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采花大盗
    穆西心下做了决定,就算秋猎结束了,他也一定要经常来玄木林,争取早日将后天境的九重境界修炼圆满,然后再想办法去弄先天功法,寻求突破先天境。

    当然了,他现在才后天境第六重,距离先天还有很大的距离,至于先天级别的功法,也许等他到了后天境大圆满之时,就能从家族当中了解到一些讯息吧!

    从后天境到先天境,这绝对是武者最关键的一步,而最为重要的,自然是挑选一步强大的先天功法,谁都知道,先天功法级别越高,突破先天之后实力就越强,今后的发展空间也就越大,只可惜,别说是高等的先天功法,就算是最为普通的先天功法,清水郡这样的小地方都没有。

    “呼,想多了啊!还是抓紧时间修炼吧!好高骛远可不是什么好事!”摇头一笑,他不再去想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正了正神色,便是准备继续寻找新的目标。

    ……

    “桀桀桀桀,小美人,你就乖乖听话吧!你越是乱跑,药力发挥的就越快,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桀桀桀桀!”

    就在穆西准备开动之时,突然间,一声怪笑蓦然从玄木林深处传来,虽然尚未见到人,但只是听这声音,就能想到声音主人的嘴脸。

    “呃,小美人?乖乖听话?药力?”

    几个关键词被他提炼出来,眉毛一挑,以他的心智,自然马上想到了个中的情形。

    “咳咳,光天化日的,在这深山老林竟然还有这种戏码?这也太……”下意识挠了挠头,他不禁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自从进了玄木林之后,他经历的事情简直比在外面之时还要多。半路截杀、烤肉偶遇,现在竟然又来这一出儿,短短两日的经历,都该能拍一部电影了。

    “既然碰到了,似乎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呢!英雄救美虽然俗套了一些,不过我喜欢,嘎嘎嘎!”

    以他的脾气秉性,这样的事显然不可能不管,英雄救美什么的倒是无所谓,主要是他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恶人行凶,尤其是欺负老弱妇孺,他就更加不能不管了。

    “不对,声音是从深处传来,能够从里面出来,实力绝对不在我之下,看来我还得谨慎一些才行!”他不是无脑之人,能够跑到玄木林深处,显然不可能是普通人,很可能实力还要强过他,所以,就算是要救人,也必须要小心算计才是。

    想到这里,他暗暗运转起无痕微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迎了上去。

    此时,丛林深处,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一前一后,身形犹如疾风般朝着外面飞掠着,二人速度极快,而且灵活无比,虽然到处都是树木,但他们都能够灵巧的避开,丝毫不受阻滞。

    “桀桀桀桀,*一刻值千金,我劝你还是不要耽误时间了,趁着这里没人,咱们还是好好享受一番好了,本公子会让你很舒服很舒服的,哈哈哈!”

    一边坠在女子身后,祁郡聍嘴里的污言秽语一直未停。

    此时的他真的很兴奋,这些天来到处逃窜,早就憋了他一肚子的火,想不到就在他神功大成之时,就有美女主动送上门来,而且还是一个先天级别的绝美女子。

    想都没想,他便是动起了歪心思。在京城之时,他就是出了名的花花皇子,在这个名头之下其实他更是一个采花大盗,身上别的没有,各种药粉儿却是多得是,之前见到女子到了他藏身的树下,他直接将药粉撒了出来,后者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直接中招。

    为了拿下女子,他这一次可谓是下了血本了,这一包药粉,乃是他当初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才弄到手,原本是想给京城当中一位有名的大小姐准备,可惜迟迟没找到机会,之后四处逃亡也就没有用上,现如今刚好在这深山老林中碰到一个目标,他便想都没有细想直接撒了出来。

    “嘿嘿,我这失心散无色无味,更是可以麻痹经脉神经,腐蚀元力真气,如果不找个男子解毒,你这一身修为就要付诸东流,真搞不懂你还逃个什么劲儿!”

    一边淫-笑着,祁郡聍倒也不急着动手,因为他知道,前面的女子越是运功逃遁,药力就会越快发作,等对方的药力完全发作之时,就算想逃都不会再有力气。

    果然,差不多又追逃了不到十里的距离,前方的女子终于没有了力气,扑通一声直接软到在了地上。

    “哈哈哈,这回看你还怎么逃。”眼见女子软倒在地,祁郡聍脚下加速,瞬间就到了女子的近前,看着女子浑身潮红,气息急促,他真的恨不得直接扑上去,痛痛快快地发泄一番。

    “好标致的女子,想不到这穷乡僻壤的,竟然还隐藏了如此绝美的女子,而且还是一个先天级别的高手,看来不论是到了哪里,还真都不能掉以轻心呢!”

