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和江续靠得这么近,林西觉得自己简直像一块持续发热的电热毯,好几次她都想后退,但是空间太小,退也退不出江续的怀抱。

    她想,苏悦雯和那男的再不走,江续可能会因为大面积烫伤而进医院了。

    很久很久,那男的终于如愿以偿地被苏悦雯拒绝了,黯然地离开了练功房。

    林西轻舒了一口气,正想着只要熬到苏悦雯走就可以出来,就听见外面的苏悦雯云淡风轻的声音。

    “出来吧。”

    林西犹豫了几十秒,最后还是硬着头皮从窗帘后面走了出来。

    蓝色的窗帘让光线明亮的练功房偏于冷色,木质地板是方便学生练习的,踏上去有嘎吱的声音,林西几乎走猫步一样移动,生怕制造了什么噪音。

    直直站立的苏悦雯,梳着清纯的丸子头,身上穿着白色的修身练舞裙装,勾勒出曲线优美的脖颈和姣好的少女曲线。

    她的表情有些高傲,让林西的头不觉垂了几分。

    在苏悦雯探究的眼神中,林西假装路过一样扯了扯窗帘,干笑了两声说:“这窗帘还不错,真的很厚。”

    见苏悦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林西立刻缴械投降,很诚恳地看着苏悦雯说:“我发誓,我真的只是路过的。”

    林西无辜地看着苏悦雯,苏悦雯抿了抿唇,没有对她的说辞表达任何意见,只是意味深长地看着她,和跟在她身后,若无其事走出来的江续。

    练功房的门紧闭,此刻三个人这么对峙着,林西觉得空气仿佛凝滞了,连呼吸都不敢大声。

    江续背靠着墙,心不在焉地,不知道在想什么,也不说话。林西一见指望不上他,只得咽了口口水,厚着脸皮打破令人窒息的尴尬,讪笑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啊。”

    说完,她小心翼翼打量着另外两个人。见苏悦雯和江续都没有秋后算账的意思,林西赶紧撒丫子地逃出了练功房。

    重获自由空气,林西不由地扶着墙大口喘息了几口。

    “妈哟,我到底腿软什么鬼啊?”林西忍不住自我吐槽。

    林西走后,练功房里只剩下江续和苏悦雯。

    苏悦雯双手环胸,始终不卑不亢地盯着江续。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什么。

    江续闲适地背靠着墙,视线瞥向门口,手指轻轻在练功房的扶手上打着圈,始终心不在焉的样子。

    片刻,江续动了动唇:“没什么事的话,我也走了。”

    苏悦雯见江续要走,柔柔弱弱地开口叫住他:“我叫你来,是有话和你说。”

    江续停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还要说吗?”

    苏悦雯忍不住皱了眉:“什么意思?”

    江续沉默了两秒,最后说道:“你对那个人说的话,就是我要说的话。”

    *****

    林西找了个厕所扣好肩带,心想今天这可真是一根肩带引发的血案。

    天色渐渐晚下去,被苏悦雯这边一耽误,林西才想起自己连晚饭没吃,本来要回寝室,临时又改了道去食堂。

    刚走出去没多远,林西的肩膀就被人重重一拍。

    一回头,又是江续。

    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两人挤在窗帘后的情景,林西忍不住脸一红。她发誓,真的对江续没有非分之想,有了上一世的教训,她死也不会再和江续传什么绯闻,这会儿她纯粹是因为尴尬。

    “又干吗?”

    江续:“去吃饭?”

    “嗯。”

    “一起?”

    “不用不用!”这次林西绝对是真心的:“我还是一个人吧。”

    被林西拒绝,江续也没什么表情,无所谓耸了耸肩,又说道:“我一会儿找你。”

    林西一脸狐疑看向他:“你找我干什么?”

    “拿我的球衣。”

    经他这么一提醒,林西才想起被他奴役的事。再想想和这货有交集以来,真是事事不顺,没好气地回答:“扔了。”

    江续见林西耍起小脾气,垂眸看向她:“不高兴洗衣服?”

    “我是你的奴隶吗?哪能随便让女生洗衣服?你不想想我寝室的人怎么想?毛病啊?”

    江续思索了一会儿,摸着下巴道:“也是,不能随便让你洗。”

    江续低头找了一下,从包里翻出一个丑得妈都认不出的小熊玩偶,就那么酷酷地丢到了林西怀里:“报酬。”

    “这什么啊?”

    “我走了。”干净利落的三个字,留给林西一个毫不留恋的背影。

    离开的动作简直不要太潇洒,完全没有想过林西到底想不要这么个丑东西。

    江续已经走远,抱着那个丑得要死的玩偶,林西忍不住竖了个中指。

    囫囵吃了顿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寝室。除了林西,其余的三只都在。圈圈在洗澡,莉莉在洗衣服,只有付小方无所事事。见林西回来,没有关心林西去哪儿了,怎么这么晚才回,而是一眼就盯上了她手里的丑玩偶。

    她一脸惊喜地问:“林明宇给你的?”

