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林西见江续也进来瞎搅和,也有点恼火了:“江续,你怎么也跟着林明宇一起发疯了?”林西越想越不满:“天才的智商,做这么愚蠢的事,找麻烦吗?”

    林明宇瞪了林西一眼,立刻维护起江续来。

    “他现在是我小弟,当然听我指挥。”

    江续对林西的控诉完全置若罔闻。半晌,只是不屑地睨了张德霭一眼,一贯没什么情绪的眸子此刻看上去更显冰冷。

    “挑什么你选。”江续对张德霭说:“我随时奉陪。”

    篮球队这些大个头,那种俯视的视角,让人感觉无限压迫。

    末了,江续的目光冷冷地回到林西身上,勾了勾唇,只吐出一句话:“你的眼光,真的很差。”

    看着江续离开的身影,林西简直有点莫名其妙。他这是在教育她吗?别提她没打算和张德霭在一起,就算她真和张德霭在一起,又关他江续什么事?

    江续走后,林西生气地瞅了林明宇一眼:“你呢,还不走?”

    林明宇不理会林西,只是瞪着张德霭,仗着块头大吓唬别人。

    “矮冬瓜,你怎么还不走!”

    张德霭被林明宇吓到了,结结巴巴说:“我……我是想送林西回寝室……”

    “老子会送!”林明宇气势汹汹:“没听老子小弟说的吗!项目你选,挑赢了再来追老子的妹妹!”

    张德霭求助的眼光看向林西:“林西……”

    “滚——”

    “我我我走了,林西再见!”林明宇的一声吼,把张德霭吓得撒腿就跑了,头也不回,可见心理阴影之深。

    人都走了,林西终于可以找林明宇算账了。

    “林明宇,你发病了吧,搞什么飞机呢?”

    林明宇被她质问得也很生气:“你想谈恋爱,怎么也该给我审核一下吧?”

    林西瞪他:“我凭什么啊?”

    “队里随便拉一个都比这矮子强,你瞎啊!”林明宇忍不住爆粗:“我才吼他两句,你看他,都快吓得尿裤子了,这他妈也叫男人?”

    林明宇这次毫不妥协:“他想追你也行,先挑赢江续!”

    “关江续什么事啊?”林西都无语了。

    “江续现在是我小弟,我妹妹的事就是他的事!”

    林西被林明宇说得叛逆劲儿也上来了,她很不服气地说:“我告诉你,不管你怎么打压别人,真爱都不会退缩的!”

    “好。”林明宇也毫不退缩:“我等着看真爱!”

    虽然林西说得无比笃定,但是张德霭却没有那么给力,很快就把林西的脸打得啪啪响。

    那天之后,他就彻底从林西生活里消失了。关于林明宇说得什么“单挑”,张德霭压根不敢接招。

    张德霭用一条短信给了林西答案。

    【你哥哥是不是黑社会啊?长那么高,满身肌肉,看起来就很会打人。我只想找个普通的女孩,对不起。】

    林西气得差点把手机给砸了。

    还没挑就怂了,是男人吗?!

    这事让林明宇笑了很久,有几天,林明宇只要一看到林西,就会学着林西的口气说那句“不管你怎么打压别人,真爱都不会退缩的”,林西被气得差点和他打起来了。

    周末,寝室两个本地姑娘圈圈和莉莉都回家了。付小方见林西最近被打击成死狗,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主动掏腰包,请她去吃麻辣火锅,希望她能振作一点。

    每周到了周末,学校附近最火的那家麻辣火锅的店爆满,两个人排了近一个小时才进去。

    本来付小方想安慰林西来着,结果林西全程郁闷地胡吃海喝,还喝了两瓶冰啤酒,完全拒绝和她聊。

    付小方只能语重心长地说:“天涯何处无芳草,这个不行就下一个呗。”

    一句话刺激得林西简直要哭了:“之后的十年都没了好吗!”

    付小方皱眉:“怎么可能呢?你咋这么悲观?你才二十岁啊,十年后的事你怎么知道?”

    林西郁闷地又往嘴里塞了一通,心想,我就是知道啊!

    二十岁的身体没有三十岁的时候能喝,不过喝了两瓶啤酒,林西就觉得有点醉了,看人都有点重影。

    吃完火锅,付小方把醉醺醺的林西扶回了寝室。

    林西浑浑噩噩地洗漱了一下,就爬上床去睡了。

    付小方见她那样子,忍不住吐槽:“我也觉得你有点瞎了,和那男的在一起,你是要收集七个小矮人吗?”

