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扬眉吐气
    “四弟,适可而止吧!”

    又躲开了穆勒的一掌,穆西脚尖一点,直接退到了战圈之外。看了一眼周围围观的观众,他皱着的眉头慢慢散开。

    对于自己突破之事,他倒也并没想过要刻意隐瞒,现在被所有人看到,倒也没什么大不了。这样也好,让大家知道自己已经突破,他也不用天天顶着废柴的名头了。

    “呼,呼,我不信,我不信我打不到你,我不信!”

    剧烈的喘息着,穆勒显然累得不轻,听着周围之人的谈论,再看看那些人怪异的目光,他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烫。他是谁?穆家四少爷,公认的天才,现在竟然被一个公认的废柴耍的团团转,这是耻辱,奇耻大辱。

    “穆西,我不信我打不到你!给我死!”

    穆勒疯狂了,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他必须把面子找回来。说话间就要再次动手。

    “够了!”

    然而,就在穆勒状若疯癫,想要再次动手之时,一声恫吓猛地从饭厅门口传来,声音传来,四个中年男子的身形慢慢从饭厅走出。

    突然间传来的恫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众人的目光第一时间朝着饭厅门口看去,刚好看到四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

    这四个中年人非是旁人,正是穆家现在的主心骨,穆家第二代直系四人。

    穆西和穆勒二人的战场本就距离饭厅不远,说话间的工夫,四位穆家的掌控者已经来到了二人的战圈之外。

    “爹!!”

    刚要动手的穆勒被迫停了下来,当先对着四人当中的一人喊了一声。

    “哼,还嫌丢人不够大么?还不给我滚回去修炼。”

    穆家三爷穆宏宇上前一步,看着自己的儿子像疯子一样,他的脸色异常的阴沉。显然,之前那一声恫吓,就是由他发出来的了。

    他之前在饭厅当中已经看到了穆勒和穆西的动手,原本他以为自己的儿子可以轻松获胜的,可没想到,之后发生的一切,简直让他都难以置信。

    “哈哈,老三,你这是做什么?勒儿和西儿切磋技艺,谁输谁赢还不是一样?哪来什么丢人不丢人的?哈哈哈!”

    穆宏宇话音刚落,四人当中马上有人长笑出声道,而这个时候笑得这么开心的,当然只有穆家家主,穆西的老爹穆弘帆了。

    他们四个之前就在饭厅的楼上用餐,适才听到下面有打斗声,便是好奇一观,刚好看到了穆勒和穆西的动手,原本,在见到这二人动手之时,穆家大爷穆弘名和三爷穆宏宇都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所以并没有阻止,而穆弘帆心里有底,便也同样没去阻止。

    接下来的情况,自然是出乎某些人的预料。一想到之前穆弘名和穆宏宇二人那仿若吃了苍蝇一般的脸色,穆弘帆的心里便是隐隐的畅快。

    “见过父亲,见过大伯、三叔、五叔。”

    穆西整了整衣衫,几步间到了四人近前一一行礼。这四位到场了,这一仗自然不用再打。

    “哈哈哈,好小子,什么时候突破的竟然都不跟五叔说,真想揍你一顿。”

    五爷穆弘义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狠狠地拍了拍穆西的肩膀。穆西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从小到大,他对穆西的照顾,甚至比穆弘帆这个亲生父亲还多,说到感情,他们叔侄的感情似乎更加深切一些。

    “西儿知错,只是西儿也是突破不久,这些天一直忙着巩固修为,便是没有向五叔禀报,还望五叔恕罪。”

    穆西微微一笑,对于这个五叔,他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记忆当中,在自己受人欺负之时,只有这个五叔会安慰自己,他从小没有见过母亲,五叔一家,倒更像是自己的家人。

    “哈哈,没事没事,只要突破就好,突破就好啊!”

    穆弘义长笑连连,笑声中既有欣喜,又有着无尽的感慨和苍凉。他是眼睁睁看着穆西从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变成一个抑郁寡欢,甚至自暴自弃的废柴的,当时的那种心情,既心酸又无力。而现在,穆西修为突破,整个人看起来甚至恢复了往日的阳光,这一刻的他,简直前所未有的开心。

    “二哥,你也真是的,明明早就知道西儿突破,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回过头来,穆弘义对着穆弘帆埋怨道。

    “嘿嘿,又不是什么大事,有什么可说的?再者说,你现在不是知道了么?”

    穆弘帆摩挲着下巴,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有断过。

    “哼,不就是突破一层境界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十六岁的三级武者,无非就是稀松平常罢了。”

    眼看着穆弘帆和穆弘义兴奋地谈论,穆家大爷穆弘名冷哼一声道。

    看着穆西突破,他的心情属实算不得好。以往,他就算什么也比不上穆弘帆,但还可以通过穆西来打击对方,但现在,穆西一朝突破,他再也没有这么好的借口了。

    “哈哈,没错没错,一层境界的突破属实算不得什么大事,大哥教训的对。”穆弘帆长笑一声,脸上却不以为然。

    “小西,你以前落下了不少的功课,从今以后务必要倍加努力,争取再做突破,将来的穆家,可还要靠你…你们这群年轻人呢!”

