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路见不平提拳相助
    早上出来的早,街道之上尚且冷冷清清,而这会儿日上三竿,街上的行人已经熙熙攘攘,买卖吆喝之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瞧一瞧看一看嘞,二阶魔兽尖牙犬的犬牙,五块金锭子拿走,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啊!”

    “一阶魔兽火狐的皮毛做成的大衣,只要一锭金,穿起来既保暖又漂亮,错过太可惜!”

    “老卢铁匠铺出品,玄铁刀玄铁剑,您猎杀魔兽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价格面议,先到先得嘞!”

    走在街道之上,耳边的吆喝声,让穆西感觉到十分的宁谧,这个世界没有车水马龙,没有汽车尾气,一切都是那么的天然,那么的淳朴。修炼了这么多天,虽然他并没感觉到乏味,但适当的放松,无疑对修炼更有好处,劳逸结合,方才是修炼的王道。

    走着走着,前方一片拥挤的人群吸引了他的目光,带着一丝好奇,他直接对着人群挤了过去。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正弯着腰,面前摆着几根红色的野参,显然,这是一个摆地摊的普通百姓。

    在清水郡这样的小郡城,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填饱肚子,像三大家族这样的世家当然不愁吃穿,但一些没有一技之长的普通人想要谋生,摆地摊,无疑是一种谋生的方式。在这片坊市当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是靠着挖野参采野草,摆地摊过活呢!

    “嘿嘿,老家伙,这几株赤参一看就是年份不够,怎么可能值二十锭金?一锭金,这东西本少爷要了。”

    在老者对面,一个衣着光鲜的年轻人双手抱肩,撇嘴看着地摊上的赤参,在他的身侧还有两个仆从,两人都是长得一副奸相,第一眼看到,自然而然会让人想到两个字——爪牙!

    “沈莫少爷,这些可都是年份不俗的赤参啊,为了挖到这几株赤参,老朽唯一的儿子都葬身魔兽腹中,这些赤参,就是老朽夫妇后半辈子的倚仗,还请沈莫少爷开恩哪!”

    老者已经带了哭腔,对面的沈莫乃是沈家的三少爷,身份高贵,他这样的糟老头子当然惹不起。可是,这些赤参乃是他后半辈子的倚仗,就算是得罪了对方,他也顾不得了。

    “啧啧,老家伙,我们家少爷看上了你的东西,那是你的荣幸,识相的就赶紧双手奉上,要是惹了我们家少爷不高兴,一锭金子都没有。”

    “就是,老不死的,可别说我们欺负你,你这几根破东西,最多也就值一锭金,喏,这个给你,这些赤参现在归我们家少爷所有了。”

    叫做沈莫的年轻人对着两个护卫使了个眼色,二人马上会意,说话间纷纷站了出来,其中一人随手丢了一锭金子给老者,随后便是强行将地上的赤参包了起来,就要往自己的怀里揣。

    “沈莫少爷,沈莫少爷开恩哪!”

    老者已经老泪纵横,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一把将包裹抢了过来。他的家里还有久病的妻子,全都指望这几株赤参来换钱治病,今天,就算是拼了这条老命,他也只能是豁出去了。

    “哼,老家伙找死不成?本少爷难得有雅兴,你要是扫了我的兴致,把你卖了也赔不起。”沈莫低喝一声,颇为不爽地道。

    在清水郡,他沈家三少爷沈莫历来都是说一不二,还从来没有人敢跟他讨价还价。道理?要是讲道理,他就不是沈家三少爷了。

    “老不死的,还不松手?”

    眼见自家少爷不高兴,两个仆人不再迟疑,干脆双双动手,直接去抢老者手里的包裹。

    “啧啧,堂堂沈家三少爷,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强买强卖,真是把沈家的脸面都丢光了啊!”

    就在沈莫的两个仆从动手抢过老者的包裹之时,轻笑声传来,一个年轻的身影走出人群,来到了场中。

    这个突然间走出来的,自然就是穆西了。

    他已经在人群中看了半晌,说心里话,如果沈莫规规矩矩地跟老者做买卖,他自是什么话都没有,哪怕对方跟老者讨价还价,他也不会站出来。

    买卖交易,讨价还价再正常不过,可是,沈莫主仆三人明摆着就是要强抢,这已经不是讨价还价,而是赤-裸-裸的恃强凌弱啊!

    不管是前一世还是这一世,他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恃强凌弱的小人。以前的沈家三少爷什么样他不管,但现在,既然让他碰到了这样的事,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突然间传来的声音,让沈莫主仆三人都是微微一愣,他们在清水郡作威作福惯了,还从来没有人敢管他们的事情,这一刻,他们还真有些好奇,究竟什么人敢站出来管他们的闲事。

    “哈哈哈,我以为是谁呢,闹了半天竟然是你,废柴西,你这是不想活了么?竟然敢管老子的事?”

