

    “凭什么不可能?”林西撇嘴:“上半场韩森得分最多,下半场再一加,江续就打半场,很难超过韩森好吗!”

    付小方对于林西的论调不屑一顾:“有江续在,韩森离最佳那可差得不止一点!”说完还是不满林西贬低自家男神,皱着眉头问她:“你不是不喜欢韩森了吗?怎么又开始站他了?”

    “这是全系荣誉感的问题,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说儿女私情。”

    林西义正言辞地说完,往球场上看了一眼,正看到江续沉着脸跑过。就是那么巧,林西看江续时,他也正好抬头看向她这一边,远远的一眼,看似不动声色,实则意味深长,吓得林西赶紧撇开了视线。

    再搜寻韩森这边,他的脸胀得通红,似乎很不爽的样子。

    林西赶紧再接再厉,又喊了几句:“韩森!加油!韩森!最棒!”

    韩森正运着球,听到林西这么一喊,下意识抬头。一个失误,居然把球传到江续手里了。江续毫不客气,直接一个三分投进了……

    穿着黑色队服的韩森脸色红红,抹了把汗。在一片加油的嘈切声中,只听韩森怒号了一声:“林西!你给老子闭嘴!”

    ……

    韩森这一声大吼,让现场很多人的目光,都朝林西投了过来,连正在给江续加油的付小方,也被韩森这一声给吓到了。

    “靠,韩森疯了吧,你好好给他加油他还这样。”付小方一脸诧异地回过头来问她:“你这是怎么得罪韩森了?”

    林西看了一眼黑着脸跑回队友身边的韩森,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哎,这事吧,一言难尽啊……”

    这场友谊赛因为江续的上场,比分差距越来越大,作为得分后卫的江续,几乎没怎么使全力,就把韩森队里打得几乎无力招架。

    江续只打了半场,却是全场得分最多的球员。

    比赛结束后,付小方还想继续围观江续。林西不屑去,直接走了。

    系队的球员,有的已经从球场出来,林西想想都是同学,特意挤过去,想要安慰几句。

    韩森还是那身黑色球衣,满身都是汗,面颊也因为运动变得通红。

    林西一来,系里别的同学都自动让开了,林西跟着韩森的脚步走着,试图安慰他:“一场球没什么了不起,输就输了,又不是nba。”

    韩森一听到“输”字,就皱起了眉头,他俯视着林西,没好气地问她:“你是不是故意干扰老子?”

    林西惊呆了:“我给你加油怎么是干扰呢?”

    “因为我听见你的声音,就觉得很生气。”

    “……”

    韩森这个老gay,把林西气得不要不要的。她瞪了他一眼,直接往反方向走了。

    一边走一边骂,像韩森这种不识好歹的人真没什么好说的。他打球的样子才是丑毙了,穿个黑球衣跟个黑猩猩似的,林西觉得简直在观赏动物世界好吗。

    林西想回头去找付小方,没走多远,突然发现前胸有些晃荡,手一摸,原来是内衣的肩带掉了。

    想着这么走下去有些不雅,见走廊都没人,林西随便推开了手边的一间练功房。

    天色渐暗,练功房的窗帘都拉上了,也没人能看见。

    林西背靠着门,刚要掀衣服,黑咕隆咚的练功房里,突然幽幽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声。

    “你要脱衣服之前,都不看看旁边有没有人吗?”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在这只能看见浅浅廓影的黑暗环境里,显得格外突兀。

    “啊——变态——”林西被吓得一顿乱叫,赶紧抓紧了衣服想要逃走。

    “喂。”

    “变态啊啊啊!”

    “咔哒、”练功房的灯被人打开,突然的亮光刺得林西下意识闭上了眼睛。再一睁眼,明亮的练功房里,只余一个熟悉的人影。

    高高的个子,微湿的头发,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无袖的球衣下是隐隐可见的精瘦肌肉。

    微微蹙眉,就那么背着包拎着双鞋,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江续?”林西诧异地看着他:“你怎么在这?”

    江续挑眉,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她:“你呢?”

