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自从付小方知道韩森约林西去看电影,她体内的八卦之魂就控制不住了。:乐:文:小说3w.しw.连林西上厕所,她都要守在门口问缠着她:“说一下嘛,和韩森约会约得怎么样?他有没有表白啊?”

    “……”

    这会儿,林西正在洗衣服,付小方又来了。林西不得不推开付小方的脑袋,无奈地说:“谁理他啊,正常人会喜欢韩森那种狂躁症吗?我又不是受虐狂,要命!”

    付小方笑嘻嘻地,双眼放光:“我看他好像是认真的啊?”

    林西白眼回她:“他就是故意想整我的。”她想了想又说:“我估计他可能是不爽,我说他是非主流杀马特吧。”

    “这事啊,我倒觉得你真是救了他,他现在这样子,都可以去选校草了。”

    林西惊讶:“我们学校水准有这么低吗?”

    付小方“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你当然看谁都一般了。坐拥林明宇和江续,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

    上次一起看电影,那样不欢而散,林西本来以为韩森不会再来骚扰她了,却不想,也就过去了两天,他又来找林西了。

    那天,午饭时间已过,林西和付小方起晚了,慢慢吞吞到食堂。林西先打好了饭菜,找好了位置,刚一坐下,就有人直接坐到了她对面。

    偌大的食堂,那么多空位,怎么就有人这么唐突呢?林西正诧异着,抬眼一看,来人可不就是韩森么?

    真是阴魂不散啊。

    不知道是不是没睡好,韩森眼睛下面有些青黑,一双浓密的眉毛紧紧皱着,黑白分明的眼睛透露出了主人的纠结和妥协。

    林西拿起了筷子,在米饭里戳了戳,最后还是憋不住了:“唉,说吧,又有什么事找我啊,韩大爷?”

    韩森盯着林西看了许久,突然往后一靠,震得整张桌子都在晃。

    “你是腐女吧。”韩森表情严肃。

    “啥?”

    韩森目不转睛地看着林西:“我已经搜索过了,像你这样,有这种喜好的女生,就叫腐女。”

    “……”林西呆若木鸡地看着韩森,完全不知道他在胡说八道什么。

    韩森郁闷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许久,似乎是下定了决心,突然一拍桌子,霸气地说:“虽然俩男的搞屁/眼有点恶心,但是只要你喜欢,我愿意陪你看。”

    韩森情绪激动,皱着眉说:“谁让老子看上你了!该!”

    莫名其妙说完这一通,韩森“啪”一声,又捶了一把桌子。

    “你看着办。”韩森酷酷地起身:“我走了。”

    “……”林西一脸懵逼。

    韩森走了一会儿,付小方打完了饭菜过来,也是一脸莫名其妙的:“刚韩森怎么了?拍桌子摔板凳的,他是不是又威胁你了?”

    林西啃着筷子,许久,终于意识到韩森说了些什么。

    “……我的妈呀,太吓人了啊!”

    “怎么了?韩森说要打你吗?”付小方一脸担心地坐下:“找林明宇吧,好歹男生呢!哎,这种暴力狂非主流杀马特就是吓人啊!”

    “他说他要追我啊!可怕啊!”韩森这低级的行为,绝对是想报复她,再用追求她掩盖他是gay的事实,一石二鸟。林西心想,这老gay果然是惹不得啊!

    付小方听完,差点被口水呛着了,半晌只愤怒地吼道:“……炫耀你妈,滚。”

    韩森的冲击力太强,让林西回寝室的一路都有些精神恍惚,一直在思索对策。

    想事想得太入神了,林西上楼的时候,撞到了一个文文静静的女生,把人家打包回来的饭菜撞飞了,泼得满地都是。

    眼前的一片混乱终于让林西清醒了过来,付小方第一时间蹲下帮别人捡,边捡边抱怨:“就算被系草追,也淡定点好吗?”

    林西不好意思地蹲下,捡着散落一地的东西,嘴上不住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都洒了,我去重新给你买吧?”

    忐忑地抬头,那个文静的女孩也微微抬了个头,两人视线相会。

    那女孩长着一张圆圆的娃娃脸,白净的脸上带着善意的笑容,她说:“没关系,不用买了,我回去吃泡面也可以的。”

    林西看清了面前的人,几乎是下意识喊出了她的名字。

    “单晓!!!”

    如果说,韩森是林西青春年代的最大乌龙,单晓可以算是林西大学时代的最大阴影。就是她的那封不写名字的情书,彻底改变了林西的大学生活。

    上一世,林西为了体验大学生活,也曾经参加过学校志愿者活动什么的,她就是那时候认识的单晓。

    这一世为了避免和单晓接触,林西完全没有再去考虑志愿者的活动。

    林西慌张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被吓得连连后退。

    单晓一脸疑惑地看向林西:“……同学?我们,认识吗?”

    ……

    不管林西怎么避免,有些人,有些事,该来的,命运总会让她来的。

    林西千方百计逃避,付小方却误打误撞地,和单晓交上了朋友。

    单晓人很温和、文静,对人非常好,林西那么排斥单晓,付小方对此特别不理解。

    “单晓是不是得罪过你?”付小方好奇地问:“从来没听说过你讨厌谁的,怎么就对她那样?”

