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第53章 她,该求助他吗?
    “微臣……”在陆书萱面前虽已经承诺自己一定会对陆宁涛坦白真情,早日解除与陆锦鸢的婚约,但在秦王随口的疑问下,心虚的顾子期一时口吃,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小-说-【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

    陆宁涛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奇怪地问道:“子期,你先去了梅苑?”

    未婚妻昏迷不醒的情况下,来陆府竟不是探病重病的鸢儿而是先去了梅苑?

    “陆伯父,今日来探望鸢儿,子期见房门紧闭,得知秦王正用天山雪莲医治鸢儿,就未冒昧打扰。”

    急着来找陆书萱前,顾子期并不知道秦王还带着天山雪莲来救陆锦鸢,若是自己在这个时候提出退婚,在这位刚入京的秦王眼里就成了背信弃义之人,完全不利于他未来仕途的晋升。

    于是,想塑造完美形象又想抱秦王粗大腿的顾子期隐瞒了实情,反而紧张地询问陆锦鸢的病情,心里另有一番思量,却不知自己早就在了卫景珩卑鄙无耻、阴险狡诈的黑名单里。

    秦王:给你机会退婚还不退,呵呵。

    陆锦鸢听闻默默翻了一个白眼,连一个眼神都懒得吝啬给这个满口谎言的渣渣。

    在秦娥给陆书萱上好药后,卫景珩就拜别了陆府。

    因为闯祸一直被卫景珩抱在怀里的陆锦鸢,完全无法实施留下书信告知爹爹真相这个计划,一步三回头地被卫景珩抱离了陆府。

    在上□□的马车后,她立刻跳离了卫景珩的怀抱,趴在马车的窗口,郁郁寡欢地望着陆府渐行渐远。

    卫景珩见状,揉了揉尚在闹脾气的小黄猫,轻叹一声,问:“不理我,是生气了吗?”

    见陆锦鸢气气地抖了抖胡子,喵呜喵呜地责问他为什么要医治陆书萱这个坏女人,卫景珩眼神微微一暗,轻轻地捏了捏她肉肉有些锋利的小梅爪,在她不满的喵喵声中,一字一句道:“我现在特别后悔当初剪了你的爪子。若是当时不剪,你的爪子就会更长更锋利,碰到危险时也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刚才,没把陆书萱抓毁容,实在有些可惜。”

    “喵?”陆锦鸢有一刹那的怔忪,显然不敢相信这话是出自秦王殿下的口中。

    若是,她真的将陆书萱抓毁容了……可是闯下了大祸!

    这么凶残的猫,他真的,不会讨厌吗?

    “陆书萱敢在本王眼皮底下动手,本王绝不会放过她。秦娥给她的药膏,就是一次小小的惩戒。”

    眼前的女子轻轻抬首,她惊讶着微张着红唇,一双清湛湛的眸子水汪汪地映入了他的眼帘。卫景珩生冷寒意的俊颜微微柔和了下来,他伸手抚了抚她翘起的一缕缕呆毛,眼里溢满着温柔的暖色。

    “以后,千万不要再随便乱跑了,只要我在,就不会让你受委屈,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任何事情,我都会为你讨回公道。”

    昨晚上药的时候,卫景珩也是这种温柔宠溺的语气,好似有他在,天塌下来也有他顶着。

    陆锦鸢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觉得颇有怨言和悲愤的心情好似被什么温暖的物体包裹住了一般,昨日蠢蠢欲动的暖流再度牵动住了自己的心弦。

    ——任何事情,我都会为你讨回公道。

    扑通扑通,每一字每一句都猛烈地撞击着她的心。

    要告诉秦王真相吗?其实自己根本不是他养的阿然,她是昏迷不醒的陆锦鸢,害死她的正是陆书萱和方玲玉!

    他会……相信她吗?

    她,该求助他吗?

    小黄猫白乎乎的小爪突然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手背上,悄悄地挪动了两下后又默默地缩了回去,卫景珩见陆锦鸢蜷着小爪,一脸犹豫不知在想些什么,抬首对着随后上马车的青娥问道:“陆小姐的伤势如何,何时能醒?”

