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林西呆呆傻傻地看着江续,良久过去,她依旧一句话都不敢说。

    不知道说什么,感觉说什么都是错的。

    江续静静看着他,嘴角带着一丝弧度,看上去似笑非笑:“怕了?”

    渐渐也有回寝室的女生从他们身边走过,那种探究的眼神让林西后背一阵一阵发凉。

    她偷偷吞了几口口水,半天才找回了自己的意识。那一刻,尴尬得林西简直想要当场表演胸口碎大石。

    “那个……江续……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我就先走了……”

    也不等江续回答,林西已经脚底抹油跑了。

    看都不敢再看江续,那一刻,除了跑,林西也想不到别的对策了。

    走到楼道,确定江续看不见她了,林西才停下来,她放下开水瓶,用空出来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真可怕,重生一世,真是险象环生,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韩森要追她就够可怕了,江续也要追?

    林西忍不住轻叹了一口气。

    长得太美,就是会引人犯罪。

    ****

    本来林西只用躲韩森,现在还得多躲一个江续。

    林西想,指望他俩谈恋爱,短期内是没可能了,想解决眼前的困境,最好的办法,是她自己赶紧谈恋爱。

    偏偏林明宇个大块头给她捣乱,张德霭后来到处说林西的哥哥多可怕多野蛮,让林西在整个学院更为“名声大噪”,为了生命安全,更没人敢追林西了。

    林西不得不回头寄希望于陆仁珈,也不得不又回来学英语。近来林西除了上课几乎都窝在寝室。偶尔在教学楼碰到江续,都躲得老远。

    晚上上课前,林西和付小方一起去食堂吃饭。路上正好遇到林明宇和江续一起过来。

    一见江续,林西简直如临大敌,饭也不吃了,拉着付小方就跑。

    被林西拉着跑的付小方一脸懵逼:“不是吃饭吗?跑啥啊?”

    “过会再去吃。”

    “为什么啊?”

    “一言难尽。”林西说:“为了让江续早点死心。”

    付小方:“你又发疯了吧?”

    付小方不理解,林西也不解释。为了让江续尽早忘情,林西也只能用这种方式了。

    哎,被不对的人喜欢,也是一种负担啊。

    林明宇看到自家妹妹,本来准备追上去,谁知她个小短腿,跑起来倒是快,没一会儿就没影子了。

    林明宇忍不住一脸诧异:“她这是怎么了?”

    江续没说话。

    林明宇一回过头,看到江续正紧皱着眉头。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忍不住“咦”了一声。

    “说起来,林西最近好像是看见你就跑啊。”林明宇挑了挑眉,问道:“你是不是惹到她了?”

    江续没有回答他,只是视线落向远处,若有所思。

    “喂,江续?”

    收回目光,江续又恢复了从前冷冷淡淡的样子。

    “吃饭。”

    “……”

    ******

    和付小方一起混了三天寝室,桌上堆了一堆书,看着倒是挺勤奋,就是学习效率奇低。林西意识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

    s.h.e演唱会之前,林明宇明明答应好了要教林西英语,结果演唱会都结束好几天了,林西每次联系林明宇,他都找各种理由推迟。这两天更过分,直接联系不上了。

    气急败坏地给林明宇打电话,他一室友接的,让林西去一趟。

    本来有些担心会遇到江续,但是林明宇室友说得有点严肃,她也不敢耽误,万一林明宇真的有什么事呢?

    林西出门的时候,没注意室内外温差,忘了穿外套,出去以后感觉到几分冷意,才发现这个问题。眼看着男生寝室已经在跟前了,林西最后还是决定忍忍算了。

    男生寝室的楼管阿姨,知道她是林明宇的妹妹,直接放她上楼了。林西再一次感慨,男生寝室就是这么好进。

    找到林明宇寝室,一推开寝室门,一股冲天的酒臭味差点没把林西给熏死。

    林西皱着鼻子往里走了两步,脚上还不小心踢翻了一个啤酒瓶。林明宇跟躺尸一样瘫在地上,手背盖着脸,颓废得像一条死狗。

    林西赶过来的,也走累了,随便拉了个凳子坐下。不巧,她一坐下,才发现坐得居然是江续的位置。

    收得整整齐齐的书桌,放置着很多不同语种的原版书,最显眼的地方放着一本课本。扉页上有他的名字,“江续”两个字下笔遒劲有力,字如其人。

    林西随手一翻,整本书一个笔记都没有,看来江续也不是多认真嘛。

    书一动,里面掉出了一张草稿纸。林西捡起来一看,可把她给吓到了。

    那张草稿纸,居然是她那天在图书馆,做翻译的时候用过的。

    天呐,这江续,也太情根深种了。

    林西想着不能让他再泥足深陷下去,把那张草稿纸一揉。林西在丢还是不丢之间犹豫了几秒,最后又把手收回来了。

    展开被揉成一团的草稿纸,用手撸平,随手拿了江续桌上的一支笔,刷刷在那草稿纸上写了一行字,然后重新夹回那本书里……

    休息好了,林西皱着眉走到林明宇身边,用手拍了拍林明宇的脸:“醒醒。”

    林明宇醉得不行,双眼朦胧地看着林西,半天才认出来:“啊,林西啊!”

