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九月的夜晚,历经了夏日的焦灼,转为微凉从容。

    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同学们纷纷回到寝室,亮起灯的寝室楼看起来像巨型的方格灯饰,坐落在寂静的校园里。

    江续站在女寝楼下那棵林西叫不出名字的树下,月光透过树叶罅隙落在江续脸上,隐住了他此刻的表情。

    林西想,这一定是女寝所有少女最希望看到的画面,如果江续是在等自己的话。

    但是这里面并不包括林西。

    上一世,大家知道她哥哥和江续一个寝室,就老托她带信,带礼物。因为她不喜欢江续,所以很多喜欢江续的女孩,心无顾忌地和她成为了朋友,难过失落都爱找她倾诉。

    直到那封情书的出现,她一下子成为众人矢之,因为她“监守自盗”,令人发指。

    那些曾经很喜欢她的女孩觉得被她骗了,开始对她实施校园冷暴力。

    人言可畏,三人成虎,关于她的传闻越传越离谱。有一年的时间,林西几乎不愿意出寝室,上课也经常缺勤,全靠三个室友撑着。

    学生时代阴影太重,毕业后,林西也在刻意减少和江续的接触,只是工作关系,避无可避。她内心里对江续的排斥根深蒂固,不管他多么优秀,他们都是不可能的。

    有些人,凡人惹不起,那就不去惹。这是林西的人生信条。

    抱着江续的球衣走到他面前,没好气地递了上去。

    大约是林西的脚步声太浅,江续冷不防看见自己的衣服,还愣了一下。

    接过球衣,江续抿唇笑了笑。

    “以后别让我给你洗衣服了。”林西说。

    “嗯?”

    “我还要找男朋友,不想和你有什么绯闻。”

    江续眸光沉沉,只吐出一个单字:“哦。”

    林西本来准备走,想了想不放心,又折了回来。

    她双手环胸,特别认真地说:“江续,我这么和你说吧。我谈恋爱的话,就是蓄醋池那种,容不得自己的男朋友天天被人觊觎,所以你真的完全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离我也太遥远了。我只想找个普通的男生,普通的你懂吗?”林西咽了口口水,又说:“所以,你千万别喜欢我,因为我绝对不可能有所回应,懂了吗?嗯?”

    林西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串,江续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她,面上没什么表情。

    见林西说完了,江续才皱着眉,动了动嘴唇。

    “你洗个衣服,把脑子洗坏了?”

    “……”

    一个人爬着楼梯回寝室,脑子里还在回想着江续最后的话。

    没礼貌的家伙,不喜欢就不喜欢呗,还人身攻击。

    他脑子才坏掉了,他全家脑子都坏掉了。

    其实林西进入大学的第一天就认识了江续。

    当时在林明宇热烈邀请下,林西去男寝玩了一会儿。女生寝室的楼管阿姨恨不得公蚊子都不让进,男生寝室女生却能出入自由。

    长辈们离开后,林西和林明宇开始了相依为命的生活,不管以前吵过多少次架,还是建立起了深刻的革命情感。

    林明宇的大包小包都堆在床上,他在阳台上搬东西,还不忘奴役林西:“你给我把床铺了,我不会。”

    “弱智。”林西虽然白了他一眼,但还是起身给他铺床。

    林西吭哧着爬到上铺,在床上东扯西拉,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把床给铺好了,连蚊帐都给他挂上了。

    “林明宇,枕芯呢?怎么不在床上?”林西正翻找着,洁白的枕芯已经被递了上来。林西接过枕芯,一鼓作气弄完了,拍了拍手。

    “林明宇,你可真是巨婴,这么简单都不会。”

    林西撩开蚊帐,一脸揶揄地俯身。

    谁知床下面,正与她视线交汇的,并不是她的哥哥林明宇,而是一个不认识的男生。

    那人个子那样高,超过上铺半个多头。理着短短的头发,长着一张比明星还精致的脸,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沉如古井,让人不敢直视。

    林西忍不住结巴起来:“我……我是林明宇的妹妹……”

    那人十分礼貌:“我是林明宇的室友,我叫江续。”

    林西尴尬地从床上爬下来,有些不好意思和一个陌生男生共处一室。

    “林明宇呢?”