    林西也懒得说了,直接把那个丑玩偶丢给了付小方,“你喜欢就拿去吧”。说完,瘫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付小方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那个玩偶,激动地说:“林明宇没送女朋友居然送给你了,好哥哥啊。”

    “这么个丑东西,有什么稀奇的。”林西再看那娃娃一眼,真是越看越丑。

    付小方啧啧两声,鄙视林西:“当然不一样啦。这娃娃是这次院系友谊赛的纪念品,只有每场比赛的最佳球员才有。”

    “又不值钱,要来干吗?”江续跟丢垃圾一样丢给她,可见多不在乎。

    “你懂啥,意义不一样嘛。”付小方抱着娃娃说:“今晚江续应该也有一个,不知道会送给谁。”

    林西幽幽看了付小方一眼。心想,你家江续得的娃娃,就在你手里了。

    怕付小方知道了真相会激动得晕过去,林西好心没有说穿。

    付小方还在继续说着话:“不过江续的,我倒是不希望他送给谁了。男神嘛,最好不要属于谁,永远都是大家的公共资源,那就最好了。”

    “公共厕所也是公共资源。”

    “江续到底怎么惹你了,你每天都要诋毁他?”

    “行了行了。”歇了一会儿,看了眼时间,林西抱着自己的洗衣盆出门:“你继续意淫,我去洗衣服了。”

    “欸,林西,我个暴脾气,我和你说话呢,你怎么老是这么不尊重人呢!”

    “拜拜!”

    林西的寝室在4楼,洗衣房里人很多,林西等了一会儿才等到一个空位。拿着盆过去,打开了水龙头才发现,旁边洗着衣服的姑娘,正是他们的校花——苏悦雯。这可真是狭路相逢。

    “来洗衣服?”苏悦雯的声音清清淡淡的,仿佛只是随口一问。

    “欸。”林西有些不自在地回答:“室友在寝室洗了,所以我就出来了。”

    “嗯。”

    想想傍晚在练功房的乌龙事儿,一股淡淡的尴尬在两人之间涌起。

    林西下意识想要找个理由走人,还没行动呢,路已经被苏悦雯堵死了。

    “就在这儿洗吧,别换了。”

    林西尴尬地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怎么会,我没想换的。”

    “嗯。”

    话都说出口了,林西只能低头搓着自己的衣服。哗哗的水声中,林西抬头偷看了苏悦雯一眼。

    洗完澡,苏悦雯换下了练舞的衣裙,一头长长的黑色直发被她扎成很显气质的低马尾,白色棉t恤,浅蓝色的棉质短裤。和很多年后的她比比,虽然精致的五官变化不大,但是气质改变很多。成熟以后的苏悦雯身上多了几分俗世的亲和气息,而现在的她,气质上更趋于那种很欠揍的孤傲少女。

    洗完一遍,林西正接水漂洗,耳边突然传来苏悦雯秀秀气气的声音。

    “你之前想进拉拉队,是为了江续?”

    “额……”林西瞪大眼睛看着她:“怎么可能?”

    苏悦雯好看的眸子眨了眨,睫毛长得好像两柄小扇子。对林西的回答,她不置可否,只是继续问着:“你哥哥和江续是室友,那你应该经常能和江续见面吧?”

    脑中想起苏悦雯和江续的那些传闻,又想起上一世苏悦雯婚礼,她过来敬酒时说的话。林西可不想无辜成为谁的标靶,赶紧解释道:“我和他真的不熟。”

    “今天傍晚……”

    “那真的是个天大的误会!”林西郁闷极了:“我真的是路过的。”

    见苏悦雯不信,林西赶紧关掉了水龙头,特别认真地问苏悦雯:“你觉得穿着阿玛尼走在香榭丽舍大道的男人,会喜欢楼下转角推车上的鸡蛋灌饼吗?这就是江续和我的关系,懂?”

    “其实你不用这样说自己。”苏悦雯垂眸,美丽的脸上带着几分坚决:“我希望和你公平竞争。”

    “……”

    一整晚林西都有点闷闷不乐。

    虽然她极尽所能地贬低自己,但是苏悦雯始终将信将疑的样子。

    抱着寝室的爬梯,林西一脸郁闷。

    “怎么才能让一个女人不把我当情敌?”林西问。

    付小方一边锉着手指甲,一边斜眼瞄着林西:“你这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儿,还有人把你当情敌?谁啊?”

    “苏悦雯。”

    付小方手上顿了顿:“苏悦雯,把你当情敌?”

    林西叹息:“对啊。”

    付小方掰正林西的脑袋,认真问:“你配吗?”

    “……付小方,我警告你,你可以侮辱我的智商,但是不能侮辱我的颜值。”林西正要冲上去和付小方决一死战。放在床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拿起来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林西撇了撇嘴,接了起来。

    “我来拿球衣。”

    电话那头的人惜字如金,引得林西一阵不爽:“我凭什么啊。”

    “下楼。”江续顿了顿,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带着几分慵懒:“我等你。”

    三个字,勾得林西全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

    气呼呼地把某人的球衣从寝室的阳台上扯了下来,要下楼前,林西突然回过头问一直摒住呼吸盯着她的室友们。

    “他该不会真的对我有意思吧?”

    “……”

    “我的妈呀。”林西抓着那件球衣,一脸害怕:“看来我必须麻溜地谈恋爱了,让苏悦雯放心,让江续——死了这条心。”

    一寝室三个人终于忍无可忍,异口同声地对林西吼道:“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