    知道主子对心上人的重视程度,青娥恭敬垂首,一一分析道:“陆大小姐身子骨虽虚弱,但受损的经脉已经抚平,沉积已久的淤血驱散后,脉搏已逐渐平稳变得有力,除了昏迷不醒,未见其他不良症状。属下认为,再过几日,等天上雪莲的药性完全见效,陆大小姐就能苏醒痊愈。”

    卫景珩的功力纯正深厚,昨日运功疗伤,损了自己两成内力已是将陆锦鸢的内伤调理得七七八八,今日陆锦鸢又服下治百病的圣药天山雪莲,青娥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觉得陆锦鸢伤势愈合,度过危险期后,迟早会有醒来的一日。

    在陆锦鸢醒来前,她一定幸不辱命,照顾好这位未来王妃。

    只是,王爷既然掌握了陆锦鸢被害的证据,为何宁愿暗搓搓地整方玲玉和陆书萱,却不直接告诉陆侍郎呢?给她们希望再给她们绝望,王爷实在是太腹黑了……

    青娥心里默默为方玲玉和陆书萱点了一排蜡。

    卫景珩知道陆锦鸢在阿然的身体里,原以为陆锦鸢回府,她的灵魂就能得以归位。但现在,陆锦鸢依旧在猫的身体里,那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她无法归位,到底怎么样才能让她回到自己的身体内康复苏醒,这才是卫景珩真正焦虑不安的原因。

    回府后,卫景珩终于向青娥和秦离坦诚,陆锦鸢此刻的灵魂在阿然的身体里。自陆锦鸢遭遇事故昏迷后,就一直变成了猫在自己的身边。

    两位暗卫的第一反应是:王爷病得不清,竟产生了这种臆想……

    陆府,兰苑里。

    见陆宁涛送别秦王后就守在陆锦鸢的床边,同样受伤的陆书萱眼里闪过一丝嫉妒和恨意。

    她很快调整好心绪走到陆宁涛身边,却惊讶地瞧见陆锦鸢的脸色竟比昨日更加的红润有光泽,面若桃花,肤如凝脂。

    想到天山雪莲奇迹般的药性,想到顾子期临走前竟委婉地告知自己要再等等,她心中的嫉恨之火更是愤怒地燃烧了起来,假惺惺地开口:“爹爹,王爷拿天山雪莲医治姐姐,姐姐一定很快就会康复苏醒的。”

    陆宁涛握了握陆锦鸢逐渐温暖的小手,脸上渐渐展露笑意,满口皆是称赞和感激:“青娥姑娘医术高明,秦王这次真是帮了大忙。”

    谈起秦王,陆宁涛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出那只叫阿然的小黄猫一步三回头对自己依依不舍、楚楚哀求的神情,心里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情感。

    在秦王和自己面前始终亲人温和的小猫为何会出现在梅苑里,为何会突然地发狂对着萱儿又抓又咬?

    所幸,萱儿和秦王的猫没有激化矛盾,若是萱儿伤势严重,他不可能让萱儿妄受如此委屈,若是真打伤了秦王的猫,秦王追究起来,陆府也必遭横祸。

    现在,秦王愿意让秦娥医治鸢儿和萱儿,在陆宁涛看来,是最好的结局。

    陆书萱咬了咬唇,况似无意地喃喃:“天上雪莲何其珍贵,秦王日后会不会以此要挟爹爹……”

    “不可胡说!”陆宁涛轻呵打断,声音严肃而郑重,“秦王早已提出要求,是让为父帮其操办婚事。”

    西晋皇子的婚礼本就由礼部官员来操办,陆书萱听到是这么简单的要求不乐意地撇了撇嘴,却听到陆宁涛接着说道:“秦王早已心有所属,十年前就将自己的玉佩赠与了一位住在青州的姑娘。现在十年已过,秦王只记得那位姑娘姓陆,住在城东,为父准备过几日去一次青州,去查查究竟是哪位姑娘拥有秦王的玉佩。若是未婚,为父就要想尽办法帮秦王促成这门婚事,来还清他这次的恩情。”

    陆书萱闻言,心里酸溜溜地大呼那位姑娘的命真是好,十年让战功显赫的秦王念念不忘,欲求娶为正妃。

    完全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但回到房间后,她突然想到,十年前自己瞧见了一块圆形勾云纹玉佩和一封书信。

    她见玉佩珍贵,悄悄私藏了起来,至于信,则被她看过后迅速毁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