    “好像去打水了。”

    出去了也不吭一声,这人真是没救了。

    “噢。”林西挠了挠头:“那……麻烦你和他说一下,床我帮他铺好了,我先回去了。”

    他淡淡一笑,看向林西的眼神耐人寻味。

    半晌,才吐出一句话:“你铺的是我的床。”

    “……”

    认识江续的十年,林西算是深刻体会到了这人有多招蜂引蝶,多高冷讨厌,多目中无人。

    搞不懂怎么那么多人喜欢他,想想就觉得那些姑娘好瞎。

    *****

    回寝室,室友们都上/床了,就等着林西回来开夜谈会了。这一直是她们寝室的固定曲目。

    女孩一聊起来就停不下来。话题从四级期末奖学金,到明星八卦狗血帖,最后成了苏悦雯的专场,她被人论坛表白,闹得沸沸扬扬的。

    几个没有男朋友的姑娘一起欷歔,这大学,真是旱得旱死涝得涝死。

    林西在睡前总结了自己乏善可陈的感情世界:“想想我一直没能谈恋爱,原因还是有不少的,朋友圈小,宅;偶像剧看多了,理想主义,不切实际;噢,还有,太不爱打扮了,女人的衣服都没几件……”

    “stop——”付小方听不下去了:“一般来说,谈不到恋爱,也就一个原因——丑。”

    “我呸!”

    ……

    痛定思痛,林西决定好好改变自己,争取早日脱单。她还没开始大展拳脚,“桃花”已经悄悄盛开。

    说起来,这事也是有点搞笑。

    那天,林西刚要进食堂,就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她转身,下意识地抬头,再看清来人后,又低下头去。

    一个大约身高一米六冒头的男生出现在她视线里。

    “林西同志,你好,我是金融专业的张德霭。”

    林西见他一副首长会见的开场白,一时也有些慌乱,赶紧颔首:“你好,张同志,请问您找我是有什么指示?”

    张德霭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递给林西一封信:“这是我写的,你看一下。”

    说完,把信往林西手里一塞。

    林西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在他一脸期待的表情中打开信封,大概看了看,才知道这是封情书。

    里面有几个奇葩的句子,类似“你是我的药,有你不感冒”“看着你能减肥,只顾着看你,饭都不想吃”,让林西有一种熟悉感。

    仔细一想,才记起来,这人上一世也追求过林西,只是当时林西连人脸都没记住,就给拒绝了。

    这事说起来,倒是有些渊源。

    当时苏悦雯也和现在一样,正在被人高调追求,校园论坛约帖,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作为被追求的主角,苏悦雯本该骑虎难下。但是苏悦雯情商极高,被人这么逼着,不气不恼,也不会高冷不理不睬。她在帖子里回复,“我想要十项全能的那枚徽章,你送我,我就答应你”。

    苏悦雯回复以后没多久,林西就收到了这个叫张德霭的人的信。这个人在整个商学院都挺出名的,追过的人多得简直数不清,遍地撒网,一个不成就追另一个。林西的室友都特别恶心他,就给林西出主意,要她学苏悦雯,也回了一个,“你拿到十项全能的徽章,我就答应你”。

    c大的运动会,有个不同别校的十项全能比赛。由“跑跳投”的十个运动项目组成,每年都有随机的项目变动。虽然每年都有人挑战十项全能,但是并不是每一年都有人得,因为c大有要求,必须破纪录才能得奖。

    因此,十项全能的奖品非常特别,是一枚特质的徽章。

    最后一次有人破纪录,还是五年前,得奖的男孩把徽章送给了喜欢的女孩,后来他们结婚了。这个人,就是林西现在的体育老师。

    不过这事说来也是神了。那一年,江续意外地挑战了十项全能,并且跨界破了个记录。

    追求苏悦雯的那个男生,和追求林西的男生,自然都没有得到那枚徽章。

    后来整个学校都开始传说,江续是看了论坛的帖子才去参赛。他一定是喜欢校花苏悦雯,总之也是传得沸沸扬扬的。

    这事也是林西乌龙情书之前,江续唯一的一段绯闻。

    上一世拒了这人之后,林西的桃花就开始一夜凋零。想想一定是当年的招数太损,这一世,林西决定好好伺候他。

    清了清嗓,林西说:“看完了,写得真的很不错,看得出你文笔很好呢。”

    “我本来是想让你室友帮着送个信。”张德霭挠了挠耳朵,说起林西的室友就有些窘迫:“结果她们都没答应。”

    “啊?”有这事?

    “听你室友说,你要找的男朋友,必须拿到十项全能的徽章。”

    “……”那天夜谈会,苏悦雯那帖子才刚出来没几天,没想到事态的发展这么快,她们已经开始“抄袭”苏悦雯了。

    “她们疯了吗?”林西在心里吐槽寝室里那几个猪队友,这会儿只能赶紧补救了。她微笑着说:“校花有这个要求还差不多,我怎么可能?”

    “呃?”林西的话让张德霭有些糊涂了:“难道你不打算拒绝我?”

    “为什么要拒绝你?”林西一脸就义的表情:“其实……我们还是挺合适的,可以先从朋友做起。”

    “哪里合适?”

    林西低头看了一眼,这个比她还矮的男生,实在想不出什么可以说的点。就在她几乎要抓耳挠腮无言以对的时候,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我们都是单身啊,多合适!”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