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警钟敲响加快修炼
    等到所有人离去,包间儿里只剩下宁洛晨和胖子掌柜二人。

    “钱掌柜,消息是你故意透露给沈家的吧!”

    送走了穆西,宁洛晨轻轻地挽起衣袖,一边将倒地的桌椅扶起,一边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属下也是想试探一下那个穆西,还望二小姐……”

    “哼,够了。”

    钱掌柜刚一开口,宁洛晨却是陡然间娇叱一声,虽然声音不大,却是吓得钱掌柜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二小姐息怒。”

    “记住,从今以后不要什么事都擅作主张,否则休怪我无情,下去做事吧!”她的脸色突然间变得有些阴沉,在她的身周,一股无形的力量凝结成冰冷的气势,竟是让钱掌柜瞬间汗如雨下。

    “是是是,属下再也不敢了,二小姐息怒,属下告退。”

    钱掌柜如蒙大赦,赶忙恭敬地弯腰退下,竟是连头都不敢抬。

    “穆西,不管你究竟本就如此,还是有所际遇,我之前欠你的,这一次都算是还清了。”

    等到只剩下自己一人,宁洛晨自语一声,随后便是缓缓离开。自始至终,她都没有把得罪沈奕之事放在心上。

    天色渐暗,整个清水郡慢慢变得安静下来,来往的行人渐渐稀疏,一天的喧嚣,终于要结束了。

    街道上,穆西漫步而行,脸上带着淡淡的疑惑。

    “这个宁家,还有宁洛晨一定有古怪,随随便便一个酒楼掌柜,竟然强大若斯,而且丝毫不把青云宗的内门弟子放在眼里,真不知道这背后隐藏着怎样的真相。”

    从醉霄楼出来之后,他就一直在思考着今日之事。

    看得出来,无论是宁洛晨还是钱掌柜,都丝毫没有把沈奕放在眼里。按道理来说,沈奕不但是青云宗弟子,而且还有灵神在身,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绝对是不宜结仇的对象,可即便如此,宁洛晨依旧毫不客气地得罪了。

    “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宁家这个家族本身已经强大到了不畏惧青云宗的地步,还有一种就是宁家的背后有着强力的支持,丝毫不弱于青云宗。”

    得罪沈奕,从某种角度来说也就是得罪了青云宗,这一点宁洛晨不可能不知道,而既然她不惧青云宗,那么显然就是背后有着不弱于青云宗的势力做后盾。

    “第一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看来应该是宁家背后有强大的势力支撑着,而且这个势力,定然不在青云宗之下。”

    他还记得宁洛晨在沈奕离开前所说的话——青玄国很小,青云宗也很小!

    “啧啧,看来这位宁家二小姐,绝对不只是人长得漂亮那么简单呢!能够把眼界放到青玄国之外,又怎么可能是一个普通小家族的深闺小姐?”

    咧嘴一笑,他的心里隐隐有些兴奋。

    这个世界真的很精彩,未知的人未知的事,很多有趣的东西可以去探索,绝对不会感觉到无聊。

    不过,想要去探寻未知的领域,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到的。这一切的前提,还是自身的实力。

    “天色不早,是时候回去尝试突破了呢!”

    看了一眼天边的晚霞,他暂且将思绪抛到一边。有些事还不是现在的他所能接触的,宁洛晨的身上一定有秘密,但现在的他还没有资格知晓。

    “有机会倒是要跟老爹知会一声,宁家,还是尽量不要招惹的好。”

    咂了咂嘴,他不再多想,直接奔着穆家府邸而去。

    一路无话,差不多夜幕降临之时,他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直接盘膝坐好。

    将剩了一小半的千年血参,还有之前从坊市得到的一包赤参摆放在眼前,直接开始了修炼。

    先是简单的调息了一番,将身体当中的元力运转了一个周天,随后便是毫不迟疑地开始了吞吃。

    半根千年血参,外加七八根年份不俗的赤参,只片刻的工夫就被他吃进了肚里。

    千年血参和赤参的效果都要远远好过他之前吞吃的那些简单灵植补品,顿时,他的身周便是被雾气所笼罩,却是灵植当中的灵气逸散的缘故。

    裂天灵神的影像自然浮现而出,将灵植的能量最大限度地转化为元力,补充到他的经脉和丹田当中,一方面坚韧经脉和骨骼,提升他的资质和身体,另一方面提升着元力水平,双管齐下。

    随着修为的提升,想要更进一步自然是越来越困难。像之前,他的基础太低,随便吞噬来一些元力就能突破境界,但越是往后,想要突破境界所需的能量就越多,虽然裂天灵神可以最大限度将外界的能量转化为元力,但前提还得有足够的能量才行。

