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江续自带的气场过于强大,不过随便瞪了林西一眼,林西立刻就老实了。

    比起被江续打死,林西觉得病死还是唯美一点。

    忍着身体的剧痛,等了许久,终于轮到她。

    林西回过头来想叫付小方,结果她就靠在校医院的椅子上睡着了。折腾了这么久,她也不容易。

    “我陪你进去。”江续说着,直接扶起了林西,完全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穿着白大褂的校医皱着眉给林西诊断,按了胸腹各部位,问了几句就心里有数了。

    “轻微胃炎,十二指肠也有点炎症。”中年的校医看了看林西,嘱咐道:“少喝酒,小姑娘家的,喝那么多酒做什么?”

    说完,又把视线转向了一直等在一旁的江续:“接下来每天的三餐,要让她按时吃,忌辛辣,忌酒,饭后三小时不要躺,饭后多散散步。”说着又忍不住皱了皱眉教训江续:“好好照顾你女朋友,别再让她喝那么多酒。”

    林西捂着肚子,虚弱地要解释:“他不是……”

    江续已经接过校医递过来的病历和各种单据,态度十分诚恳地回答了校医。

    “谢谢您,我会注意的。”

    林西:“……”

    校医瞅了林西一眼,又对江续说:“胃里估计是还在消化,可能还得疼一阵儿,别让她躺着了,起来转转吧。”

    林西听了校医的话,觉得这种治疗方法简直是酷刑,都疼成这样了,还怎么转?

    校医说完就出去倒茶了。留下林西和江续大眼瞪小眼的。

    江续拿好了林西的那些东西,走了过来,低声问她:“能起来吗?”

    林西咽了口口水,忍着痛,努力爬了起来,没站一会儿,又缩成一团,蹲了下去。

    林西很怂地对江续说:“要不我还是蹲着吧?我觉得蹲着好像没那么疼,站着太折磨人了。”

    江续看了她一眼,微微蹙眉。末了,在她面前蹲下,声音低沉:“上来。”

    “啊?”

    “我背你转。”

    林西犹豫了许久,最后还是在疼痛面前抛开了个人喜恶,怂怂地爬到江续背上去了。

    因为常年运动,江续的后背十分精壮,骨骼宽大,肌肉紧实。正好紧紧顶着林西胸腹最疼的部位,确实比她自己站着要舒服很多。

    趴在江续背上,鼻端是江续头顶淡淡的洗发水香味,这味道令人有些恍惚。看着他顶上头发里的漩涡,林西心里不觉产生了几分微妙的感觉。

    江续背着林西走出诊室的时候,付小方正好换了个姿势,继续靠在椅子上呼呼大睡。

    “让她先睡一会儿,你好点了,我再送你们回寝室。”很难得听到江续说这么长的一句话,林西都有点感动了。

    “好……”

    这一晚,江续的耐心前所未有,温柔得让林西有些意外。

    深更半夜被这么叫出来,没拒绝也没埋怨。这会儿还背着她从诊室转到走廊,又从走廊转到大厅。

    林西的手臂圈着江续的脖子,他的双手始终勾着她的双腿。

    虽然江续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林西只要听到他的呼吸声,就觉得很心安。

    果然,人在生病的时候最脆弱。好像突然失去了防火墙的系统,随便来个什么病毒都能击溃。这会儿林西看江续,觉得越看越顺眼了。

    江续背着林西转了一圈又一圈,许久,林西觉得胸腹中的剧痛慢慢缓解了,她的意识也恢复了过来。

    见周围的人一直有意无意看向他们,林西立刻意识到他们俩这状态确实不太对劲。想到上一世被人议论,被人排挤的那些痛苦经历,林西又开始头皮发麻了,赶紧将脸埋进了江续后颈之中,一动不动。

    感觉到林西的动作,江续的身体僵了一下。

    “不疼了?”江续问。

    林西瓮声瓮气地回答:“嗯。”

    感觉到江续要放她下来,林西赶紧阻止:“你千万别这时候把我放下来,不然别人都看到我是谁了!找个角落!角落!”

    江续听见林西的话,愣了几秒。

    随后,原本温柔的态度突然就变了,他冷哼了一声:“你警惕性倒是挺高。”

    “那肯定啊。”林西的脸整个贴在江续后背上,宁可呼吸不畅,也不敢让周围的人看到她是谁:“你简直不知道,这学校里有多少女生喜欢你,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我淹死。”

    “要看,刚才早看清楚了。”

    “话不是这么说的,我……”

    “啪——”林西话还没说完呢,江续已经放手了。

    直接把她丢在了走廊最近的一张长椅上,把林西摔得屁股都有点疼了。

    “既然不疼了,自己回去。”江续以俯视视角,冷冷睨了她一眼:“我走了。”

    说完,这个喜怒无常的暴君,居然就真的走了!

    林西简直难以置信。

    这人,上一世到三十岁还是个单身汉,简直太太太合理了!

    就他这性格,没被人打死都不错了好吗!