    当沈莫回过头看清说话之人时,先是一愣,随后便是大笑起来。

    在清水郡,谁不知道穆家废柴西的名头?十六岁的二级武者,整个清水郡的笑柄,几乎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三大家族的直系子弟当中,穆西可以说是最受欺负的一个,哪怕是年纪比他小的,都敢当面羞辱他。没办法,后天境二重的实力,在所有世家弟子当中,再也找不出比他差的了。

    淡然一笑,穆西却是不以为然,“沈莫,亏你还是沈家三少爷,竟然如此不讲道理,二十锭金对你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你又何必为难一个老人家?”

    “呦呵?这还是穆家的废柴西么?什么时候竟然学会打抱不平了?”单手托着下巴,沈莫饶有兴致地打量起了穆西,“穆家的废柴,打抱不平没什么不对,不过,就凭你也想做英雄?听说前几天你跌落山谷,莫不是把脑子摔坏了么?”

    沈莫的嘴角挂着讥讽的笑容,脸上却是毫无忧色。

    对于穆西,他在了解不过,从小到大,他可是没少欺负对方,尤其是穆西对宁家二小姐展开追求之时,他更是视穆西为眼中钉,只要碰到了绝对少不得一番羞辱。

    他沈莫对宁家二小姐宁洛晨倾慕已久,一直都将宁洛晨视为自己的私有财产,穆西要追求宁洛晨,在他看来简直就是玷污心目中的女神,自然是不能饶恕。

    “哼,能不能做英雄无所谓,只是有些事既然碰到了,就不能不管。”冷哼一声,穆西的眼底闪过一丝寒芒。

    曾几何时,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弱不禁风的废柴少爷,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扮演一个受人欺凌,打不敢还手,骂不敢还口的角色,也许,今日就是他改头换面的日子。

    “这位老伯要二十锭金才肯出卖这些赤参,沈莫少爷还请拿出二十锭金,否则就赶快离开,不要影响了老伯做生意。”

    话落,不待沈莫主仆三人反应过来,便是一把将包裹抢到了手里,直接交到了老者手上。

    “大胆!”

    眼看着穆西夺过包裹,沈莫顿时大怒,“废柴西,你今天是吃了豹子胆了?本少爷想做什么,何时轮到你来指指点点?”

    自己堂堂后天境四重的武者,一旁还带了两个后天境三重的仆人,自然不会把穆西这个后天境二重的废柴放在眼里。

    “哼,我也告诉你,今天这件事我管定了,想要持强凌弱,先过我这关。”

    穆西毫不示弱,说话间将摆摊的老者让到一旁,而他则是正面与沈莫三人对峙起来。

    “我呸,废柴西,原本就看你不顺眼,想不到你今日竟主动送上门来,既然你想做英雄,本少爷就成全你,上,给我狠狠的教训这个废柴。”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解决问题的办法很原始,也很简单。一切,都可以用拳头来解决,谁的拳头大,谁的话就是真理。

    “既然你们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无痕微步!”

    眼看着沈莫身侧的仆人动手,穆西冷冷一笑,脚下一滑之间,无痕微步用出,不待外人看清楚发生什么事,他的身形已经到了沈莫两个仆人的中间,刚好是两人都顾及不到的区域。

    “纯阳拳!”

    无痕微步何等精妙?穆西选择的空档刚好是沈莫两个仆人的死角,等到二人反应过来之时,他的拳头已经到了其中一人的眼前。

    “嘭!!!”

    结结实实的一拳,直接砸在了一个护卫的面门上,后者眼前一黑,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他击飞开来,半空中鼻血狂飙,最后更是噗通一声仰躺在地,昏死了过去。

    “哼,不堪一击!”

    一拳解决了一个仆人,穆西脚下不停,辗转间却是又到了另一个护卫的身侧,变拳为爪,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一抖之间,后者收势不及,直接趴在了地上。

    “滚!!”

    放倒了第二个仆人,穆西得势不饶人,元力运上右腿,狠狠地对着地上的仆人踢了出去。

    “嘭!!!”

    对于沈莫的这两个仆人,他是一点儿也不手软,这些年来,这两个家伙跟着沈莫,可谓是坏事做尽,今天他就要给他们一点儿教训,让他们不敢再作恶。

    后天境四重的他,这一脚力道巨大,而且又是含恨而发,一脚踢出去,地上的仆人一下子飞出了好几米,在撞倒了一个路边摊之后才停了下来。不过,等到停下之时,却也同样已经昏死过去,没有了声息。

    瞬间,沈莫的两个仆人就被双双废掉,整个过程几乎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