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武技提升
    “孩儿见过父亲!”

    片刻之后,穆西还是出了声,他现在急着想办法提升实力,可是没时间陪穆弘帆在这儿发呆。

    “恩?”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让穆弘帆猛然回过身来,脸上难以掩饰的闪过一丝惊色。

    “小西?”

    看着一脸温润笑意,静静立在那里的穆西,穆弘帆不由得微微一愣。他站在这儿这么久,还真没感觉到有人靠近,穆西何时来的,他丝毫没有发觉。

    “孩儿打扰父亲清修,还望父亲莫要责怪。”

    正对着这张熟悉而又稍显陌生的脸,穆西的心里多少有一丝的激动。前世的他孤苦伶仃,从未感受过亲人的温暖,而这一世,他有了自己的父亲,虽然这个父亲对他历来都是不冷不热,从未真正给过他父亲的温暖,但毕竟也算是有了亲人了。

    “你这孩子,我就是在想些事情罢了,哪里有什么打扰的。”

    穆弘帆的脸色慢慢舒缓,虽然不是很喜欢穆西,但毕竟是亲生儿子,自然没有不理不睬的道理。至于没有感受到穆西的靠近,他全当自己适才太过专心,以至于忽略身后罢了,倒也没有去多想。

    “嗯?小西,你的伤势已经好了么?”

    回过神来的穆弘帆这才发现,穆西的绷带已经不见了,全身上下光鲜无比,竟是比受伤之前还要精神。

    “多谢父亲挂心,孩儿这些天用了不少的灵植补品,现在基本已经无碍了。”咧嘴一笑,他的心里多少有些温馨之感,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他第一次感受亲人的温暖。

    “对了,父亲,孩儿此番受伤,却是感觉到元力有所提升,所以想找一些年份久远一些的灵植来固本培元,看看能不能突破到后天境第三重,还请父亲帮孩儿想想办法。”

    正事儿要紧,感受亲情什么的,将来有的是机会,眼下,他还是想办法弄到能量才是关键。

    “什么?元力有所突破?竟然还有此事?”果然,听穆西这般一说,穆弘帆顿时喜上眉梢,穆西的修为迟迟得不到突破,这简直就是他的一块心病,现在听到有所提升的话,他当然开心的不得了。

    “诺,这里有一株千年血参,乃是我当年在外游历之时得到的,你拿去调养身体,说不定会有些效果。”话落,他的手里直接出现了一个玉匣,递到了穆西的手中。

    “千年血参?”见到穆弘帆拿出来的玉匣,穆西面色一喜,赶忙伸手将玉匣接了过来。千年血参,这东西可真的是弥足珍贵了,只这一株,怕是要抵得上他之前吃掉的所有灵植的几十倍了,这东西要是拿到坊市上去卖,绝对是有价无市的宝贝,而穆弘帆能毫不犹豫给了他,足见对他的关心。这么看来,他这个老爹,对自己其实还蛮好的。

    “谢父亲,孩儿这就回去修炼,定不负父亲之重望。”

    拿了千年血参,穆西也不停留,对着穆弘帆一躬身,便是急忙离开了。千年血参,这东西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宝贝,要不是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的秘密,他恨不得在这里直接把这千年血参给吃掉。

    而且,他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要是被眼前之人看出破绽产生怀疑,那可就真的不好了。

    “厄,这小子……”

    眼看着穆西跑开,穆弘帆再次愣在那里,如果没记错的话,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穆西主动修炼,这样的情况,还真是让他惊疑不定。

    “难不成是摔了一跤,把他摔得清醒了?”

    目送穆西离开,穆弘帆摇了摇头,却也不再多想,目光看回到梧桐古树,他的神色再一次变得感慨起来。

    “舞儿,我们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可我们一家三口,何时能够团圆啊!”哀声一叹,这一刻的他,满脸都是思念之色。

    清水郡后山,这里是一片有山有水的清秀山林,朝阳初升,整片山林笼罩在一片雾气和氤氲当中,很是迷人。

    此时,映着朝阳,一个年轻人正不断挥舞着拳头,虎虎生风地演练着。少年脸色沉静,一招一式犹如最精密的机器操控一般,哪怕是不懂武功的人见了也能看得出,少年这一套拳法,简直就是将武技发挥到了登峰造极之境,毫无瑕疵。

    “纯阳拳第七式,石破天惊!”

    陡然间,少年脚下一错,身形如风一般到了一株碗口粗的树木近前,一声低喝,同时一拳轰击在了树干上面。

    “咔!!!”

    随着他这一拳轰出,足足有碗口粗细的苍松,咔嚓一声直接折断,倒地的树冠激起一片灰尘,待得尘埃落尽,年轻人的身形慢慢显现出来,却是一片灰尘都没有沾染身体。

    “嘿嘿,很好,后天境第四重,纯阳拳第七式已经完美掌控,现在的我,似乎也算是一个高手了吧!”

