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一个小时,进来的时候点得酒都快喝完了,林明宇还没有回来。

    林西看这情况,放下了话筒,以点酒为由出去找林明宇了。

    在ktv消防通道门口,林西找到了林明宇和他女朋友。

    大约是吵久了,此刻林明宇脸色有些不好。见林西来了,他看了女朋友一眼,皱了皱眉,最后转到林西的方向,声音也有些沙哑:“你怎么出来了?不和他们一起唱歌?”

    林西抿了抿唇,小声问:“你不进去?酒都快喝完了。”

    怕影响队里其他人玩,林明宇摇了摇头:“我就不进去了。”然后直接把钱包甩给林西:“去点些零食、酒和果盘什么的,拿我的钱结。”

    林西接过林明宇的钱包,“噢”了一声,偷偷瞥了一眼不远处。林明宇的女朋友还在生闷气,一脸委屈的表情,眼眶也红红的。

    “你真不进去啊?”林西又问了一遍。

    “还有点事,你先进去。”

    ……

    想到局是林明宇招的,林西作为林明宇的妹妹,也算半个负责人。

    听话地拿着林明宇的钱包,去了一趟ktv自己配备的超市,准备买点零食。

    小超市里人很多,大家都在选购。门边有购物篮,林西躬身刚要拿,一只长手已经眼疾手快,拿了林西要拿的拿一个。

    “走吧。”那人拿了购物篮以后,对林西说了一句。

    林西有些懵,一抬头,原来是江续来了。

    “你怎么出来了?”林西有些意外,见他拿了篮子,赶紧说:“我来吧,林明宇让我出来买呢。”

    “买不买?”江续也没理会林西,直接走近一排排的货柜,“买就过来。”

    “噢。”林西赶紧屁颠屁颠跟了过去。

    两人合力选了不少零食和酒水,末了又在柜台点了个水果拼盘。

    服务员正在算钱,林西准备结账,问道:“多少钱啊?”

    林西刚把林明宇的钱包拿出来,江续的大手,已经强势地盖住了林西手里的钱包。

    表情还是一如既往地拽,容不得林西反对。

    “我来。”

    林西愣了一下,然后赶紧去抢单:“别抢了,反正这是林明宇的钱,你和他客气什么?”

    不理会林西说的话,江续已经拿出了钱包。深卡其色的羊皮钱包,钱包角落有代表着品牌的logo,和它的主人一样,冷淡又精致的风格。

    江续低头看了林西一眼,勾了勾唇:“女人负责选,男人负责付钱。”

    “……”这江续,电视剧看多了吧?

    林西看江续那一脸直男癌的表情,也不抢了,直接把林明宇的钱包收了起来。

    既然他爱付,就让他付吧,林明宇的钱,就直接捐给她了吧!

    ******

    那天,虽然林明宇很晚才进包厢,但是大家还是玩得挺开心的。

    后来林西才知道,两个人吵了一两个小时,就因为林明宇拿女朋友的假睫毛开玩笑,说她粘得是苍蝇腿儿,那女的就不依不饶闹了一个多小时。

    林西只庆幸那女的后来没成她嫂子,不然这么作的,她可真是喜欢不起来。

    唱完k,大家就各自散了。

    有几个男男女女,大约是玩游戏玩出了些好感,很快就各自组队了。

    林西自然是跟着大部队一起回学校。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这是大学里才能常见的情景。

    大家在ktv玩得也挺嗨的,回学校的路上还是聊个不停。

    月光温柔地笼罩着一个个青春而躁动的年轻人,林西虽然没有说话,却还是有些感慨。

    当年,她似乎从来没有好好珍惜过,现在这样单纯的日子。

    其实林西并不是多喜欢唱k,准确来说,她甚至是有几分阴影的。

    上一世,林明宇要出国的时候,也曾叫了一大帮子的人出来,大醉了一场。

    林明宇是到快毕业,才知道林西对韩森的心思,趁机会,好心把韩森给叫上了。

    林明宇说:“我听说韩森要调去外地两三年,你好好把握机会。”

    林西很感激,也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好好把握机会。

    结果,韩森虽然来了,却不是一个人来,还带着当时的女朋友,一个浓妆艳抹的妖冶女人。

    林西准备好的一腔热血都付诸东流,除了喝酒,她不知道还能干什么。

    那天林明宇醉得不省人事,自己都管不过来,最后,是江续把吐得一塌糊涂的林西送回家的。

    当时大家都才刚刚毕业没多久,租房子都要算着钱,江续却已经有自己的车了。

    林西靠在副驾上,酒精麻痹着她的每一根神经,明明已经那么懵了,心却还是一阵一阵地疼着,她忍不住一直流眼泪,直到眼前视线模糊。

    路过的路灯一束一束的光打在林西脸上,光影变换,忽明忽暗。林西的情绪越来越低落。

    一直沉默开着车的江续,微微皱眉。半晌,他用低抑的声音问她:“有那么喜欢吗?”

    江续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林西有在心里埋怨过林明宇这个大嘴巴,后来想想,告□□续也好,至少证明了,情书那件事,确实是个误会。

    “他就是我的青春。”林西倔强地用手背抹了把泪,泄气道:“算了,你这么冷血的人,你懂什么?”

