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各有忧心事
    “一千头左右的魔兽,倒也不少了,此番我穆家进入玄木林的武者,数量也就在三百人左右,一千头魔兽,每个人平均猎杀三头魔兽左右,这样的成绩也算不错了。”

    穆弘帆将一块兽肉放到嘴里咽下,听着穆弘义的报告,暗暗点头,似乎是十分的满意。

    每年秋猎的第一天,穆弘义都会做这样的一个统计,而每一年的数量,上差下差都差不多少,今年同样没多大区别。

    “一千头魔兽,也不知道坊市那边情况如何,这一千头魔兽,只要能开出一颗魔晶就好啊!”

    说起来,今日猎杀的魔兽多是弱小的魔兽,虽然数量不低,但几乎都卖不上几个钱的,真正让他在乎的,却是这些魔兽当中,有没有魔晶兽的存在。

    魔兽运回家族坊市之后,便是会挨个的进行开膛破肚,拨皮抽骨,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这些魔兽的头颅当中,会不会有魔晶的存在。

    魔晶这东西,并不是根据魔兽的品阶而定,说起来,一头强大的先天魔兽,并不一定就有魔晶,而一头弱小的二、三阶魔兽,未必就没有魔晶的存在。

    还有,魔晶这东西,自然是魔兽的品阶越高,魔晶的质量就越高,但就算是弱小魔兽的魔晶,同样有着极高的价值。换句话说,只要是魔晶,哪怕只有一阶,同样也是难得的宝贝。

    魔晶的用途很多,比如炼丹。有些珍贵的丹药,可能需要将很多珍稀的炼材熔炼到一起,可一些炼材之间存在着彼此排斥的情况,如果是单纯的炼制,几乎不可能炼制成功,但若是放入特殊属性的魔晶,炼丹的成功率和丹药的品质都会大大提升,这个时候,魔晶的功能便是体现出来了。

    还有,一些强者所使用的武器,如果镶嵌魔兽的魔晶的话,使用起来不但可以节省元力真气,还可以增幅攻击,就算是一颗很小的魔晶,只要经过能工巧匠的加工,同样可以将一柄普通武器变成难得的神兵利器。

    穆弘帆倒是不贪心,只要这一千头魔兽当中有一头拥有魔晶,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一颗魔晶,足以拿到安家的店铺,或者是丹道宗那样的门派,去换取一些丹药回来,壮大家族的力量。

    “二哥,你也不用太过费心,一切都只能看运气,尽人事而知天命,魔晶这东西罕见得很,别说一千头魔兽,就算是一万头里面,也未必就能找得出一个来。”

    见到穆弘帆略显忧虑的脸色,穆弘义不由得安慰道。

    当然,他说的也是事实,魔晶就跟武者的灵神一般,即便没有灵神那么罕见,但也相差不多了。

    “呵呵,你倒是会安慰人。”淡然一笑,穆弘帆也是不再多想,作为一家之主,他忧心家族发展不假,但这些浅显的道理,他心里还是懂的。

    “对了,那些孩子们怎么样?可是都已经回到营地了么?”

    “咳咳,这个,几乎都回来了,不过,问道宗那位叫做吕宏的,还有咱们穆家的长孙穆超没有回来,还有就是,还有就是小西也没有回来。”

    说到最后,他的脸上不由得露出忧虑之色,穆超吕宏没回来,他倒是不会担心,但穆西尚未归来,这就让他有些没底了。

    “什么?西儿没有来营地?”原本还一脸平静的穆弘帆,这一刻猛地神色一变。

    “恩,我问过了,其他人都没有见过小西,也不知道这孩子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穆弘义挠了挠头,这一次倒是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对方了。天色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穆西这个时候尚未到达营地,其中的可能性,那可就真的多了。

    “这小子,还真是让人不省心!”

    深吸一口气,穆弘帆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一想到玄木林危机重重,而且又是晚上,他的心就根本难以平静下来。玄木林里什么样的魔兽没有?就算是他都不会单独在林间过夜,一想到穆西要独自一人夜宿深山,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几乎都悬了起来。

    “哎,算了,任由他去吧!自从上次之事之后,这孩子就变得神神秘秘的,希望不要出什么事就好!”

    沉吟片刻,他最终只能长叹一声,正如他所说的那样,穆西现在真的有些神秘,他还真的有些看不透对方,虽然担心,但他相信,穆西不回来,自然有他的理由,未必就会有什么危险,这种信任,倒是多少有些盲目了。

    不管怎样,他总不能让营地当中的所有人出去找吧?