    从后天境四重到后天境第五重,这中间需要的能量无疑要比之前所有境界的突破加起来还要多,想要突破自然没那么容易。

    当然,等到他到了后天境五重,想要更下一城,必将更加的困难,哪怕是能量足够,还需要对功法不断领悟理解才行,想要几天突破一层境界,除非有大机缘,否则就算是几个月也未必能成功。

    元力流转,他的周身经脉就像是一条条河流,其中的元力就是流水,而随着他将混元功第四层的功法运转到极致,河里的水流速度越来越快,直奔某个极致而去。

    自从开始吞噬天材地宝以来,他的经脉已经扩充了无数倍,也坚韧了无数倍,如今他的修炼资质,别说是清水郡,就算是放眼整个青玄国,也绝对算得上是上等资质,而这样的资质,随着他吞噬更多更好的天材地宝,还会继续提升。

    半根千年血参和七八株的赤参,加到一起产生的元力属实不少,不过,从后天境第四重到第五重,需要的元力却是出乎穆西的想象,差不多运转混元功十几个周天,愣是依旧没能突破。

    “啧啧,看来我想的有些过于简单了呢!后天境五重,已经算得上是高手的行列,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突破呢?”

    第四层的混元功已经熟练到了极致,可惜的是,元力的储备还是差了那么一丝,而就是这么一丝的不足,就让他没办法一鼓作气,突破境界。

    说起来,以他现在的元力储备,如果放在一个普通的后天境四重之人的身上,那么早就足以冲击第五重的境界。只是,他的经脉如今异常坚韧,粗壮程度要比同级之人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如此一来,突破的难度自然就要增加。

    当然了,虽然突破起来更加困难,可一旦他突破境界,元力基础同样要比同级之人强不少,战斗力自然也要强过普通武者一筹,这些都是正比例关系。

    “没关系,没能一鼓作气,那我就慢慢磨,以我现在的元力运转速度,一夜之间完全可以运转上千个周天,一夜的时间,想来应该差不多了吧!”

    嘴角一挑,他气息一沉,再次加快了混元功的运转,顿时,经脉当中的元力马上加快了流动速度,飞速地运转起来。

    普通武者运转元力一个周天可能要几分钟,而一个周天所能产生的元力,也只能是一丝一缕。而经脉扩充,资质提升的他,运转元力一个周天,不过就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罢了,一个周天之后,凝结的元力也要远远超过普通武者,这也就意味着,他的修炼速度,要远远快于普通人。

    宁心静气,他摒除一切杂念,一门心思的修炼起来。

    众所周知,修炼是个苦差事。

    反反复复周而复始地运转元力,那可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那么简单,元力的运转,既要考验修炼之人的精神意志,又要对身体产生巨大的负荷,可谓是*和精神的双重摧残,人们只看到了武者的强大,却看不到他们日日夜夜承受修炼苦痛时的艰辛。

    当然,也正是因为练武不易,这才有了强大武者和弱小武者的区分,付出更多的努力,自然更有可能成为强大的武者,而不想吃苦,总是偷懒耍滑,当然只能屈居人后了。

    穆西不怕苦,一遍又一遍地运转元力,由于频率太快,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无处不痛,而全神贯注地控制功法,使得他的精神越发疲惫。

    换做其他人,这个时候恐怕要退缩了。但他不会,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最不怕的就是吃苦,更何况他心里清楚,忍下这份苦,等待他的,就是无尽的甘甜。

    夜色弥漫,整个穆家的府邸寂静无声,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睡下,偶尔传来的虫鸣声,使得整个穆家府邸显得更加宁谧。

    一轮圆月不知何时爬上中天,又悄悄西沉,一晚的时间,就这样静悄悄地过去,平静无声。

    月落日升,清晨的朝阳尚未跃出地平线,整个世界还稍稍有些暗淡,熟睡的人们尚未醒来,而在穆家府邸深处,穆西的房间里,昔日最懒惰的穆家三少爷,却是一夜没睡。

    “差一点,就差一点了!”

    穆西的额头汗渍涔涔,整个人的脸色稍稍有些发白。一个晚上的时间,他已经记不得自己运转元力多少个周天,身体上的疼痛早已经麻木,精神上的疲惫也已经冲破极限,这一夜对他来说很难熬,不过,再怎么难熬,他也一定要成功。

    不得不说,之前在醉霄楼,无论是沈奕还是宁洛晨,都给他敲响了警钟。这个世界是以武力值说话的,沈奕强大,所以可以无视他,而宁洛晨强大,就可以无视沈奕,道理很简单。

    论潜力,整个青玄国,甚至放眼整个大陆,恐怕也没有人能够超过身怀裂天灵神的他,但他等不起。潜力再强,可弱小之时还是要任人宰割。试问,有多少天赋超绝的天才,不是没等成长起来,就中途夭折了呢?

    所以,他不能等,也等不起。想要在这个世上活下去,甚至是高高在上的活下去,他就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来修炼,早早地让自己成长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