    林西为什么会对单晓这样?那就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当时因为替单晓扛事,林西一下子就被曾经拥护她的女孩们孤立了起来了。大家觉得她假装不喜欢江续,假装帮助所有人,其实是在探听大家的秘密,探知江续的喜好,最后一举拿下。是和《金枝欲孽》里的安茜一样的心机girl。

    林西有口难言。

    那段时间是怎么过的呢?上课前去打水,必须把水壶拎到教室,不然再去水房,不是盖子没了,就是塞子没了,有时候干脆水瓶都没了。

    不敢在天台晒被子,每次去晒,总有人把水把她的被子泼得湿透。

    那时候,因为不和她断交,连付小方都受了不小的牵连。换教室,班级有什么活动,管理员故意屏蔽她和付小方,让她们永远在被老师批评。

    而单晓呢?她胆小怕事,看到大家这么对林西,心里虽然内疚,却连和林西说话都不敢。

    林西不怪她,却不能再和她当朋友。

    她永远记得,当她狼狈地在开水房,找自己的水瓶的时候。单晓远远地把自己的水瓶放在角落,对林西说:“我多打了一瓶。”

    林西看了她许久,最后只是摇了摇头:“不用。”

    看着付小方那双善良可爱的眼睛,林西想:还好你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然你现在肯定很生气。

    想起上一世的事,依旧心有余悸。林西抚摸着胸口,感慨万千地说:“你不懂。”

    “我不懂你倒是解释解释啊!”

    林西想想解释起来太复杂,最后只回答:“反正江续和她,是我最怕的两个人”

    “……又江续,江续掘你家祖坟了?”

    “总之,惹不起,我躲得起。”

    *****

    韩森和单晓让林西下定了决心,必须尽快找到男朋友,以应对也许会发生的乌龙情况。

    就在大家计划着报名英语等级考试,积极准备的时候,林西也在书桌前奋笔疾书。这种千古奇观,让几个室友都惊到了。

    付小方蹑手蹑脚走到林西身后,看到了她桌上铺着放的几本四级参考书,震惊道:“我的天呐林西,你这是要发愤图强好好学习了?”

    林西头都不抬:“大惊小怪个什么。”

    付小方又往前凑了一些,这才看清楚林西到底在写什么。

    “‘摆脱母胎单身计划’?”付小方一把夺过林西的本子:“‘找男朋友注意事项12条’?‘目标对象5个’?啥玩意儿?找男朋友还有plana,planb?你逗我吗林西?”

    林西夺回自己的本子,反手拿本子在付小方头上敲了一下:“你管我呢!”

    “都要考四级了,你不好好学习,在这搞这么无聊的事啊?”

    “四级一年能考两次,对象这玩意儿,敢几十年都不出现一个,你说谁稀罕!”

    付小方:“……”

    虽然大家都不看好林西,但她还是认真开始找对象了。

    回想上一世校庆的时候,付小方说到的那几个人,林西想,就从这几个人下手,都是母胎单身,互相拯救吧。

    林西瞄准的第一个对象,是一个叫陆仁珈的男生。这人是英语专业的,长得倒是挺帅,白白净净的,有点像陆毅在《永不瞑目》里的样子。只是他人比较内向,平时就是图书馆、教室、寝室三点一线。

    听说他第一次高考发挥得不好,后来复读了一年考上c大,在学习上自我要求很高,一刻都不敢松懈。

    林西光是打听这人,就花了不少的功夫。

    听说他每天都在图书馆三楼的自习区学习,林西跑来也是碰碰运气,没想到她运气还真是不错。

    陆仁珈此刻正专注地坐在图书馆的大桌上,面前一整堆的书,看着就亚历山大。

    这一区整柜整柜都是英文原装书,林西随便抽了本书作为搭讪的道具,十分热情地坐到了陆仁珈对面。

    “同学,你好,我是……”

    林西还没说名字,陆仁珈已经就把她打断了。

    “不给电话,不想谈恋爱,别问我问题,我什么都不会。”

    林西没想到这个人这么高冷,讪讪捏了捏手上的书:“同学,我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

    陆仁珈抬头看了林西一眼,半晌,格外认真地说了一句:“四级考到550分以上,我和你做朋友。”

    ……

    林西出师不利,气鼓鼓地走出自习室。刚要下楼,迎面走来一个熟面孔。

    ——江续。

    他大约是刚从图书馆出来,手上还拿了本厚得和字典一样的英语原装书。

    不管林西愿不愿意,下楼的路就这一条,两个人狭路相逢,也只能一起了。

    江续侧眸打量着林西,始终有些惊讶:“你还会来图书馆?”

    林西刚被人这么怼了一通,这会正不痛快,哪有什么好脸给江续,她气鼓鼓地说:“怎么?我不能来图书馆?我就是要来看书不行吗!”

    不管林西怎么挑衅,江续始终不气不恼。

    “你看得懂?”

    “我怎么看不懂?我也报了四级好吗!”林西撇嘴:“不就550分吗!我这就考给你们看!”

    说着,举起手上的书,就是刚才随手抽的那一本,嚷嚷着:“我现在就借书回去看!别以为只有你看全英文的!”

    “噢。”江续始终表情淡淡看着林西,半晌,他用他那独特的音色念着英文,每一个连读都带着令人酥麻的音色。

    “‘:s’。”

    林西一听江续开始说英文,更为恼怒:“啥……啥pig?你骂我是猪?拽上英文了是不,以为我听不懂是不?”

    “养猪生产的生物学原理及应用。”江续下巴点了点:“我说你手里的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