    “老三老五,今晚咱们三人轮流休息,一有风吹草动就出来看看,万万保证所有人的安全。”脸色一正,他不再多想,因为想多了也没有,眼下,还是管好营地这边的事为主,至于穆西,他相信对方会没事的……

    无独有偶,这一夜对于宁家家主宁益贤来说,同样是一个不太好过的夜晚。

    “哎,落晨啊落晨,你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可以一个人在外面呢?真是想急死爹啊!”宁益贤坐在篝火前喝着酒,适才得到禀报,宁家弟子尽数归来,唯独缺了宁洛晨,这一消息,简直让他两眼发黑,心里就像是装了小鹿一样,七上八下静不下来。

    “都说知子莫若父,可我这个女儿,还真是谜一样的存在,真不知道她都藏了一些什么样的秘密在心里,难道真的连我这个当父亲的都不能说么?”

    猛地灌了一口酒,宁益贤心下郁闷,对于自己这个女儿,他虽然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但他能够感觉到,在宁洛晨的身上,绝对隐藏着很多他所不知道的东西,抛开其它的不说,就算是自己女儿现如今的修为,他就一点儿的谱儿都没有。

    平日里,宁洛晨在醉霄楼的时间明显要多于在家族的时间,而醉霄楼的掌柜,更是宁洛晨亲自雇来,而且完全不把他和宁家所有人放在眼里,更为严重的是,那个胖胖的钱掌柜,一直都让他感觉到十分的诡异,几次试探之后他发现,对方看似不懂武功,但实际上,却是连他都看之不透。

    “丫头,不管你身上有什么样的秘密,又为何不想让我知道,爹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就好!”

    喟然一叹,他也是不再多想,直接仰躺在地上,闭目养神起来。

    而在宁家营地的一处角落,问道宗弟子闫敏和郝平一边烤着火,一边在谈论着什么。

    “师姐,你说吕宏师弟和穆超师弟会不会出什么事?我总感觉这两个家伙神神秘秘的,该不会是有什么事瞒着咱们吧!”

    郝平是一个话很少的人,平日里就是跟在闫敏身后,一直不怎么开口,只有在两人单独在一起之时,才会多说那么几个字。

    “呵呵,他们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以他们二人的修为,倒也不至于有危险,这玄木林虽然不小,但跟咱们以前历练的原野相比还差了一些。”

    闫敏笑了笑,今日猎杀魔兽,他们二人几乎没怎么出手,因为以他们的修为,第二日杀到中心区域,才是他们一展身手之时,今日外围的猎杀,他们无非是保驾护航罢了。

    对于吕宏和穆超没有归来之事,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猜测的,适才她也听说,此番没有归来的,还有穆家三少爷穆西,联系到前前后后,她倒是想到了一些可能。

    “郝平,咱们是来帮忙的,多余的不要管太多,等明日秋猎结束,咱们就连夜赶回去,选拔战就要开始,你我都要为战斗做好最后的准备才行。”

    话落,她优雅的闭上眼,静静地修炼起来,而见她如此,郝平也是不再多说,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前者,默默地守护着她。

    “嗝,好饱啊,真是想不到,这个世上竟然还有这么好吃的烤肉。”

    满意地打了个饱嗝,安珂怡掏出丝巾擦了擦嘴,满脸都是满足之色,而此时此刻,她的小肚子早已经撑得滚圆,再看篝火的架子上,整整一头的麒貅貂,这会儿只剩下了一副骨头架子。

    “咳咳,小兄弟,吃也吃饱了,天色已经不早,小兄弟还是赶快回家吧!切莫让家里人着急才是。”

    看了看架子上的兽骨,再看一眼眼前这瘦小的女子,穆西实难想象,这么小的一副身体,竟然能吃下那么多的烤肉,整整一头魔兽,他就吃了一条腿,其余的,几乎都被这丫头给消灭了。这一次,他总算是见识到什么才是真正的吃货了。

    说起来,他虽然只吃了一条兽腿,但也把肚子填饱了*成,可对方竟然吃了整整一头魔兽,这会儿,他甚至怀疑这丫头是不是跟他一样,同样有着裂天灵神藏在身体当中。

    “嘻嘻,那个……对了,净顾着吃你的东西,都忘了问你的名字了呢!你叫什么名字呀?”

    擦了擦嘴,吃饱了的安珂怡显然心情不错,目光看向穆西,她本想喊穆西一声,这才想起来,吃了半天,她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在下穆西,不知这位小兄弟又是怎么称呼?”友好一笑,他倒也并没有隐瞒自己的名字,实话实说道。

    “穆西,嘻嘻,很好听的名字。”歪着小脑袋琢磨了一会儿,她嘻嘻一笑道,“我叫安珂怡,这次真的谢谢你的烤肉了,说起来,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一直以来,她都是被家族关在家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真的从未饿过一天的肚子,穆西的烤肉虽然味道不错,但绝对不可能是她吃过最好吃的东西,说到底,还是因为她太饿了的缘故。

    不过,这些道理别人懂,可从小在温室里长大的她还真的不懂。作为对穆西的回报,她干脆把自己的真实姓名说了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