    *****

    虽然林西第二天就不疼了,但是药还是吃了几天,一顿都不敢断。

    周一,还有几分钟上课,林西找出了药准备先吃,结果在包里翻了半天,居然忘了带水。

    抬头找付小方,到处不见她的人,也不知道她跑哪儿去了。

    “死哪去了?”林西自言自语了一句。

    正发愁没水送药,眼前就有人递来一瓶没开的矿泉水。林西诧异地顺着矿泉水的方向往上看,韩森那头非主流杀马特黄毛就出现在林西视线里,仿佛一个活脱脱的信号灯。

    虽然他好心递上了矿泉水,林西却不敢接,始终一副防备姿态,狐疑地看向他:“这是什么意思?”

    韩森冷嗤了一声,浓密的倒八字眉透露出主人的坏脾气:“给你拿瓶水,能什么意思,让你喝,难不成让你在教室里泡脚?”

    “……”林西简直受不了这个炸毛怪了,敬谢不敏:“谢谢,你自己留着吧。”

    说着,直接干嚼,把消炎药给吃下去了,就是这么霸气。

    “喂,林西,你他/妈有病啊!”见林西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韩森气急败坏地拍了一下桌子,引得附近的同学都投以视线。

    “是有啊,不然需要吃药吗?”林西无语,真的受不了这个老gay了。

    韩森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撇着头,抖着腿,活脱脱一个越南洗剪吹。

    真可怕,林西再一次感慨。当年到底是被什么糊了心,怎么喜欢这么个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

    “你前天上医院了?”韩森顿了顿声,睨了她一眼,还是那副拽上天的样子。

    “对啊!不行啊?上医院犯法了?”

    “林西你吃炸药了?”韩森瞪着眼睛看着她:“你怎么老是这种态度对老子?你什么意思啊?”

    林西对这个老gay真是束手无策了,她无奈地看着他:“韩大爷,那您说,我应该怎么对您啊?”

    林西态度稍微一软,韩森脸上就现出一抹奇异的红晕。

    他拽拽地把那瓶水放在林西面前的桌上,装作很不经意地说:“听付小方说,你吃火锅进的医院?”

    林西皱眉:“然后?”

    “什么然后?”韩森说:“我的意思是你也太弱了,吃点辣椒就不行了。”

    “你说这么多废话,就是要笑话我吗?”

    “我闲的啊!”韩森别扭地撇了撇头,看也不看林西:“我知道一家吃粥的店,要不中午带你去?胃不好好像吃粥比较好。”

    “……”听到这里,林西才稍微有点头绪了。她意味深长地看着韩森,心想,这老gay,又出新招了。

    “然后呢?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你要追我?”林西越想越觉得荒谬,忍不住啧了一声:“韩森,这又是谁教给你的烂招?用这种方式整人?”

    “林西,你他妈是不是病糊涂了?”韩森指着林西,气急败坏:“老子追你干嘛?追你来气我啊!”

    林西皱着眉头看着韩森,真是从头到脚都是槽点。

    “你有空每天找我的麻烦,不如好好捣腾一下你自己。”林西指了指韩森的头发:“你看看你这样儿?你妈妈生你下来,是为了让你当非主流杀马特吗?”

    林西话音刚落,就听见韩森愤怒的狮吼。

    “林西……你再他妈给我说一遍!”

    ……

    ****

    熬过了韩森这个老gay,却熬不过付小方这张碎嘴。

    林西半夜上医院的消息,很快被付小方传播了出去。

    刚下课,林西已经被不同的同学“关心”了。

    “……”

    “听说你周末胃出血,整个人都昏厥了,真的吗?”

    这其实不算什么。

    “听说你前天血崩,去医院了?”

    这也还正常吧。

    “听说你前个晚上肛/裂,血崩啦?”

    ……林西听到后来,都不生气了,她就想知道,这么点屁事,到底能谣传到多么离谱?

    发现给林西惹了不少麻烦,付小方怕被骂,饭都没吃就跑了。林西一个人到食堂去打饭,一路都是让人盛情难却的“关爱”,真让人想骂脏话。

    站在食堂窗口前,林西正在番茄炒蛋和麻婆豆腐之间犹豫,突然余光看见江续走了过来,还是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

    不知道是不是林西眼花,今天他看上去好像还有几分不爽的样子。

    林西想着好歹人家帮了她,虽然最后有点不愉快,那也得回报一下。林西见江续走到自己身后,立刻轻声细语地问:“来吃饭啊?”林西想了想又说:“那天谢谢你送我去医院,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刷吧?”

    林西有点后悔说出这么客气的话,因为江续,根、本、不、领、情。

    江续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冷冷瞥了她一眼,也不理会她,只是敲了敲她的餐盘,命令道:“番茄炒蛋。”

    “哦哦。”林西尴尬地扯了扯嘴角,解释道:“我没准备打麻婆豆腐,想都没想。”

    林西看江续那阴阳怪气的态度,也有点忐忑,哪还敢犹豫,赶紧刷了番茄炒蛋。

    江续没有再理她,径直刷好了自己要买的东西。

    见他要走,林西又客气地问了一问:“你回寝室吗?要不,一起吃?”

    “不要。”江续冷嗤一声:“我可不想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绯闻。”

    “这……”

    江续站定没动。

    林西立刻严阵以待:“……还有什么事吗?”

    江续低头看了林西一眼,用那种冷冷的眼神,临走前只说了一句话。

    “饭前吃药。”

    ……厉害了,傲娇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