    林西清了清嗓,有些尴尬地说:“衣服的扣子松了。”

    江续低眉,打量了林西一眼:“噢。”

    “那我先走了。”林西用力夹紧双臂,生怕内衣带子掉了,会给她带来什么不必要的尴尬。

    林西刚要出去,就听见门口一阵轻盈的脚步,随后又是一阵轻快地脚步。

    “苏悦雯。”一个充满活力的男声响起,把林西又给吓了回来。

    “外面有人。”林西警惕地看了江续一眼,小声说:“我们俩千万不能一起出去,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在这里头干了什么。”

    江续顺着她的话反问:“我们干了什么?”

    林西一副看透世事的模样:“你不懂,人言可畏。”

    林西压低声音,小心听着门口的动静。

    苏悦雯是南方人,声音软甜温柔:“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来练习吗?”男生的声音有些羞涩。

    “嗯。”

    “我有点话想和你说。”

    苏悦雯的态度不热情也不疏离:“你说。”

    “能进去说吗?”男生有点不好意思:“走廊里不好说。”

    苏悦雯大约是沉思了一会儿,最后说了句:“那好吧。”

    听到两人要进来,可把林西给吓懵了。她本能地躲到了窗帘后面。自己钻进去以后,突然想起江续也在,万一江续暴露了自己,那多麻烦。

    也不管江续是不是反对,林西直接一把将他也拉进了窗帘后面。

    两人躲藏的这个练功房,是拉拉队的练功房,这个窗帘的背后并不是窗户,而是给姑娘们看仪态的,一整面的镜子。一根练功的扶杆,圈出了一个小范围让人可以藏身其中。一个人站还勉强,有江续这么个大高个挤着,两人几乎要抱在一起。

    这会儿林西本来是想把脸扭向内,结果一面镜子怼在那,比对着江续还尴尬。

    “这是干什么?”江续站得笔直,一脸正气凛然。

    “嘘——”林西小声说:“被发现了,解释不清。”

    “向谁解释?”

    两人缩在窗帘背后,站得很近,江续个高,林西的视线只能看到江续胸口的球衣号码。再往上,是江续看上去十分诱人的锁骨和凸起的喉结,时时散发着男性荷尔蒙。

    林西面上一红,尴尬地看向旁边,讷讷说着:“我还要交男朋友呢,不想有乱七八糟的绯闻。”

    江续微微低头看着林西,眸子黑白分明,睫毛长如羽扇,什么都没说,气场却很震慑人。

    “嘎吱——”门被外面推开了,脚步声越来越近,应该是苏悦雯和那个男生一起进来了。

    林西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做过这么偷偷摸摸的事,动都不敢动,被窗帘挡着的半边身子都有些发麻,后背像被人放了一块冰,飕飕的冷。

    想想真的搞不懂她在怕什么,但是这会儿躲都躲了,只能紧张地握着拳头,听那个男生告白。

    “苏悦雯,我喜欢你很久了。”男生开朗地笑了笑:“其实我去年就想和你说,没胆子。今年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

    “……”

    那个男生不知道是不是文学专业的,好好一个表白,被他越讲越长,林西在窗帘里面憋得够呛,缺氧让她脑子有些晕。

    她脚下虚浮,身体也跟着晃荡了两下。见她要倒的样子,一只有力的手臂,将她往前面一拉。

    林西撞进了江续怀里。

    林西长这么大,第一次和一个男生靠得这么近,她想推开,又怕惊动了窗帘外的两人,没敢动。

    林西的脸贴着江续的胸膛,想换换方向,但是挪哪儿都不对。这破身高差,靠在哪儿都尴尬,最后只能移到了江续胳肢窝处。

    为缓解这可怕的尴尬气氛,林西动了动嘴唇,用如蚊蝇的声音虚问了一句:“你有没有狐臭啊?”

    这一句话问完,气氛更尴尬了。

    林西正想着会不会被江续打的时候,江续缓缓低下了头,定定看向她,眸光深沉。

    他没有说话,直接将林西的脸从胳肢窝移到了前胸。

    一股热气呼在林西的头顶,一瞬间,好像全身的血液好像都移到了脸上,林西觉得全世界的喧嚣都好像停止了。

    耳边只有江续沉稳的心跳。

    江续的声音很低,音量刚好是林西可以听见的程度。

    他说:“那就靠在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