    看了一眼倒地的苍松,穆西露出满意的笑容。

    三天前,他从自己老爹那里得到千年血参,用了三天时间,他只服用了一小半的血参,就成功将境界提升到后天境第四重,而后天境第四重的元力,已经足以支撑他练成纯阳拳第七式的招式。

    纯阳拳第七式,那已经是穆家第二代才可以掌控的境界,可他愣是在后天境第四重的境界就掌握了,而且在意境上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了,他能够在这样的境界施展纯阳拳第七式,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原因,那就是他的经脉。

    众所周知,想要施展强大的武技,最重要的一点,自然是身体经脉能够承受得了。按常理来说,后天境四重的武者,经脉依旧十分脆弱,就算机缘之下学会强大的武技,恐怕也没办法施展,因为一旦施展,可能就是经脉断裂的后果。

    不过,穆西不一样。

    服用了大量的灵植,尤其是千年血参,他经脉的坚韧程度,恐怕就算是后天境七八重的高手,也未必比得上。这一优势,是任何人都没办法比拟的。

    “再来试试剑法吧,纯阳拳虽然刚猛无匹,但论到杀伤力,却是没办法与利刃相比。”

    活动了一下手腕,他脚下一点,无痕微步一动,身形瞬间来到了旁边的空地,早已经准备好的长剑就摆在那里,一挥手,长剑已经落入手中。

    “锵!!!”

    长剑出鞘,他整个人瞬间与利剑合二为一,脑海当中,落英剑法前九式的招式一一闪现,落英剑法十二式,每一式又有三十六种变化,这一切就像是走马观花一般在脑海闪过,脚下一动,长剑已经化作一片残影,在这片小空地闪烁起了寒光。

    这套落英剑法,他已经在裂天灵神的帮助下演练了无数次,前八式剑招,近三百种的变化,全都清晰地镌刻在他的脑海当中,这几日当中,他无时无刻不在脑海中演练剑法,短短几日的时间,他对剑的领悟,已经到了一种难以言明的地步。

    “第五式宛若清风、第六式清风拂面、第七式风卷残云……”

    一剑接着一剑,他的双眼闪烁着精光,而随着他的长剑飞舞,林间的树叶纷纷落下,每一片叶子不待落地,就会被他的长剑绞碎,以他为中心,十几米的范围都变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落英剑法第八式,随风扶柳!”

    心底一声低喝,他猛地一剑刺出,噗地一声,一株古树直接被洞穿,剑身一震,被洞穿的古树一阵晃动,长剑已经抽了出来。

    “落英剑法第九式,风弑天下!”

    长剑抽出,他脚下一错,身形陡然向后腾空而起,正对着一株古树的树冠斩了下去。

    “噗噗噗!!!”

    一声声闷响,古树的树冠眨眼间变得光秃秃一片,只这一瞬间的工夫,穆西也不知道挥出了多少剑,愣是将树冠给肢解了。

    “呼,剑法的威力果然不同凡响,只是这东西对元力的消耗太大了,尤其是我现在元力不足,强行施展第九式的剑法,简直就像是饮鸩止渴。”

    收剑而立,他的胸膛微微有些起伏,显然,以他后天境第四重的境界,施展落英剑法第九式,多少还是力有不逮。

    当然了,这也就是他,如果换了另外一个后天境四重的武者,施展落英剑法第九式,恐怕瞬间就要经脉断裂,元力被抽空。

    “啧啧,老爹是在三十几岁时才炼成落英剑法第九式,而我十六岁就已经炼成,要是让老爹知道这些,不知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长剑回鞘,他对于自己现在的境界还算满意,后天境四重,纯阳拳第七式,落英剑法也练到了第九式,现在的他,在清水郡这样的小城郡,当真算得上是高手了。要知道,在穆家的第二代当中,无论是直系还是旁系之人,能够把纯阳拳修炼到第七式,落英剑法修炼到第九式的,都是寥寥无几。

    不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落英剑法第九式,他是不会随便使用的,而一旦用出这一招,他自信整个清水郡能够接得下的人,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再有二十几天就是秋猎之期,秋猎,对于我来说倒是一次机会!”

    这几天当中,他已经从下人那里听说,数日之后,就是清水郡一年一度的秋猎,原本只有后天境二重的他,是没有资格参加秋猎的,但现在的他已经突破了后天境三重,后天境三重以上,便有资格加入秋猎的队伍了。

    “二十几天的时间,完全可以突破到后天境第五重,那时的我对付五阶以下的魔兽应该不在话下,而要是能弄到一颗魔晶的话……”魔兽肉就不说了,万一运气好弄到一颗魔晶,那么他的修炼,势必又可以省去不少的时间。

    魔晶乃是有些天赋魔兽所拥有的能量精华,有些类似于武者的灵神,但凡拥有魔晶的魔兽,将来的成就势必要强过没有魔晶的魔兽。魔晶的珍贵,大陆上人尽皆知,只不过,拥有魔晶的魔兽很是稀少,虽然不至于像灵神那么罕见,但想要弄到魔晶,也不是什么容易之事。

    摇了摇头,他不再多想,秋猎之期还远,眼下,他还是尽最大可能提升实力才是。只有实力强大了,他才能在秋猎之时有更多的收获。

    将长剑暂且藏在了一株古树之上,随后他便是对着穆家府邸而去。他不想让自己太过惹眼,拿着把剑招摇过市,可不是他的风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