    林西已经呼呼睡了过去。

    林西本来睡得还挺香,也没有做梦,只是凌晨一点不到就醒了,疼醒的。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林西胸脯以下,肚脐以上的一块,皮下的器官好像都绞到一起了。

    那种疼,好像让全身上下的皮肤都张开了,额头上、脖子上、背上都出了汗,林西每疼一阵,身上就起一阵鸡皮疙瘩。

    她用手按住了胸腹,弓着身子,像一只虾米一样侧躺,但是那种疼痛还是向四肢百骸袭去,林西不得不换了个姿势,趴在床上,用枕头顶着那一处,疼痛依旧没有缓解。

    付小方已经睡着了,她在床上翻来覆去,本想忍忍就过去,可是那种痛感实在让她连呼吸都有些缓不上劲儿,她终于还是忍不住叫醒了付小方。

    “小方……小方……救命啊……”

    ……

    林西强撑着从床上爬下来,见她嘴唇都开始发白,本来还有些混沌的付小方瞬间就被吓醒了。

    “林西!林西!”付小方赶紧过来扶着她:“你还好吗!”

    林西已经疼得直不起背了,弓着身子有气无力地说:“送我去医院……”

    付小方这才想起该做什么,赶紧把林西的鞋拿了过来,然后转身去拿手机和钱包。

    林西疼得走都没法走,付小方虽然背得动林西,但是寝室离校医院还有好远,她的体力根本不可能坚持那么久。

    “我给林明宇打电话!”

    “林明宇……昨天回家了……”这种紧急情况,林明宇家离学校也不近,远水救不了近火啊。

    林西按着胸腹,那种痛感越来越清晰,她额头前的刘海已经完全被汗濡湿了。

    “那怎么办啊!下楼去找楼管阿姨呢?你能坚持到楼下吗?”付小方也急了,拿着林西的手机手忙脚乱地翻着,突然翻到了一个人的电话,瞬间如遇救星:“江续!江续!我打给江续!”

    ……

    江续很快就到了女寝,和楼管阿姨一起上来的。

    大约来得急,他的头发有些乱,后脑勺有几绺头发不听话地翘着。身上也只穿着睡觉的棉t,脚上趿拉着的,是拖鞋。

    付小方一直扶着林西等着,此刻见江续和楼管阿姨一起出现,“哇”一声就哭了出来。

    “江续!救命啊江续!林西她不行啦……”

    现场一片混乱,江续刚一进门,就被付小方的哭声吵得不行,忍不住皱眉:“安静。”

    两个字,气场十足,付小方瞬间就止住了哭声。

    林西本来都快疼懵了,听见开门的声音,又恢复了一些意识。一抬头,模模糊糊地,见江续皱着眉向她走来,赶紧忍着痛虚弱地说道:“不好意思,林明宇不在,麻烦……”

    “闭嘴。”

    江续人高个大,直接走到林西身前,蹲了下来:“上来。”

    林西疼得不行,听话地趴上了江续宽厚的背脊,江续很轻松地,就把林西背了起来。

    恍恍惚惚中,林西想,原来,男人和女人,真的是不一样的。

    宿管阿姨向校医院那边打了电话,就放他们三个人出去了。

    江续人高腿长,没一会儿就把林西送到了校医院。

    急诊科值班的校医就两个,林西运气也是差,今天来挂急诊的同学居然都排起了队,林西往前一看,和她一样病歪歪的人居然有好几个,林西忍不住疼得直哼哼

    林西越按越痛,坐在医院里,闻着消毒水的味道,看来来往往的急症病人,脑补也是停不下来。

    她脆弱地问付小方:“小方……我不会有胃癌什么的吧?”

    付小方被她说得一愣,赶紧啐她:“别胡说,怎么可能呢!”

    林西越想越害怕,忍不住带了几分哭腔:“你知道吗,人的生命真的可脆弱了。”她顿了顿,接着说道:“我认识一个人,站在马路牙子上还能出车祸。”

    付小方觉得她越说越离谱,忍不住皱眉:“扯犊子。”

    “真的,她站在那动都没动,一辆出车祸的摩托车,飞起来就把她给砸死了。”

    付小方:“……”

    林西越想越难过,上一世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死了,这一世无论如何不能啊。

    不顾剧痛,林西猛一转头,直接八爪鱼一样,一把抱住了坐在一旁皱着眉头,一脸“生人勿近”表情的江续。

    “不行,我不能到死都还是处/女!”她紧紧抓着江续的衣领,一脸豁出去的表情:“我的处/女之身,便宜你了!”

    付小方被眼前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忍不住感叹:“哇!林西!你可以的,反应也太快了,都这个狗样了,还能想到这么牛逼的泡男招数!”

    “小方你不懂!”

    林西紧紧抓住了江续,死都不肯放手:“我不能就这样死了!江续!快!带我走!”

    江续黑白分明的眸子带着几分愠怒,良久,只冷冷吐出两个字。

    “放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