    “父亲放心,西儿一定会倍加努力,不辜负父亲和诸位叔伯的期许。”

    穆西微微一笑,目光在几个穆家的长辈脸上一一扫过,尤其是穆家大爷穆弘名,他特意多看了几眼。

    对于大伯与父亲之间的关系,他心里一直都清楚,一直以来,无论是背地里还是表面上,这位大伯都一直用他做借口打击自己的父亲,更是无数次当着很多人的面让他下不来台,这些“恩情”,他都一一记得。

    “父亲,三位叔伯,我还要去用午饭,有暇再去请安!”

    “哈哈,去吧去吧,你最近修炼辛苦,让后厨多加几个菜,好好补补!”

    “多谢父亲,孩儿告退!”

    暂且并不想与这几位过多接触,穆西告罪一声,便是在穆弘帆的允许下离开了。相比于跟这些人浪费时间,他宁愿去饭厅大吃特吃一顿。

    “二哥,小西此番突破,变化甚大,看来他是真的从之前的颓废中走出来了。”

    等到穆西离开,穆弘义看着穆西的背影,一脸笑容地道。

    “不错,这孩子之前跌落山谷,看来是因祸得福,不但修为突破,更是机缘之下学到了深奥的身法武技,也算是福缘不浅了。”

    “对了二哥,你说小西的武技是神秘人传授与他?却不知那神秘人有没有把武技的秘籍给他,若是我穆家有了这样的武技,宁家和沈家还不得俯首称臣?”

    穆弘义与穆弘帆亲密无间,说起话来也是没有任何的顾忌,想到什么说什么。

    听到穆弘义之言,大爷穆弘名和三爷穆宏宇也是眉毛一挑,耳朵明显都抖了抖。显然,这也是他们关心的问题,只不过他们不像穆弘义,不好直接开口问罢了。

    在楼上时,穆弘帆已经简单解释过穆西身法武技的由来,不过却没有具体说。

    “我问过了,小西也是在迷迷糊糊中被传授的武技,那位高人手段通天,直接把武技内容刻在了他的脑海中,却是没有留下秘籍……”

    父子二人早就想好了说辞,穆弘帆面容沉静,按照商量好的理由一一作答,丝毫感觉不到是在说谎。

    “哎,真是可惜了!”

    听到穆弘帆的解说,穆弘义长长叹息一声,另外两人则是皱着眉头,似乎并不是十分相信,但又找不出辩驳的理由。

    “清水郡太小了,外面的世界强者无数,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传授了小西如此武技,这份恩情,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报答。”穆弘帆感叹道。

    “嘿嘿,没有秘籍也没什么,既然小西已经学会,对我穆家来说就是收获,等小西成长起来,凭借如此强大的武技,定能带领我穆家走向巅峰,大哥三哥,你们说是不是?”

    “哼,希望如此吧!”

    穆弘名早已经不耐烦,听到穆弘义问到自己,他冷哼一声,头也不回地当先离去。

    “勒儿,跟我回去修炼。”

    穆弘名离开,穆宏宇对着穆勒喊了一声,同样面色阴沉地离开了。今日发生之事,对他们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也许,他们需要重新算计一番了。

    “嘿嘿,二哥,大哥和三哥好像并不开心呢!”

    穆弘名二人离开,穆弘义忍不住笑道。

    “自然是开心不起来,哼哼,小西现在今非昔比,我唯一的一处短板已经不存在,今后看他们还拿什么来打击我。”

    “而且,以前的小西不学无术,根本威胁不到别人,现在么,未来家主之位是谁的,可并不好说!”穆弘帆冷冷一笑道。

    “嘿嘿,凭借如此身法,只要小西再争气一些,这未来家主之位,倒也并非没有可能。”穆弘义笑了笑,却是突然间面色一正。

    “二哥,适才我感受了一下,小西的身体异常坚韧,我那一拍力道不小,但却被他轻松化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的身体绝对发生了其它变化,看来这小子并没有对二哥全盘交代呢!”

    穆弘义粗中有细,之前他拍穆西肩膀那一下,看似是随意一拍,但却暗中加了力道,只这一下,他就能够感觉到穆西身体的强壮,绝对不是当初体弱多病的他可比。

    “哈哈,五弟长了一副粗犷面容,心思竟然如此细腻,当真难得。”穆弘帆笑了笑,正色道,“西儿的变化属实很大,虽然我没有出手试探,但几番接触,也能感受到他的不同,不过不论如何,这些变化都是好的,至于他的秘密,等他愿意说的时候再说吧!”

    知子莫若父,穆西判若两人的改变,作为父亲的穆弘帆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只是,穆西现在的变化都是朝着好的方面,既然是在变好,他又何须多问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