    看到自家老妹,林明宇憋了好几天的情绪终于爆发,他一把抱住林西的腿,突然就痛哭了起来。

    林西嫌弃脸:“怎么喝成这样?”

    “我那么喜欢她……对她那么好……她居然劈腿!!”

    “终于被甩了?该!”林西撇嘴:“重色轻妹的下场!”

    “……她为什么这么对我啊!”

    “……”

    哭了近半小时,林明宇终于得到了充分的释放。

    林西觉得他实在太臭,把他推到洗脸池前,打开了水龙头:“洗个脸收拾收拾,一起去吃饭。”

    “噢……”林明宇虽然双眼还是有些朦胧,但是人已经冷静了下来。

    林西一个个捡起了地上的酒瓶装袋,然后把林明宇碰倒的凳子盆子,踢乱的鞋子一一还原。

    等她想起去招呼林明宇时,林明宇已经把自己的脸和头都糊满了肥皂泡泡。

    他人还醉着,坐在洗脚凳上,稀里糊涂地拿着剃胡刀在自己脸上刮着,手一滑,直接剃掉了头顶的一块头发,一片白花花的头顶头皮,就这么露了出来。

    这可把林西吓坏了,喝成这样,怎么还能拿刀呢,多危险。

    “林明宇,这多危险啊,这种事你怎么能自己做?”林西赶紧走上前去,夺走了林明宇手里的剃胡刀,义正言辞道:“我帮你!”

    说着,手起刀落,地上又掉了一撮头发……

    林明宇歪着头,坐着就睡着了,更是方便了林西。她正剃得不亦乐乎,寝室的门突然“嘎吱”一声,被人推开了。

    林西一抬头,视线正与刚进来的江续四目相投,瞬间被吓得松了手。

    江续随手将怀里的书搁在桌上,眉眼间带着几分疲惫,林西看了一眼,觉得他和平时有些不同。

    “刚回来?”林西没话找话。

    “嗯。”

    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在两人之间弥散。

    “啪嗒、”林明宇大约是不舒服,动了动,居然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林西也不顾不上江续了,转身去扶林明宇。林明宇还迷迷糊糊地,手抠着水池壁缘,嘴里还在哼哼唧唧的。

    江续脱掉了身上的卡其色风衣,随手搭在椅背上,人已经走了过来。

    林西一抬头,正看到江续近距离的脸庞,两个人都忍不住楞了一下。

    江续过去扶起林明宇,淡淡瞥了林西一眼:“我来吧。”

    林西赶紧给江续让出了道。

    江续随手扯下了墙上林明宇的毛巾,粗糙地给林明宇擦了擦。

    “赶紧走吧。”江续指了指林明宇的头发,提醒林西:“趁他还没醒。”

    林西看着林明宇的那头被剃得乱七八糟的头发,也后怕了起来。都怪林明宇,他一开始剃,林西也手痒了。

    在欢快过后,林西也清醒了过来。这林明宇要是醒了,估计会杀了她啊。

    她赶紧放下了“作案”工具,湿手在身上抹了两下。

    “那……他就给你照顾了,我先走了。”

    “等等。”

    林西刚转身要走,就被江续叫住了。

    林西有些忐忑地回头:“还有什么事吗?”

    江续把林明宇扶到凳子上坐下,两步跨出了阳台。

    他的手下意识去拿自己椅背上的风衣,快要触到的时候,突然顿了顿,然后调转了方向,勾起了他座位对面的,林明宇凳子上的衣服。

    手上一抛,林明宇的一件棒球衫,就不偏不倚地盖到了林西的头上。

    林西的视线完全被衣服遮住,那一刹那,她怔楞着一动没动,头顶只有江续不带什么情绪的声音,低抑平缓。

    “外面冷。”

    “嘭——”

    林西回应江续的,是受惊撞到门的声音。

    ……

    林西很快就跑得没影了。

    江续回头,林明宇已经完全醉瘫了,在阳台睡得很香,江续也懒得理他了。

    坐回自己的位置,理书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的书桌被人动过。

    他沉默地检查着桌子,最后在课本里,找到了一张皱巴巴的草稿纸。

    原本那纸上只有几个纠正拼写的草稿,现在却多了几个被描得很醒目的汉字,末尾还跟了个符号表情。

    【江续!不要再喜欢我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图导:别人的男主都有外号,你就叫江套路,会不会太生疏了?要不重新取个名字吧?

    江续:饲养员。

    图导:这是个什么典故?

    江续:谁让我要养一辈子猪。

    林西:……你说谁?

    ******

    我西就是个傻白甜,本文也就是个小白文。。大家看得开心就好了~

    别谈双商,别谈逻辑,别谈年龄,伤感情。。。

    就谈谈恋爱就好了哈~~

    厚颜无耻滴继续求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