    细细端详眼前的女子,他的口水已经流了出来,说话间,便是开始解起了自己的衣带。

    听到祁郡聍的声音,女子艰难地让自己清醒一些,待得她完全抬起头之时,一张绝美的容颜展现在祁郡聍眼前,如果穆西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女子非是旁人,正是他当初迷恋已久的宁家二小姐,宁洛晨!

    宁洛晨保持着最后的清醒,她的身体此刻完全酥麻一片,几乎没有了知觉,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的真气在渐渐流逝,力量越来越弱,这会儿,别说是站起来继续跑,就连说话的力气,仿佛都提不起来。

    她这会儿很清楚自己中了什么药,浑身上下的燥热,让她很想褪去本就不厚的衣裙,不过她更加的明白,有些东西,宁可身死,也绝对不能失去。

    看着眼前满脸淫-笑的男子,这一刻的她又着急又怒。怪就怪她好奇心太强了,之前听到玄木林深处有先天魔兽的吼叫,好奇之下她便是进去查看。

    原本她以为,以她的修为,就算是遇到先天魔兽也足以应对,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遇到的并不是什么先天魔兽,而是一个比魔兽可怕一万倍的登徒子。

    话说回来,她其实已经很小心了,原本进入瘴气区,她已经换呼吸为内息,可即便如此,竟然还是被不知名的药剂侵袭,当真可谓是防不胜防。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的她,又怎么可能逃得过眼前这个淫-棍的魔掌?对方的实力明显还要在她之上,就算是完好无损之时,她都未必是人家的对手,现在中了毒,那就更是别想脱身了。

    “放、放了我,我、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

    用尽最后的力气,宁洛晨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也多亏眼前之人是一个先天高手,否则怕是都听不到她的声音。

    “哈哈哈哈,放了你?你觉得眼前这种情形,我还能放了你么?”听到宁洛晨之言,祁郡聍长笑一声,满脸的揶揄之色。

    “哼哼,老子这些天到处逃窜,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今天遇到我算你倒霉,不过,等会儿若是让我舒坦了,我会考虑饶你一条性命的。”

    一边说着话,他一抖手,外面的衣袍已经被他脱了下去,随手甩到一边。

    “刷!!!”

    眼见祁郡聍脱掉了外衣,宁洛晨眼底猛的闪过决然之色,拼劲全身的力气,她豁然一抬手,手里已然多出了一柄漆黑的匕首,二话不说,直接对着自己的胸口刺去。

    今日的情形,她显然已经凶多吉少,想要让眼前之人放过自己,怕是一点儿的可能都没有,既然如此,她只能是用生命来保全自己的名节。

    有一点她能够感受到,身体当中的毒药并没有发挥到最大的效果,如果等到药效尽数发挥之时,她担心自己怕是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反而很可能主动贴上去,一想到这种结果,她真的宁愿去死。

    “哼,斗转乾坤!!!”

    然而,就在宁洛晨想要一剑结果了自己之时,祁郡聍却是冷哼一声,手一抬,她手里的匕首便是应声而飞,直接到了祁郡聍的手中,后者冷冷一笑,随手间将匕首丢到了一旁。

    “想死?哪有那么容易,就算是死,也要让本公子舒服了再死。”

    他早就防备着宁洛晨寻短见,对于女人,他真的太了解了,只一眼,他就看得出宁洛晨是那种宁可去死也绝对不会失去身体的贞洁烈女。不过这样最好,宁洛晨这种类型,还真是他最为喜欢的一种。

    “嘿嘿嘿嘿,小美人,你就乖乖地等着享受吧!我来了!”

    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浴火,祁郡聍搓了搓手,猛地对着宁洛晨扑了上去,而此时的后者满脸的绝望,却是一点儿的办法都没有,泪珠滑落,这一刻的她,心若死灰。

    “哗啦!!!”

    然而,就在祁郡聍浴火焚身,准备恣意发泄之时,不远处的一株古树后,一声十分轻微的响动猛然传来,响动声极其细微,不过,以他的修为,就算是一丝的风吹草动,都别想躲过他的感知。
为您推荐