    许久,江续只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

    “蠢。”

    想到这里,林西忍不住抬头看了江续一眼。

    和后来那个冷酷到有些刻薄的他不同,现在的他还只是个有些清冷的大学男生。此刻,他双手插兜,安静地走着。

    虽然不爱说话,人缘却一直很不错。走到哪里都被簇拥,在男生里也很受欢迎。

    幸好林西知道了韩森是gay,幸好江续不是重生的,幸好大家都不记得她的那些糗事。

    命运重来了一次,真好。林西忍不住抿唇偷笑。

    再次抬头,感受到一阵探究的目光,林西下意识去搜寻,最后和苏悦雯四目相投。苏悦雯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她忍不住开始反省起来,是不是又和江续走太近了。

    回到学校,篮球队的大汉们倒是都挺有风度,先把女生送回寝室才走。

    林西和苏悦雯住同一栋,同一层,自然有一段是同路的。

    两人一起走进寝室,又一起上楼,全程不交流,真是尴尬出天际了。

    “你这条裙子真好看。”林西没话找了句话说。

    “谢谢。”

    话题又戛然而止了,林西决定放弃挣扎。

    几分钟后,终于到了四楼。林西跟刚被释放的,坐了十年牢的犯人一样,兴奋就要走,头也不回。

    “林西。”临分别,苏悦雯秀秀气气喊了她一声。

    “欸?”

    苏悦雯的眼中有几分坚定:“我真的很喜欢他,我不会放弃的。”

    “噢。”林西连废话都懒了。

    *****

    聚会的第二天,正是国庆长假的第一天,林西和付小方高高兴兴去逛街了,还不小心又碰到了苏悦雯。

    彼时,她正从美发沙龙出来,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把一头快要及腰的黑色直发,剪成了耳上长度的那种学生头。

    虽然还是一样好看,但是她突然弄这么大的转变,还是让林西她们都有些好奇。

    付小方诧异地问:“苏悦雯怎么也把头剃成这样了?难道你这种男不男女不女的头要成为流行了?”

    林西一听这话,立刻撩了撩自己那头短毛,傲娇地说:“你看,姐永远走在时尚的最前沿。”

    “……滚。”

    国庆长假的第二天,林西也没闲着,因为她接到了韩森的邀约。他在电话里说得十万火急,却又神神秘秘,把林西弄得莫名其妙的。

    韩森约林西在校门口碰头,她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去赴约了。

    从寝室走到了校门口,林西一眼就看见了等在那里的韩森,因为他实在穿得有些隆重。

    白衬衫,黑裤子,还配了双有些滑稽的皮鞋。

    林西走近后,立刻警惕了起来,她狐疑地看向韩森:“你是不是被人弄去搞传销了?现在找我发展下线?”

    韩森本来面上表情很正常,被林西这句话一说,立刻变了脸:“林西,你再他/妈给我胡说八道,我捏死你。”

    林西撇嘴:“那你找我出来干嘛?”

    韩森被这么一问,脸上又飘起了两朵红晕:“我定了个双人影院,想请你看电影。”

    “和你啊?”林西看了他一眼,果断拒绝:“我不去。”

    “你敢!”

    “……”

    最后,林西还是被韩森劫持到了那家双人影院。说是双人影院,实际上就是那种比较宽敞的网吧包间改的,每间都装上了投影仪,配备双人沙发。

    环境倒是还算舒服,如果旁边的人不是韩森这个老gay的话。

    韩森在电脑上的目录里找着电影,林西站在一旁看着。

    鼠标滑动,林西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桌面上一个取名“成/人”的文件夹。立刻兴奋了起来:“哇,牛逼啊!这里还有成/人/电影可以看!”

    韩森的脸瞬间胀红,瞥了林西一眼:“你他/妈是女的吗?能不能矜持一点?”说完,恶狠狠瞪了她一眼:“说,想看什么?”

    “我自己来选。”林西夺过鼠标,思考了一会儿,最后在一溜儿电影名里,点开了电影《蓝宇》。

    86分钟的电影,林西看得很感动,最后结尾还哭了。韩森就够呛了,全程黑着一张脸,眼睛里简直要冒出火来。

    电影看完,林西拿纸巾擦了擦眼泪,随后很郑重地对韩森说:“韩森,其实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爱情,也很让人感动。你看胡军演得陈捍东,明明爱的是男人,偏要追女人,还和女人结婚,这不是在害人吗?最后他连蓝宇也失去了,多痛苦啊!”

    韩森没想到林西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她,憋了许久,他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不觉得两个男人,很恶心吗?”

    两个男人恶心?林西有些意外韩森把话说得这么狠。

    林西突然想到,有些深柜怕人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会故意鄙视同性恋,表现出很恶心同性恋的样子。没想到韩森就是这种不坦诚的人。虽然已经看穿他的套路,内心还是不免有些鄙视。

    “反正我觉得,喜欢男人,就不该再祸害女人了,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林西气鼓鼓地说。

    韩森实在听不下去林西在那讲什么男男大爱,道理道德,忍了许久,他终于发作:“我警告你,林西,你再让老子看这种搞屁/眼的电影,你试试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